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盧北京站起來望向窗外的天空:“魅靈並不可怕,最可怕的其實是貪婪的人心!”

左歡下樓後來到自己的宿舍,上次來接他的那個工作人員老詹已經等在那裏,老詹說:“我送你去機場,已經訂好了你和葉涵湘的機票,你快收拾一下吧,飛機還有一個小時起飛了。”

左歡的東西倒不多,就幾件換洗的衣服,他把衣服團起來胡亂塞進揹包,一邊給飄飄打去電話說:“娘子,我們一起回CD市了!”

“又有急事啊?”飄飄剛睡醒的樣子,聽聲音都還是躺在牀上。


“沒事啊!呆了這麼久,我們該回家了!”

我們該回家了!這句話聽得飄飄心裏暖暖的,一直以來,飄飄差不多都是以“第三者”的身份出現在左歡的生活圈子裏,雖然大家都很喜歡這個率性的小姑娘,但是飄飄的心裏都總把自己當做外人,最重要的是,她覺得左歡沒有完全接納自己。

聽到左歡叫她一起回家,飄飄一下就醒了,這隨口的一句話,讓飄飄明白,自己已經進駐了左歡的心裏,他把自己當做家裏人了!

“大色狼!我…我愛你!”飄飄越想越高興,紅着臉對着電話表白。

電話另一頭的左歡有些莫名其妙,心想這丫頭剛纔在做什麼夢啊?就這麼遲疑了一點,電話裏的飄飄就大吼起來“我說我愛你!你沒聽見啊!”

左歡趕緊把電話拿遠了一點,揉揉被震痛的耳朵,把聲音故意放得很溫柔,對着電話說:“親愛的,我聽見了!我也愛你啊!快收拾一下,我來接你”

飄飄這才滿意,說道:“現在我可不能走啊!我答應明天陪黃姐一起去選婚紗的。”

“那怎麼辦啊?票都訂好了!”左歡實在有些歸心似箭。

“要不你先回去,我過幾天再來?”

“也行,到時我來接你!”左歡掛上電話,給老詹做了個手勢就一起趕往機場。

老詹在異能局是專門負責迎來送往的,機場的人員對他也很熟悉,連他的證件都不用檢查,直接放他進入特別通道。

老詹一直把左歡送上了飛機,才很有禮貌的和左歡告別。


左歡挎着包,在機艙裏找到自己的位置,剛剛坐下,一個漂亮的空姐很是匆忙地站在過道上喊道:“請大家暫時不要入座,現在有突發事件,爲了大家的生命安全,飛機需要暫緩起飛,請隨我們的工作人員進入候機大廳等候!”

突發事件?左歡苦笑着想,自己還真是個事精,怎麼走到哪裏都不太平呢?

旅客們吵吵鬧鬧,發泄不滿,但事關安全,雖然罵罵咧咧的,還是隨着另一位空姐離開飛機。

左歡跟在人羣后面走出通道,就看見老詹在對他揮手,左歡趕緊走過去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老詹悄悄湊到左歡耳邊說:“有一架飛機被劫持!局長讓你留在這裏,看有沒能幫上忙的地方!” 老詹悄悄湊到左歡耳邊說:“有一架飛機被劫持了!局長讓你留在這裏,看有沒能幫上忙的地方!”

劫機?!

左歡有些懵逼,從“911”事件後,各國機場的安檢力度那是前所未有的嚴密,而且從未放鬆過,現在國內連一寸長的刀子都不會讓帶上飛機,劫匪是用什麼武器挾持飛機上那麼多的乘客?

老詹也是一問三不知,左歡剛打開了自己的電話,盧北京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左歡按下接聽鍵,聽筒裏傳來盧局長焦急的聲音:“小左,你馬上趕去機場的調度中心,我正在趕來的路上!”

這麼急?連異能局老大都驚動了?

左歡還沒理清頭緒,轉頭對老詹說:“帶我去調度中心!”

老詹知道情況可能很嚴重,馬上帶着左歡走向另一邊的通道,剛走了幾步,從候機大廳入口處涌入了大隊全副武裝的機場特警,還有數量更多的警察。

停機坪上不斷的開進了不少的消防車、警車、特警裝甲車和救護車,各類特種車輛的警笛聲交織在一起。

大場面啊!目睹這些情況的旅客們都慌亂起來,這時廣播響起:“機場發生了一起火災事故,爲了您的安全,請您按照工作人員的指引疏散到安全地點,請不要慌亂!”

