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然了,要想達到另一個“羞羞”一般,成爲直逼神級實力的強者,卻是不可能,因爲羞羞還無法控制那麼龐大的力量,也就是說,絕大多數的聖靈力都被她潛意識的封在了體內,否則的話,一個控制不住,會給別人造成傷害,最主要的是還會傷到她自己,這也是另一個“羞羞”不想看到的。

雖然不能確定潛意識到底是哪個羞羞掌控,但是蒼炎猜測,應該是另一個“羞羞”,不然的話,羞羞所表現出的聖靈力也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兒。

第五天,

蒼炎的心中也是有了底氣,雖然羞羞表現出的只有靈力五階,但是加上自己的保護,她的安全也是有了一定的保障。

……

鬼黃大殿門外,同傾天學院一樣,都是八階的強者看守,只不過是魂力八階,雖然他們的地位比不上主教之流,但是職責卻是非常大,如果沒有鬼黃神教的標誌,他們是不會放人的。

已經將魔清留下的鬼黃神教教服換上,全身上下,蒼炎也只是露出一雙眼睛,這也是鬼黃教的特點,爲表現教中人的神祕,一衆教徒皆是黑袍蒙身,黑布遮臉,至於羞羞,被蒼炎施以星隱術帶在了身邊。

“來者何人?”看到突然出現之人,雖然明知道他穿着的是教中服飾,但守門教徒仍然按程序質問出聲。

故意將聲音變作和魔清一模一樣,蒼炎淡淡的開口道:“主教莫清。”

“出示令牌。”

聞言,蒼炎將魔清留下的一枚有着鬼黃神教字樣的小巧令牌隨手扔向。

“嗯,卻是莫主教,請進!”

魂力門消失,蒼炎步入。

他注意到,進到裏面時,身後的守門教徒仍在用魂力探查着他,還好他留了一個心眼,將在巫家得到的那一縷黑氣施放在皮膚表面,同是屬於魂力,他們也查不出什麼。

腦中回憶起魔清的描述,蒼炎來到他的主教宮,這其中表現的輕車熟路,任誰也看不出他是冒牌貨。

將兩側的侍女揮退,蒼炎嘗試着施放感應力,卻沒想到,這一次卻是成功了,整個鬼黃神教總壇映入他腦中。

“看來,這鬼黃神教並沒有神級實力的高手。”

如是想着,蒼炎留意了一下,按照魔清所述,感應力找到教皇宮,發現就連鬼黃神教的教皇也只不過是靈力九階頂級,與傾天教皇根本無法比擬。

這令他心中又疑惑了,“這又是怎麼回事呢?傾天神教可是與鬼黃神教勢如水火,兩方教皇沒有相等的實力,又是如何形成這種勢均力敵的局面呢?”

來不及細想,外面來報,“莫主教,林主教來訪。”

還沒等蒼炎說請進,外面響起了爽朗的笑聲,“哈哈哈……,恭喜恭喜,莫主教得勝歸來!”

一眨眼功夫,門就被推開了,進來一個同樣黑袍加身矇住臉的矮胖子。

見此,蒼炎心裏思索,“如此不見外,看來這就是魔清提過的與他熟識的主教林浪。”

眼神變得熱切起來,蒼炎開口道:“哪裏哪裏,林主教過獎了。”

按照魔清所提到過的一些事蹟,與他閒聊了幾句,蒼炎正要推說不適想休息。

“咦?莫主教,既然已經完成任務,李主教沒有和你一同回來嗎?”林浪打量着四周突然開口道。 聞言,蒼炎一愣,腦子一轉,急忙答道:“哦,你是說李主教啊,他是有些私事,要與鬼黃學院院長鬼悠然一起回來。”

“什麼?私事?”林浪聲音變冷漠,“莫主教,你怎麼也不阻止他,要知道我們這些教徒一旦完成任務就要回到教中稟報的,李主教卻是爲了私事耽誤教中大事,真真是不可饒恕。”

聽着林浪對李主教的批評,蒼炎心中冷笑,“人都死了,還稟報個屁啊!”

