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白髮黑衣人說完后,目光灼灼的盯著丰韻黑衣人。

丰韻黑衣人想了想后,說道:「道友說的極是,那就按道友的意思辦吧!八門金鎖陣,你們都懂吧,各自站在該站的位置上吧。」

「等一下!」

就在這時,鬼門突然盯著丰韻黑衣人,沉聲說道:「你是魔門的人,對吧!」

「魔門!」

所有人同時看向丰韻黑衣人,要知道這些年魔門,道門,百家等勢力的事情,早就傳遍天下了,而且在袁基的操作下,魔門在天下人心中的名聲差的不是一點點,可以說已經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丰韻黑衣人平靜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妾身就是聖門中人,不過今日來此,只是為了救下故人之後,與聖門並無關係!」

鬼門聽到丰韻黑衣人承認了自己的身份,一股凜冽的殺意直衝她而去,死死的盯著她,張開手心,一道微弱的真氣氣息傳來。

「你可認識使用這股真氣的人?」

「咦,你怎麼會有他的氣息?」丰韻黑衣人詫異的看了鬼門一眼,要知道那個人的存在可以說是聖門中的一個隱秘,就連聖門中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有這麼個人存在。

「你知道他是誰!!」

鬼門全身殺氣再次暴漲,死死盯著丰韻黑衣人低吼道:「告訴我,他是誰!」

此時,白髮黑衣人連忙說道:「如今還是破陣要緊,此事不如等破陣之後再說!」

眾人看到丰韻黑衣人沉默著也沒有要說的意思,連忙對著鬼門勸到,讓他等破陣之後再詢問也不遲。

死死的盯著丰韻黑衣人良久后,鬼門收起身上的殺意,對著她說道:「好,先破陣,等出去后再說,你身上的氣息我已經記住了,不要想著逃跑。」

丰韻黑衣人看了鬼門一眼,沒有答話,只是將破陣棋盤放在八人中間,開口說道:「我數三二一,大家運轉陣法同時朝著棋盤打去,明白嗎?」

眾人也知道,能否出去就看此次能否激活這個棋盤了,於是同時點了點頭。

不過,站在後面的曹操卻露出了疑惑的眼神,在心中想到,「奇怪,妙姬到底想做什麼,我怎麼感覺氣氛有些古怪,是我忽略了什麼事嗎?」

想到這裡,曹操連忙掃視著眾人。

「孫堅這裡沒有問題,我這裡沒有問題,呂布和鬼門沒有問題,鞠義還生死不知,劉備這裡沒有問……等下,劉備?劉備!!!」

突然,曹操看到劉備的站位,像是察覺了什麼一樣,眼神中充滿著駭然,就在曹操剛準備開口說話時,妙姬已經開始倒數了。

「三。」

「二。」

「一。」

「出手!」

場中八人,有六人同時對著破陣棋盤打去,然而妙姬和白髮黑衣人則是猛地轉身,朝著他們身旁的關羽和張飛,全力打出一拳,然後也不管結果如何,又朝著站在他們身後的劉備,狠狠的揮出一劍。

「不要,住手!」

曹操猛地對妙姬大喊一聲,但是為時已晚。

妙姬和白髮黑衣人早已經修鍊到顯聖境了,而劉備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超凡境一層而已,面對兩名顯聖境的有心偷襲,根本就是十死無生!

