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目光忽閃,接待員沒有說話,而是直接轉身去打電話。

不到五分鐘,就有大堂經理和保安隊長趕過來。

「不好意思,除非有警察的調令,否則我們不能提供任何監控錄像。」大堂經理雖然客氣,卻仍然強硬。

「調令?!那這個人也是拿了警察調令嗎?還是,你們酒店有人私自把監控錄像賣了出去?」

要說金柄志當時就拿了監控錄像,徐智媛根本就不相信。這個錄像握在金柄志手裡,最多不超過半年。

回頭盯了沉默不語的保安隊長半晌,大堂經理到底還是搖頭,「對不起……」

金在中拉了拉徐智媛,低聲道:「黑他主機!」

掀了掀眉毛,徐智媛失笑。

還真把她當成黑客了!四季酒店的機房,以前世的設防系統來估算,她要是進去,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機會被抓到。這個風險,她可不想冒。

「要不,我去找朋友!嗯,我以前認識些警察朋友,一定可以幫忙的……」


看金大鐘轉頭去打電話,徐智媛想了想,也轉過身去打電話,「喂,始源xi……」

電話很快就被接起,聽到電話那頭崔始源沒有什麼異樣,只透著關切的聲音,徐智媛心頭一熱。

「嗨,朋友,幫我一個忙可以嗎?」沒有多作解釋,徐智媛直截了當地提出了要求。

崔始源只沉默了不到一分鐘,就沉聲應下,「等電話。」

掛斷電話,徐智媛捏著手機,轉過身去,笑著叫了聲大鐘哥。

金大鐘回過頭,舉著電話,仍有些茫然,「我很快就能找到朋友了……」

「不用了,已經有朋友幫忙了!」

徐智媛燦然一笑,拉著金大鐘就走,「過去休息,跑了幾個小時,真的要累死了。」

茫然地坐□,金大鐘忽地一下又跳起來,「不行,我還得去找人才行……」

「大鐘哥,真的不用了,很快就能拿到我們要的東西了!」

聽到她打電話的金在中目光忽閃,「始源幫得上忙嗎?如果……我可以打電話找人幫忙……」

說得有些遲疑,金在中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徐智媛有些奇怪地看著他,忽然想起來一種可能。

之前金在中庭審時,報紙把他家裡的事翻了個遍,不只是養父母,連同生母也是,可是偏偏他的生父,作為訴訟人,卻沒什麼消息見報。

有人說金在中的生父韓先生是個很了不得的大人物,所以沒有人敢報道。

這事是真是假不得而知,但現在金在中想要求助的,除了生父,似乎沒什麼人……

「不用!在中哥,不管你想找誰幫忙,都不要為我去求那個人。」

看著徐智媛嚴肅的表情,金在中的表情漸漸放鬆,嘴角也勾了起來,「智媛啊,記得,只要能幫上你,哥願意做任何事——雖然你未必需要,可是你對哥來說,很重要!」

眨了眨眼,徐智媛笑了起來,燦爛得連眼睛都眯了起來。

「徐智媛xi!」轉過頭,她看著走過來的大堂經理,笑得更加燦爛。

拿到錄像,她直接給崔始源打電話,還沒等她把感激的話說出來,崔始源已經笑道:「記得,以後也得叫我哥哦!」

掛斷電話,徐智媛心頭滿是暖意。

或許,重生一次,最讓她開心的並不是找到夢想,而是得到那麼多她從沒得到過的關愛吧?!

轉過頭,她看著一臉緊張的金大鐘,笑了起來。

「大鐘哥,接下來,可是要看你了啦!」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玉連、紙言的地雷,

謝謝親們的支持!後續會更精彩。 一個被迫害的少女,該有怎樣的半途而廢?!

