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當衆人看到羅拉的時候,人羣忍不住爆發出一陣大笑。

“不是吧?”

“哈哈!我以爲是誰,原來是我們水兵的榮譽長官啊!”

“啥叫榮譽長官?”

“笨!羅拉是所有水兵裏唯一一個不會游泳的,難道這不值得炫耀嗎?中國號的水兵都是好樣的!”

羅拉恨不得地上有一個裂縫鑽進去纔好,麥蒂等人也臉色難看。


麥蒂一把拉住想要轉身離開的羅拉,說道:“你別走,待會你要狠狠的教訓這些王八蛋。千萬不要被笑話了,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敗。要想證明自己的價值,今天就是最好的機會!”

羅拉轉念一想,可不是。以往自己想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單單靠擦洗甲板和切菜洗碗可是做不到這點的。 秦生在所有大同秀才營的秀才面前,打破了大同江國乃至整個聖元大陸的神話,完美的成了聖元大陸第一個聖閱秀才,

所有在秀才營所受到的屈辱和數落,在這一刻完全逆轉終於讓秀才營的秀才們,對他刮目相看,

秦生和張悅楊宇王萌幾人,看著慢慢站起來的所有秀才,眼神安然,但是那些慢慢站起來的秀才,他們的目光所發出的全是不知所措,因為他們不知道在親眼看到了秦生受封為聖閱秀才之後,他們該如何面對秦生,

於是,在他們站起來之後,沒有說出隻字片語,都低著頭陸續的離開了,他們曾經說秦生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是聖閱秀才,但是此刻卻真正的成為了聖閱秀才,完全的局勢逆轉,讓所有人恐之不及,


在這些無地自容的秀才當中,也許最心裡不服的不是曾在梅山關大言不慚的大同秀才,而是和秦生同出道縣的朱文,朱文滿臉不屈,心裡早就沸騰了,原本要對秦生數落幾句,但是看到秦生被封為聖閱秀才的事確實是真的,所以他把心裡的不屈藏進了肚子中,同時在謀划著如何陷害秦生,

所以,朱文沒有回秀才營的住處,他獨自來到秀才營外的大同街道,從大同城門口走了出去,神色匆匆,任何人都不知道他此刻要做什麼,但是從他陰險詭異的神情里可有感受到他一定在謀划著一場巨大的陰謀,然而這場巨大陰謀的背後,那個對象便是秦生無疑,

當朱文神秘的走出大同城外,走到一片臨河的樹林里,臨河的河流是環繞大同的河流,名為大同河,也就是大同的母親河,

大同河面沒有半點波瀾,大地無風,

朱文來到樹林,雙眼首先是看著面前遼闊清澈的河面,轉眼間又神秘的看著自己所來的身後方向,之後又看了看四周,

朱文很神秘,當目光掃視了四周之後,頓時從兜里掏出一個圓形竹笛,接著吹響了幾聲,

他吹的笛聲雜亂無章,只是吹了三聲,就把手裡的竹笛收了起來,這時全力看著自己周圍所發生的變化,從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得出來,朱文這時一定是在等著某人的到來,

至於朱文要等待的人究竟是誰,沒有任何人知道,

當平靜的大同河面發出微波蕩漾,當樹林里的樹葉發出婆娑的聲音,風起雲動,神秘的氣場更為讓人難以想象,究竟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

