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看到專門堆放被“玩死”的女子屍體的屍坑時,那堆積如山的血肉模糊的赤身女子,夢星辰更是瘋狂了起來。這樣的宗門,真的沒有存在的必要!

漸漸的,半個時辰過了,夢星辰體內的劍力枯竭,要虛弱半個時辰,但他並沒有找個地方休息,而是繼續殺戮着,身上也不斷的掛彩,但他似乎絲毫感覺不到痛。

一個衣衫破碎渾身是血的一羣女子不知從哪兒鑽出,看到夢星辰後並沒有害怕,而是跑向前來大喊救命。

夢星辰的身上早已被鮮血覆蓋,看不到一處肌膚。當這十多個女子跪在面前,夢星辰停下了殺伐。

“你們走吧,我的身後沒有能站着的人了。”夢星辰如是說道,便繼續向前走去。

那些女子見夢星辰放鬆了警惕,皆是袖中躥出一把利劍向夢星辰攻去。

領頭的女子更是劍士九品巔峯,一劍攻向夢星辰。

夢星辰頭也不回,向身後便是一揮劍。

“轟隆一聲”爆炸開來,十多個女子被這一劍的劍氣絞殺出無數的殘肢斷臂。

夢星辰早就看出她們身上的劍氣,只有忠實於玉龍宗的女子纔會被培養爲劍客,所以當她們出現時,夢星辰剛好過了半個時辰的虛弱期,便再次吞服了一枚爆元丹,他很想給這些女子一個機會,但是她們不給自己機會。

魔窟被夢星辰一個人掃蕩了一大半,突然,他停下來。

最後的一羣玉龍宗劍客每個人都抓着一名老嫗,劍刃抵在這些老嫗的喉嚨上,有的用力較大,這些老嫗的喉嚨都裂開了傷口在流着血。

“你不是想要英雄救美嗎?這些老太婆你還救嗎?”一個劍客躲在老嫗的身後大聲叫到,“來啊,你救啊!”

夢星辰身上的血液開始變得濃稠甚至乾硬,他將臉上的污血用手掌抹開,一雙充滿殺氣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這批最後的劍客。這些老嫗是被奪取元陰後沒有當場死亡的年輕女子,但是她們會在幾天之內變成風中殘燭,甚至一夜白髮,這讓花一般年齡的少女們生不如死!玉龍宗的邪功,真是令人神共憤!

“你要是想救他們就把劍放下!”那些劍客瘋狂的笑道,“不對,自己先將自己的右手砍斷!否則同歸於盡吧!”

夢星辰能感覺到這些老嫗的的確確是普通人,而那些劍客已經瘋狂,極其有可能做得出來。

看着那些淚流滿面的老嫗,夢星辰不知該怎樣做,因爲他很理智,自殘後也絕不可能救下這些女子。


“求你,殺了他們!”一個老嫗嘶啞着聲音,高亢叫到,自己用脖子抵在劍上一抹,半個喉嚨都裂開,癱在了地上。

“求求你!”一個個老嫗都悲憤的叫了起來,紛紛用脖子抹在了劍上,對於他們來說,清白被毀,容貌不存,還過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早已對自由和美好喪失了一切可能,所以,她們此刻寧願自殺,也希望面前這個素不相識的男人能幫她們復仇。

“不要!”夢星辰已經來不及阻止,所有女子皆自殺乾淨,而那些玉龍宗劍客被這一場景嚇呆了,紛紛轉身想要逃走。

可夢星辰已經揮舞着破敗劍衝上前去,一片血雨綻放,揮灑的是死亡的怨恨。

玉龍宗,除了長老和掌門以外,弟子全滅!或許有那麼些人逃走,但是成不了氣候。當一個宗門弟子全部死盡,那麼這個宗門青黃不接,也註定會敗落。

九峯之間,全是血跡和肢體。夢星辰大口的喘着粗氣,一個人屠殺了整個玉龍宗,他看着自己佈滿鮮血的雙手,他沒有一丁點後悔,因爲他是在爲整個青城的人在報復!爲月明的一家、爲左立和那些將士們在報復!爲這些無辜的女子在報復!

