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然不足爲慮,成不了什麼大事,翻不起什麼風浪。

不過確實有一部分葉家子弟在那場廝殺中負傷僥倖逃脫,其中就有一位是當日葉雲天臨終受託,交代這名子弟帶着葉雲天唯一的骨血逃走的人。

——–

大雪紛飛,北風呼嘯,這名葉家子弟帶着葉雲天的骨血不知道跑了有多遠,終於堅持不住在一處山腳下停了下來。

這名葉家子弟早已失血過多,此刻臉色蒼白,但正是因爲有着那份保護主子骨血的信仰,才讓他堅持跑了這麼遠,堅持到了現在。

放眼望去,只見這一帶,山巒連綿起伏,高聳入雲,直插雲霄,彷彿連接着天際。

這名葉家弟子被這眼前的景色所震驚,過了半晌才緩過神來,喃喃自語:“公子,這裏彷彿人間仙境,我把你放在這裏,希望會有貴人將你抱走,並撫養你長大成人。”

隨即頓了頓說道:“希望公子來生不要在入君王世家。”

說完,這名葉家子弟滿臉的苦澀,嘆了口氣,止住那眼眶中的熱淚,將襁褓中的嬰兒放在了一處沒有積雪的山腳下。

便準備離開,但還是覺得於心不忍,便抱來一些枯枝草葉墊在地上,然後將嬰兒放在了上面,隨即狠了狠心,咬了咬牙,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嬰兒似乎察覺到自己被拋棄了,“哇哇哇”的大哭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一幕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只見一股淡紅色的光暈從嬰兒身上的錦囊散發了出來,將嬰兒籠罩了起來。

雪花飄到光暈上,瞬間就融化了,這淡紅的光暈充滿着溫熱,正保護着這嬰兒不被凍傷,見到這一幕的嬰兒也止住了哭聲,大大的眼睛咕溜咕溜的轉,好奇的打量着自己身上籠罩的光暈。

而且這光暈不僅能防雪花,還能防止一些畜生的騷擾,這不,剛出來覓食的一頭野豬正拼命的撞向嬰兒,可卻一次次被彈開,最後只好“囉囉”兩聲,擺了擺頭離開,這一幕逗得襁褓中的嬰兒“咯咯咯”直笑…

“幾日飄絨雪,人稀飛鳥絕,高巒覆白衣,大地堆銀屑。”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只見一個身着白衣,滿頭銀髮,白鬚飄飄的老者御雪向無量山飛來,這人正是無量天尊。

無量天尊見此景才忍不住感嘆道,正準備向着山頂飛去的時候,忽然聽見了有小孩子啼哭的聲音,便將神識廣佈山腳,不由得感覺一絲驚訝:“咦?怎麼會有個小娃娃在我無量山腳下?”

說完便飄然向山下飛去,很快便到了無量山腳,速度極快,濺起一絲絲雪花。

無量天尊定睛一看,發現果真在自己不遠處有一個嬰兒。

但更讓他感到驚訝的是,他發現有一縷光暈籠罩着眼前的這個嬰兒,雖然無量天尊不明白這光暈到底是什麼,但隨即也明白了光暈的神奇之處,難怪這小娃娃沒有被大雪覆蓋而凍死,這也多虧了這光暈的保護啊。

很快,無量天尊飄然而至,伸手光暈就消散了,抱起嬰兒,神色淡然,仔細打量了一下,突然間臉色劇變,無量天尊滿臉的震驚與疑惑,因爲他精通看相占卜,可眼前這個嬰兒自己竟然看不透,更看不到他的命途。

無量天尊回過神來,面帶微笑,喃喃道:”難道你這個小娃娃和我這個老頭子一樣是超越了三界之外的存在嗎?難道都屬於天命?“隨即爲老不尊的哈哈大笑起來,對懷裏的這個嬰兒很是喜歡。

“咦,還有個錦囊。”

無量天尊發現在這嬰兒的布包裏有一個做工極其精緻的錦囊,而且上面繡了一片樹葉,栩栩如生。

無量天尊沉思了一下,便開口說道:“既然你的家人留下一個繡着葉子的錦囊,那你就姓葉吧。”

隨即又說道:“既然你是要成爲我無量天尊徒弟的,那麼你就叫無雙吧!舉世無雙,天下無雙,好不好?”