或許,就該是像她現在這樣,低眉斂目,安靜而柔弱,彷彿只要被人一注意,一逼問,就會哭出來。

可是只有徐智媛自己知道,她低下頭,是為了掩飾眼底的冷嘲;安靜,是因為她怕一張嘴,就會迸出憤怒的言詞。

她答應過大鐘哥,一定不發飆,一定要裝得可憐,讓所有記者都覺得她可憐,覺得他們哪怕再質問多一句,都是一種殘忍的折磨。

可是……

捏著手,她聽著金大鐘沙啞的聲音一次又一次地在重複,「之前給大家看的視頻,已經很清楚地表明了,智媛當時被勉強帶進房間,還不到一分鐘就跑了出來,並沒有之前網路上毫不負責任的言論所說的那些行為。所以各位請不要再用那些無中生有的言詞來質問智媛——智媛能夠有今天,我是親眼看著她一路艱難走過的,我懇請各位,不要那麼殘忍……」

「為什麼徐智媛xi一直不說話呢?就算這個視頻能證明徐智媛xi沒有和那個男人發生什麼,可是仍然不能解釋她是不是和別的人有過交易。而且,昨天晚上,網路上另一個爆火的貼子,也寫了S/M的練習生負責人金柄志室長曾經拉皮條,徐智媛是不是曾經被他介紹給別的男人,這完全就是個未知數。而且,最重要的,徐智媛xi,你是不是依靠身體交換的角色?!」

終於抬起了頭,徐智媛望著那個站起身,一再逼問的記者,平靜地問:「記者先生,請問你是哪家報社的?」

「我——《首爾星光》——徐智媛xi,你是不是終於準備親自回答問題了?!」

站起身,徐智媛沒有說話,而是慢慢走向了一直站在發言席后的金大鐘。

用眼睛示意徐智媛不要衝動,金大鐘捏著拳頭,在徐智媛慢慢走到他身邊,要張嘴說話之前,突然大聲吼道:「你,《首爾星光》的,我們不接受你的提問,像你這樣連半點良知都沒有的人,以後都不會接受你的採訪!」

台下一片嘩然,徐智媛卻是扭頭看向金大鐘。

眨了眨眼,她有些好笑,「大鐘哥,你真是越來越了解我……」

「噓……」金大鐘小聲的噓了一聲:「我的姑奶奶,你就別說話了行不行?」

徐智媛一笑,沒有聽金大鐘的話退下去,而是站在發言席之後,大聲道:「以下這些話,不是回答剛才那位記者的!而是說給各位,以及透過電視看這段節目的觀眾們——從我出現在新聞發布會上,你們一直在質問我,哪怕視頻暴光了真相,卻仍一直在懷疑我!我很奇怪,難道一個女明星的醜聞就那麼吸引你們?!不,不是一個女明星的醜聞,而這個世界上,醜聞永遠比正面新聞更讓你們興奮——我沒有說錯吧?!」

剛才還因為金大鐘的呵斥鬧成一片的記者們,突然就安靜下來,盯著徐智媛,好像一群聞到血腥味的狼。

沒有人立刻大聲回擊,來打斷徐智媛的話。每一個記者都聰明地等著徐智媛自爆新聞點。

圈子裡,總是有些明星,就是喜歡幫忙製造新聞,尤其是這個徐智媛,已經不是第一次發表驚人言論。

金大鐘都要抬手拍額頭了,可是徐智媛卻好像沒有看到他的表情,仍然注視著台下。

她的目光,慢慢移移,看著每一個人,「著名男星偷情,比他家庭和睦要有暴點,知名美女女星是整容的,比她是天然美更有暴點,出醜、車禍、、打架、嫖//娼、吸毒甚至是殺人,都比他是一個良好公民有暴點!這世界天天有變態明星露出他們的醜態,才真叫是一個暴點!才能叫你們的報紙、節目大賣賺大錢!所以,比起善良美好的一面,你們更相信所有的明星都是醜陋的,哪怕並不確切的消息,也一定要把它編得天衣無縫!不管是誰,哪怕是高高在上的國王,只要被你們拉下馬,你們就是英雄——是吧?!」

大聲喝問著,雖然沒有人回答,徐智媛還是笑了,「多可笑!你們口口聲聲質問我,就是在等我回答一個『字』字!只要我回答了,不用去管真假,你們就可以大書特書,什麼製片人,什麼導演,什麼巨星,都可以潑上成桶的髒水——啊,娛樂圈就是那麼黑暗呢!」

「用先知的嘴臉去說那些話,一定很爽——可是你們忘了!雖然你們是記者,不覺得自己算是娛樂圈裡的人!可是事實上,你們的生活就是和娛樂圈息息相關!沒有明星,你們這些娛樂記者還有什麼用處?!」

在徐智媛在台上大聲說這些話的時候,台下的記者已經有人開始在筆記本上敲題目:

又一次大放厥詞的新晉女星,以為自己已經是天後巨星了!