夢星辰擡起了頭,看着光明萬丈的青天,他伸出左手,向太陽握去。

“夢小子不錯,過來。”睚眥的聲音傳入夢星辰的耳中。 “嘖嘖,這小子真夠狠的,殺了六百多人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睚眥睡了一覺,起身後自然自語。

旋即一招手,一身血衣的夢星辰便從九峯消失,來到了睚眥的面前。

“前輩,玉龍宗弟子,全部都被我殺了。”夢星辰冷冷的說道。

“都該殺嗎?”睚眥歪着頭問道。

“該!”

“有內疚嗎?”

“沒有!”夢星辰搖了搖頭。

睚眥點了點頭:“好,當年我眨眨眼殺五十萬人的時候,也跟你一樣的心情!你可知我殺了五十萬什麼人?”

一直聽聞睚眥誇口說眨眨眼殺五十萬上下,沒想到是真的,夢星辰說道:“不知。”

“你知妖是何物,知魔爲何物嗎?”不等夢星辰回答,睚眥自己說道,“魔乃人,心術不正與妖邪爲伍之人,這些人比妖更可惡,他們甚至不承認自己是人,與妖邪通姦,啖人肉飲人血,因此世人將其與妖統稱爲妖魔。我殺的五十萬,全是魔,大地裂爲八域前的一個魔宗滅於我手。”睚眥的神色有些意氣風發,“我殺戮太重,故而被囚於鎮獄山數百萬年。”


沒想到妖魔是妖與魔的統稱,更沒想到睚眥是因爲屠殺魔纔去鎮獄山,或許睚眥也是從那次殺戮之中,悟出的降魔之力。

“本來我有些擔心,怕你心境不穩,影響你今後的修行,看來是沒必要了。記住,這玉龍宗已經入了魔道,而魔比妖更可惡,一定要斬盡殺絕!”睚眥伸出手指向還在突破封鎖的黃仁和一干劍師。

“這是一枚天雷子,是天雷樹的果實,爆炸開來,相當於劍宗的全力一擊。拿去去對付這些玉龍宗的首腦吧。”睚眥遞給夢星辰一枚藍色的拳頭大小的果子,淡淡的說道。

夢星辰驚奇的接過這枚藍色果子,仔細打量了幾下,暗覺裏面有着天雷之威力。向人羣看去,發現那些人正在瘋狂的攻擊着若有若無的薄膜,一名老者憤怒的看着這邊,此人正是在青城那洞穿了自己的劍尊。

黃仁看到了夢星辰,有些疑惑,隨即驚訝的叫到:“你是半年前那個小劍徒?”

夢星辰一步步走了過去,淡淡的說道:“沒錯,我正是那個小劍徒,上次我沒有能力殺掉你們,但是這次,可不一定了。”夢星辰掏出那顆藍色的天雷子,扔了過去,天雷子不受屏障的束縛,直接掉進了那羣人的中間。

“你這小子,上次也不知你使何種妖法居然能逃走,有本事你進來我們單打獨鬥!”黃仁沒見過那種藍色果子,但隱隱感覺到了一陣危險,迅速躲開。

“單打獨鬥?你當我是傻逼?”夢星辰不會那麼傻,自己殺得也累了,直接用劍氣引爆了那枚天雷子,相當於一個劍宗的致命一擊,無論這些人怎麼用劍氣抵擋,但都摧古拉朽,炸得粉身碎骨。

硝煙過後,劍師們都成了碎肉,而黃仁卻活了下來,只是渾身流淌着鮮血,大口的喘着粗氣,並非他有多麼命大,而是他夠狡猾,在天雷子靠近時,他就躲到了一羣劍師的後面,並將劍氣全部外放,才堪堪抵住了這天雷子的威力不死,但也身受重傷。

“前輩,打開封鎖,我來了結他吧。”夢星辰再次抽出血淋淋的破敗劍。

“什麼,了結我?!”黃仁大笑了起來,一個臭小子也敢口出狂言!自己是劍尊一品,怎麼可能被一個臭小子給唬住!