在劉備驚恐又帶著一些迷茫的眼神中,嘴角帶血的張飛和關羽同時出現在劉備面前,用身體替劉備擋下了這致命的一擊。

可惜,關羽和張飛對這件事也沒有準備,只是在危機發生時,靠在心中的靈覺才挪動了一絲身形,擋下了他們對自己的偷襲,但還是受了嚴重的傷,這畢竟是顯聖境的全力偷襲。

不過,他們卻沒有理會自己的傷勢,而是轉身看向驚慌的劉備,全力朝劉備衝去,幸好在妙姬與白髮黑衣人的致命攻擊降臨前,擋在了劉備身前。

「噗呲」一聲,利劍入體的聲音響起。

滾燙的鮮血灑了劉備一臉,只見劉備獃獃的扶住擋在他面前的張飛,而張飛的后心處,一柄神劍穿心而出。

張飛緩緩的轉過頭,看向已經獃滯的劉備,露出一個憨笑,說道:「大哥,你可不能再罵俺了!」

說完,張飛就將劉備推到關羽身旁,自己則猛地抓住胸前的神劍,兇狠的大喝道:「給俺撒手!!」

關羽因為在關鍵時刻,被張飛拉了一下,躲過了致命的穿心一劍,只是被斬掉了一隻右臂。

此時,關羽用左臂將劉備護在身後,兩人看著張飛抓住胸前的神劍,眼神中透露出決絕的神色。

劉備和關羽同時對著張飛悲憤的大喊道:「三弟!!!」。 而此時,203包廂里,侍衛林立兩旁,世伯正端坐在沙發里,慢慢飲著咖啡。

坐在他對面的,是濱海市房地產大亨,此人外號海碰子,在濱海市可以說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他開發過好多小區,僅僅在濱海一地的小區,用兩隻手的手指都數不過來。

同時,在省城、京城,他也開發過兩位數以上的小區。

不過,他之所以家喻戶曉,並不是因為蓋的樓太多,而是因為他動遷的手段兇狠,只要他看中哪片地皮,這裡的住戶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農田補償方面,更是心黑到了極點,明明是蔬菜大棚,他只給你玉米地的補償款;要是誰不服,他手下的動遷隊全副武裝,帶刺的狼牙棒掄得呼呼響,推土機打頭陣,半夜裡衝進村莊,見屋就推,見人就打……

看見張凡走進來,海碰子並沒有站起來迎接,只是微微一笑,跟接待小弟差不多,很淡然地指了指旁邊的座位,「是小張吧?能來就好,坐下吧。」

那口氣,完全沒把張凡當盤菜。

張凡見世伯在座,便也不計較海碰子是否禮貌,從容坐下之後,隔著海碰子向世伯伸出手來,「世伯,原來您老先到了。」

世伯握了張凡的手一下,笑了笑,「張先生,我這次來大華國,打算把投資濱海市的事情初步定下來,不知你材料準備好了沒有?」

「準備好了。」張凡說著,趕緊示意孔茵。

孔茵打開文件包,從裡面取出云云寫的那份報告。張凡雙手捧著材料,遞給世伯:「世伯,這是經過調查寫出的可行性報告,請您過目。」

「好,好。」世伯應著聲,隨手翻看了幾頁,看得很快。不知是沒興趣還是沒時間,他把文件合上,道:「我今晚回去仔細研讀一下再說。我這裡也有海總一份可行性報告,我會安排下面人把兩份報告對比一下,然後再做出一個初步的判斷。」

世伯的話有點走味了:在B國,以及後來在電話里,兩人商定的是世伯跟張凡合作,從未提及第三人。

現在,突然在兩人之間出現了一個海碰子,也就是說,世伯不僅僅是跟張凡一個人談,這裡還存在另外一個競爭對手!

買三家,看三家,貨比三家不搭碴!世伯,這隻老狐狸,他原來要貨比三家,故意讓張凡和海碰子直接面對面產生爭鬥,他在中間坐享漁人之利呀!

夠損,夠狠,完全不顧及張凡曾救他一命的事實!

張凡頗有心得!可以說,他受益不淺,第一次明白無誤地體會到了商海的冷酷無情。

「呵呵,世伯不愧是商海高人,我是又佩服,又理解呀。世伯面對兩家說話,有比較,才有鑒別。」張凡冷冷地笑著,極力不使自己直接發怒,心裡卻是相當地失落,說出來的話,讓人感到有些訕訕地。