當現場的情形發生改變之後,朱文那雙惶恐的眼,不由發出驚憟的目光,

與此同時,只聽到朱文身後的樹林里,發出婆娑聲之後,又驚出無限的響聲,如哭如訴般驚人心魄,

在婆娑聲之後,樹林里突然亮出一道綠光,那綠光閃動之後,在朱文面前站著一個渾身綠色的背影,

那綠色人影面對著朱文,背影對著大同河畔的樹林,

當綠色背影出現之後,和朱文默默站了片刻,氣氛懸疑,

懸疑的氣氛維持了片刻,這時從渾身綠色人影的口中發出疑問,

「不知朱少爺,喚我綠竹妖有何事呢,」

綠竹妖,原來是一妖物,

怪不得朱文此刻神情里也有著些恐懼,

聽綠竹妖說完之後,朱文帶著惶恐不安的樣子說道:「綠竹妖,吾讓你辦的事怎麼樣了,」

「回朱少爺,朱少爺所拖之事,本妖已經全部辦成,不知此次朱少爺喚本妖來,有什麼人物不成嗎,」

聽到綠竹妖所說事情辦妥,頓時朱文惶恐的神情有些緩了過來,這時說道:「綠竹妖,第一,你立刻把你知道的消息在大同府傳開,尤其要讓秦生知道,第二,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在三天之內給我除掉秦生,」

綠竹妖聽到朱文所說,質疑的說道:「朱少爺,不知朱少爺答應本妖的事情做得如何了,朱少爺送給本妖的人族神丹可是已經沒有了,不知朱少爺是要繼續給本妖人族神丹,還是給本妖人族的童男童女呢,」

朱文不斷點頭,最後答應在綠竹妖辦完事情之後,如果弄不到人族神丹,那麼就給綠竹妖幾個童男童女,

面對朱文如此的慷慨,綠竹妖答應了朱文所辦的事,頓時一陣綠煙,綠竹妖消失不見了,

朱文在綠竹妖化為綠煙消失之後,也離開了大同河畔,進了大同城,

三天的時間很快,轉眼就到了第三天中的最後一天,時間來到黃昏,

秦生和三個兄弟在大同街道上隨意走著,起初他們對於街上的行人不是那麼注意,待到他們走了一陣子之後,才發覺只要自己路過的地方,都有人對自己指指點點,模樣怪異,

當秦生他們走到一間藥材鋪的前面時,看到藥材鋪外面站滿了人,這時看到秦生走過,個個都發出異樣的眼神,而且在背後竊竊私語,

秦生見此,真是萬分惶恐,不知道在他們的議論之後,有著怎樣的一種故事,於是秦生走上前,很有禮貌的問道:「諸位大伯大嬸,是不是大同發生什麼事了,」

見秦生走過來問,那些竊竊私語的大伯大嬸們,有的因為顧忌著沒有說,有的個別卻毫無顧忌,但是他卻沒有直接對秦生說,只是在哪兒自言自語,不過聲音很大,讓秦生聽到了,

當秦生在聽到他們所說之後的一剎那,整個人完全如雕塑般立在哪兒,沒有半點動靜,

楊宇和張悅還有王萌三人,這時看到秦生這樣奇怪,頓時迫不及待的先是擔心的問著秦生發生了什麼事,之後見秦生一直沉默,頓時對著所說的那個人說道:「你快說,剛剛說了什麼,」