“半年前讓你跑了,半年後你跑不掉了!”黃仁胡亂的將劍揮舞了起來,神色瘋狂。

看着夢星辰那堅定的神色,睚眥點了點頭,夢星辰就算不敵,他也可以保全夢星辰。

而夢星辰此時卻冷冷的說道:“我也很後悔我半年前消失了,但是我現在正在彌補。玉龍宗如青城一般,只剩下一片廢墟,而你,也要留在這兒。”


夢星辰服下最後一顆爆元丹,氣勢攀升,劍師之威縈繞着。他提着破敗劍,一步一步的走向黃仁。黃仁聽到這些話,不敢相信的搖着頭,狀若癲狂的說道:“絕不可能!我一手建立的玉龍宗怎麼可能會被一個小小的劍徒毀掉!”

“不好意思,我剛剛變成了劍師!我甚至可以給你承諾,如果你能殺掉我的話,便讓你安然離去!”夢星辰的劍凝聚着劍力,劍氣森森,宛如颶風縈繞。

“劍師?使用祕法成爲的劍師,在我面前仍然只是一隻土狗!既然你找死,那我便殺了你!”黃仁本想逃走,但是想到那個恐怖的中年人絕不會輕易的放過自己,既然如此就殺了夢星辰!

夢星辰被劍尊的氣勢逼得眼睛一眯,但是沒有絲毫畏懼,而是慢慢的舉起破敗劍:“破敗二式!”這是在五彩洞穴中,從經書裏獲得的新的劍式。

破敗一式乃是破敵之劍,用力量能破除敵人招式;而破敗二式乃是敗敵之劍,在敵強我弱之下克敵制勝的反勝之劍!

睚眥看着夢星辰的這一劍招,微微頷首,劍氣爆發,將所有力量凝聚爲一劍,看來這小子並沒有衝動,而是有些把握的。


“玉龍劍斬!”黃仁自然有些眼力,雖然被刺激得不輕,但還是看出了夢星辰這一劍的不凡,即使夢星辰此刻是個小劍師,但仍然使出了壓箱底的絕學。

黃仁的劍上,條條水龍環繞,耳邊更是傳來女子的鶯鶯燕燕之聲,一劍刺向夢星辰。

夢星辰皺了皺眉,眼中出現了無數赤身女子,極盡魅惑之態,然而他並沒有分心,劍上黑氣環繞,一劍劈向黃仁。

“轟隆”一聲,兩柄劍交織在了一起,夢星辰此刻的氣勢如虹,絲毫不亞於劍尊。

夢星辰的衣服被劍氣絞碎些許,身上的皮膚開始出現裂口。

而黃仁也咬着牙在堅持着,他不相信劍尊的全力一劍居然只與夢星辰鬥了個勢均力敵!

“咔擦”一聲,黃仁的劍承受不住這次交鋒,應聲斷裂,在他不可置信下,夢星辰的劍已經劃過了他的身體。

黃仁怎麼也想不到,那麼一把奇怪的鈍劍,爲何能將自己的五品寶劍斬斷,更想不到,一個劍師爲何能有殺掉劍尊的實力?

黃仁裂開成了兩半,上下兩頭的鮮血在宣泄着罪孽。

夢星辰落到地上,差點沒站穩,破敗二式是至殺的全力一劍,吸收乾淨了自己的全部劍力,倘若這一劍不能殺掉黃仁,自己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

夢星辰三次服用爆元丹,早已將劍力透支,加上現在完全是榨乾體力的破敗一擊,終於支撐不住,暈倒了下去。

而睚眥微微嘆息了一聲,一個瞬移過來,將夢星辰接住,穩穩的放在了地上,一指小腹,夢星辰張開了嘴。

睚眥將一粒丹丸放入了夢星辰的口中,有些無可奈何的說了句:“小子,你可跟你爹一樣是個逞強的主啊。”

天上,一輪又紅又圓的太陽宛如永恆的掛在雲邊,揮灑出無窮的光和熱,洗滌着人世一切的污穢和黑暗。夢星辰這一役,很大程度上是因爲睚眥的幫助才能屠滅整個玉龍宗,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夢星辰親手結束的這一切。

青城毀了,玉龍宗亦消失了,因果報應,屢試不爽。雖然代價是無數的鮮血,但重回了太平,至少,附近的人戶不用擔心女兒被一羣劍客抓走而生死不知。

然而,一朵黑色的烏雲漸漸在夢星辰與睚眥頭頂凝聚,一聲雷鳴,一個威嚴的聲音傳來:“睚眥,你以爲如此小計便可瞞天過海?回鎮獄山受罰吧!” 一道鐵鏈自烏雲落下,宛如有靈性的蛇一般,纏繞住了睚眥,睚眥目光灼灼,傲然挺立:“鎮獄大人,睚眥手上沒沾半滴鮮血,爲何要抓?”

