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盛歡笑着道:「陪你上班呀,反正我在家無聊的很。」

「好。」某人自然巴不得她跟在身邊。

這天,傅氏集團的員工群炸開了鍋。

大家都在私下討論集團少夫人這是怎麼了,莫不是查崗?

某員工:「聽說咱們集團少夫人一來就看了一眼總裁秘書台,雯雯的工作不會不保了吧?」

某員工:「雯雯不就是個小秘書,平常只負責總裁的行程,少夫人不會這麼小氣的吧?」

某員工:「天吶,少夫人來了技術部!!!」

眾人:「來技術部做什麼?技術部都是格子襯衫的程序員啊,那裏沒有美女吧?」

某技術部員工:「完了,少夫人就在我旁邊!!!她是來找二少爺的!」

而且,盛歡是抱着一台筆記本電腦過來的,很積極的拉着傅雲清問了很多問題。

「嫂子,你真的太聰明了,我一說你竟然就明白了,你真的太適合學編程了!」傅雲清激動的誇讚,話都變多了。

盛歡撓撓頭,謙虛的搖頭:「這些不都是最簡單的嘛,我之前有看過書的!」

傅雲清看着她,很真誠的誇讚:「真的,我見過很多程序員,你真的是最有天賦的了,相信我,我不會看走眼的!」

她心裏偷笑,臭小子,我當然是最有天賦的了,你眼光確實不錯!

「沒有沒有,弟弟你別誇了,不然我都要驕傲了!」盛歡一邊說着謙虛的話,一邊心裏樂開了花。

傅雲清正要被她逗笑,嘴角剛咧開,就很快收斂,垮了一張臉,默默的垂下了腦袋。

「弟弟,你怎麼了?」盛歡疑惑:「你不會是怕我將來超越你吧?」

傅雲清很努力的給她使眼色。

可惜,盛歡沒接收到,還伸手拍了拍他肩膀,安慰:「弟弟你放心,以後我要是比你還厲害,那就換我罩着你,我……」

「我也很好奇,你打算怎麼罩着他,嗯?」

身後,男人低沉的聲腔傳來,嚇得盛歡一僵,好幾秒才回過頭,嘴角抽搐:「傅……傅雲澈,你不是在開會嗎?怎麼來這裏了?」

「我不來,怎麼能看到我們未來的編程大師呢?」男人俯首,微眯的眼眸里,透著危險的氣息。

盛歡立即合上筆記本電腦,抱着站起來,當着眾人的面,秒變乖巧可愛:「我這就走。」

。 林凡眼神陰冷。

其實上,這不怨他,從各種途徑聽聞,無盡海域與摩柯域有不成文的規矩,人類之間的戰爭,不得請動他族,只因,還要一族本就鄙夷與小覷人族。

在遠古之時,海妖一族更是與人類連連征戰與血殺,不知造下多少殺虐,傳說中,連天都染紅,塌陷了億萬里疆域,人類頂尖高手死傷大半,當然,海妖一族也很凄慘,被滅了太多。

這是刻骨的仇恨,最後若不是人類中的神祇與聖人出世,與海妖一族的皇達成協議,這等種族之戰,不知道還要持續多少萬年。

但,此時,青衫竟然一次次的置這種規則為無物,一次次請動他的母族,現在,更是放言,要搬空劍聖宮珍寶,請動無雙的絕頂人物來殺絕他們眾人,一個都不留。

林凡如何還能忍?

「什麼?是只亞於皇族之下的王族之一——狂豹王族?」無極驚訝,他驚叫,就這麼盯著林凡,很不可思議。

狂豹王族,最是爆戾與嗜殺,戰鬥起來就若瘋魔般,很不好招惹,也太強悍。

「當真?」無劍也在詢問。

若真能請動狂豹王族,那麼青衫所謂的強援等,就是一個笑話,除皇族外,哪怕同為王族的其他族群,都不敢與狂豹一族開戰。

只要請動狂豹王族的人來此,一聲大吼,諸多海妖都要臣服與叩首,將頭顱低到塵埃中。

林凡冷笑:「我認識他們的王,有過交易。」

他發狠,露出陰冷的笑容,不是想請人嗎?

