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然不是,跟我來。”幽靈開始往前走,“下面的路一定要跟在我的後面,不要隨意走動,不要碰任何東西,切記。”

“知道了。”本·艾倫回頭看了看其他人,“都聽見幽靈說的了吧?別不放在心上,會沒命的。”

幽靈在前面走的很謹慎,很多時候甚至要停下來仔細觀察一番纔會繼續前進,搞的後面的人莫名其妙,不知道究竟怎麼回事



“幽靈,到底怎麼了,告訴

我們,這樣我們很不適應。”山狼在後面說道。

幽靈無奈地搖了搖頭,指着一顆纏滿藤條的樹木道:“這棵樹你們看有什麼問題?”

“一棵樹而已,長滿藤條,在這林子裏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了,只是看不出這樹的品種,難道是稀有種類?”紳士聳了聳肩。

“你再仔細看看。”幽靈指着樹根出的草叢,“看看,有什麼發現。”

“除了草就是草,有什麼好看的……”紳士一邊仔細觀察一邊嘟囔,但因爲距離相對較遠,早上太陽還沒出來,林子裏相對較暗所以看的並不十分清楚。

“下面有骨頭。”獅鷲突然事多。

經他以提醒,衆人才注意到草叢裏的確有些不太一樣,紳士立即端起步槍通過瞄準鏡一看才發現,樹下的草叢裏隱藏着很多已經變了顏色的枯骨,已經看不出是什麼動物的,粗細都有,看起來讓人頭皮發麻。

“靠,這是怎麼回事,是什麼野獸的老窩嗎?”紳士問幽靈。

“大家別動。”幽靈說完小心地向那棵樹靠了過去,離着老遠他站住,撿起一根長長的枯枝去撥弄那些垂下來的藤條,這一碰不要急,那些藤條突然動了起來,一下將樹枝纏住,蠕動着將枯枝壓斷半天才鬆開,碎裂的枯枝全都落盡了草叢裏。

“我靠……”幾乎所有人都長大了嘴巴。

“看到了吧?”幽靈回來,“如果它纏住的是人或者動物就不會輕易鬆開,

反倒會越掙扎纏的越緊,最後體會將獵物累死,然後等待獵物腐爛,這些藤條會將獵物腐爛的**慢慢的吸收掉,變成大樹的養分。”

“尼瑪……”重拳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樹是‘活’的?”

“當地人叫這東西食人樹,也叫千手藤,是上好的草藥,可以用來治療一些疑難雜症,但現在外界幾乎絕跡,只有在叢林腹地才能見到。”幽靈看着衆人,“所有,我們要小心,再小心。”然後他看向了四周,衆人隨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見他們所在位置周圍至少有十幾個這種食人樹,怪不得幽靈走得如此小心謹慎,原來他們已經深入到危險的食人樹控制範圍,他們去還渾然不覺。

“你他媽怎麼不早說,我剛纔差點到一棵樹下去撒尿。”颶風黑臉說道。

“放心,這種樹對你的小**不感興趣。”幽靈揮了揮手,“我在提醒大家,跟着我的足跡走,別自作主張,小心喪命。”

ωωω⊙ ttka n⊙ CO

“該死的遊擊小子,下次有事情最好先說出來,別把我們都矇在鼓裏,也好讓我們有個心理準備。”颶風惱怒的罵道。“哦?”幽靈愣了一下,“那好吧,你的頭頂有蜘蛛。”“操,蜘蛛有神經可警告的,你不要開玩笑了。”颶風更加生氣,但他還是下意識的擡頭向上看了一眼,這一看不要緊,嚇得他差點癱坐在地上,只見頭頂上方大約三米總有的樹枝中間正趴着

一隻足有卡車輪胎大小的巨型蜘蛛…… 297、毒蛇峽谷(01)

“。??”颶風嚇了一跳,那蜘蛛個頭太大了,縮成一團的時候就有卡車輪胎大小,這要是伸開八條腿得有多大?