“那就只好莫主教隨我去面見教皇了。”林浪轉向蒼炎。

“面見教皇?”

“不錯呀,任務雖然完成,但你已經回來,總要向教皇彙報一聲吧。”

聞言,蒼炎瞭然,回想起魔清對這林浪的描述,卻是教皇的狗腿子,相當於鬼黃教的管家,一般教中的大小事都是他代理的,所以雖然同是主教,魔清也是相當忌憚他。


……

鬼黃神教教皇宮。

眼神不經意的打量着教皇,蒼炎心中無語,此人與傾天神教的教皇根本就沒有可比性,與教中一衆教徒不同,此人卻是一身烏金袍,並沒有蒙面,腦滿腸肥的樣子,看身形倒是與一旁的林浪頗爲相像,一張臉也是鬼氣森森的,活像個胖殭屍。

“莫主教,你見了本皇爲何還不行禮?”鬼黃教皇肥胖的身軀窩在瑯椅中,眼皮都沒擡,聲音沙啞而陰冷的道。

“哦,屬下因爲這次任務,腰部受了傷,彎不下身,教皇您看……”蒼炎眼中閃過一絲殺意。

“那就算了。”

很大度的一揮手,胖教皇站起身走到他身前,“這次任務無非是幫助鬼悠然除掉一些比較顯眼的參賽學員,難道那些學員中還會有高手不成,竟使你受了傷?”

“教皇大人有所不知,傾天一方的參賽學員卻是有着高手保護,屬下也是險而又險的擊殺了其中一位參賽者才完成了任務。“


反正鬼黃學院的人還沒有回來,蒼炎也就滿嘴胡謅。

“哦?”聞言,胖教皇也沒有在意,而是問道:“李主教爲何遲遲未歸呀?”

蒼炎將對林浪所說的又重複一遍。

“哼!”胖教皇冷冷一哼,滿是肥肉的大手氣憤的一揮,“真是給臉不要臉,身爲我鬼黃教中之人卻是如此的不服教規,看來他是不顧及家人了。”

說着,胖教皇示威一般看向蒼炎。

蒼炎也適時的表現出一副受了驚嚇的模樣。

見此,胖教皇陰冷的一笑,卻是對面前“莫主教”的反應很滿意。

對着胖教皇,蒼炎的心裏就只有噁心兩個字能夠形容,實在是此人心態已經畸形,以看到別人的痛苦爲樂。

“幸好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魔清一家救出,否則,看這教皇的意思,是要將所有教徒的家屬都牢牢掌握在手中。”

如是想着,蒼炎心裏慶幸。

鬼黃神教控制教徒的手段,無外乎就是如此,派人盯着每人的家屬,如果教徒敢違背教規還不回來領罰,就將罪行轉移,處置家屬,而蒼炎與魔清早有預料,家屬周圍會有鬼黃神教的眼線,蒼炎就施以星隱術,將魔清家人全部帶出,而眼線們也只以爲魔清的家人呆在屋裏未出,要想發覺事有不對,也是幾天以後。

“教……教皇大人,不出幾日,李主教就會回來領罰了……”蒼炎裝出顫抖的聲音道。

“但願如此,你……退下吧!”

蒼炎走出教皇宮,感應之力卻是施放而出,時時的盯着宮內林浪與教皇的舉動。


……

回到自己的寢宮,蒼炎開始行動,星隱術加身消失原地。

“魔清的身份不能夠久用,否則幾天過後,待到鬼黃學院的人歸來,必將露餡。”

根據感應力,來到一座主教的寢宮前。

“不好意思了,附近的主教也就你的實力最低。”

星隱術的好處,根本就不用費事找人傳報,蒼炎直接進入。

寢宮之內,一個猥瑣的老頭正在與一侍女一絲不掛的做着少兒不宜的事情,反正是“嘿咻嘿咻”不絕於耳。

“老東西,正好給了本王機會。”