說著是非的那個人,見他們面露凶光,頓時沒有說出隻字片語,模樣惶恐的用手指著他們對面的方向,

當看到那人所指的方向之後,三人迫不及待的奔了上去,當他們看到所指方向的那扇牆上貼著的畫像和畫像下寫的文字時,不由也臉色大驚,


而且他們三人還異口同聲的驚呼道:「那不是秦兄嗎,那個女子又是誰,」

當他們又看到畫像下的文字時,好像通過文字所表達的含義,這時心裡也深深的為秦生感受著上天不公,

當看到他們三人跑了過去之後,久久沒有回來時,秦生也充滿疑惑,這時也跑向他們三人所站立的地方,

秦生滿心疑惑,當他走到他們三人面前,看到牆上貼著的那兩幅畫像時,目光一閃,變得更加惶恐不安了,而且在惶恐不安中,還深深心痛著,

原來畫像之中的一男一女,就是秦生和王家的王傾城,

即使再怎麼樣,憑著兩張畫像似乎也不能說明什麼,但是看到畫像下面的字句,秦生徹底的要崩潰了,

但是在崩潰之後,卻又是那麼興奮,同時又是深深的疑惑,

「這些都是真的嗎,她不是和曹明訂婚了嗎,怎麼又突然沒有訂婚,而且還要去無名山呢,」

王傾城和曹明訂婚,在道縣幾戶是無人不曉無人不知的,但是他們又沒有訂婚,卻是深深疑惑的,還有尤其是第三件事,那就是畫里所說的無名山,

關於無名山,其實秦生也知道,那是一個與妖族交界之地,而且不僅僅是和妖族相鄰,還有無數兇猛野獸呢,

無名山,無名山,她是真的要去無名山嗎,又為什麼要去無名山呢,

她不知道無名山是不可以去的嗎,除了於妖族相鄰,臨近獸山,秦生通過書山知道了無名山上有著一顆千年至寶,

這種至寶,乃是無所不用,恢復人的記憶那也是輕而一舉,

想到了這些,秦生不斷的反問自己,難道她要去無名山,為了就是尋找至寶恢復記憶嗎,

但是,九重山上九重天上的聖水呢,聖水不是也可以恢復記憶的嗎,

還有,這牆上之畫像,又是誰貼點呢,所貼之畫像又意味著某種故事呢,

看到牆上的畫像,看到畫像下的字句,秦生徹底疑惑了,因為有太多想不通的地方,是誰如此的了解自己,是誰要在大同里傳出這個消息呢,他的可信度又有多少呢,

傾城真的沒有和曹明訂婚嗎,真的要去無名山上尋找那件至寶來恢復記憶嗎,

可是,傾城的父親真的會讓她前往無名山嗎,

在秦生髮出數個疑惑之後,王萌說道:「無名山,所謂無名山乃歷代以來之禁地,祖宗祖訓,文位不到舉人之位的任何書生文人,不能上無名山,因為在無名山中有著妖族也有著些獸怪,沒有舉人文位等同你就是一介書生,完全沒有半點攻擊力,」

王萌說完,張悅又有模有樣的說道:「王兄所說果然不錯,無名山自古以來沒有人敢輕易靠近,無名山除了以山為名之外,到底內部有著什麼一樣的故事要揭開呢,」

在他們說完之後,秦生面對畫像和字句,默默的重複著心裡所疑惑,

「傾城真的要為了記憶,不惜上無名山犯險嗎,」 林方嚴威嚴的坐在龍椅上,原本林方嚴是很厭惡這些工藝品的,但是在後來所有的精靈一致的認爲這是最高貴的裝飾,經過所有民衆的提議,林方嚴也只好點頭默認了,畢竟民心是很重要的。

在殿下站着幾個前來遞交國書的白魔,他們神色高傲的昂着頭,似乎忘記了自己的部隊被全數俘虜了。

使者誠惶誠恐的說道:“外臣參見陛下,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得以讓陛下親自接見,讓外臣深感榮幸,外臣對陛下的仰慕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林方嚴身邊的重臣忍不住撇撇嘴,心裏大罵這些白魔是馬屁精。

“好了,給這幾位使者看座!”林方嚴揮了揮手,精靈侍女很乖巧的端出椅子。

使者看到嬌美的精靈,忍不住眼睛發直,久久的停留在精靈的酥胸和翹臀上。好險這些使者都是貴族出身,要不然哈喇子流出來就不美觀了。

精靈侍女看着使者呆滯的神色,忍不住掩嘴一笑。

林方嚴似乎不怎麼喜歡這樣的場合,開口問道:“這次你們代表海殤國前來,其意圖是什麼?”

使者這纔想起了正式,解釋說:“我們是來遞交天皇陛下的國書的,希望能和貴國締結友誼之邦。”

林方嚴好奇道:“哦?想不到貴國竟然這麼看得起我這個彈丸之地?”

