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初他說認識自己,可是自己卻沒有半點印象,兩人究竟在什麼地方見過。

司厲霆這才告訴他,在一個證券公司,當時林均在那做實習生。

看到一個老伯非要買Z股,林均那時候已經有一些天賦顯露出來,他勸告老伯不要買Z股,一定要買C股。

當時老伯將他大罵一頓,甚至還說那是他的血汗錢。

林均好脾氣的給他分析為什麼要買C股,老伯聽得雲里霧裡,感覺林均很專業的樣子。

想著他是在證券公司上班,就算是輸了自己也可以來找他。

老伯將信將疑聽了他的話,但只拿了一半的錢出來。

林均說C股不是漲幅很快的,而是持續漸增,最多一個月見效。

一個月以後那支股票飛速上漲,Z股下跌,老伯慶幸自己被貴人所救。

等他再回去找林均的時候,林均早就結束實習期離開。

他給老伯解釋股票的時候正好司厲霆在旁邊聽到,覺得林均雖然年齡不大,卻很有自己的見解。

尤其是他對所有股票都很清楚,可想而知之前做了很多功課,隨便舉出一些例子,也可以看出他的記憶力很好。

這樣的人才正是司厲霆所需要的,在那次雪地中他一眼就認出了林均。

覺得有緣分才收了他,從此以後林均死心塌地給他做事,這才有了今天。

一晃林均跟著他也有好幾年的時間,他從畢業後到現在都三十了,這些年一直忙於工作。

林均覺得是司厲霆給了他新生,他就一定要給司厲霆賣命。

隨著他的能力上升,債務很快就還清,手中也開始多了一些閑錢,林均自己偶爾也會買些股票投資。

家裡的那一群吸血鬼從他身上看到商機,又開始吸取他的血液。

繼母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就算是送到了貴族高中,他也並沒有考上一個好大學。

每天只知道吃喝玩樂,最後勉勉強強上了一個破爛的專科大學。

伸手找家裡要錢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林爸爸的工資根本就不能滿足他的需求。

他對林爸爸一點都不客氣,經常指著他的鼻子罵。

「你要是拿不出錢,怎麼養我和我媽,早知道我就讓我媽去找個有錢人了。」

繼母愛子心切,一次又一次慫恿你林爸爸找林均要錢。

林爸爸沒有辦法,只得謊稱自己得了病,需要大量的錢治病。

他是林均唯一的親人,林均每天忙於工作,也就沒有去調查事情的真假,每個月都將自己大半的薪水拿去給他們。

就這麼過了幾年,繼母的兒子也快要大學畢業。

繼母也想要將他弄到司厲霆身邊來當助理,在她眼中那麼傻的林均都可以拿到這麼多薪水,自己兒子比他聰明多了,肯定能撈到更多的錢。

於是幾人邀請林均回家吃飯,林均內心深處最想要的還是家庭的溫暖。

自從媽媽死後,這個繼母帶著弟弟來了,兩個離異的家庭重組到一起,他的生活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繼母比爸爸小八歲,很會保養,打扮得年輕時尚,比起當年他的媽媽自然要好看很多。

爸爸為了討她的歡心,經常在家都備受欺負,林均自然毫無地位。

好不容易爸爸終於找了他回來吃飯,繼母卻是提起弟弟工作的事情。

「林均啊,聽說你這幾年在公司做的不錯,老闆很信任你。」

林均埋頭吃飯,悶悶道:「還好。」

「這樣吧,你看你弟弟也快要畢業了,你跟你們老闆說說,讓你弟弟也去你們公司給他當助理。」

林均放下筷子,「他只是專科,也還沒有拿到畢業證。」

「畢業證畢業的時候就可以拿了,專科本科不都一樣嗎?

你不是那麼受到老闆的重用,只要給他說說好話就行了,這對你來說不是什麼難事吧?」

繼母就像很多次對他指手畫腳一樣,只要是她吩咐的林均就一定要辦到。

要是林均不願意,繼母就會給林爸爸一個眼神,例如現在,她在桌子下踢了林均一腳。

「小均,你看你現在也算是有出息了,你弟弟馬上就要畢業,現在工作不好找,家裡也沒有其它關係。

重生之狠毒大小姐 你看你就幫幫忙,讓你們老闆收了他,不過就是一個秘書而已,他身邊還有很多吧。」

「什麼事情我都可以答應你,唯獨這件事不能,據我所知,他年年掛科,這樣的成績根本就拿不到畢業證。

就算是拿了畢業證,我們公司挑選助理的條件也是重本以上,好多國外回來的研究生應聘都失敗了。

女尊重生:妻主寵夫太逆天 做我們這一行需要敏銳的觀察力和執行力,首先就是業務知識得過關。

弟弟學得不是金融,也不是和助理相關的專業,抱歉,這個忙我幫不上。」一聽他不幫忙,繼母猛地將手中的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你再說一遍!」 林均從顧錦的調侃裡面反應過來,「太太,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和她沒什麼,以後也不會有什麼。」