悅耳的女聲在廣播裏不斷的重複着這個內容,明白的人都知道是有大事發生,絕對不會是和廣播裏說的火災一樣簡單,人羣開始慌亂起來,好在維持秩序的警察相當多,有條不紊的把衆多的旅客慢慢疏散出去。

左歡憑着剛剛拿到的國安證件,來到了塔臺上的調度中心門口,盧北京和葉遠秋的精神力也進入了他的感知範圍,來得這麼快,肯定是乘坐的直升機。

左歡對着門口的兩個機場特警晃了晃自己的證件,推開調度中心的門,就發現裏面堆滿了人,有機場的工作人員,軍人、警察、特警,都在像沒頭蒼蠅一樣亂竄。

這時穿着少將軍服的葉遠秋走到門口,寒着臉大喊了一聲:“除了機場的工作人員,每個單位留下一個負責的,其它人全部下去待命!”

將軍發出命令,調度中心裏的人除了有資格留下的人,全都涌向電梯口,老詹知道自己級別太低,也跟在人羣后面。

葉遠秋又大喊一聲:“都走樓梯!電梯暫停使用!”

那些人一愣,又不敢違抗將軍的命令,只好排着隊去走環繞在塔臺外圍的防火梯。

左歡笑嘻嘻的走到葉遠秋旁邊,伸出大拇指說:“葉將軍!真的好威風啊!”

葉遠秋板着臉,不去接左歡的話,又在調度中心喊道:“機場的負責人呢?”

旁邊一個穿着白襯衣,很是精神的中年人答道:“我是今天的值班主管!”

葉遠秋看了一眼他掛在胸前的證件,說道:“何主管你留下幾個必須的調度人員,讓其他人出去待命!”

何主管馬上點了幾個人的名字,沒被點到的人也跟着走到門口去排隊下樓梯了。

這些人一走,調度中心就剩下了十多個人,顯得異常空曠。

左歡捅了捅葉遠秋,問道:“到底什麼事,搞得這麼嚴肅?”

“你馬上就知道了!”葉遠秋皺着眉,站的筆直的望着停機坪。

這時電梯門打開,進來了七八個膀大腰圓,滿臉精悍之色的大漢,他們都身着統一的黑西裝,耳朵裏都塞着通訊裝置,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保鏢。

他們一進入調度中心,就分散在各處,掏出隨身的儀器四處檢查了一下,紛紛對着夾在西裝領口的麥克風說了句“安全!”

盧局長的精神力總算出現在了電梯裏,左歡還是第一次看見,他擺這麼隆重的出場方式。

電梯門一開,左歡的下巴瞬間掉在地上,電梯裏出來的五個人他居然全都認識!除了不公開露面的盧局長外,其餘幾個人,在華夏國裏不認識他們的,可能只有瞎子了。

二號首長!國安部長!公安部長!還有個扛着三顆將星的上將!

這是和哪個國家開戰了都不一定會出現的陣容,怎麼會因爲一個劫機事件,全部跑到這裏來了?

葉遠秋看見左歡的囧像,悄悄的給他解釋道:“他們正好在一起開會,因爲情況非常特殊,才一起過來的,這個場合你不要亂說話,知道了嗎?”

左歡的下巴還是合不上,只好點了點頭,老老實實的和葉遠秋站在一起。

幾個領導人進入調度中心後,先前在場的所有人都和左歡一樣震驚得無以復加,大氣都不敢出。

幾個領導人也一改在公開出現時,表現出的和藹模樣,個個都鐵青着臉,更是讓在場的人坐立不安。

外面的電梯不停的上上下下,調度中心裏又重新進來了很多人,看樣子各個部門的人都有。

二號首長看人差不多都到了,掃了一下,問道:“機場的負責人呢?先把錄音放一遍!”