說完還逗一下懷裏的嬰兒,嬰兒似乎也感受到了無量天尊的慈愛,也跟着“咯咯咯”笑了起來,這一老一小的溫情畫面,在這雪地裏是那麼的唯美。

說完,無量天尊便抱起嬰兒,雙腿一蹬,飛向無量山頂……

就這樣,葉無雙加入了無量山門,無量山門派是一個上古門派,門下子弟衆多。

而且無量山門建造極其廣闊,裏面遍佈大大小小觀園上百座,這裏雲霧瀰漫,宛如人間仙境。

葉無雙從小就跟着無量山裏的師兄弟姐妹們一起修行,修煉功法,在修煉之餘還能遊山玩水,到處充滿着歡聲笑語,好不快活。

由於葉無雙天資聰穎,而且修煉天賦極高,再加上有無量天尊賜予的《通天訣》,十八歲的葉無雙便成爲了無量山門年輕一輩的天才,年僅十八就達到了靈氣境界,讓很多無量門的子弟可望而不可即。

這可把一些子無量山門百年都不出世的虛神境界的老怪物們嚇了一大跳,都讚不絕口,次子並非池中物,一遇風雲變化龍…

當然,葉無雙在師尊們的教誨下,不光只是修行功法,而且還學習了琴棋書畫,占卜,醫術…這也是後來葉無雙爲什麼會一舉奪得俗世間文武雙料狀元的原因。

在葉無雙十八歲那年,無量天尊再次回來,便叫了葉無雙去聊聊天。

在一座高聳入雲的山頂上,一老一少盤腿而坐,雲霧繚繞,時不時還有仙鶴飛過,畫面安然祥和。

“雙兒,你在無量山修行了多少年了?”無量天尊慈愛的問道。

“回師傅,徒兒在無量山修煉算起來已經有十七年了。”葉無雙恭敬的答道。

“那這十七年你修煉進展到了哪一步呢?”無量天尊緊接着問道。

“師傅,徒兒已經突破了玄氣境界,穩定在了靈氣境界!”葉無雙有些得意的說道,畢竟在無量山門年輕一代中,自己是無人匹敵的,是天才一般的存在。

“哎,還不夠啊,你這樣纔算是剛踏入修行的門檻。”無量天尊皺了一下眉頭,隨即便舒緩開來,緊接着又問道“那你知道無量的奧義嗎?”

葉無雙頓了一下,說道,“無量有四,一慈,二悲,三舍,四喜。”

無量天尊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無量奧義深奧無比,即使爲師專研上百年,也是一知半解,並沒完全參透。”

無量天尊頓了頓又說道,“無量奧義,就在這四字當中彰顯,修行大道千萬條,無量便集合了這千萬條大道的奧義,致使讓學無量功法的人感覺到自己無時無刻都在修煉,有時候你不妨去外面看看,也許嚐盡人間百苦,歷盡人間萬難,才能真正領悟無量真諦,這對你的修爲有很大幫助…”

葉無雙聽了無量天尊的這番話,感覺醍醐灌頂,振聾發聵,感覺神識一下子清明瞭許多,於是趕緊抱拳跪下,激動的說道:“多謝師父教誨,徒兒會一生牢記於心,徒兒明天就下山,不達大成誓不還山。”

葉無雙每一字都說的斬釘截鐵。

無量天尊聽完葉無雙的話,慈愛的笑了笑,暗道:“孺子可教也,師父相信你會達到像師父一樣的境界,甚至超越師父。”

隨即,無量天尊便轉身御風飛行,消失在山頂。

只留下震驚和回味的葉無雙……

——–

之後,葉無雙下山,一人一間獨闖天涯,處處是磨難,時時是修行……

世俗界的人間百態葉無雙都一一嘗試過了,後來纔有了葉無雙抱着試一試的態度一舉奪得文武雙料狀元的事。

——– 雖然剛纔葉無雙豪氣萬丈致使那一滴精血劇烈地跳動了起來,但葉無雙仍舊沒有發覺這一滴精血的存在。

葉無雙心神合一,盤腿坐於牀上,運行無量功法,積累靈氣,並轉化爲自己使用的真氣,但目前葉無雙還是虛氣境,那就相當於練氣前期,這個境界連修煉的門檻都還差的老遠。


但葉無雙並沒有因爲靈氣稀薄,實力低下而妄自菲薄,反而激起他永無止境的前進動力。

葉無雙一直深深牢記那日在無量山頂,師傅對他說的那一番話,那一番話時時刻刻都在鞭策着他一步步前進,成長。

當年的自己是何等的意氣風發,甚至放下豪言壯語,“不達巔峯誓不還山!”

