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東方玉兒得知校聯協會會長,竟然相中了自己的弟弟,打算收為弟子時,她倒是不再擔心了,不過卻更加激動了!

「這是真的么?我弟弟?為什麼會是我弟弟?」

東方玉兒有些蒙圈了……

「東方玉兒同學,你真的確定這畫像之人是你的弟弟么?」

薄絲幣再次求證問道,他是覺得這件事太過匪夷所思了,不得不先弄清楚。

東方修哲的裝束那麼另類,作為姐姐的東方玉兒又豈會認錯,只是她還是想不透,自己的弟弟怎麼會和校聯協會會長有交集?

「東方玉兒同學,」半天沒有說話的慕容派終於按耐不住,問道,「你弟弟他現在在哪裡?」

「在家呢!」東方玉兒如實回答。

「你可不可以把他叫來?」慕容派一臉的喜色,沒有人能夠比得上他此時的興奮。

東方玉兒點了點頭。

「算了,還是我和你一起去好了,正好我也有些話想對你父母說呢!」

慕容派當真是多一刻都不想等了。

最後——

慕容派、薄絲幣和慕容雯三人,載著東方玉兒,直奔東方玉兒的家。 房間內,氣氛顯得有些詭異。

東方龍和謝秋萍相互對視了一眼,最後還是由東方龍打破了這份有些尷尬的安靜。

「不知會長大人光臨寒舍所為何事?」

東方龍不想繞彎子,拱了拱手,直接問道。

「突然來訪有些唐突了。」

慕容派並沒有擺會長的架子,忙將此次來這裡的目的說了出來。

他說完不要緊,東方龍夫婦當時就有些發懵。

「竟然說要收自己的兒子為弟子?這事怎麼會和哲兒扯上關係?」

兩人可是十分清楚自己的這個小兒子,自小就性格古怪,最近這幾年更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像個大家閨秀。

沒有想到自己這樣的兒子,竟然會勞煩地位顯赫的校聯協會會長,親自登門造訪,這件事怎麼想怎麼覺得不可思議!

是不是什麼地方搞錯了?

「不知會長大人何以看中犬子,還請告知?」

東方龍可就這麼一個兒子,在沒有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後果之前,他可不想答應什麼。

慕容派此次前來的目的:其一,是為了再見一次那個被他看中的弟子,其二,則是為了說服這對夫婦同意將那孩子託付給他!

是以,在來的路上,他便已經想好了說辭。

當慕容派直言不諱地將事情的前因後果敘訴一遍后,房間里再一次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靜。

「會長大人,我沒有聽錯吧,你說我家小公子……」

坐在一旁的藺牙子一臉的駭然,他實在難以相信,慕容派口中所說的那個小孩會是東方修哲。

別說是他了,就算是東方龍和謝秋萍兩人,也都不認為這會是自己的兒子。

他們的兒子,魔法什麼時候那麼厲害了,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會長大人,我想你可能是搞錯了,犬子只是八歲的孩童,雖然學過魔法,但那也只是一些皮毛而已,怎可能如你所說的那般厲害!我想著一定有什麼誤會!」

東方龍皺著眉頭說道。

他這話說完之後,薄絲幣和慕容雯兩人不著痕迹地對視了一眼,臉上的神情分明就是在說:

我就知道會是這個結果!

慕容派可不會因為東方龍的一句話就死心。

對於是不是弄錯了,只要讓他再見上那孩子一面,變什麼都可弄清楚了!

「……真是不巧,哲兒今天被他二姐帶出去玩了,說要過幾天才會回來!」

謝秋萍有些尷尬地說道。

如果知道會有這種事,她說什麼也不會把東方修哲放出去。

「不在家?」

慕容派一愣之後有些焦急起來,他覺得這是對方推脫自己的借口,為了表明自己的心意,慕容派開誠布公地繼續遊說。

這個老頭,很少在外人面前露出如此激動的一面。

可能是被他的真誠所打動,東方龍和謝秋萍漸漸的,有些相信這位老者的誠意了。

又是經過一番長達一個多時辰的閑聊,氣氛終於不再像剛開始的那樣沉悶了。

最後考慮到,像慕容派這樣的大人物不可能圖自己一家什麼,東方龍和謝秋萍兩人略微商議了一下之後決定:

只要哲兒自己願意拜慕容派為師,他們兩人都不反對!