颶風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舉槍,但被一邊的重拳抓住了槍管:“別動,它沒有威脅。”

“怎麼他媽長這麼大?”颶風仍然驚魂未定。

“所以,什麼事情都告訴你反而不是好事。”幽靈有些惡作劇的說道,“因爲在你們沒有充分了解這個地方之前會變得草木皆兵。”

“你小子就是欠揍。”颶風罵道。

“這是緬甸王蛛,個頭夠大,但無毒的,不過被咬一口可不是鬧着玩的。”幽靈前期一塊石頭扔過去,蜘蛛立即縮進了樹冠裏,“這東西膽子很小,一般情況下不會主動起進攻。”

“這東西吃什麼?”重拳問。

“蛇,不管有毒的還是無毒,只要能被它的網粘住它都吃,毒蛇峽谷的生態都是由各種蛇構成的,它們在這裏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從強者到弱者都能看到它們的身影。”幽靈聳了聳肩說道,“所以,這裏蛇纔是主角。”

“掉進蛇窩了。”颶風嘟囔。“好了,不管掉進什麼地方,我們該走了。”幽靈指了指賭徒臉上的迷彩方巾,“把嘴巴堵上。”“ok。”賭徒倒是很聽話。

“我提醒大家,馬上進入毒蛇峽谷了。”幽靈觀察了一下附近的情況,“跟我來。”

往裏走的越深,那種食人樹就越多,做多的地方甚至他們要從兩顆食人樹中間穿過去,他們第一次近距離觀察了這種樹木,現草叢裏有很多都是蛇類的骨頭,看來這兩種地方吃蛇恐怕是他們最平常的“食物”了。

半個小時後,毒蛇峽谷出現在衆人的面前,如果不是幽靈說到了,大家真的一點概念都沒有,前面除了樹木還是樹木,幾乎沒有什麼標誌性的東西作爲參考,幽靈告訴他們,再往裏走地形會開始變化,會進入兩山之間的一道峽谷,寬度大約一公里,地形會變得複雜起來,可能會出現一些古怪的事情,大家別慌,切記單獨行動。

越往前走地面越潮溼,很多地方都是黑色的積水,而且還不時地冒着氣泡,看上去非常的詭異,樹木也密集了起來,林木間煙霧繚繞,很多不知名的樹木交錯在一起,在這種地方有很多大樹長得非常奇怪,居然是一半蔥綠,一半乾枯,幽靈說是因爲這裏的毒霧瀰漫很多植被都無法正常生長造成的。

空氣中悶熱潮溼,渾身上下都說不出的難受,幽靈站在一棵大樹下觀察了很久都沒有動。

“怎麼了?”山狼在後面問。

幽靈指着前面的一顆大樹:“看樹冠上。”

“什麼?”山狼順着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並沒現什麼不同。

幽靈無奈地搖了搖頭:“用瞄準鏡看。”

山狼照做,諮詢一卡把他嚇了一跳,只見樹冠裏面趴着一條蟒蛇,墨綠帶黑,是一條緬甸蟒,只是樹冠太密了看不到出大小。

“大約七米長。”幽靈道,“不算最大的,時間太早了,它還沒起牀。”

“那我們還要等多久?”山狼問。

“哎……”幽靈嘆口氣,給自己的步槍撞上消音器,“不等了,我把它叫醒。”

“小心激怒了它,那會非常的麻煩。”山狼提醒道。

“我知道。”幽靈端起槍對着那顆大樹樹幹的中部連續打了幾個點射,一陣子彈撞擊樹幹的“嘭嘭”聲中,巨蟒果然動了起來,迅爬上了另一顆相鄰的樹冠,很快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之中。

“孃的,好大的個。”紳士擦了擦臉上的汗水說道。

“在這裏緬甸蟒算不得最大的威脅。”幽靈用手裏的木根用力捅了捅地面,“小心腳下,這裏很多地方都是沼澤,別陷下去,水裏有比鱷魚更可怕的東西,儘量遠離水邊。”

“幽靈,那是什麼?”重拳指着不遠處一棵大樹上露出的半截黑亮身軀問道,“看上去不想是蛇類的皮膚。”

幽靈轉頭仔細看了一下:“哦,是蜈蚣。”

“蜈蚣。”重拳鬆口氣,但馬上又反應了過來,“蜈蚣?多大的蜈蚣?”