孔茵冷冷地哼了一聲:「我說世伯,你好了傷疤忘了疼,過橋拆橋嗎?」

世伯「歉意」地一笑:「在商言商,資本逐利而行啊。」

「你……」孔茵咬牙,手指世伯,站起來就要衝過去。

張凡輕輕拉住她:「對世伯要有禮貌。」

孔茵不服氣地道:「他出爾反爾!」

「世伯不是還沒有做最後決定嗎?」張凡苦笑一下,其實笑得比哭還難看。

這個項目,他前後花費不少精力,還拉了兩個共同行動人鞏夢書和錢亮,結果弄成這個樣子,真是始料未及,別說他鞏夢書和錢亮面前很掉鏈子,就是在凌花那邊,也不太好交待。

海碰子一直打量著張凡和世伯,研究二人的對話口氣,這時他開口說話了:「小張,我聽說你是搞中醫的?」

「是的,祖上傳下來的一點路子,開了兩家診所。」張凡一貫的作風是謙虛。

「中醫?給人看病的?」海碰子眉頭一皺,露出極度瞧不起的神情,好像中醫是個見不得人的職業似地。

「是的,張醫生醫術不錯,上次多虧他妙手回春,不然的話,我這把老骨頭已經火化了。」世伯的用心不在於感激張凡,而在於影響海碰子,他的意思是說,海總,我本來應該選擇張凡作為合伙人的。

這話,是雙刃劍。

它既顯出世伯的無恥,也是為了令海碰子感覺自己站到了被告席上,處於被動地位。

不過,海碰子這種人,永遠也不會有羞愧之心,無恥而無畏,無畏而無往不勝,這是他的優勢。

「醫術高明?那好那好,我可以考慮聘小張作我的家庭私人醫生,」海碰子居高臨下地看著張凡,用開導的語氣說,「醫術高明是一回事,商場運作是另一回事。隔行如隔山嘛。打個比方,比如我吧,我在房地產界打磨幾十年,也算有一點成就的,但是,你讓我去診所坐診,給病人號脈看病,我就不行。反過來呢?不是一樣的道理嗎?小張,年輕人啊,不要好高務遠,我作為前輩,可以掏心掏肺地告訴你一句:房地產界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張凡對他這番高論根本沒往心裡去,冷笑反問:「房地產怎麼不簡單了?不就是一買一賣嗎?」

海碰子嘴角掛著陰冷的微笑:「呵呵,如果你認為只有一買一賣這麼簡單的話,那說明你相當地天真,不不,確切地說是相當幼稚!要知道,越是財富集中的領域,鬥爭越是殘酷。此前,你肯定是走馬觀花地了解了一下房地產業界。但是,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只是地表之上的大樓,而地下部分呢?地下有暗道,有塌陷,甚至有下水道,有陷阱!這些,你都考慮了嗎?」

張凡根本就不怕這些!

認準的大方向,就要義無反顧地向前走。

富豪排行榜前一百名,有幾名跟房地產沒關係?

商家之事,唯利是從,別人說幾句話就被嚇住了,那你還在商海玩什麼狗刨?等著被大浪拍死在沙灘上吧!

張凡臉上極度不屑:「海總的意思,是害怕我進入房地產界搶了你的飯碗?海總這麼看重我,讓我信心更足了。房地產這塊蛋糕,我非切一塊不可!」

海碰子原本以為自己一番威脅的話,能令張凡有所畏縮,沒想到張凡一點也沒受到影響,反而譏諷起他來。這叫他心中生起一股殺氣:初生牛犢不怕虎呀。

不過,我保證叫你怕虎!敢在我面前蹦躂,我會一腳碾死你!

「小張,忠言逆耳,良藥苦口,我作為長輩,作為地產業的前輩,好心提醒你幾句,你別把好心當驢肝肺了!」

張凡從鼻孔里哼出一聲:「我很不習慣別人在我面前倚老賣老!我打算好的事,別人休想影響我。」

海碰子顯然急於把張凡說服,他把聲調提高了幾度:「哼,你有自己的選擇,那不錯,可是,你不要拿著國際友人的資金去交學費!不懂行業內幕,不懂地產業規律,甚至根本沒法擺平當地主管官員,只知道幾億幾億的騙貸過來,然後打個水漂兒。房地產界發生這種事的難道還少嗎?」