感應力察覺出此主教爲老不尊,蒼炎直接破門而入。

聽到響聲,那老主教本就不怎麼硬的玩意兒頓時嚇萎了,舉目一望,四周無人,仍是心有疑惑,正要穿衣查看,不料,一陣紫光閃過,本就是魂力八階低級的他被蒼炎一擊秒殺。

看到如此血腥的場面,那光溜溜的侍女臉色慘白,胸前的波濤洶涌急速起伏,眼看就是要蓄力尖叫出聲,蒼炎又是一劍抹過。

瞅都沒瞅一眼,蒼炎聚星之力轉變成火屬性,直接將他們燃成灰燼,毀屍滅跡。

將老主教的教服穿在身上,蒼炎直接就霸佔了這裏。

根據魔清對一衆主教的描述,這老頭名爲司馬嚴,以好女色出名,除此一點,在一衆主教中並不顯眼,也正符合蒼炎的要求,方便行事。

當天晚上,蒼炎感應力籠罩整座鬼嘯峯。

據魔清所說,再有幾天,新一批的聖子就要到來,利用這幾天時間,蒼炎足不出戶,靜等時機,好在有着羞羞幾個小傢伙,他也不覺得煩悶。


而這幾天時間,鬼黃學院的人也回來了,並且將聯誼賽賽況與鬼悠然已死之事上報了胖教皇。

教皇宮。

“什麼?”胖教皇大怒,“林主教!”

“在!”

“帶人馬上將莫清抓來!”

奈何,林浪來到莫清宮中,什麼也沒看到,就去教皇那裏上報人走茶涼。

“不可能,幾天前他還在,守門教徒也並沒看到他離去,給本皇搜,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將他找出來!”

就這樣,整個鬼黃神教亂了套,風風火火的捉賊大運動開始了。

“稟教皇,還是沒有。”

“哼,好你個莫清,別以爲這樣本皇就沒轍了,來人,把莫清的家人給本皇抓來!”

又是幾天過後。

“稟教皇,莫清家人皆已不見蹤影。”

“什麼?氣煞我也!”教皇咆哮了,“莫清從此被歸爲教中叛徒,我教中子弟聽令,見到此人,格殺勿論!”

“教皇,新一批的聖子已經到來,請您定奪。”

“還定奪個屁,直接扔入猛鬼殿!”

……


司馬嚴寢宮中。

“時機已到!”蒼炎雙眼微眯。

傍晚。

蒼炎不放心羞羞,所以將她帶在身邊,星隱術加身,直奔猛鬼殿。

說是殿,其實也就是一個巨大的牢籠,籠中之人說是聖子,其實就是一幫待索取的可憐孩子。

看着他們一個個雙目呆滯,小臉發黃,身上更是傷痕累累,說不上受了多少殘酷的虐待,蒼炎眼中殺機大盛,心中如同數萬頭怒獅在咆哮,在憤怒。

而在這牢籠之下,蒼炎早已感應過了,無數的枯骨累積成的小山,與前幾次所見的極陰之地是何其的相似,這還不算,還有一個更爲人熟悉的東西,黑色的圓球盤旋其上,正是魂力轉嫁介質。

巫家老祖與鬼黃神教的關係已經昭然若揭,但是蒼炎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當然還有很多需要解決的事情,就比如面前的這些“聖子”,如果他不出手,不出幾天,所謂的聖子都會成爲祭品,死於非命。

“沒想到,這裏竟然也有一個魂力大陣。”

細心的查了一下人數,不多不少,正是九十九個孩童,而且清一色的男孩。

“不對,魂力大陣要想發揮出威力,必須是雌雄魂魄均有,取道陰陽互補,既然這裏都是男孩,那麼一定還有存有女孩的地方,可是爲什麼我沒有發現呢?”

心中疑惑着,蒼炎再次施放感應力籠罩整座鬼嘯峯。

“怪了,難道巫家老祖還會疏忽這麼重要的一點嗎?”

邊想着,蒼炎也不耽擱,傾天步法運起,將四個守殿教徒神不知鬼不覺的殺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