虛擬現實體驗屋 ,那人才反應過來,轉身在電腦面前點了幾下鼠標,一個音調怪怪的男子聲音就在調度中心裏響起:

“我們已經控制343航班,我代表班塔利和你們通話,飛機和乘客現在由我監管,只有完全按照我的指令去做,他們纔會被安全釋放。

兩個月前,由你們的公安部長張鐵雄下令,殺害並逮捕了我們班塔利的很多兄弟,現在到了還賬的時候,馬上讓張鐵雄去京城泰華酒店召開記者招待會,並且要允許電視臺現場直播,他要做的是在記者會上承認自己犯下的錯誤,並宣佈無罪釋放那些被抓走的班塔利兄弟,最後對着自己的太陽穴開一槍!

不要妄想用替身或者是電影特效耍花招,現場有我們的人會去檢查,如果兩個半小時後,也就是下午兩點整,我沒有看到他自殺,並且我們的人沒有確認他死亡的話,那麼這架飛機上的467名乘客將會和這架飛機一起落入城市居民區中,到時候傷亡的可不止四百多人!

爲了證明我們的決心,我們還在京城的一些公共場合和學校安放了很多VX**,引爆時間都設定在下午兩點,如果懷疑我說的話,請你們派人到XX中學,第三教學樓,二樓樓梯間的垃圾桶裏看看,那是贈送給你們的禮物。

同樣,如果張鐵雄在兩點後還沒有自殺,那麼這些VX**將會同時引爆。

最後請你們的異能者遠離機場範圍,讓異能者吳大軍保持他7級的特徵,站在XX廣場的雕塑上,半小時後他還沒有過去的話,每遲到一分鐘,我將處死十名乘客。

不要試圖談判,你們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也不要試圖進入飛機來解救人質,只要我發現一點可疑情況,我會馬上引爆飛機上的**!

你們記住!只有張鐵雄自殺,我纔會讓這架飛機降落,纔會告訴你們**的數量和位置。以他一人的性命換取成千上萬人的生命,孰輕孰重,你們自己去取捨!”

錄音放完,所以人的目光都不自覺的移到了,站在一旁的公安部長張鐵雄身上。

張鐵雄今年六十多歲,是從基層一步步爬上來的普通警察,他能坐到現在這個位置,靠的是自身能力,數十年的執法生涯,早已樹敵無數,見過的劫持人質事件,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提出這種要求的,估計是有史以來第一次了。

大家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張鐵雄卻十分淡定,他對何主管問道:“那架飛機的情況怎麼樣?”

何主管戰戰兢兢的答道:“那是天地航空公司從墨西哥到京城的航班,在進入機場空管範圍後,剛剛和塔臺通話請求放油,就突然中斷了聯繫,幾分鐘後塔臺就接收到了這段錄音。現在343航班一直在機場上空2000米處盤旋。”

“放油?”二號首長對何主管問道:“爲什麼要放油?”

何主管回答道:“343航班在中途加油的時候,考慮到京城這邊的天氣原因,就多加了幾噸的備份油量,結果飛抵京城後,天氣情況良好,但飛機攜帶的燃油已經超過了最大降落重量,按規定是要在空中指定的放油區域釋放多餘的燃油。”

二號首長又問道:“那就是說他們有足夠的燃油在空中停留?”

何主管顯然已經做好功課,很肯定的答道:“343航班的低速盤旋時速爲480公里,所攜帶的備用燃油可以讓它在空中盤旋兩個半小時以上,他們給出的時間是有內行精心計算過的。”


張鐵雄又問道:“飛機上的乘客和機組人員的名單都確認了嗎?”

何主管點頭道:“確認了,飛機上一共467人,我們接到錄音後,第一時間就把名單交給了武警駐機場特警支隊的吳隊長!”

