• 未分類
  • 0

畢竟實界的壓力,對於那些劫境強者而言,著實過於沉重。

一旦事情發展到不可控的地步,受到牽連的,不光是東西方武道界,那些世俗普通人,多半最終也是難逃此劫。

「此事,不敢苟同。」

「這片冰原的盡頭有什麼?」葉飛此刻懶得廢話,無論隨即緩緩開口道。

這次與眼前之人來此,相比起知曉法王殿的目的,葉飛最為在意,無疑是能夠讓那位殿主離開華夏,保全武道世家。

「那裡,就是西方武道界界位裂縫的入口。」妖風身形頓住,抬頭望前方低聲開口道。

葉飛聞言,臉上神情微變,眼前之人該不會是想要進入實界吧。

相較而言,葉飛本身是絕對不願意離開的,他踏入武道界,初衷便是為了重振葉家,保全自己的家人,朋友,若非東西方武道界,局勢的動蕩,他怕是會一直呆在江東,不會去招惹這些麻煩。

「裂縫前,有著一座黑色的七層寶塔。」

「塔內有一人,長處於沉睡轉態,但其周身散發的氣息,喜好吞噬神魂,法王殿每年都會送數百位實力不俗的武修進塔供其吞噬。」

談到那黑色寶塔,已經其內的那人,妖風的臉上頓時忍不住露出憤怒之色。

他身上的氣息,更是止不住地遠轉起來,雙手下意識地握緊了雙拳。

而葉飛此時,並沒有注意到妖風的神情,而是此刻不由地暗中思索,在他的印象中,那些實力達到五重界境的強者,似乎都喜歡讓自己陷入沉睡。

天山雪峰之時,那蘇琴也是如此,就算是雪族面臨滅族,她也不願醒來。

「或許,此事……」葉飛眼中精光一聲,內心不禁暗道。

而隨著二人的交談,妖風頓住的身形,已然再度閃身前行,此刻他的速度,明顯加快了幾分,眼中更是泛起了殺意。

不知過了多久,待妖風再次停住身形之時,他們二人已然身處一座冰坡之上。

前方不遠處,地面上的積雪,早已經被寒氣凝結,化作了堅不可摧的玄冰,冰坡前方,那座七層黑塔,隨之落入他們的視線之中。

此塔通體漆黑,彷彿由黑色晶體,融合在一起凝聚而成。

寶塔四周,有陰煞之氣瀰漫,幾乎與葉飛之前,在沼澤之地,見到的那位頭頂長著觸角的詭異男子,身上發出的氣息一模一樣。

「來者止步!」

「紫光殿使,你帶一個外人來此,所謂何事?」

前方不遠處,隨之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話音落下,一位身穿灰色紋咒長袍,滿頭白髮,一臉皺紋,手持一根枯木杖的老者,此刻出現在了二人的跟前冰面之上。