想到這裏,葉無雙嘴角流露出一絲苦澀,現在的自己別說是達到修煉的巔峯了,就連修煉的門檻都沒摸到…

葉無雙暗歎一聲,照這樣下去,自己何年何月才能還山?自己又何年何月才能實現自己當初的諾言?葉無雙不知道,從小到大都被賦予天才名號的他,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嚐盡世間百苦,何以突破修爲大道。”突兀間一道聲音在他耳邊迴盪,葉無雙渾身一顫,“當初師傅已經說過,修行的道路上是艱苦的,不嚐盡千苦萬難如何達到更高的成就呢?”想到這,葉無雙才暗道一聲,自己的心境果然還不夠強大,這點磨難又算的了什麼呢?

葉無雙想通了這一切,便定下心來,全神貫注開始修煉。

一夜無話…

待第二天,天剛亮,葉無雙才從修煉中醒來,重重的吐了一口濁氣,發現自己的修行還是沒太大的長進,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躍下牀,走出門去。

葉無雙發現這時候,天色尚早,而且自己剛從網上知道這段時間正是高考衝刺階段,高三學子們壓力極大,爲了讓兩位姑娘多睡會,所以也就沒有去叫醒她們,便一個人來到廚房開始準備早餐。

打開冰箱,發現沒什麼能夠吃得東西,葉無雙暗暗一笑,看來昨天自己沒回家做飯,這兩姑娘不會做飯,所以把能吃得熟食都給吃了,只留下了幾個雞蛋和火腿。

沒辦法了,葉無雙只能爲兩位姑娘煎了幾個雞蛋,再搭配火腿片,頓時間廚房香氣四溢,葉無雙也對自己的廚藝讚不絕口。便放進了保溫箱,滿意的點了點頭,走出廚房。

然後順手拿了一天毛巾朝外奔去,準備去跑幾圈,晨練,畢竟很久沒鍛鍊了,這個疏忽不得。


在無量山的時候,自己每天都會起早晨練,當然那也不算晨練,應該叫做體修,對體格的各種鍛鍊,比現代的晨練可艱苦的多。

葉無雙圍着這個小區慢跑,深吸了一口氣,頓時感覺神清氣爽,果然早晨的空氣是最清新的,一日之計在於晨,這話可不是瞎說的。

慢跑的途中,葉無雙發現在一片草地上有一個四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在打太極。葉無雙也是一陣好奇,便停下腳步欣賞起來。

葉無雙打量了一下這個男子,只見這男子一頭精短的黑髮,有幾根銀髮冒出,濃眉大眼,棱角分明的輪廓,鼻樑高挺,一身正氣。

葉無雙暗道一聲,嗯,是個人中之龍。讓葉無雙疑惑的是,這中年男子臉上總若有若無的浮現一抹蒼白,雖然不太明顯,但這也逃不過葉無雙的眼睛,葉無雙暗道,莫非是有什麼疾病纏身?

帶着疑惑,葉無雙仔細地再次打量,才發現原來這中年男子受過傷,看情況,是**病了,由於這傷經常復發,導致氣血阻塞不通,因而這中年男子臉上纔有一絲若有若無的蒼白。

打完太極的中年男子朝着葉無雙微微一笑,說道:“小兄弟,我見你從剛纔到現在看了我打完了這套太極,想必小兄弟也懂得一些吧,不妨對我剛纔打的那套太極指點指點?”

“指點就不敢當了,小子倒是可以說說前輩打的這套太極。”葉無雙和煦的微微一笑,淡然地說道:“前輩打的這套太極,出手疾如風,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而且一招一式,內蘊陰陽,給人的感覺是鬆,沉,柔,等外在表現,實則剛柔並進,極好。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小兄弟不妨直說。”那中年男子聽了葉無雙對他打的那套太極的點評,不禁暗暗咂舌,他自己打的這套太極他自己當然瞭解,但竟然全被這陌生的小兄弟說對了,震驚的同時更是驚喜。

“只不過,前輩雖然出拳有力,卻力虛不穩,雖然身形兼具,卻心神不具。”葉無雙淡然的說道,字字鏘鏘有力,振聾發聵。

此刻那中年男子早已驚訝的合不攏嘴,眼眸中更是帶着欣賞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葉無雙,說道:“小兄弟不簡單啊,年紀輕輕卻對太極有如此大的造詣和見解,不錯不錯!”