“大概一米長。”幽靈不以爲然地說道,“劇毒,大家最好別碰,這裏的東西不知道爲什麼都長的特別大,很多東西也是外界罕有的。”

“一米長的蜈蚣?”本艾倫皺了皺眉,“別告訴我它也吃蛇!”

“沒錯,我說過這裏的很多東西都是以蛇爲食的。”幽靈點了點頭,“否則這裏的蛇早就越來越多,跑得整個叢林都是了,這裏也有生態平衡,族羣數量平衡的。”

“靠……”颶風低聲罵了一句,“這裏的生態平衡怎麼不會波及到外面的林子?哪裏和這可是完全相連的,而且是敞開式的,蛇跑出去很容易。”“這我就不知道了,畢竟我不是生物學家,不過肯定有其原因,這個不是我們該考慮的問題,現在我只希望儘快離開這個鬼地方。”幽靈在前面走走停停,兩個小時過去了,一切都相安無事,包括本艾倫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由得鬆了口氣,不過看幽靈的表情一直陰沉不定,大家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來。颶風走在隊伍的後面,他負責斷後,他手裏端的一挺m249,顯然是布魯斯對中國的通用機槍並不滿意,所以給他配備了一挺美製通用機槍,說實話颶風很不喜歡這個地方,悶熱潮溼,到處是蛇,經常能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因爲在進入毒蛇峽谷之前看到巨型蜘蛛的原因,不已經養成了擡頭看樹冠的習慣,他可不希望突然有一隻大蜘蛛突然掉在頭上,但就這個習慣卻給他惹來了不小的麻煩,走着走他突然現樹冠裏藏着一個巨大的陰影,他下意識的退了一步,結果腳下一軟陷了下去,地面完全碎裂,一股泥漿從下面噴上來,脆弱的平衡瞬間被打破,緊跟着他的半個身子都跟着迅下陷。

“我靠……”颶風大驚。

“別動……”重拳衝上去揪住他的衣領喊道,“越動陷得越深。”

“頭……頭頂有東西!”颶風齜牙咧嘴的喊道,到這時候他還沒忘記提醒大夥。

“呼啦……”幾乎所有人的槍都指向了頭頂

“快把他弄出來,裏面很危險。”幽靈一邊說一邊擡頭向裏仔細看了片刻,才送了口氣說道,“放心吧,是蛇蛻。”

“媽的……”山狼這才鬆了口氣。

“快……快拉我上來。”颶風齜牙咧嘴的說道。

“你別亂動。” 總裁我hold不住了! 重拳側着他的一條胳膊猛地往上拉,但光憑他一個人的力量怎麼也拉不出來,而他的腳下地面也開始碎裂。

“快把他弄出來。”幽靈最先現颶風的表情不對勁。

幾個人七手八腳的將他從泥里拉出來,颶風趴在地上喘着粗氣,他腰部以下滿是泥漿,小腿上卻滿是鮮血……

“幹……”幽靈臉色一下就變了,“按住他。”

“怎麼了?”颶風擡起頭,表情極其痛苦,“我被咬了了嗎?”

