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白小鳳登時就怒了:“老混蛋,你再這口氣,我就不給你轉賬了!”

“別呀,爲師說錯了還不行麼?”電話那頭的師父急忙認慫,然後又說:“你也不仔細想想,能成爲真龍天驕令的第一人進入天師聯盟,天師聯盟還能不嚴加保護了?本身能成爲真龍天驕令第一人的人就不是泛泛之輩,要是有天師聯盟的保護,你還錘子的殺人奪寶啊?”

白小鳳一下怔住了,低頭思索了起來。

的確,這次天師聯盟以《黃泉寶藏圖》殘片這樣的至寶爲獎勵之一,來參加“真龍天驕令”的人絕對不是泛泛之輩。

最後奪得第一名的也肯定是天才中的天才。

如果再加上天師聯盟的保護,白小鳳還真沒把握殺人奪寶了。

之前和童姥鬥法,管中窺豹,白小鳳對天師聯盟的實力也有了個大概的瞭解。

一個童姥都將他打傷,要是整個天師聯盟出手,白小鳳絕對招架不住。

“之前是我想的太簡單了。”白小鳳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又道:“照師父你這麼說,那這場‘真龍天驕令’我還不能不參加了?”

電話那頭,師父淡淡的說道:“參不參加是你的事情,爲師只是將事情結果告訴你,如何權衡是你的事情。”

“行了,趕緊把一百萬轉過來,爲師還等着結了賬和你柳大媽去享受人世繁華呢。”

說完,無良師父就直接掛掉了電話。

白小鳳也沒遲疑,給無良師父轉了一百萬過去,然後就皺眉沉思了起來。

《黃泉寶藏圖》關係的事情太大了,大到超乎他的想象。

之前童姥講述《黃泉寶藏圖》的時候,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料,現在師父的一個電話,無異於又是一劑猛藥,直接把白小鳳砸得有些發矇。

他可以不關心《黃泉寶藏圖》是陰陽界最大的祕密之一這事。

但他怎麼也沒法不關心《黃泉寶藏圖》能夠解決鬼王封印這事。

上次封印衰弱,身體裏封印的那個鬼王差點破封出世,已經給他敲了一記狠狠地警鐘。

他也能清晰地感應到,身體裏鬼王封印的強弱程度已經在衰弱,如果不及時找到破解鬼王封印的辦法,那鬼王衝破封印只是遲早的事情。

照師父說的,要是《黃泉寶藏圖》記載的黃泉寶藏有七成把握破解鬼王封印,而他不想法子去爭取一下,那不成了純粹的作死了麼?

不管如何,七成的把握,都足夠他拼一把了!

放下手機,白小鳳神情凝重地呢喃道:“看來,必須找童姥報個名參加一下這次的真龍天驕令了。”

……

與此同時。

濱海某賓館內。

童姥心驚膽戰的躺在牀上,時不時地擡頭看向窗外,雙拳緊握着。

嗡!

突然,一道紅光宛若離弦之箭般,極速飛來,穿過玻璃窗後,懸停在了童姥面前。

“來!”

童姥登時露出狂喜之色,一揮手。

剎那間,紅光變化成一隻罪獄蝶,旋即“砰”的一聲炸成一團血幕,顯露出一行血字。

“mmp,不早說!消息已經放出去了,此事責任在你,一定完成,否則,提頭來見!”

轟隆!

看着這行血字,童姥如遭雷擊,枯黃乾癟的臉上一下無比蒼白。

彷彿被一隻無形大手,悍然按進了絕望深淵一般。

她身爲天師聯盟的高層執事,自然知道這行血字意味着什麼。

消息已經放出去了,證明整個陰陽界都知道了《黃泉寶藏圖》殘片作爲獎勵的事情,對諾大的天師聯盟而言,這完全是不可逆的事情。

如果不能招攬到白小鳳參加“真龍天驕令”,那就如血字上說的一樣,真的得提頭去見了!

以天師聯盟如今在陰陽界的地位,聯盟的面子,完全足夠殺死她這個高層執事了!

童姥身軀顫抖了起來,臉色漲紅,眼睛裏更是一片通紅。

怎麼辦?

好想哭,真的好想哭。

早知道就不該這麼早對聯盟彙報了啊!

那個妖孽一口咬定不參加“真龍天驕令”,這不是明擺着要老身死麼?