“哼,夢星辰所殺之人與你無關嗎,休想推卸責任!”烏雲上傳來滾滾雷聲。

“那些都是該殺之人。”睚眥的眼眸出現絲絲黑氣,殺機隱現。

“鎮獄山的規矩忘了嗎,只要是你睚眥害人,無論是好是壞,都要去領罰!”睚眥便被鐵鏈拖了起來,飛向那團烏雲。

“既然鎮獄大人如此決絕,那就怪不得我了!”睚眥目怒兇光,化身成爲了睚眥的真身,高越百丈,龍身長千丈。化爲真身後,瞬間就撐碎了捆仙索。

“睚眥,你敢!”一金冠黃袍老人從烏雲中現身,眉目間自有雷電環繞,伸出右手按下,手掌頓時化爲遮天之幕,向睚眥按下。

睚眥昂首怒吼,飛撲而上,化作一團燃燒的黑炎,沖天而起。

“砰”的一聲,衝破了黃袍老人化作的大手天幕,直飛那朵烏雲。

黃袍老人收回右手,大聲喝道:“逆子爾敢!”

“有何不敢!”睚眥口吐人言,張開巨口,吞向黃袍老人。

“哼!”黃袍老人一個轉身便化作萬丈金龍,腹生九爪,宛如抓泥鰍一般就將睚眥抓住動彈不得。

萬丈金龍法相一收,又恢復了黃袍老人的形象,看着手中的小泥鰍,怒喝道:“孽障,回去了再收拾你!”就要駕雲而去,卻聽下方一聲大喝。

“老匹夫,放了睚眥!”

黃袍老人大怒,一個閃身便落到地上,怒視着這個敢叫自己匹夫的年輕男子。

“好大的狗膽,你可知我是誰?”

“我管你是誰,放了睚眥!”夢星辰深深的呼吸了幾口,他醒過來時,只看到睚眥被一條巨龍給收了,鼓足底氣便將黃袍老人吼了下來。

“不知死活的東西,若非你,睚眥也不必受罰!”黃袍老人伸出手便向夢星辰壓去。

老人的手掌一出,瞬間化爲馬車般大小,拍向夢星辰。

夢星辰二話不說,拔出破敗劍,一劍劈砍上去。

然而宛如劈砍在了金石上一般,只是劃拉出一道火花,巨手安然無恙,仍然壓向夢星辰。

夢星辰站立地上,舉着破敗劍頂着這巨大的手掌,咬緊牙關,汗如雨下:“老匹夫,你沒吃飯啊,一點力氣都沒有!”

“哼,叫你嘴硬!”黃袍老人面色黑到了極點,加大了力氣壓下去。

“老東西,你若是想滅了龍族就儘快殺了他!”睚眥宛如一條泥鰍,在黃袍老人的一隻手中掙扎着叫道。

“你老眼昏花難道就看不清他手中的劍嗎?”睚眥恥笑,“快,再用力點,就能將那個小傢伙拍成肉醬了!”

黃袍老人皺了皺眉,暗道有些蹊蹺,正想收回手掌。

正在此時,夢星辰覺得壓力一輕,怒喝一聲:“破敗二式”便飛撲向了黃袍老人。

睚眥一愣,沒想到夢星辰這小子這麼果敢!而黃袍老人更是沒有想到夢星辰居然還敢反擊?正想要處死這個小子時,感覺到了一種熟悉而又恐怖的氣息,定睛一看,破敗劍!

黃袍老人感覺腿一軟,不敢出手,便側身躲開了這一擊,然而慢了一步,頭上的金冠被削了一半下來。

“住手!”黃袍老人大聲喝道。


然而夢星辰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覺悟,拿着破敗劍再次揮舞而來,完全就是在拼命。

睚眥卻唯恐天下不亂般的笑道:“哈哈,夢小子,夠義氣!搞死這老屁股!”睚眥料到黃袍老人不敢還手,便唆使夢星辰,同時因爲夢星辰能爲自己出手而感動得有些熱淚盈眶,但他多少萬歲的人了,自然不會表露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