被問得惱羞成怒,女星炮轟眾記者!

「各位,我現在就回答你們的問題——我,徐智媛,從來沒有為拍戲而與任何人做過任何交易!而我之前被金柄志趕出S//M,就是因為我沒有按照他的指令行事!你們應該也看到有貼子說了,我當時被當眾毆打——而和我同樣遭遇的,在S//M大有人在!」


眯了下眼,徐智媛沉聲道:「從現在這一刻起,不管是誰,再用那些捕風捉影的話來攻擊我和我所尊敬的人還有朋友們,我都會立刻訴上法庭,控告你們毀謗!」

忽然微微一笑,她沉聲道:「就像我已經提出訴訟在網路上發表出不負責任,讓人噁心貼子的那位——任何人,只要做了,就一定會被揪出來的!尤其是那些小白……」

徐智媛眨了眨眼,有意無意地道:「其實,大家都應該已經知道那位是誰了,誰叫他那麼不謹慎,居然同一個IP放出兩條驚人大新聞呢!」

一聽這話,就是昨天晚上沒看過現場版的記者也不禁發出「哦」的一聲。

昨天上視頻真是嚇到圈裡一票人,過後有精明的,也找了電腦高手解析IP,結果很明顯,IP地址一樣,先有那個爆徐智媛料的貼子,後有金柄志的現場直播,而且有些話明裡暗裡都透出那個貼子就是金柄志本人發的了!

不過,在當事人沒有正式承認,也沒被警察抓捕的情況下,倒不好說得那麼直白。

「在此,我再次呼籲政府,實行網路實名制刻不容緩!陰謀者應該暴光在陽光下,而不是一輩子都躲在黑暗中,像老鼠一樣悄悄啃食社會的根基!」

在無數的閃光燈閃爍時,徐智媛微笑,「當然,這種話可能有些人不贊成……」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手錶,「各位,離下一場新聞發布會還有不到半個小時!我想,各位也應該轉移場地了——也一定要像提問我一樣,提問那一位哦!」

雖然話說到最後,徐智媛笑得可愛,話也說得俏皮,可是場下記者沒一個笑的。

死丫頭!當自己是大人物似的,居然敢這麼當著面教訓他們!回頭不寫臭你才怪……

不過,肚裡罵得歡,卻沒一個再糾結著徐智媛的事,就算徐智媛說的,下一場新聞只剩不到半個小時了。

雖然在一個會議中心,但到底不是一個會議廳,還是得快趕去佔位才行。

「各位記者,今天的……」就到此為止!

