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他發現自己已經可以如大乘修士一般瞬移的時候,果斷就帶著小血按照預定路線瞬移了。

倒也沒有移出很遠,幾次加起來也就五六十萬里的樣子。

前面每次都出現在荒郊野嶺,不想這次居然在人群中間,而且貌似這裡在擺酒宴客。

原本他也無意打攪,準備直接走人,畢竟他真正要到的地方不是這裡。

奈何一連好些次的瞬移,他也有些吃不消,體內劍元幾乎消耗一空。

無奈,只得拱手道:「抱歉,無心之失,打擾了諸位雅興,還請見諒。」

該有的風度還是有的,霸道歸霸道,他也不會無理取鬧沒事瞎欺負人。

不想還沒走兩步,突然一女聲笑道:「道友留步。

我等在此開宴論道,道友既然能在無意之中來到此處,想必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既然如此,何不留下飲幾杯薄酒,與我等指教一二?」

聲音頗具親和力,給人一種如沐春風之感。

語出,頓時周圍不安靜了,出聲附和勸著留下之人絡繹不絕。

林昊止步回頭一看,見那女子素雅嫻靜,面若皎月,不禁笑道:「原來是你。」

靈月仙子微愣,失笑道:「道友莫非認得小女子?」

林昊點頭:「自然認得,青鸞榜第一的靈月仙子嘛,一個月前我才買了最新一期的青鸞榜,第一頁就是你。」

路線已經完全偏離上一世的軌跡,心態自然而然也變化了許多。

這個時候的他半點沒有從前的老成冰冷,反而多了一股子隨性不羈,幾乎與上一世這個階段完美重合。 靈月仙子,青鸞榜排名之一,卻不僅僅是第一。

這是一個很傳奇的女人,來歷神秘,青鸞榜上上下下,排名經常有變動,獨獨她一人,自從上榜,從未動過。

跟絕大部分青鸞榜上的女修士不一樣,靈月仙子不是花瓶。

雖然她從在任何真正有分量的榜單上現身,可只要到達一定層面的人幾乎都知道,這女人不可招惹。

她的實力很強,絕對碾壓所謂的天驕妖孽。

她的背景更強,所謂的大宗門隱世家族與她背後的勢力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這樣一個女人,其實能讓她心緒波動的已經很少了。

偏偏這個突然出現的男子,使得她內心驚詫不斷。

原本以為這是某一位大乘修士,可仔細一看,貌似並非如此。

她能清晰感受到他身上尚未完全散去的天劫氣息,但她又很肯定,這並不是一個大乘修士。

更讓她奇怪的是,這人年輕得有些過分了。

身為那個地方出來的人,以她的年紀,達到如今的成就已經極度難能可貴。

可她發現,這人如此之年輕,好像年不過四十。

不到四十之齡,便擁有堪比大乘修士的實力,即便是聖地之中也沒人能辦到啊!

相比之下,她這所謂的古玄聖女遜色多了。

而今她已經是百多歲的人,這要放到世俗,當他奶奶都綽綽有餘了。

想著就震驚!

想著就好奇!

