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時羅陽努力說情,才換來水月和鏡花活下去的機會。

當然,堡主也有她的如意小算盤:便是要讓水月和鏡花懷上羅陽的骨肉,然後藉此來要挾羅陽。

一旦堡主得知水月和鏡花根本沒有懷孕,那還不知會狂怒到什麼程度。

畢竟這算第二次大騙堡主了。

沒有那個頭領忍受得了手下一而再再而三的說謊,不殺水月和鏡花,不足以發泄心中的怒恨。 ?事實也確實是這樣,哪吒雖然能幫助羽舞在三界之主的位置上坐的更穩當,可是開始的時候青龍並不想讓羽舞做三界之主,所以讓羽舞跟哪吒成為朋友,自然就不可能是為了三界之主這個位置,那時候,他連羽舞能化身應龍都沒想到,以為她會跟四海龍君一樣,不在龍尊之列,卻擁有龍尊的法力和地位。

可是沒想到,北海一戰他設計請出龍族聖始祖老龜,老龜不僅驅趕一百二十妖王三百萬兵甲,並且點化了在場的水元下界幾個大仙,青龍成了萬世的東方神主,羽舞化身應龍接掌黃龍的位置,龜丞相的夙願就是遨遊三界,所以老龜賜給他一柄拐杖,那是上古之時的一根神木做的,拿在手裡不管是那方神仙見了都得客客氣氣的,他所蘊含的法力也足夠對付三界中絕大部分的神仙妖怪,那些特別厲害的,如果不是他去招惹,肯定不會遇上,真的遇上了的話,也不會動手,是他的運氣。

這一切,雖然是意料之外,但是卻大大的幫助青龍,使得在後面的路越來越好走。

而北海一戰,青龍的收穫還遠不止於此,此一戰之後,羽舞跟哪吒基本確立了朋友的關係,哪吒是很講義氣的,他跟別的仙家最大的不同就在於這個九天大羅金仙做事很多時候不按照規矩走,而是他自己所謂的情誼,青龍很清楚這一點,所以才會讓羽舞跟他成為朋友。

而羽舞,無意中已經將哪吒當做朋友,她剛剛離開天涯不歸閣,總共算起來認識的人也只有哪吒跟囚焰,雖然每一次跟哪吒在一起就是吵鬧不停,經常還會動手,但是這並不影響他們成為朋友。

戰後的慶功宴,他主動請哪吒跟他坐在四海之尊的位置,就足以讓哪吒感受到尊重,對這個四海之主有了一些別樣的用心。

雖然終究還是沒有坐上去,但這並不影響結果,因為他是九天大羅金仙,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做上去是因為他終究是若木的囚犯,四海的敵人,即便現在是朋友,但那是因為現在的四海掌權的不是四海龍君,可是青龍,終究也是四海龍君的侄兒,而四海龍君真的就再也不會重新執掌四海了嗎?絕不可能,除非青龍死了,不然他一定會想盡辦法讓四海龍君重新執掌四海。

另外,羽舞是南海龍君的孫女,這讓哪吒很糾結,也不由得想起在地牢的時候,羽舞曾給他一個雞腿,要他以後都不準再叫龍族是長腳的泥鰍。

算了,既然這個羽舞對他還算不錯,那麼哪吒,九天大羅金仙,天宮第一戰神三壇海會大神中壇元帥哪吒三太子殿下,就要為了這個朋友做一些事情。

最終還是決定去見一見四海龍君,他跟四海的恩怨已經四百年,四百年,或許對神仙來說不過是眨眼之間轉瞬即逝,可是確實已經足夠改變很多事情,很多曾經以為不會變的事情,其實早已經物是人非,連曾經存在的證據都一起風化在世間的縫隙裡面,找不到一絲痕迹。

所以哪吒決定了,為了自己,也為了家人,更為了鴻鈞一脈,他決定放下自己的驕傲主動去見四海龍君,去化解他跟四海四百年前的恩怨,反正天就要坍塌,將來的事情是怎麼樣的誰都不知道,或許,他會跟四海龍君一起唄壓在天牢,或許,四海龍君會想通了歸順若木。