「海總,請不要妄自對別人進行有罪推定!你有什麼證據來推斷我要把幾億的貸款打水漂?」

「就憑我幾十年的行業經驗!就憑你是零基礎!」

「海總,你我素不相識,井水不犯河水,我跟世伯的事,請你不要再放屁多嘴!好話說三遍,狗都不喜見。」張凡厲聲罵道。

「張哥,」孔茵緊緊挽住張凡胳膊,誇張地崇拜地看著他,「喲,哥,你罵得好好痛快喲,我愛聽。」

而海碰子臉色微微有些變化,當著這麼多下人的面,被一個年青人臭罵,並不是一件光榮的事。要是他手頭有支槍,他會抬手朝張凡放一槍的。

世伯靜靜地坐在一邊,把兩人的對話都記在心裡,他眉頭微微地動,心裡思索著。他知道,自己找了海碰之之後,使自己處於絕對主動地位,兩個對手都想跟我合作,我卻是坐山觀虎鬥,望江看龍起。不論二者斗的結果如何,我都可以出來收拾殘局。

海碰子冷笑一聲,「小張,說到素不相識,我承認;說到井水不犯河水,我就有話要說了。濱海市的地盤是濱海人的,濱海市房地產界的蛋糕,就那麼大一塊,如果你一個外地人非要進來切下一塊去的話,我警告你:小心,別人會砍掉你的手!」

孔茵在一旁大驚小怪地呼喊起來:「小凡,這人腦袋有病吧?他要拿刀砍人!」

「威脅我?」張凡沒理睬孔茵,睜目怒向海碰子問道。

「不是威脅,是警告,是先禮後兵。如果你不聽勸告,一意孤行的話,濱海灘頭,有可能就多一具屍首!」

海碰子圖窮匕首現,乾脆把最後通牒亮了出來。

孔茵拉住張凡胳膊,嬌嬌地驚呼道:「哎呀媽呀,好怕怕呀。小凡,這個人還是個謀殺專家呢!咱們趕緊去警察局聲明吧,要是你哪天出了事,肯定是他乾的!」

張凡笑了,揪了揪孔茵的下巴,「你放心吧,有能力殺我的人,還沒從他母親肚子里生下來呢!」

。 儘管白岩對江湖中人知之甚少,可起碼知道一些大名鼎鼎的名頭。

毫無疑問,劍秀谷三秀,就是其中最響亮的一個名頭。

那對於他來說,幾乎就意味著這個江湖上最強的那個層次。

哪個習武的,在練武之初,沒有對那些巔峰之人抱有憧憬?

身在白岩身邊的幾個老友,也是一瞬間倒抽了一口涼氣。

那可是江湖上頂尖的人物啊!

沒想到,老友不顯山不露水,如今竟然已經混跡到了這種地步。

舉辦一個試劍大會,竟然有這等人物親自出面,來為白家鑄劍山莊保駕護航,這是何等的殊榮?

白季沒有理睬他們的驚嘆,轉身追上耿青青的腳步。

他還要想辦法讓耿青青幹掉那個未來的人王島島主呢。

三兩步追上耿青青,只有劍心引著她在前面帶路。

至於別霜,和另外八個劍秀谷弟子,則是落後幾步,和另外七大派的年輕一輩混在了一起。

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圈子,畢竟耿青青長他們一輩,又是劍秀谷當前的招牌之一,他們自然是不敢輕易地在耿青青面前造次的。

「別師姐,你們劍秀谷這次手筆這麼大啊?」

「就是,也不提前和我們打個招呼……」

「這鑄劍山莊都有什麼啊?值得你們這麼做?」

別霜看著耿師叔的背影,嘴角有些無奈地笑道。

「我也不太清楚啊……」

事實上,不清楚歸不清楚,但未必沒有幾分猜測。

她人不笨,若說耿師叔是為了她的徒弟劍心前來撐腰,那她是不信的。

劍心師妹雖然天賦高超,但也不必做到這種地步。

更何況耿師叔的這些行為,顯然都是得到了掌門師父的首肯。

以掌門師父的決斷,斷然不會出現什麼太大的錯誤。

而且,自從上次自己回谷報告了郡城見聞后,以及耿師叔對待這白家少莊主的態度,就讓她不得不產生了些許聯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