“還不知道。”幽靈立即撕開他的庫管,裏面全都是血,因爲灌滿了泥巴所以根本就看不出到底傷成什麼樣,他趕緊取出水壺沖洗傷口,衝了幾下之後一個拇指粗細的血洞露了出來,裏面流出來的血居然是暗黑色的。

“感覺怎麼樣?”幽靈馬上用止血帶勒住他的腿彎,然後一邊往外擠這已經黑的血液一邊問道。

“開始痛得厲害,就像突然被紮了一刀,現在好像沒什麼感覺了,到底怎麼了,是不是被咬了?”颶風轉頭看自己的小腿,“居然有個洞?媽的,這是怎麼回事?”

“別亂動,我看看有沒有生命危險。”幽靈撥回他的頭,“忍着點。”說完拔出軍刀開始處理傷口,血依然流個不停,依然還是黑色。

幽靈皺起了眉:“看住他,我去找點草藥,這傷勢有點古怪。”

“血止不住?會不會是中毒?”重拳有點擔心。

“還不能確定。”幽靈四下看了看,“大家不要亂動,我去去就來,他出了這麼多血,血腥味可能會引來一些東西,只要不遭遇攻擊就不要隨便開槍。”

本艾倫:“快去快回。”

“知道了。”幽靈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感覺怎麼樣?”重拳將颶風拉起來讓他坐在一棵樹下。

“沒他媽什麼感覺,這條腿有點麻。”他看着不遠處自己剛陷下去的那個泥坑,“這是怎麼回事?一腳就踩漏了。”

仙武暴君之召喚群雄 “讓你不要亂動你不聽,出事了吧?”山狼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他孃的怎麼知道那是蛇蛻。”颶風抱怨着擡起頭,“我還以爲是巨蟒要偷襲呢。”

“真怪,這泥裏到底有什麼?”紳士將一節樹枝泥坑裏亂攪。

“有什麼也早跑了。”颶風無奈的事多,“,我還以爲被鱷魚咬了呢!”

“幸運吧,只被咬了個洞,鱷魚一口下去你這條腿就沒了。”重拳佔了一點他傷口漏出來的血聞了聞,“這味道……”

“味道很像是中毒,但奇怪的是沒有特別明顯的症狀。”幽靈從旁邊過來,手裏拿着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

“毒?”颶風臉色就是一變,“有多嚴重。”

“還不知道。”幽靈蹲下身,將手裏的一堆草藥放在地上,“我只能試試看,至於效果,我不敢保證。”

“媽的……真倒黴。”颶風一拳砸在旁邊的樹幹上,出悶響,整棵樹都跟着一顫,樹冠猛地一抖,一條斑斕花紋的毒蛇被震得掉了下來,幸虧紳士手疾眼快會動樹枝將蛇打落,這纔沒掉到水鬼的頭上,蛇掉進了那個颶風陷下去的泥坑,一陣劇烈的翻滾之後居然沉淪下去,這下把所有人都弄愣了。

“這……”紳士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泥裏有東西,而且很兇,颶風算是運氣,陷下去的時候只遭遇了一次攻擊,他的血流出來之後引來了更多的東西,那條蛇恐怕瞬間就被吃光了。”

“我靠。” 寶寶不要爸:總裁的1元嬌妻 颶風渾身冒冷汗。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重拳問。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幽靈將一根細嫩的藤條拿過來擠出枝葉滴在颶風他傷口上,大家這才注意那是一條食人樹的樹藤,裏面流出來的居然是紅色的汁液。

藤條的枝葉滴落在傷口上之後迅起了變化,黑色的鮮血如同開鍋了一樣冒出大量的血沫。

“黑血,黑血!”本艾倫皺眉皺眉。

滴上汁液之後黑色的血液流的更快,幽靈緊盯着傷口一言不,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在等什麼,這麼流下去,就算颶風人高馬大也熬不了多久。

颶風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彷彿傷口根本不在他身上,表情是根本看不出痛苦,他只是但心的看着自己的腿,在這種地方一旦失去行動能力那還不如死了乾脆。