使者訕訕的笑道:“陛下太謙虛了,噹噹從貴國的空中部隊上來看,貴國絕對有鼎足世界的能力。”使者說的倒是實話,經過紐約和曼哈頓的技術注入,確實讓空軍的能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就算是海殤國來自外太空的技術,也只能勉強和中國的實力抗衡。

相對於海上的實力來說,海殤帝國的能力也很欠缺。海殤自衛隊的艦艇還停留在巡洋艦和驅逐艦的噸位,大型的航母海殤根本就無法制造。唯一可以抗衡的只有重型炮艦,但是要面臨空中打擊的話,炮艦就猶如一幅鐵皮棺材。

這也是爲什麼天皇會派遣使節團前來的原因,其實天皇在五十六的慫恿下準備進行一場大動作,企圖一舉消滅中國的海上力量。

林方嚴微微一笑,說道:“相比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締結友誼之邦肯定還附帶某些條件吧?”

使者開門見山的說道:“天皇陛下希望藉此盟約,讓中國提交一份航母的構造圖,而爲了公平起見,我們海殤也會遞交相應的武器構造圖。”

林方嚴看了看身邊的奧黛麗•赫本,奧黛麗冷着臉說道:“不知道貴國準備用什麼技術和我們交換呢?”

使者完全沒有看到奧黛麗眼中的殺意,笑了笑說:“我們提供給你們最強大的單兵武器,這也是現在的世界上最…”

奧黛麗打斷道:“是世界上最爛,最垃圾的武器!”

使者臉色一變,說道:“這位大人慎言,我們完全是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則前來的!”

奧黛麗揮揮手說道:“那我們就前去觀看一下我們新研製的單兵武器吧!”

一行人在奧黛麗的帶領下前往武器試驗場,試驗場內不斷的傳來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李黑柱正在不斷的試驗手中各色的武器,當使者們看到李黑柱手中武器的強大後,幾乎馬上就可以肯定自己的天皇陛下是訛詐的高手,竟然不管自己等人的死活,本着鳥槍換大炮的陰險用心派自己來送死的。

奧黛麗呼喚來李黑柱,對使者說道:“這是新一款的破甲彈,子彈直徑30CM,彈長60CM。採用全新的黑**技術,一公里範圍內足以穿透一米厚的裝甲板。還有這款多功能步槍,不但可以裝備任何口徑的彈藥,更能輔助發射迫擊炮。還有…..”

奧黛麗的一通話驚得使者們滿頭大汗,他們的心虛有兩個方面,一個是剛纔的提議過於無恥,還有一個便是擔心自己等人的命運。

使者支支吾吾的說道:“十分抱歉,看來我有必要回國和天皇陛下解釋一番。”他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李黑柱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彆着急嘛!怎麼說也是第一次到咱中國來不是?多住幾天嘛!”

使者們知道自己這次是很難脫身了,只好苦澀的笑了笑。看來自己變相的成了人質了….

遠在海殤的天皇和五十六對坐在看臺上,看臺下面是一個水池。

天皇問道:“五十六,這次的突襲計劃請你講解一下!”

五十六站起身,躬身的行了一禮。他緩緩的走到水池中,似乎根本沒在意水池的水浸溼自己的褲管。他用一根竹子指着水池中的土堆,說道:“這是我們從高空中拍到的圖片拼湊而成的,泰灣百分之八十的地貌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

五十六用竹子敲了敲泰灣一處的山峯,說道:“這是上個月剛剛建造的雷達站,我親自帶隊架勢飛機探查了一次,雷達站的效果似乎還沒有體現出來。我們這次只要讓艦隊遊弋在雷達探測的半徑以外,再輔以飛機的轟炸。相信整個中國艦隊必定覆滅!”

天皇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說道:“那些使節團怎麼辦?”

五十六說道:“使節團本來就是用來實施緩兵之計的,那樣苛刻的要求中國根本就不會同意。呵呵,說出來不怕陛下取笑。要是中國真的同意,我還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隨即五十六和在座的將軍說道:“這是我們的第六艦隊,記住!由於中國也擁有遠程探測設備,你們遊弋在那裏的時候一定要打出這份申明:本國艦隊是前往消滅叛軍的,因爲風暴的原因迷失了方向,請貴軍不要擔心!”