雖然一切都沒有結論,可他終究還是要這麼做,因為如果四海龍君跟他一起被關在天牢,這件事終歸是要解決的,而如果四海龍君歸順若木,現在他主動一些,或許能避免家人成為刀下亡魂。

青龍已經答應他跟若木求情,毫無疑問,青龍開口的話若木是絕不會不給面子的,可是如果真的想要殺一個天牢裡面的囚犯,那時間很容易的事情,隨便一個什麼借口就可以讓他一家人都隕落,只看四海龍君想不想殺他和他的家人,或者說,只看在四海龍君的心裡是仇恨更多還是忠義跟多。

不過結論是什麼都不重要,因為不管結論是什麼,他都要去見四海龍君,化解這場四百年的災難。

或許,哪吒的運氣是真的好,從一生下來就很好,四海龍君對於南海太子之死其實早就已經原諒他了,不能原諒的是哪吒這些年對四海一直不怎麼尊重,雖然事出有因,可是終究還是打了四海龍君的臉。

纏情密愛 不過現在好了,他們已經是階下囚,而哪吒主動來和解,那就和解了吧,人,要懂得別人給台階就下,不要等台階上漲了青苔,最後摔得鼻青臉腫。

而哪吒的這個舉動,更加堅定了青龍的決心,使得之後的合作走得更加順暢。

一直到了戒魔關前,天宮的戰神已經基本都打完了,最後剩下的幾個,是特別厲害的,他們不是戰神,但是已經遠遠超越戰神,不論誰動手都不可能贏,除非若木出手,可是若木的身份,跟他們動手又太欺負他們,所以沒有動手。

若木不出手,天宮裡面那幾個特別厲害的也不能出手,因為他們知道,只要他們一出手,若木就會出手,而他們,絲毫的機會都沒有。

沒辦法,拍不出人來,李天王等幾個只能親自出手,他們是玉皇帝君手底下最後的戰神,之所以現在才出手,是因為她們每個都不想打,知道自己打不過,再打下去還有什麼意思。

不過也不能不打,不戰而降這種事,簡直就是對他們身份的侮辱。

李天王是三軍主帥,按理說他是不應該出手的,可是實在派不出人,只能自己出手。

見到李天王出手,青龍也很為難,說實在的,要跟李天王動手,他沒有多少壓力,如果四方神主一齊出手,李天王擋不住片刻,七寶玲瓏的頃刻就會損毀,可是如果真的這樣,哪吒跟四海好不容易解開的恩怨,恐怕要結的更深。

不過這件事他不為難,他早已想好對策,讓哪吒出手,李天王雖然鐵面無私,可是到了這個時候,沒理由為了所謂的榮耀殺了自己的兒子,因為到了這個時候,哪吒的生死已經不可能改變什麼。

哪吒呢,他很清楚李天王的性格,他知道父親是絕不會投降的,所以要想讓父親活著,他必須動手。

青龍派人跟哪吒事先商量好,當知道青龍要他出手對付李天王的時候,哪吒立刻就同意了,他本來就是想要自己動手的,只是一直沒有機會開口,牢房營的守軍也不給他傳話。

沒想到,青龍這麼懂事,竟然主動找他來了。

既然都要出手,那就多救幾個:「青龍,戒魔關上戰神還有我哥哥、父親、楊戩師兄等人,既然要我出手,明天就先用我做人質,我師兄楊戩必然投降,至於我父親,估計是要動手的,到時候你讓你的軍隊等在一旁就好。」

青龍沒有意見,這樣再好不過,他不是喜歡打仗的人,更不想在這個時候發生不愉快的事情。

再次率領大軍到了戒魔關之前,哪吒被押在陣前,青龍將寶劍架在他脖子上:「楊戩,放下兵器束手就擒,不然就跟你的兄弟九幽團聚去吧。」

楊戩的法術很強,又有天眼相助,與他交手必是苦戰,青龍不願意冒險,加上他素來正直,就有心保住他天庭第一戰神的位置。

哪吒抬起頭:「楊戩師兄,不必管我兄弟,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口頭雖然這麼說,但真的擔心楊戩孤注一擲,能與楊戩一戰的,幾乎都是若木親近的,若是打死那個,楊戩性命可就很難保住了。