得到這個應允,慕容派也不枉此行了,一改剛剛的焦躁,開始於東方龍幾人閑聊起一些其他話題來。

慕容雯長時間做得有些不自在,再加上這些大人的談話她根本插不上口,於是決定到外面透透風。

在她看來,只要自己的爺爺高興,至於收什麼人為弟子,對方是不是天才,她都不在乎!


她只希望這件事快點結束,希望自己的爺爺能夠保重身體!……

漫步在石鋪的小路上,這裡的建築規模雖然無法與慕容家的巨大莊園想必,不過也有著別樣的溫馨。

微風吹過,夾帶著花的芳香。

慕容雯翕動了一下鼻子,有多久她沒有像現在這樣清閑的散步了?


在人才濟濟的皇家魔武學院,為了保證不被別人超過,為了不丟爺爺的面子,慕容雯在頂著天才光環的背後,付出了超過了常人數倍的努力,這才有了現在的實力!

「這裡似乎沒有什麼傭人。」

慕容雯走了這麼半天,還未遇到一個人,現在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來到了哪裡?

正準備原路返回時,突然一股異樣的感覺讓她停下了腳步。

眉毛微微皺了皺,慕容雯閉上眼睛仔細地感受了一下。

「這裡的氣流很奇怪,前方應該有結界!」


作為一名風系近戰法師,慕容雯對於空氣的流向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銳!

通過剛剛的仔細感受,她可以很確定,這裡的氣流不正常,如果估計不錯的話,不遠處的位置應該有著一個不小的結界。

這裡竟然會有結界?

而且竟然還感覺不到魔法波動?

如果不是自己來到了這裡,如果不是自己對氣流如此敏銳,可能根本無法發覺這個結界的存在!

「竟然會有如此奇特的一個結界,會是個什麼樣子呢?」

慕容雯一下子來了興趣,她還從未遇到過這麼奇怪的結界,女性天生的好奇,趨勢著她繼續向前走去!

「這樣的一個地方,有什麼值得施展結界的么?」

一邊向前查看,慕容雯一邊思索。

「到了,應該就是這裡了!」

停下腳步,慕容雯抬頭一看,只見眼前是一處很精緻的別院,透過石拱門,可以看見裡面並排著有著幾間住房,從未表來看,似乎沒有什麼奇特的。

「這個結界,還真是奇怪!」

慕容雯伸出手指輕輕觸碰了一下結界所在的地方,手指沒有感到任何阻隔,很輕易地穿過了結界。

「還真是怪了,這個結界竟然能夠如此輕易穿過,它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

慕容雯的好奇心越來越大了,猶豫了一下之後,她便是走進了別院。

院子里空蕩蕩的,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這裡的主人應該很愛乾淨,院子被打掃的一塵不染。

此時的慕容雯心中有點做賊心虛,不過她還是決定到前面的房間近前去看看,總覺得那裡面似乎能夠發現什麼。

距離里著那房間越來越近,慕容文的心跳,竟然也有些不爭氣地加快了起來。

腳步已經踏上了台階,再有兩米的距離,她便能看清房間里的情況了。

就在這時,一聲嬌喝,突兀地由半空中響起。

「什麼人?要到我家小少爺的房間做什麼?」

一道白色的殘影,快如流光地一閃而至,直接擋住了慕容雯的去路。

好快的速度!

作為風系近戰法師的慕容雯,都未曾能有這樣的速度,來人到底是誰?

※※※※※※※※※※※※※※※※※※※※※※※※※※※

東方修哲有些垂頭喪氣地從新做回到了座位上。

本來他想到那個「傭兵大廳」的門口處看看,卻沒有想到被負責守候在那裡的兩個男子給擋了回來。

理由是:不是傭兵,不得入內!

「小弟弟,看到什麼沒有?」

就在東方修哲鬱悶的時候,傳來了瑪利亞咯咯的笑聲,看得出來,她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沒有,那兩人不讓我進!」

東方修哲眨著眼睛說道,他現在在想,自己要不要施展個法術偷偷潛入進去呢?

這個瘋狂的想法,很快便被他打消了。

姑且不說眼前這個瑪利亞一直注視著自己,單單是周圍這麼多實力不俗的人,難免會有被看破的危險。

況且在外人的眼裡,胡亂展露自己的技能,可不是一件明智的事!

「那是自然的了。」

瑪利亞掩嘴笑了笑,她覺得眼前這個小男孩說話的語氣和神態實在是太有意思了。

「姐姐,你能不能給我講講,怎樣才能成為一名傭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