〔本章完〕 掛斷電話,白小鳳就沉思了起來。

之前他只想着殺人奪寶,完全沒想過事情的難度係數。

被無良師父這麼一點撥,想殺人奪寶,難度係數直線飆升到了上天那麼難。

與其這樣,還不如直接參加天師聯盟的“真龍天驕令”,得到第一,雖說要加入天師聯盟,但也能順理成章的拿到第三片《黃泉寶藏圖》殘片。

不說《黃泉寶藏圖》那個陰陽界最大的祕密之一。

光是有七成把握壓制他鬼王封印的機會,他就沒道理放過。

白小鳳暗自決定,參加“真龍天驕令”,奪得第一名!

只是讓他有些犯難的是,現在不知道怎麼聯繫童姥。

七品天師的實力,尋常的找人術法壓根就沒法用。

要是連找人術法都沒法抵擋的話,那七品天師絕壁是山寨的。

可之前他又把童姥拒絕的那麼狠……

想到這,白小鳳惱火的揉了揉腦殼:“早知道就不那麼狠的拒絕了,現在好尷尬啊。”

“師父,你咋了?一個電話至於這樣?”一旁的馬夏風見白小鳳臉色難看,有些疑惑。

“你師公打來的。”白小鳳癟了癟嘴,“老混蛋要錢享受生活。”

“師公?”馬夏風登時反應過來,按照輩分,能稱得上他師公的,一共就兩人,一個是陳靈兒這位師孃的老爸,另一位肯定就是師父的師父了啊!

旋即,馬夏風露出了激動地笑容,搓了搓手:“師父,師公一定很厲害吧?比你還厲害吧?”

白小鳳猶豫了一下,說:“不知道,好久沒和老混蛋過招了,不過他活了一百五十歲,確實很厲害。”

對無良師父的實力,白小鳳確實沒有個具體概念。

印象中,從小到大,他跟着師父走南闖北,甭管到哪,哪怕是陰陽門派或者家族中,都是座上賓的存在。

小的時候,無良師父還會隔三差五找時間和他切磋一下,不對,是純粹的把他吊打一頓玩玩,還美其名指點調教。

可他十六歲過後,老混蛋就不再切磋了。

好多次白小鳳想驗證自己的實力,提議和無良師父切磋一下,都被無良師父嚴詞拒絕了。

所以即便跟着無良師父生活了十八年,他對無良師父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也沒有一個清晰地概念,因爲無良師父壓根就沒在他面前全力出手過。

“一百五十歲?我的天!師公這是人瑞呢?”

馬夏風登時目瞪口呆起來,一百五十歲的壽命,確實遠遠超出了常人。

白小鳳師父的形象一下子在馬夏風心裏直線飆升,能活一百五十歲的人,肯定是高人啊!

俗話說“千年王八萬年龜”,額……不對,反正就是那麼個意思!

師父都這麼厲害了,那師公活了一百五十歲肯定更厲害了!

然而。

白小鳳一臉惱火的揉了揉腦門:“人瑞個毛,那老混蛋純粹是人形流氓,專門溜寡婦門的那種。”

讓他沒想到的是,話剛出口,馬夏風登時嬌軀激動地顫抖了起來。

“一百五十歲還能金槍不倒?師公果然是高人啊,佩服佩服,簡直我輩楷模。”

白小鳳虎軀一震,看着馬夏風激動的樣子,娘希匹的,好真實,一點也不做作呀。

詭三國 可馬瓜皮腦子裏到底咋想的?

一百五十歲能金槍不倒,很厲害麼?

這尼瑪要是知道師父還能把豐腴的柳寡婦舉高高,那馬瓜皮還不得炸了啊?

狠狠地一咬牙,白小鳳罵道:“mmp!”

這時,馬夏風忽然有些擔心起來:“師父,你剛纔答應給師公一百萬,這錢,師公夠不夠用啊?”

馬夏風雖然沒見過白小鳳的師父,但好歹是自己的師公啊!

機會!

這可是個絕佳的機會!

必須好好表現!

要是把師公巴結好了,不說別的,光是把一百五十歲還能金槍不倒的祕密傳授給他,那一輩子都受用無窮了。

“師公一百五十歲都能金槍不倒,我十八歲,學會了師公的真傳,那還不得一柱擎天定海神針啊?”

這是馬夏風心裏的想法。

沒等白小鳳回答呢,馬夏風就忙說道:“師父,一百萬這樣的小錢,太少了,我怕師公不夠用啊,要不我這當徒孫的再給他轉一點?表達一下心意?”

“一百萬還是小錢?!”