一個海軍上將起身說道:“這樣是不是太冒險了?要是敵人前來督航怎麼辦?”

五十六笑了笑說:“不用擔心,馬克這個軍官雖然足智多謀。但是他有一個致命的缺點,就是膽氣不足。你們只管按照命令行事,我還有後續的部署!”

羅拉在麥蒂的慫恿下終於站在了擂臺上,擂臺上已經站着一個蛇人,只見那蛇人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羅拉。因爲在座的都是水兵,自然很鄙視這個不會游泳的水兵。沒有什麼比不會游泳的水兵更讓大家鄙視的了…..

一個士兵揮舞着手中的紙鈔,大聲的說道:“下注了下注了!現在是中國號的羅拉對戰擊天號的普林斯,雙方賠率是2:1,快下注啦!”

麥蒂知道這個小子是擊天號的水兵,他一把扭氣那小子的衣領。擊天號的水兵看到這一幕,都挽起袖子,以爲麥蒂來找茬的。但是下一刻,他們都鬆了口氣。

只聽麥蒂喝道:“兔崽子!我們全中國號的水兵都買羅拉勝,你小子可算好了。要是少一毛錢,我可不答應。”

水兵古怪的笑了笑,隨即在嘴裏沾了沾口水,麻利的數了起來。當得到結論的時候,他也很吃驚。他大叫道:“好嘞!買定離手,中國號的水兵用十一萬買羅拉勝,還有沒有要下注的?趕快啦!”

忽然李小龍出現在他身後,李小龍拍了拍坐莊的水兵。說道:“我也買兩萬羅拉勝!”

那個水兵顯然沒有想到李小龍會冷不丁的在後面拍自己,他嚇得一哆嗦。怒道:“我操!那個混蛋…突然來這麼一下,嚇死人了…你他….呃…元帥閣下!”他硬生生把下面罵人的話嚥了回去。

李小龍經過這幾年的鍛鍊,心胸早就寬廣得不得了。他笑着說:“現在是娛樂時間,這裏只有李小龍,沒有元帥!”

水兵訕訕的點了點頭,心說,您老說得輕鬆,要是讓我的長官知道了,不剝了我的皮纔怪。

水兵恭敬的收下錢,不過後來這些錢被他自己換掉了。因爲將軍以上級別的軍官,他們使用的紙鈔是特別製作的,完全可以收藏起來。


果然,在強大的士氣下,羅拉沒有給弟兄們丟臉。反而連續贏了整整十場,在看到後來羅拉似乎有脫力的現象後,馬克這個最高指揮官宣佈比賽結束。

在散場的時候,李小龍來到羅拉的面前。說道:“小夥子挺不錯的嘛!”

羅拉紅着臉說道:“只是運氣而已!”也不知道羅拉是因爲劇烈的活動臉紅,還是被李小龍誇得臉紅了。

李小龍把羅拉引薦給了馬克,說道:“馬克老兄,今天我做個主。這小子就破格提升一下軍銜吧!我知道你是中國號上的艦長,這個可以吧?”

馬克有點不情願的說道:“就因爲這個比賽嗎?”

李小龍似笑非笑的說道:“以後你就知道了!”李小龍有一個預感,那就是這個叫羅拉的獸人,以後的成就絕不簡單。 秦生心裡疑惑萬千,不知道在這大同府,是誰又會有誰把王傾城和自己的畫像貼在大同府呢,

不僅僅把畫像貼到大同府,而且怎麼還會有退婚和上無名山的事情呢,

想到這些,秦生不知道王傾城上無名山是真有其事,還是別人的一個計謀,如果是真的,那足以證明王傾城對於自己的愛還存在,如果是後者,那麼又會是誰,又會有誰呢,他的目的終究又會是什麼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