此人身上,氣勢不俗,那股壓迫之力,可見又是一位劫境強者。

冰坡之上,妖風與葉飛二人,此刻也是在同一時刻,將目光落在了老者的身上。

「為我的姐姐,以及家人報仇,塔體的那個怪物,今日必死,你敢擋我!」妖風一馬當先,體內的氣息暴漲,三重劫境之力此刻衝天而起。

這一刻,他的眼中,已然被憤怒充滿,眼中殺意流露。

四周空氣,隨之頓時凝固,在這股磅礴之勢下,二人腳下的冰坡,隨之轟然裂開,坍塌,發出陣陣沉悶的響聲。

葉飛見此情景,並沒有著急著出手,而是抬頭望向前方。

此刻半空之中,妖風手持紫色的靈劍,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瞬間輾軋了全場。

「愚蠢。」

「你難道忘了,殿主大人的教導了嗎,一切以大局為重,你的家人百年前就已經死了。」前方老者目光一凝,此刻冷聲開口道。

「還有你這一身力量,全都是殿主所賜,這些你難道都忘了?」

前方半空之中,那位灰衣老者,此刻連連開口,同時身上的氣息涌動,那一身長袍,此刻無風自動,長發飛舞,氣勢不甘示弱。

「那又怎樣,本座問你,你可是要擋我?」妖風手中紫劍一閃,此刻眼中爆出殺機。

相比之下,他的實力,似乎要強上前方那位老者幾分。

而此人的戰力,更是毫不遜色,同等境界之內,沒有人是妖風的對手,哪怕是四重境,他全力一戰之下,也可不落下風。

「妖風,這座黑塔,鎮壓著什麼,需要老夫多言嗎,你要是硬闖,定會為這世間帶來一場浩劫。」前方老者,顯然也是深知眼前之人的實力,儘管他身上的氣勢爆發,但卻是沒有貿然出手。

「哼,本座不信。」

「殺了那怪物,界位裂縫不會有任何變化,這一點本座早就做過詳細的調查,我妖風來此,只為報百年之仇,擋住一縷斬殺。」

半空之中,妖風大喝一聲,身形隨之帶出殘影。

下一刻,只見一道紫芒,隨之劃破半空,直指前方之人而去。

那老者見此情景,掌中木杖隨之爆出靈光,身形閃動之下,與前方之人戰在了一起。

「轟,轟隆……」陣陣悶響聲,此刻橫掃四周。

無形的反震之力,掀動了四周的冰層,使得一道道巨大的裂口,此刻視線隨處可見。

而此時的葉飛,在掃了前方二人的戰鬥一眼之後,他便是很快收回了目光,二人的實力,本身有就這察覺,勝負早已知曉。

那妖風若是連個守門的,都無法鎮壓拿下,自然不會輕易相邀葉飛來此。

冰面之上,葉飛此刻頓住身形,他的眼中有靈光閃過,隨之靈識橫掃而出,向著前方不遠處,那座七層黑塔伸延而去。

「嗯,煞氣結界。」

「塔內之人,應該與那黑符文男子,來自於同一個地方。」葉飛在感受到煞氣屏障之後,此時更為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結界擋住靈識,使得塔內的情況,一時間無法無法知曉。

至於之前妖風所言,此地有著一道界位裂縫,葉飛此刻卻是並沒有感知到。 這裡除了隨處可見的冰面,唯一的特殊之處,便是前方不遠處,那座奇異的七層黑塔。

下方,冰面之上,葉飛此刻臉上不禁露出思索之色。

緣起無瑕 「妖風的話,有幾分可信?」葉飛目光微閃,隨即緩緩抬頭,望向了半空之中。

上方半空,二人的交手,已然到了白熱化階段,那灰衣老者,此刻節節敗退,身上的氣息,明顯可見的有些不穩。

妖風手中的紫色長劍,閃動這耀眼的光芒,其身上的氣勢,也在不斷的攀升。

「紫殿使,夠了。」

「你……」那灰衣老者,眼中滿是憤怒之色,似乎是還想要說些什麼。

而就在這時,前方半空之中,妖風眼中寒芒一閃,只見他忽然提劍,身上的氣勢暴漲,身形婉若游龍,在天空之中劃過一道紫芒。

那速度之快,幾乎是避無可避。

恐怖的凌厲之勢,瞬間將前方老者的身形四周封鎖,下一刻劍芒已然穿透了身形。

「哼,本座說過,擋我者,一縷斬殺。」

「百年之仇,今日就一個了結!」妖風此刻一臉的正色,低沉的聲音,此刻傳遍四周。

他的身形矗立,手中紫劍隨之收回。

前方不遠處,那灰衣老者臉上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最終口中的話語,還是沒來得及說完,身形便是從半空之中墜落。