顧錦卻是不依不饒,「林助理,譚小姐這麼好的身材,你們都在一張床上睡過了,你真沒占人家便宜?」

一看這位譚小姐倒是個有趣的人兒,如果是林均和她,不知道會有多有趣。

顧錦想著便覺得很好玩,一個傲嬌彆扭,另外一個則是大膽潑辣,這兩人分明就是天造地色的一雙。

不管林均怎麼想,顧錦心中已經有些喜歡譚洛汐。

林均別看在外面的時候冷冰冰,高冷得不得了。

在顧錦面前他就是一個老實巴交的大孩子,被顧錦這麼一調侃臉紅得更厲害。

「太太,我不是那麼隨便的人。」林均不好意思的解釋。

太太是變壞了,以前的她怎麼可能和男人談論這樣的話題,現在居然還好意思打趣他了。

顧錦百年難得一見林均臉上這麼精彩的畫面,「你家爺以前也不是隨便的人,直到後來遇上我,他隨便起來不是人。」

「太太……」林均頭都要低到桌子下面去了。

「呵呵,林助理不用害羞,有些事遲早你都要經歷的。

我聽厲霆哥哥說你私生活很檢點,就連發泄身體的對象都沒有一個。

男人自己DIY久了,不知道是不是會對某些方面造成一定的影響,所以林助理也該為自己的身體考慮一下。」

顧錦一本正經的和他聊著這樣的話題,林均扶額無奈道:「太太,你被爺帶壞了。」

「這是人的本能,林助理不用不好意思,男女之間不就是那麼一回事。

如果可以選擇,和身材好的女人做豈不是更好?我瞧著這譚小姐就很不錯。

膚白貌美大長腿,關鍵是胸還大,一定……」

「太太……」林均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老天爺,還他以前可愛的太太吧,現在這個是魔鬼啊!

「我真的不需要女人的。」林均委婉道,「就算以後結婚,我找的對象也未必要身材好,心地善良才是我看中的。」

顧錦也正色道:「品格當然重要,萬一對方是個好人,而且身材還好呢?你不是賺了?

現在你沒嘗過女人的滋味你固然覺得自己一個人也很好,嘗了以後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太太,你要是再說這樣的話,回頭我就和爺說你跟我討論男女私密話題。」