不可抑止還有一些羞愧臉紅。

林昊現在的心境不同了。

見這女人出言挽留,還若有若無施展一些秘術探查自己,便似笑非笑道:「喝酒就喝酒,仙子這般看我做什麼?」

言語不羈,稍顯孟浪。

察覺其中有調戲之意,瞬間氣氛冷了許多。

畢竟這是青鸞榜第一,且不僅僅是青鸞榜第一,在座天驕妖孽就沒有不仰慕的。

靈月仙子反應倒是快,很快平復心緒,笑道:「讓道友見笑了。

靈月只是好奇,原來如道友這等人中之龍也會去關注那隻為斂財博人一笑的青鸞榜。」

蘭心蕙質,這話一說氣氛瞬間緩和。

一青年朗聲笑道:「仙子此言差矣,雖然那青鸞榜名不副實,可只要仙子在榜一日,其分量就不低於任何一榜,如此,何來只為斂財博人一笑之說?」

「是極是極,仙子太妄自菲薄了,若是照仙子這麼說,在我如我等,豈不都成了那等徒慕姿色的無聊淺薄之輩?」

又一青年哈哈大笑。

氣氛就此熱絡起來,一群人吹捧靈月仙子,不遺餘力。

其實對於突然出現的林昊,這些人大多並不如何在意。

以他們的天賦和實力,一個普通大乘修士已經算不得什麼了。

縱然現在還沒到那個境界,但他們的未來只會更高。

還好我有神級賬號 靈月仙子也有些無奈。

古玄星修真界果然是沒落了,連她都看不清真偽自嘆弗如之人,這些人也敢當面明朝暗諷,真不知這次將這些人聚集起來是對是錯。

可眼下到底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心中暗嘆之際,她還是笑道:「若道友不嫌棄,還請暫住片刻,與我等品酒論道一翻。」

話語間命人增設席位,又布美酒佳肴。

有趣的事,這席位不在別處,正好就在她旁邊。

這就相當於是主位了!

尤為重要的是,這個位置距離靈月仙子很近,乃是所有人都夢寐以求的位置。

這一刻氣氛又變得微妙起來,幾乎所有人都看著林昊,目光中帶著若有若無的警告。

獨獨靈月仙子,看似微笑,實則目光中帶著些許挑釁激將。

「考驗我么?」

「小丫頭,你還太嫩了!」

林昊心中暗笑。

方今之時,別說區區一個古玄星,就是真正去到修真界中央,他也自認擔得起所有禮遇。

是以絲毫沒有猶豫,不等靈月發出邀請,他直接上座。

正好有點餓了!

面對一案美酒靈果佳肴,豪無形象,他開始大快朵頤。

看他旁若無人的樣子,靈月仙子微微有些驚訝。

印象中這還是第一次有男子枉顧了她的容貌氣質,且在她面前如此不顧形象。

堂下卻是有人忍不住了,有人霍然起身,冷聲道:「區區不才,重玄門夜無痕,升龍榜第八,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又是重玄門出來的,難怪脾氣這麼不好,說話那麼沖。

林昊倒也沒生氣,好笑道:「重玄門,升龍榜第八,夜無痕,話說,你應該很久沒有回重玄門了吧?」

答非所問,夜無痕根本不理,只冷冷盯著。

林昊搖了搖頭,拿了一塊肉給小血,笑道:「我猜你應該很久沒回去了,不然你不應該不認得本帝。」

又倒一杯酒,笑道:「鄙人林紫霄,這樣說你多多少少應該明白了吧?」

「林紫霄?」

「哪個林紫霄?」

「難道是那個林紫霄?」

「……」

人群目光閃爍,氣氛更詭異了。

若果真是那個林紫霄,事情就有趣了,畢竟雖然沒見過,但有關林紫霄的傳言最近是很多。

與妙音仙子天生一對!

助力薔薇商會起死回生!

帶回兩隻小金翅鳥,遭受無盡覬覦與追殺!

等等等等,哪怕在這無定城,也是鬧得滿城風雨。

而對於此間之人來說,林紫霄於蒼雲大比大肆屠戮重玄門精英,更加不是秘密。

甚至於還有傳聞,那位有絕大希望將來達到他們這一層次的風落塵,便是隕落此人之手。

有些事真假已經很難說,但不可否認,林紫霄與重玄門之間真的有仇,而且不是一般的仇。

林紫霄本人怎麼想無人得知,但重玄門對林紫霄恨之入骨,不惜耗費巨大代價請殺神殿出手,此事而今已經不是秘密。

眼下,根本沒人想到那林紫霄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而對於這人到底是不是林紫霄,到底是不是那個林紫霄,眾人皆心中存疑。