楊戩聽出哪吒並不想讓他打,也知道就算打敗了青龍,也只能擋住一時,但是那個拿著盤古幡的同門師弟,就不是他能應付的。

一旦敗了青龍,他一定會祭出招魂幡收他。

落敗已成定局,沒必要那哪吒冒險,將兵刃扔給青龍:「將我兄弟押在一處。」

青龍從馬背上下來,對他做個請的手勢:「天界第一戰神,我尊重你,保留你的威嚴,哪吒是我家元帥欽點的,你不是,故而枷鎖腳鐐的東西就免了吧。」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這樣的好處沒理由不要;梅山兄弟也放下武器,他們同生共死,榮辱與共。

楊戩不戰而降,給天庭的打擊不小,李天王這個三軍主帥親自出來,祭出玲瓏寶塔:「青龍,到了你我一決高低的時候了。」

並不想跟李天王動手,這個時候,還是讓他們自己家人解決才是最明智的,青龍轉身看著哪吒:「你父親本事太大,我可不一定能收得住手,怎麼樣哪吒,勸勸你父親。」

青龍不是李天王的對手,必然會有其他仙家相助,戰場之上招招要命,不論傷了誰都可能引起*煩,哪吒勸說李天王:「爹爹,你擋不住的,降了吧;囚牢之中我們還能聚在一處。」 待見了堡主,也不知她會不會要求當場驗證水月和鏡花的肚子。

若走到那一步,水月和鏡花離死就不遠了。

是以,水月和鏡花開始輕輕哆嗦起來。

羅陽牽著她們的手,可以感受到她們的手心都在出汗。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面對就快要降臨的死亡,換了誰都難以鎮定。

羅陽連忙分別咬著水月和鏡花的耳朵,輕語道:「別怕,鎮定。你們越怕,就越容易被看出馬腳。相信我,我會幫你們遮掩過去的。」

聽了羅陽的鼓舞,水月和鏡花均深深呼吸一口氣,抿了抿紅唇,微微頷首,表示準備好了。

3人來到堡主的那張床面前。

堡主掀開蚊帳,露出一個可怕的腦袋。

若非見過,要是在夜間忽然看到這麼一個頭,那不知會嚇死多少人。

「藤姐老婆。」羅陽見面就打招呼。

「嘻嘻!過來!你是我的!血煞子也是我的!」堡主坐在床里招手。

單是聽那怪怪的話音,便能把人嚇個半死。

羅陽只得硬著頭皮走上去,坐在床沿處。

堡主的腦袋依偎在羅陽的肩膀上,作情人狀。

那種感覺,就跟抱著一根木頭差不了多少。

最有意思的是,羅陽還得裝出很幸福的樣子,說道:「藤姐老婆,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覺得特別開心。」