何主管今年四十來歲,正是年富力強精力充沛的時候,今天輪值碰上了如今罕見的劫機事件,處理得不好肯定會受到牽連,但要是處理好了的話,這未免不是一個往上爬的大好機會。

所以何主管一切按照章程,做好了所有該做的事,現在面對幾個國家領導,從開始的緊張不安,到現在的有問必答,幾個領導都看了他一眼,把他記在心裏,看樣子這次的事件能圓滿解決的話,離他飛黃騰達也不遠了。 343航班上有467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劫機的恐怖 分子數量不明,但最讓在場人擔心的反倒是那些不明數量的VX毒氣**。

站在外圍的一名二級警監接完電話,走上來低聲說道:“XX中學那枚**已經找到,確認了是VX毒氣**,有9.7千克,成功引爆的話,藉着空氣傳播,足以讓方圓一千米內所有生物死亡。”

中間幾個人的臉色更難看了,恐怖 分子不是在危言聳聽,他們真有可能安放了大量的VX毒氣**。

二號首長看了看時間,從接到錄音開始,已經過了二十多分鐘,他望向盧北京,盧局長馬上回答道:“吳大軍已經到了XX廣場的雕塑上。”

二號首長閉着眼,想了想,說道:“立即有秩序的疏散京城裏所有學校的學生,在公共場合廣播進行勸離,在不引起恐慌的情況下,把所有人都撤離到安全的地方。”

首長說的話就是命令,身後幾個部門的領導馬上明白了自己該做什麼,該配合其他部門做些什麼,他們能坐到現在的位置,都有獨當一面的本事。他們都迅速退到一邊,拿着電話分配起任務。

國家機器一旦高速運轉起來,效率是相當恐怖的,幾分種過後,幾乎所有的學校和公衆場合都接到通知,開始安排疏散。

大量的軍車、警車和消防車開入街道,所有的執法人員都走上街頭維持秩序。站在街頭的有軍人、警察、城管,甚至還有穿着制服的工商、稅務人員,現在也沒有人去追究他們是否越權,大家都只有一個目的,維持秩序,把羣衆安全撤離,絕不能引起恐慌!

一輛輛滿載身着防化服的工兵的軍車,或載着警方的排爆專家的警車,從郊外開進市區,隨着交警的指揮,在一個個路口分散,轉乘其它車輛,在警犬的協助下開始在整個京城內搜查***。

一場史無前例的大疏散和大搜查同時開始,能做到如此令行禁止、整齊劃一、井井有序,縱觀整個世界,可能也只有華夏國能做到了。

機場調度中心裏,二號首長下達了全城疏散的命令後,望了望站在旁邊的盧北京。問道:“他們是如何得知異能者和吳大軍的?”

該異能局上了!盧局長連忙往前兩步,說道:“異能者在世界各國都有,在很多國家,異能者的存在並不祕密,吳大軍頂着世界第一的頭銜那麼久,想要知道他真的不難。”

二號首長點點頭,彷彿自言自語一樣說道:“他們之所以要支走吳大軍,就是怕大軍破壞他們的計劃,這個死局看來只有讓異能者來解決了,你們應該還有高手吧?我記得葉老的孫子好像也很厲害?”


聽見這話的葉遠秋瞥了眼左歡,面露尷尬的表情,盧北京也連忙說道:“其實局裏僅次於大軍的異能者就在這裏。”

盧局長回身看了眼左歡,左歡只能整整衣衫,走上前去叫了聲:“首長好!我叫左歡!”

二號首長擡頭看了看左歡,微笑道:“小夥子不錯,很年輕!”

嘴上沒毛,辦事不牢!首長表面上是在誇左歡,言下之意卻很明顯。

盧局長連忙說道:“小左真的不錯,現在的實力絕對能排在第二位,上次島國那件事就是他做的!”

豪門蜜愛:總裁的迷煳小嬌妻 ,但現在也別無他法,吳大軍已經依照劫匪的要求,坐在廣場的雕塑上,發出7級異能者代表性的綠光,像個燈泡一樣照亮了廣場,眼下也只有讓這個小夥子來擔當重任了。

左歡哪裏知道官場上的彎彎道道,聽到兩個大人物都在誇獎自己,心裏不禁大樂。

二號首長轉頭向後看了眼,一個空軍少將,一個陸軍中將便上前幾步,少將先說道:“戰機已經做好準備,隨時可以發動攻擊,保證讓客機的殘骸掉落在無人的區域。”

二號首長點點頭,說:“那只是下策,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傷害我們自己的同胞!”

陸軍中將在二號首長看向他的時候馬上說道:“軍區特大已經在過來的路上,預計七分鐘後就可以到達機場待命。”

我的校花美女總裁 ,他又轉頭對另一邊問道:“現在有解救方案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