誰不會?

林凡在譏誚,青衫就算搬空劍聖宮的珍寶閣,那又如何?

能與他的玄黃母氣相比?

「誰認識路?帶我前往。」林凡開口,他看向眾人,已經決定了,必須付出大代價請動狂豹王,且說服他參戰。

無極嘆道:「我隨你同去吧。」

「走。」林凡不想拖拉,只因,不知曉青衫什麼時候會率強者而歸。

無極點頭,與林凡飛向遠方,但林凡忽而皺眉,他停頓片刻,傳音給無劍,直言,現如今的魔祝是他的奴隸,被安插在魔神宮中,關鍵時刻有大用。

且,還有衛二,隨時可提供至少兩個虛法強者參戰,他很不放心,將這些底牌全都說給無劍聽。

隨後,他與無極二人消失不見。

無盡海域,最強橫的是海妖一族,人類只不過是後來者,故而,諸海妖對人類都不是太友好,被視作入侵者,這也導致兩族極少往來。

賓士中,無極擔憂道:「我估計很難請動他們。」

「那是我的事,你只需待我到地點就是。」林凡開口。

但他其實上很肉疼,覺得心都在顫抖,就在剛剛,他又引動閃電武魂切割下兩小塊玄黃母氣來,一塊用來與狂豹王交易,另一塊則做備用,怕狂豹王獅子大開口。

無極嘆了一聲,此番前去,狂豹王族能否答應他們兩說,但必然少不了一番波折,但既然林凡已經決定,也沒什麼好說的。

「前方九千萬裏海域,就是海豹王族的疆域,極少有人族敢辱內,會被視作挑釁,會被殘忍與無情的鎮殺,你想好。」無極臉色鄭重。

林凡目中金光閃爍,他看見前方一座枯島,竟是骷髏鑄成,散發惡臭,盡皆是人類骸骨,也不知死了多少,且,這骷髏組成的枯島上,還有以神念凝行的文字:「人族再前行一步者死!」

林凡挑眉,但心中卻是在輕笑,他想的是,若是無劍的父親,或者摩嚴與葯噥這等人來,難道這狂豹王族也敢殺?

想著,他化作金光降臨狂豹王族的海域中,瞬息間,就有凌厲殺機朝他攻殺而來。

很是刁鑽與狠辣,閃爍寒光的利爪從虛空切割而來,欲瞬間將林凡腦袋挖開,腦漿迸裂。

「咚!」

林凡沒有反擊,只是抬手擋住,且他開口:「人族林凡,有事求見狂豹王。」

「嘖嘖,人族的後生小子而已,有何資格來見吾王?」

陰森而譏誚的話語響起,隨後諸多狂豹王族的修者出現。

他們從水下慢慢升起,浪花翻卷,白浪滔天,乘坐在巨大的海馬之上,手中戰兵凌冽著反射寒芒。

只是瞬間,林凡就被包圍了,林凡輕笑,道:「在交易會曾與狂豹王做過交易,當時他曾言若我有事,可來尋他。」

一個首領皺眉,他知曉前段時間狂豹王特意去了一次交易會,有大收穫,從哪裡回來后便一直在鑄器,狐疑的看著林凡,結果,他身旁一個以千年蚌殼鑄鎧的修士冰冷開口:「一個螻蟻而已,吾王就算交易,又豈會找你?自不量力。」