白小鳳虎軀一震,登時原地凌亂了。

照他以前和師父給人捉鬼驅邪的收費標準,五十一百的收,最高也就幾百塊而已,一百萬,這特麼得累到尿血才能掙出來呢。

馬夏風簡直毫無人性。

喪心病狂啊!

果然不愧是濱海第一少呢。

“確實是小錢啊。”馬夏風尖嘴猴腮的臉上滿是真誠,他點點頭:“師公那麼大年紀了,還要享受金槍不倒的生活,一百萬肯定不夠用的。”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那你打算給他多少?”

雖然被馬夏風的話搞得很凌亂,但白小鳳也是能省就省啊。

有馬夏風給錢給無良師父了,自己還能省一筆呢。

把省下的錢用來帶着陳靈兒和宋楠楠秦司音她們幾個妹紙去吃一頓麻辣燙,不是更美滋滋麼?

馬夏風猶豫了一下,沮喪道:“唉……可惜我也沒多少錢了,只有五百萬了,要不全給師公吧,希望他不要嫌少。”

幻墨塵世 轟隆!

白小鳳虎軀一震,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mmp喲!

無形炫富最爲致命啊!

本大爺給老混蛋一百萬他都樂的跟村裏的大黃狗似的屁顛屁顛了。

五百萬砸過去,老混蛋怎麼會嫌少?

他絕壁能樂的飛上天,和太陽肩並肩啊!

偏偏,馬夏風爲什麼還要用一副沮喪的口氣來說?

這尼瑪一點也不考慮本大爺受不受得了啊!

白小鳳狠狠地一咬牙:“徒弟,你確定要給五百萬這麼多?”

馬夏風滿臉真誠,無奈地聳了聳肩:“不多的師父,也就我一個月零花錢而已,也是老爸投了那個島,家裏也沒多少錢了,不然我還能多點零花錢,可以多孝敬師公一點呢。”

重生校園之商女 暴擊!

絕對是暴擊了!

無形炫富真的好致命的!

“……”白小鳳猛地僵住了,右手擡起,按在了心口的位置,心,忽然好痛,痛的無法呼吸。

娘希匹的!

莫名其妙就被自己徒弟給碾壓了啊!

“師父,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咋還有些白呢?”馬夏風見白小鳳臉色不對勁,登時嚇了一大跳。

白小鳳緊咬着牙齒,擺擺手,下意識地把手機摸了出來:“爲師在想要不要給楚老打個電話。”

“給楚老打電話幹嘛?”馬夏風更疑惑了。

白小鳳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爲師想問問他,有沒有懷念黃瓜涼拌百年老山參、豬蹄子燒人蔘。”

“百年老山參?涼拌?”馬夏風目瞪口呆驚呼道,“師父,你要不要這麼炫富?”

“……”白小鳳。

他好氣哦。

只是想保留最後一點尊嚴,想想當初楚老被炫富暴擊的表情,然後自我安慰一下平衡一下,怎麼還成炫富了?

到底是誰炫富,心裏難道一點逼數都沒有麼? 過了好一會兒,白小鳳才從馬夏風的暴擊中緩過勁。

他也沒讓馬夏風直接打五百萬給無良師父。

以他對無良師父的瞭解,要是兜裏真揣了五百萬,那老混蛋還不得虎上天了啊?

可馬夏風這瓜皮就跟吃錯藥了似的,說啥也不聽,最後好說歹說,這傢伙一口咬定,再怎麼也得給師公二百萬,白小鳳只能答應下來。

收了馬夏風二百萬後,白小鳳愉快地給無良師父打了一百五十萬過去。

至於剩下的五十萬,則放在了他的銀行卡里。

沒辦法,真的沒辦法啊!

白小鳳捂着腦門嘆息着,心道:師父,徒弟爲了你可是操碎了心呢,這五十萬不是我想賺的呀,實在是怕你敗家呀,一大把年紀了都不知道節約一點,還得我這徒弟來替你管錢,真的好難的。

如此安慰了自己幾遍後,白小鳳登時覺得心裏舒坦了不少。

白賺五十萬吶,簡直美滋滋!

和馬夏風愉快地看了一天教授講座,下午課程結束。

白小鳳收拾好東西就準備離開。

忽然,電話響了起來。

拿出來一看,是楚老打來的。

“喂,楚老,啥事啊?”

“白大師,那個小姑娘醒了。”

小妖女!

白小鳳立馬反應過來,上次小妖女秦司音出事後,送到醫院,就是楚老安排人照顧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