突然傷口一陣蠕動,一條血紅色的小兒手指粗細,狀如蚯蚓的小蟲子突然爬了出來。

“我靠……”重拳只覺得喉嚨裏好像有無數的東西在不停的爬動,噁心的差點吐出來。

幽靈迅用樹枝將蟲子挑出來丟在地上踩死,然後繼續盯着傷口,看來這種蟲子還不止一條。

“媽的,這是什麼東西。”紳士用樹枝挑起蟲子,才現蟲子他頭上居然有牙齒,看不到腦袋,但嘴至少佔了頭的一半,細細的尖牙雖然不大,但非常的滲入。

“不知道,不過不是什麼好東西。”說着幽靈又從颶風的傷口裏挑了一條蟲子出來,這條更大。

“到底有多少?”颶風的脊背涼,自己的小腿裏怎麼能裝得下這麼多蟲子。

“這應該是一種食肉的軟體動物,具體叫什麼不清楚,不過非常的兇猛,靠數量取勝,泥漿裏有成千上萬這種東西,什麼也逃不過上千張利嘴的啃食。”幽靈從颶風的傷口裏挑出了四條蟲子,直到傷口的鮮血傳回正常的紅色他才鬆了口氣,“好了,乾淨了。”說着他又將幾種草藥搗碎堵住傷口然後用繃帶纏住。

“媽的,開始疼了。”颶風咧着嘴說道。

“這種東西能分泌一種東西起到麻痹獵物的作用,很多時候等現了幾乎已經沒救了,把它們清出傷口之後,知覺自然會恢復。”幽靈將剩下的草藥遞給他,“四個小時換一次,別忘了。”

“謝謝夥計。”颶風有些吃力的站起來,活動了一下傷腿,現不是很靈活,不過幸運的是還能走,這比什麼都強,他不由感嘆道,“能走真好。”

“走吧夥計們,這纔是開始,經過這件事大家應該提高認識了吧?”幽靈看着大夥,“我說的每句話都不是危言聳聽,大家一定要往心裏去。”

“知道了。”本艾倫點了點頭,“我們明白你的意思。”

“好,我們走。”幽靈轉身走到隊伍的最前面,“這還沒到最兇險的地方。”

“早知道這麼危險不如把全套的防護裝備帶來。”重拳嘆了口氣,“至少不會被咬到。”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還是自己小心吧。”山狼看了看已經亮起來的天,因爲是在山谷裏,霧氣很重,所以這裏只能在中午前後的一兩個小時才能見到太陽,所以還沒到最熱的時候。

瀰漫的濃霧鬼氣森森,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前面等着他們,幽靈不停的將一些枯枝或者石塊投出去探路,也偶很多不知名的東西突然跳出來逃走,幾乎大多數東西他們都沒見過,長相奇特的讓人弄不清到底是什麼種類。

幽靈繼續走走停停,大家已經習慣了這種前進方式,經歷了剛纔的事情他們已經徹底明白了幽靈的謹慎並非多餘。

隨着溫度的升高林子裏的蛇越來越多,他們不得不每人都拿了一根數樹枝,用以撥開必經之路上的毒蛇。

“太多了。”重拳將一條赤紅色的毒蛇挑飛出去,紅光閃爍中毒蛇掉進遠處的水塘,結果再也沒浮上來,水面上只泛起了一團細密的血花,不知道什麼東西將那條毒蛇給吃了。

“如果有人喜歡吃蛇羹,這裏可以管夠。”幽靈挑起一條毒蛇讓大家看,“這纔是真正的雙頭蛇,不多見哦。”

“這有這玩意?”重拳仔細看看那條蛇,果然是兩個蛇頭,就像是長了兩個頭的連體人,雙頭並生,同時吐着信子。

“雙頭蛇,劇毒無比,只有這個山谷裏有。”幽靈將毒蛇甩開,“很奇怪的五種。”