金大鐘看著場下手忙腳亂,收拾東西,搶著擠出會場的記者們,搖了搖頭,回過頭看著徐智媛,有些小抱怨:「你啊,不該說那些話的!明天這些記者還不知道會寫什麼呢!」

「大鐘哥,你覺得明天上頭版頭條的會是我嗎?」

徐智媛笑笑,眼底別有深意。

如果比名氣,她自然要比金柄志和朴信英的名氣響亮很多。

可是事情不是這麼看的,S//M旗下藝人無數,大部分都是練習生出道。

金柄志爆出那樣的醜聞,等於把所有的練習生都架在了火上。比起徐智媛的事情,S//M出名的藝人都可能遭過凌88辱,甚至被逼或主動地賣88身,這才是驚天大新聞。

身為娛樂圈最著名的幾大公司,S//M絕對不會允許旗下藝人捲入這種是非,所以昨天晚上爆出那樣的醜聞之後,立刻就行動起來。

事情,似乎正在朝著徐智媛所希望的方向轉變。

走出發布廳,在大廳時,正好迎面撞上S//M的人。

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人氣派十足,哪怕是笑,眼底都帶著幾分厲色。

徐智媛退到一邊,禮貌地低頭行禮。

男人停下腳步,側頭看了眼徐智媛,笑了笑,再抬腳時低聲和身邊的人小聲道:「這就是徐智媛?你確定了昨天晚上金柄志的事不是她搞出來的?」

「應該不會,那個侵入公司區域網的好像是中國人——嗯,應該是……」

聽到不確定的尾音,李秀滿不由皺眉,很是不滿,「哪個中國人會突然做出那種事?難道你想說中國政//府一直在關注我們這種小娛樂公司嗎?簡直是胡說八道……」

抿緊了唇,他沉聲道:「做那種事的人,一定和這件事有關係,好好查查,尤其是徐智媛身邊的人。」

沒有聽到李秀滿的話,徐智媛這時候,把注意力集中在隊伍最後面的兩個人身上。

跟在隊伍之後,神情灰敗,好像是過街的老鼠一樣,不管是化了濃妝也掩飾不了黑眼影的朴信英,還是一向趾高氣昂,現在卻垂頭喪氣的金柄志,看起來都那麼慫。

「金室長,很久沒見了……」笑著招呼,徐智媛的眼角瞥了眼金柄志的小腹,「嗯,下回再拍小電影,還是要先減減肚腩好些……」


金柄志臉臊得通紅,狠狠地瞪著徐智媛,「□□養的!是你——」

「啊,這話該是我說吧?」徐智媛笑著聳聳肩,「金室長,不知道檢查官和警察現在找沒找你,我應該告訴你一聲的,你——掉馬了哦!回頭,還是庭上見吧!」

口齒微動,金柄志還要再罵,前面已經有人回頭叫了一聲。

「來了——」

應了一聲,金柄志咬牙低聲道:「你以為你這樣就能坑死我?別做夢了!」

「說什麼呢?金室長,被S//M開除彵不是末日,看看我,你應該覺得很受激勵才對!啊,對了,今天記者們可是很亢奮,我想你一會說話還是注意點,小心被咬得體無完膚……」

臉頰上的肉直跳,金柄志咬著牙,往前邁了一步。

徐智媛盯著他的手,嘴角卻是悄悄勾了起來。

想動手?!不錯的機會啊!

「哥,在、在喊我們呢!」拉著金柄志的手臂,朴信英小聲說著。

被她一拉,金柄志已經抬起的右手,又收了回去。

狠狠瞪了眼,他轉身大步而去,朴信英快步追上,才走近,已經被金柄志一巴掌打在臉上。

被打得驚叫一聲,朴信英捂著臉,呆了好一會兒,才顫抖著手從包里掏出鏡子,轉過身去補粉。

「真是可惜呢!」徐智媛嘀咕,腳尖輕輕點了點地。

原本還想借這個機會好好收拾一下那混蛋的。可惜了,錯過武鬥的機會,咱只能來文鬥了。

「大鐘哥,你先回去好了,我還有點事做。」

「智媛啊!」一下沒抓住徐智媛,金大鐘急著追了兩步,「這個時候你怎麼能自己一個人呢!?聽哥的話……」

「哥,你放心啊!我沒事——」笑著拍了拍金大鐘的手,徐智媛轉身遠遠地跟著前面的人。

看著她的背影,金大鐘長長嘆息了一聲,神情有說出的複雜。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葉倓投的地雷!

謝謝妹子們的支持!後續會更精彩! 「各位記者,我知道昨天晚上的視頻對我的個人形象和S//M的形象造成很大影響,對那個視頻,我無話可講,但我重申一句:我從未像那個貼子里所講的一樣,利用職權威逼利誘……」

說到這裡時,金柄志聲音頓了下,抬起頭,正慢慢走進發布廳的少女,讓他覺得眼睛都在發疼。

居然還敢跟過來看他的熱鬧!

真的很想在這個時候大聲說徐智媛是自己跑出去賣的!

可眼角瞥過身後的李秀滿,他到底還是咽了回去。

昨天晚上正在緊要關頭時,突然接到李秀滿的電話,真的是把他嚇得立刻萎了。

到底是誰居然那麼狠,居然和他玩這一招?!思前想後,他得罪的人太多了,能請得起這樣的黑客,應該是個有錢的,難道是公司里和他爭權的王室長?鄭理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