他冰寒無比,赤裸上半身,只有重要部位有鎧甲覆蓋。

林凡臉色也冷漠下來,道:「素聞狂暴一族最是信守諾言,當日是狂豹王親口允諾,再下才來,若是爾等不經稟報就將我驅逐,世人當嘲弄狂豹王食言,爾等想好。」

這赤裸上半身的修者冷哼,但卻是被一人阻止,他冰寒而冷漠的看著林凡,道:「我這便去稟告無上的王者,但若是最後證明,你說的是假話,那麼,那座枯島便是你的長眠地。」

說完,他沉入水底消失不見,林凡也不焦急,靜靜等待著,沒多久,狂豹王的聲音傳來:「沒想到當日與本王交易的,竟是這段時間攪動無邊風雨的小傢伙。」

林凡呵呵一笑,道:「前輩果然守信。」

狂豹王沉默片刻,道:「本尊大抵知曉你的來意,但回去吧,狂豹王族,不參與人族的內戰。」

林凡挑眉,無極露出無奈之色,早知就是這樣。

林凡靜默片刻,道:「若我能拿出足夠的代價呢?」

「代價?」狂豹王似詫異瞬間,隨後放肆的大笑傳來:「本王坐擁億萬臣民,俯瞰無窮疆域,你,拿得出什麼代價?」

林凡不說話,只是伸手,一塊玄黃母氣出現在他手中,道:「用這東西作為代價,如何?」

「你竟還有?」狂豹王震驚,隨後道:「放他們進來。」AQ 看到逃走的倭人,已全被制服,令狐嬋頓時長舒口氣。

倭人的數目非常多,絕大多數都橫屍在山上,只有少部分逃了出去。

令狐嬋遇到了一個難纏的強者,只耽擱片刻的功夫,這些倭人就從群雄的包圍圈中突圍了出去。

靈虛道長抱拳道:「多謝魏督主仗義相助。」

魏小寶輕笑道:「順手的事,道長不必客氣。」

「也多謝令狐教主能夠出手。」靈虛道長轉而又對令狐嬋說道。

先前令狐嬋提出屠戮武當的人是倭人時,靈虛道長嗤之以鼻,現在確鑿的證據擺在眼前,靈虛道長雖覺尷尬,但還是很有風度地承認了錯誤。

令狐嬋擺手道:「舉手之勞罷了,道長不必掛齒。」

魏小寶將自己撞暈的那個倭人一腳踢醒,問道:「你們為何要屠武當?」

他所用的正是倭國語言,聽得群雄都是一愣一愣的。

「你會說我們的話?」那倭人坐在地上,看到同伴都被制住,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胸口。

魏小寶冷聲道:「回答我的問題。」

「我們想殺誰就殺誰,這是我們的自由。」那倭人心裏怕得要命,但嘴上卻在逞強。

魏小寶撿起地上的倭刀,輕輕揮動兩下,哂笑道:「你們不是喜歡切腹嗎?來,切個給我瞧瞧。」

「天皇萬歲。」誰知那倭人起身拿起刀,竟真的要切腹。

但魏小寶的速度無疑更快,奪過刀的瞬間,那倭人的襠部也少了二兩肉。

倭人吃痛慘叫,低頭一看,更是悲嚎不止。

哪個男人陡然失去身上最重要的二兩肉,都會難以接受。

魏小寶又拿刀指向另一人,用刀尖解開那人的啞穴。

「天皇萬歲。」那人嘶聲喊道。

魏小寶唰地揮刀,也將其閹割。

後面的倭人都很緊張。

他們已經夠兇殘了,想不到在大魏居然還有比他們更兇殘的人。

魏小寶看着手裏鋒利的倭刀,冷笑道:「要不這樣吧,我先將你們全部閹割,再慢慢問話,我相信到最後,總會有一人開口的。」

有個個頭最矮的倭人,聞言使勁眨眼。

再看他的襠部,竟是濕得不成樣子。

魏小寶走過去,解開那人的啞穴,笑道:「還是閣下識時務。」

「佐藤君身上有信,我不知道那信的內容。」那倭人語聲慌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