下方冰面之上,葉飛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的眼中此刻閃過一道不已察覺的微光。

不多時,只見上方,妖風的身影緩緩落下,目光同時落在了葉飛的身上。

「讓葉家主見笑了。」

「不瞞葉家主,百年之前,在下的家人,就是死在前方那座黑塔之內,這一次來此為復仇,也甘願赴死。」妖風此刻臉上帶著激憤之色,向著葉飛點頭開口道。

葉飛聞言,臉上的神情如常,隨之微微點了點頭。

從剛方才,法王殿總部一直到現在,眼前之人表現的極為正常。

法王殿總部被冰封摧毀,他無動於衷,更是不惜背背叛,同時無懼那殿主之威也要報仇的決心,可謂是天地可見。

「那黑塔裡面,就是你之前所說的吞噬神魂之物?」葉飛沉吟少許,隨即抬頭望向前方,此刻緩緩開口問道。

妖風此時也是點頭開口道:「是的,只要破壞七層黑塔的防禦結界,法王殿殿主定會不惜一切代價,以最快的速度趕回此地。」

對於此事,妖風此刻表現的極為自信。

說罷,妖風便是隨即走上前去,向著前方的那座黑塔逐漸的靠近。

此地,除了那位灰衣老者之外,顯然並沒有其他的人鎮守,妖風的身形頓住之時,他已經是站在了七層黑塔的邊緣。

而後方不遠處,葉飛此刻卻是並未跟上。

黑塔前,妖風此刻轉過頭來,隨即開口道:「葉家主,這件事情事不宜遲,每多耽誤一分鐘,你華夏武道世家,就會有人被煉化成為魂奴。」

冰面之上,葉飛聞言臉上的神情平靜,隨即緩步走上前去。

不多時,他便是也同樣,站在了七層黑塔的跟前,前方不到三丈處,便是那道煞氣結界,將整個黑塔完全包裹在其內。

「葉家主,待我轟開結界之後,還望你能祭出黑雷。」

「只要能夠重傷那怪物,我就能夠給出致命一擊,即時大仇得報,妖風感激不盡。」身旁的妖風,此刻臉上的神情真誠。

只見他說完之後,隨即向著葉飛抬手抱拳。

說罷,此人全身氣息凝聚,周身同時泛起了紫光,磅礴的氣勢,隨之衝天而起,那把紫色的長劍,隨之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且慢。」就在這時,葉飛忽然抬手開口。

此言一出,前方身形不禁一頓。

「葉家主,可還有何事不解?」妖風臉上的神情如常,此刻緩緩開口問道。

黑塔前,葉飛此刻眼中微光一閃,隨即大有深意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黑雷之力,葉某隻有一道。」

「若是用來對付那隻怪物,即時法王殿殿主來臨,你如何能夠保證我能夠安全離開此地。」葉飛目光沉靜,此刻低聲開口道。

這妖風之前提過,他自有辦法,將葉飛傳送回華夏,此事還需確認一番。

前方黑塔前,妖風在聽到這話后,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只見他沒有多言,身形隨之向後退了兩步,隨即抬手之下,一顆紋咒晶石,隨之出現在了妖風的掌心之中。