這種昧著良心說的話,也是羅陽經歷過了不少大事之後才能說出來的。

「你拿到血煞子了?」堡主問。

「還沒有。藤姐老婆,我有一個問題想跟你說。」羅陽說道。

得到堡主的允許,羅陽便一五一十說了。

聽聞后,堡主沉吟道:「我有一個東西應該能鎮住血煞子。」

說完,在床上的一個箱子里找了片刻。

最後拿出一隻圓球型的東西,非金非瓦的,大約拳頭大小,上面有許多小孔,看起來製作粗糙,也不知是用來幹什麼的。

「這叫混沌球,把血煞子裝進裡面,它就不能逃跑了。」堡主說道。

羅陽想一把奪過來。

「藤姐老婆,要真的行才好,要不到時找到了血煞子,都被它逃跑了,那不是白乾一場?」羅陽說道。

「這混沌球比血煞子的歲數還要大,它能鎮住血煞子。」堡主說道。

總裁老公從天降 隨即,把混沌球交給了羅陽。

拿到了想要的東西,羅陽想立刻走人。

忽然記起堡主應該知道第二把血煞子在哪裡,若此時問清楚了,日後就不用再來見堡主和水妹。

「藤姐老婆,等我幫你拿到了這把血煞子,就立刻去幫你找另一把血煞子。對了,第二把血煞子有可能在哪裡?」羅陽佯裝不經意問道。

「等你拿到了第一把血煞子,帶來給我,我再告訴你去哪兒找另一把血煞子。」堡主說道。

看來堡主也挺謹慎的,不會隨便讓人知道第二把血煞子的下落。

有了東西鎮封血煞子,羅陽已滿足了。

腦海里已浮現出拿到血煞子后,修鍊狂暴功和飛劍劍術的畫面。

「藤姐老婆,那我先去幫你找血煞子,等找出了血煞子,再來陪你。」羅陽說道。

「嘻嘻!你是我的!血煞子也是我的!」

堡主的目光忽然轉向了立在不遠處的水月和鏡花。

這可把水月和鏡花嚇壞了,她們最擔心堡主看出她們沒有懷孕。

羅陽連忙道:「藤姐老婆,那我先走了哈。」

一面說,一面起身。

可堡主此時有話要說。

「水月,你留下!」堡主命令道。

這意思再明顯不過了,就是要用水月來做人質。

若羅陽拿到了血煞子不帶來,就殺了水月。

不是說用水月能牽制羅陽,而是水月肚子里的孩子。

問題在於,水月沒有懷孕!

這個秘密若讓堡主得知,水月會死得很慘。

一聽堡主那樣說,水月立刻驚慌起來。

又不敢不應聲,只得說道:「知道了。」

有那麼一瞬間,羅陽都想一走了之。

反正已找到了混沌球,如果夠狠心,丟下水月不管也是可以的。

羅陽卻不是那麼無情的人。

何況水月沒有懷孕的秘密若露了馬腳,那堡主有可能會連夜讓人問羅陽要回混沌球。

是以,還得救水月。

蜜愛天才萌妻 「藤姐老婆,我需要月姐幫忙。」羅陽說道。

「有鏡花幫你就行了!水月留下來,我有事要她做!」堡主不肯讓步。

事情已走進死胡同。

水月開始有點兒顫抖了,羅陽說道:「藤姐老婆,她要是突然不出現在我身邊,那會引起別人的注意的。」

堡主冷道:「這個我不管!」

話說到這兒,那顯是沒有商量的餘地了。

瞥一眼水月,見她更怕了。

羅陽說道:「藤姐老婆,在這種時候要是讓人懷疑我,那還能拿到血煞子?」

據羅陽所知,若將血煞子和水月都擺放在堡主面前,那堡主是會選擇血煞子的。

講的更明白些,便是水月的命比不了血煞子的價值。

果然堡主沉吟了,羅陽又趁熱打鐵道:「應該很快能找出血煞子了,我不希望發生枝節。要是八仙堂和九陽殿的人開始懷疑我,那就很麻煩。」

又想了想,堡主說道:「如果有人問,你就說她回老家了,就行了!」

依然不肯放人。

羅陽都有點兒急了,畢竟在來之前,他可是向水月和鏡花承諾過,說會保護好她們。

若水月被殺了,羅陽也會很內疚。

其實羅陽覺得自己有能力救水月的,在堡主面前,只有強硬才有可能成事。

「藤姐老婆,你沒接觸八仙堂的人,你不知道局勢有多少嚴峻。我的小命分分鐘會沒。如果你要留下月姐,那你另外派人去拿血煞子吧。我做不了。」

說著,羅陽把混沌球取出,遞給堡主。

明知堡主不會接的,不然,羅陽可不會交出混沌球。

結果正如所料,堡主怒道:「你要是不幫我拿血煞子,我就殺了你!還要殺了她們!那她們肚子里的孩子也活不了!」

狐狸終於露出了尾巴。

聽了堡主的話,羅陽想笑。

可是不敢笑,說道:「藤姐老婆,我們為你找血煞子,就快要成功了,你卻搞事。如果失敗了,那你是不是又怪我?」

一席話說的堡主語塞了。

這時候堡主沒有台階下了,羅陽便給一個台階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