林助理怕顧錦再這麼說下去今天的試也就不用面了。

「林助理還知道拿厲霆哥哥來威脅我了,不過你似乎是忘記了一件事。」

說到這裡顧錦妖嬈一笑:「別看他在外面是王,在家裡他得聽我的,你覺得是你的話管用,還是我的話管用呢?」

一句話就戳中了林均的死穴,他幾乎都能想到那個畫面了。

只要顧錦招招手,一條大金毛就歡快的撒著歡朝著她跑過去。

嗚嗚嗚,老天爺,你把我高冷的總裁大人還給我。

「林助理啊,你就從了我,哦不,從了女人吧。」

顧錦覺得林均遲遲不肯找女人是心理上有些問題,他的媽媽早死,爸爸娶了繼母。

繼母刁鑽刻薄,徹底泯滅了他心裡對女人的渴望。

加上工作繁忙,他覺得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女人,所以才禁止任何女人接近他。

譚洛汐如果不是對帝凰有所企圖,他也不會讓她接近。

顧錦從之前林均說的一些資料,以及現場譚洛汐說的話來看,那丫頭也許很適合林均。

她現在要做的就是慢慢消去林均的心魔,讓他一點點喜歡上女人。

當然在此之前,她得要先搞定譚洛汐,去除她對帝凰的威脅。

「好了,不逗你了,開始面試吧。」

「是,太太。」林均這才鬆了一口氣,總算是逃過一劫。

因為是面試助理,也不用走人事部門,林均親自面試。

以前司厲霆在的時候偶爾會出面自己挑選,今天則是顧錦和他兩人。

「一號進來面試。」

譚洛汐還抓著人家的手,「摸不摸,不摸可就沒有機會了。」

「小姐,她不摸要不然我幫她試試看手感。」另外一個來面試的男人開玩笑道。

林均的視線朝著那個男人看了一眼,顧錦則是用餘光掃了林均一眼。

都說女人是口不對心,其實男人還不是一樣,嘴上說著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

她越來越期待這一對兒的發展了。

「滾。」譚洛汐瞪了那個猥瑣男一眼。

「一號是誰?該面試了。」

一號?譚洛汐突然反應過來,自己抽到的號碼不就是一號嘛。

拿到號碼的時候她還緊張了許久,誰知道被這些人一鬧那股緊張感也過了。

取而代之的則是慌亂,她連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該死的,早知道自己就不開口了。

林均見她慌手慌腳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想到在馬爾地夫的日子。

每天中午那個女人就會衣衫不整的跑來敲他的門,她是喜歡睡懶覺的,早上幾乎看不到人。

「均哥哥,你吃了嗎?沒吃的話我們可以一次吃飯。」她揉了揉睡眼朦朧的眼睛。

這個時候自己一定會回答一句:「回屋把自己收拾乾淨。」

然後狠狠的關上門,也不理會她在外面嘟囔些什麼。

她敲了敲門,林均甩去那些回憶,淡淡道:「進來。」

顧錦暫停了平板上的畫面,房間中恢復安靜。

不知道為什麼,林均的視線落在她胸前的位置,以前從來不會去注意女人的身材。

就怪剛剛顧錦刻意說了那麼多話,他看到譚洛汐套裙下的身材。

確實如同顧錦所說,很好。

那一天小女人掛在自己胸前的畫面就那麼竄入腦中,當時毫無感覺的他此刻竟然不合時宜地熱血了起來!

譚洛汐很緊張的走進來,本以為對上的是林均冰冷的雙眼。

他的視線並沒有落在自己的臉上,而是胸前。

胸?他在看自己的胸!

自己認識他也算是有半個多月的時間了,今天算是她穿得最正經的一次。

職業套服加上絲襪。

之前在馬爾地夫的時候,因為天氣炎熱,加上她刻意想要勾引林均。

小弔帶牛仔短褲,又或者露背黑裙,要多性感就有多性感。

那時候的林均就像是瞎子一樣,對她無動於衷,從來沒有注視過她的身材。

為此譚洛汐還在房間里生了悶氣,覺得自己魅力不行了。

那樣的林均當是都沒有感覺,又怎麼可能在這種場合打量自己的身材?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大概是自己今天穿了套裙他從來沒看過覺得有些新穎吧。

但是下一秒,譚洛汐卻突然看到了林均臉上出現的一抹紅暈。

臉紅了?咦,這人居然臉紅了。

要知道自己赤身掛在他懷中的時候他沒有任何反應的。

林均沒有說話,顧錦朝著他看來,也發現了他臉紅的樣子。

看來是她剛剛的話起了作用,很好,至少證明了一件事,他不是對這女人毫無感覺的。

顧錦開口問道:「林助理,你臉怎麼這麼紅?早知道我就不說那些話了。」

譚洛汐聽到顧錦的話,原來他是因為顧錦才臉紅的,自己沒有進來的時候兩人又在說些什麼?

權妃萌寶:強勢帝君江山寵 和機器人一樣的林均居然會因為顧錦而臉紅,倒也是,她那樣耀眼的星星才能吸引他吧。

譚洛汐誤以為是林均暗戀顧錦,所以才會對其她女人無感。

想到這裡她的心裡很失落,她知道自己沒有顧錦漂亮,沒有她的家世好,林均只是為了負責才答應當自己男朋友。

顧錦看到譚洛汐的臉色也都變了,這兩人究竟在想什麼?她怎麼越來越看不明白了。

「請自我介紹吧。」她率先打破這個奇怪的氣氛。

譚洛汐呼出一口氣,她一定不會讓林均和這個女人小瞧了自己。

她在心中給自己打氣,臉上掛起職業微笑:「兩位面試官好,我叫譚洛汐,畢業於……」

她的聲音很好聽,像是清泉一般涓涓流淌在心間,口齒伶俐,邏輯分明,沒有誇大其詞,但也讓人不容小覷。

國外名牌大學雙學士學位畢業,那所大學可是有名的高等學府,並不是一些野雞大學能比的。

她拿得學位也是含金量很重,可見這女生還是很優秀。

顧錦聽完她的自我介紹,微笑著問道:「方便問譚小姐一個問題嗎?」

「請說。」

本以為顧錦是個很高冷的女人,自己在自我介紹的時候,她一直微笑著看著自己雙眼,很有禮貌的樣子。

重啟飛揚年代 而且她的微笑給人很舒服的感覺,一點都不會讓人覺得討厭。

發現自己居然不討厭她,譚洛汐有些討厭這樣的自己,明明她就是仇人。

林均也好奇顧錦會提出什麼問題,在兩人的目光注視下顧錦懶懶開口:「譚小姐有男朋友嗎?」

哈?面試官居然不是問專業術語,居然問自己有沒有男朋友。

但很快譚洛汐就反應過來,她是總裁夫人,應該怕有小姑娘勾引她老公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