“這不科學。”幽靈看着消失在草叢中的雙頭蛇說道。

西游之求求圣僧別作死 “這是大自然,科學是沒法解釋的。”幽靈一邊走一邊說道。“孃的,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地方,真的能顛覆認知。”山狼罵道。“這是個奇幻世界。”幽靈突然擡起手十一大家停止前進,他蹲下身輕聲說道,“大家不要動,有情況!” 298、毒蛇峽谷(02)

幽靈的舉動把本艾倫嚇了一跳,如果沒有危險發生幽靈是不會這樣的,看來應該是他感覺到了什麼。

“怎麼了”本艾倫輕聲在後面問。

幽靈搖了搖頭:“不清楚,只是感覺有點不對勁,大家先別亂動。”

對於幽靈的異常表現其他人都非常緊張,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現在他們對幽靈幾乎是言聽計從,特別是在這種環境之下,所以大家都停在原地,各自守住一個方向,觀察附近的情況,隨時準備應付突發事嗎。

蛇,他們看到最多的還是蛇,地面上的,草叢裏的,掛在樹上的,到處都是,這些蛇中有捕食者,也是被捕食者,捕食者吃的不亦樂乎,被捕食者卻痛苦的扭曲着,翻滾着,掙扎着。

“聽”幽靈側着耳朵仔細分辨這叢林傳出來的聲音。

“什麼”山狼也學者他的樣子去傾聽,但林子裏各種聲音混雜在一起,根本分辨不出個數,他仔細的聽着,除了幾聲動物的叫聲之外什麼也分辨不出來,最終他不得不放棄。

幽靈聽了一陣臉色突然一變:“隱蔽,快隱蔽。”

“怎麼了”本艾倫立即發覺事情不妙,幽靈的舉動好像要出大事。

幽靈左右看了看:“去那邊,快,在不動就來不及了。”

衆人轉頭望去,只見一邊的山坡下有個凹陷,但那裏爬滿了毒蛇。

幽靈緊走幾步衝過去取出瓦斯粉全都灑在了裏面,大批毒蛇四散奔逃,片刻就跑得一條不剩,幽靈招呼衆人過去,凹陷很小,十幾個都進去非常的擁擠,幽靈迅速翻出軍用帳篷:“把自己扣起來,快快快,來不及了。”

“到底怎麼了,你能不能個先告訴我們,這樣下去我們很不適應。”山狼一邊弄着帳篷一邊問。

“有毒蜂,大羣的毒蜂。”幽靈的腦門上已經見了汗,他鑽進帳篷,“大家用腳踩住帳篷底邊,控制住不要讓任何東西鑽進來。”

“毒蜂”山狼見幽靈的表現也不敢大意,趕緊幫忙,“野蜂吧”

“都一樣。”幽靈表情陰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這東西能把人活活折磨死。”

幾個人剛把自己照在帳篷裏,就聽見一陣“嗡嗡”的蜂鳴聲從遠處傳來,其中還伴隨着一些動物的尖叫聲,從聲音上判斷,這毒蜂的數量可不在少數。

“我去好像不少。”紳士緊張的把腳下的帳篷底邊又用力踩了踩,外面動物的叫聲越來越近。

“是猴子。”山狼從帳篷的縫隙往外看,只見遠處的叢林裏樹木晃動,天空中遮天蔽日的一片灰黃,那是成羣結隊的野蜂飛過來,而在蜂羣的前面十幾只猴子正飛快的攀着樹冠飛奔過來,速度快的難以形容,這些猴子驚叫着發瘋一樣狂奔,看來它們非常畏懼後面的黃蜂羣。

“我靠,這也太多了吧”重拳從縫隙往外瞄了一眼。

“多嗎這只是一個蜂巢的毒蜂。”幽靈有些緊張的說道,“不要亂動,他們會攻擊任何移動的東西。”

wωw●тTk an●c o

“一個蜂巢那的多大”颶乾脆坐在第地上,用屁股壓住帳篷的底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