「葉家主請看。」妖風輕笑著開口。

只見他說完之後,周身紫光一凝,將紋咒晶石拋入了半空之中。

此刻抬頭望去,只見那晶石之上,爆發出耀眼靈光,同時四周空間一陣扭曲,一道靈光通道,出現在了二人眼中。

「逆空傳送?」

「不對,這股破空之力,這是一塊逆空傳送的主陣石。」葉飛靈識掃過之後,此刻不禁心神動容。

西方武道界的逆空傳送,他並不陌生。

但這種傳送之法,並沒有沒有弊端,因為是一次性傳送,而且很不穩定,若是遇上強者封鎖,完全可以輕易將其攔下。

而擁有主陣石,則是完全不同。

那就相當於,傳送陣主陣,被搬到了二人面前,不穩定因素排除,一旦踏入此陣,必定會被傳送離開這個地方。

「葉家主,好眼力,這正是一塊主陣石,有此石在,你大可沒有後顧之憂。」妖風此刻臉上露出笑容,隨即笑著開口說道。

葉飛聞言,同時微微點頭,此時便是不再多言。

惹火萌妻:首席老公強制愛 半空之中,那道傳送主陣,此刻依舊還運轉著,二下方的二人,在相視一眼后,便是同時移步,向著七層黑塔靠近。

七層黑塔前,妖風目光一凝,手中的紫劍隨之陡然抬起。

「斬風。」一聲低喝,隨之一道劍芒斬出。

那凌厲之勢,瞬間橫掃四周,穩穩地落在了前方,那黑塔前的煞氣結界之上。

整個結界,隨之陡然一顫。

葉飛見此情景,同時不在遲疑,他的掌中寒芒涌動,不知何時冰劍,已然是落入了掌中。

「斬!」幾乎是同時,一劍斬出。

寒霧襲卷,冰冷凝聚。

前方煞氣結界,接連被兩把仙寶的劍氣斬下,頓時已然出現了不穩的跡象,同時有陣陣刺耳的碎裂之聲,慢慢的從結界上傳來。

「咔,咔擦。」

「轟……」

伴隨著最後一聲悶響,煞氣結界隨著碎裂。

前方不遠處,那座七層黑塔,此刻徹底展現在了二人的眼前。

「妖風,你好大的膽子!」就在這時,前方虛空之中傳來一聲低喝。

那聲音,此刻塔前的二人,顯然並不陌生,正是那位法王殿殿主無疑。

話音落下,隨之一道虛影,陡然出現擋在了他們的面前。

「哼,一縷殘識而已,也敢在本座面前叫囂。」妖風此刻冷哼一聲,不等一旁的葉飛出手,他便是隨即閃身上前。

幾乎沒有猶豫,此人眼中紫芒一閃,抬手之下便是揮出一道紫色的寸芒。

那股力量之強,幾乎是瞬間,便是將法王殿殿主的虛影轟散。

如此同時,此刻的妖風,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他身上的氣勢隨即收斂,同時緩緩轉過頭來。

「葉家主,請。」

「鎮守此塔的生物,就沉聲在塔內,我等進入之後,只管全力斬殺即可。」妖風說完之後,便是隨即不在多言。

他的身形移動,大步地向其走去。

前方那七層寶塔,似乎並沒有大門,第一層的入口通道,此刻二人視線可見,妖風的身影,隨之很快融入了其內。

七層黑塔前,葉飛抬頭掃了一眼,前方半空之中,那法王殿殿主虛影消散的位置。

一番思索之後,他便是不再猶豫,身影很快消失在了原地。

……

二人此刻,已然是都踏入了七層黑塔之中,葉飛只感覺眼前的視線一陣模糊,待恢復之時,他已然是身處一處空谷之內。

四周山巒矗立,形成四方之勢,將山谷包裹在內。

二人所站的位置,正是在山谷的邊緣石坡之上,前方有著一塊空曠之地,其盡頭可見溪流流淌,同時有著一座詭異祭台矗立深處。

「這黑塔內,竟是一處須彌空間。」葉飛四下打量了一番,此刻內心忍不住暗道。

他竟是在進入塔內之前,根本沒有絲毫的察覺。

這片空間並不算大,但相比起之前他看到塔樓,卻是要大上許多,而且四周的空氣之中,隱約可以感受到靈氣的波動。

而此時,妖風早已是站在了前方,他的目光隨即望去。

「葉家主,那祭壇之上,便是在下所說之人。」妖風此時上前一步,抬手指像前方。

葉飛聞言,眼中靈光一閃,同時向前凝望而去。

可見那祭台之上,有著一團幽光閃動不定,其上傳來極為精純的陰煞之力,隱約可看清,光團之內彷彿是隱藏著什麼東西。

正如妖風所言,那幽光之內的東西,似乎是處於沉睡狀態。

而就在這時,整個山谷忽然為之一顫,前不遠處那座祭台之上,原本很是平靜的幽光,忽然變得翻滾異常起來。 前方上谷內,一陣陣低頻聲,隨之陡然傳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