畢竟此人實力之強,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樣。

就流傳出來的消息,那林紫霄應該遠遠不夠大乘期水準,根本不可能瞬移。

夜無痕心裡也懷疑。

卻也正是因為懷疑,他才越發要弄清真偽。

再者,他也絕不容忍任何一個除他之外的男子距離靈月仙子那麼近。

是以,他再次逼問道:「你果真就是林紫霄,那個讓我重玄門數度蒙羞的林紫霄?」 氣勢直接就上來了。

話語間,夜無痕已經離開自己的位置,走到場中。

人群目光微妙。

修仙從沙漠開始 眼下正在上演的一幕,以及接下來十有八九會出現的場景,無疑是很多人都樂於見到的。

靈月仙子也裝作什麼都沒看見,既不出面阻攔,也不推波助瀾,擺明是想看看林昊會怎麼處理。

再者,她也好奇,此林紫霄到底是不是那個林紫霄。

林昊也不想那麼多,邊吃邊道:「如你所見,我就是那個林紫霄。」

場面驟冷。

這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一個不小心那是會死人的。

感覺事態不對,極有可能要真的打起來,靈月仙子也坐不住了,笑道:「道友真會開玩笑,你怎麼可能……」

「我就是那個林紫霄。」林昊一臉認真,根本不等說完,直接打斷。

靈月仙子有些無奈。

有心相當和事佬,至少不要在這論道大會打起來,奈何有人不給面子。

不得已,她只好轉而向夜無痕道:「夜師兄,還望給靈月三分薄面,此事暫且擱置如何?」

其實是為夜無痕好。

此刻在座這些人看不大出來,可她清晰感覺到,在場根本沒人是身邊男子的對手。

哪怕是她親自出手,怕也不及!

夜無痕卻並不領情,傲然道:「按理說仙子有命,夜無痕不敢不從,然師門榮辱重於天,是以,還請仙子見諒,夜無痕怕是不能從命了。」

氣勢升騰,擺明姿態要與林昊一戰了。

靈月仙子無奈,幽怨道:「這下你滿意了?」

私底下的傳音,直接響在林昊腦海。

林昊失笑,回應道:「你身上的氣息跟所有人都不一樣,沒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古玄聖地出來的聖女吧?

說說,這次跑出來做什麼,有什麼好事?」

一語點破。

靈月仙子面色大變:「你知道我,你到底是誰?」

林昊哂笑:「別那麼緊張,放心,我沒有惡意。

聖子聖女什麼的,我見多了,認出你的身份不奇怪。

倒是你,不好好獃在聖地修鍊等待飛升,跑出來做什麼?

別說沒有好事,我不信。」

十分篤定。

這是由過人的眼界與閱歷決定的。

修真界星球很多,但凡有修真文明的地方,幾乎都有聖地的存在。

聖地地位超然,執一顆星球修真界之牛耳,不論底蘊還是實力,皆遠超那些所謂的大宗門。

這些聖地通常並不參與本星球修真界具體事物,在普通修士而言存在感很低。

可事實上,正是因為這些聖地的存在,修真者的世界才變得井然有序。

就他所知曉的,這些聖地通常少有人員在外活動,除非有大事發生,又或者出現某些不可不爭的東西。

是故有此一問。

厲少,你快把我寵壞了 契約新娘一百天 靈月仙子沒再回應。

原本只是好奇,現在,她心裡多了不少忌憚。

一言點穿她的身份,又言聖子聖女見多了,本能的她便認為這是某個修真星球聖地出來的聖子。

而因為各自代表著不同的利益,往往這種人即便不是敵人,也很難成為朋友。

尤其這次出來肩負著重要使命,需要做的事情對於古玄星的未來有著深厚影響,更加不能掉以輕心。

這時夜無痕已經忍無可忍。

靈月仙子神色的變化,顯然表明兩個人在暗通曲款,私下交流。

如此,當他夜無痕是什麼了?

面對他夜無痕,非但沒有一絲一毫的敬畏與尊重,反而分心去跟靈月仙子交流,什麼時候他夜無痕也會被人如此輕視了?

忍無可忍,也無需再忍,夜無痕當即暴怒,厲聲喝道:「林紫霄,不論你是不是,今日,我夜無痕都要讓你明白,什麼叫士可殺不可辱。」

冰冷的眸子里滿是殺意,儼然都準備在這裡動手了。

林昊神色不動,頭也不抬,邊倒酒邊道:「不要這麼盯著我看,你會後悔的。」

這話奇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