葉無雙尷尬地笑了笑說道:“前輩說笑了,有志不在年高嘛,小子有幸學過一招半式,今天讓前輩見笑了。”

中年男子對葉無雙愈發的喜歡,因爲他在葉無雙身上看到了,虛懷若谷,雲淡風輕般的寫意,沉着,冷靜,淡然。好一個青年翹楚啊。

“恕在下直言,小子見前輩好像面色不是很好,是否因疾病纏身所導致的呢?”葉無雙說道,葉無雙也覺得眼前這位中年男子豪氣萬千,爲人和善,所以纔有此一問。

“哦?小兄弟莫非是學中醫的?連我身上的**病都看出來了?”中年男子疑惑而又震驚地說道,自己身上的頑疾當然自己最清楚,沒想到眼前的這位年輕人竟然僅僅通過望就可以知道自己身上的病情,想必是哪位中醫界的泰山北斗的得意徒弟吧。

“小子學過一兩年的中醫,所以對前輩的病情也瞭解一二,如若不嫌棄的話,小子可以幫前輩用中醫推拿法按摩一下,保證前輩會感覺舒緩很多。”葉無雙淡然的說道。

中年男子臉色一怔,頓了一下微笑着說道:“行,那就多謝小兄弟。”

當葉無雙走近中年男子的時候,小樹林裏一陣輕動,中年男子咳嗦了一聲,便安靜了下來。

這一幕,葉無雙豈能不知,通過神識,他早就發現了這樹林後面躲着幾個人,而且個個實力都很強,有一個人的實力就連自己也看不透。


葉無雙雲淡風輕,臉色淡然,絲毫沒有被這一幕所影響。走近那中年男子身邊,便巧妙的爲中年男子按摩起來。

在按摩的過程中,中年男子感覺,一股溫暖的暖流舒緩着自己的經脈,讓他感覺全身放鬆,舒適無比。

大約過了十來分鐘,按摩才結束,此刻中年男子眼神更是震驚無比,因爲他親身感覺到,經過葉無雙輕輕地那麼一推拿,瞬時間感覺全身上下的血脈都通透了,感覺全身上下輕鬆了許多,這可比他花了一大堆錢買來一大堆藥吃了都還有效果,而且是立竿見影的效果。

此刻中年男子驚喜交加,顯然感覺不可思議,說道:“多謝小兄弟,小兄弟真是奇人啊,經過小兄弟這麼一推拿,我感覺舒適多了,不知小兄弟的師傅是誰呢?”

“這是我自己忙裏偷閒學得,沒有師傅,這只是簡單的中醫推拿手法,前輩太擡舉小子了。”葉無雙擺了擺手,說道。

“小兄弟,我姓高,如果小兄弟不介意的話叫我一聲高叔吧。”中年男子說完,便從口袋裏拿出一張名片遞給了葉無雙。

葉無雙疑惑的看了一眼,便放進了口袋,這一舉動又是讓中年男子一真佩服。

其實葉大狀元以爲中年男子會給他銀兩,畢竟自己治療了他嘛,但沒想到這人只給了自己一張卡片,所以沒在意才順手丟進了自己口袋裏。

“高叔,小子叫葉無雙,打擾高叔了,那小子就先走了。”葉無雙說完便一路小跑朝別墅方向跑去。

葉無雙剛離開一會,樹林裏閃現出幾個身材魁梧的男子,全都恭敬嚴肅的站在中年男子身邊。

“查一查這個叫葉無雙的年輕人的信息,越詳細越好,去吧。”中年男子交代完畢便踏步離開。

待中年男子回到自家別墅,發現葉無雙的資料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桌上。

葉無雙,男,十八歲。就讀於帝豪中學,不學無術,典型的紈絝子弟,是宏發集團老總的公子,之後不知什麼原因,宏發集團倒閉被人收購,其宏發集團的一些老人都莫名消失,現在葉無雙和兩姑娘同住在海心小區一號別墅,一個是黑·道大佬凌天龍的女兒姓凌,叫凌洛楓,另一個姓唐,叫唐魚雁,身份保密。

看完葉無雙的資料,中年人暗道,今天的這位小兄弟,並不像資料上寫的一樣是個紈絝子弟,而是舉止端莊,性格沉着淡定,和這資料上寫的有着天差地別。這讓中年人更加好奇了。

當然此刻正朝着家奔跑的葉無雙並不知道已經有人開始關注惦記着他了。 這一大清早,苟嘯便從他的溫柔鄉中醒了過來,看他雙眼無神且凹陷,臉色蒼白,就知道是縱·欲過度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