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俞心心才回過神來,擰着眉頭,似乎在沉思什麼。

她,剛剛好像,中計了?

爲什麼最後洛小虞敲定合作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洛小虞陰謀得逞了?她是故意誘導自己?

俞心心猛的甩了甩腦袋,想要撇開腦海裏那些多餘的想法,無奈的瞪着自己身上的工作服,往裏面走。

這個修士很危險 洛小虞走出咖啡廳後,考慮再三,再一次,嘗試着撥通先生的電話。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她又嘗試着打了好幾遍的電話,卻依舊都在關機中。

先生在做什麼?爲什麼手機一直不開機?這在以前,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 探險手記 除了上次他發生意外之外,先生的手機一般全天二十四小時開機。

這一次關機這麼久,她的心,突然有一種,很不祥的預感!

她找到翼的電話,打過去,也是關機。

“夫人,終於找到您了!呼……”

小艾和夫人一起出來,半路上被夫人甩掉了,正擔心夫人出什麼事,就看到夫人站在街頭打電話,着急的追過來,氣喘吁吁的雙手撐着自己的膝蓋,臉色非常的難堪。

洛小虞回頭這幾天一直暗中觀察小艾。

見她追了過來,嚴肅的問道:“小艾,你是先生的人?”

如果是夜魅的人,小艾這些天不可能一點動靜也沒有。她特意讓管家在除了浴室之外,所以小艾的活動範圍內安裝了監控器,卻沒見小艾有任何奇怪的舉動。

真的只是跟在她的身邊而已。

用她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聽先生的命令,在自己身邊保護自己?那,小艾知道

怎麼聯繫先生?

“呃……夫人,都是先生自己聯繫我,我並不知道怎麼找先生。”小艾着急的憋開關係。

看夫人那充滿算計的雙眸就能猜到,夫人心裏肯定在想些什麼。

夫人這些天,想辦法跟先生鬥智商,雖然在先生那裏栽了一個跟斗,但是,他們這些人可全部被夫人給糊弄算計的累倒。

不說別人,就說她。因爲夫人跑前跑後,被跟丟了好多次,實在,不敢對夫人有太大的放鬆。

她現在,一點空都不敢給夫人鑽,萬一因爲她揭穿先生的身份,那就死定了。

“只是想要跟你確定一下,不過,你怎麼這麼心虛?”洛小虞本來只是想要隨口問一下,沒打算深問。

畢竟小艾只是一個先生派在自己身邊保護自己的人而已,她沒想過小艾真的能找到先生。不過,她還什麼都沒說,小艾急着撇清關係?這就太不對勁了。

她抓住小艾的手,走到對面,她剛剛看到的一家酒吧裏面,咧嘴,陰森森的揚起一整排亮潔的牙齒。

潔亮的光芒在空中一閃,小艾的身子被夫人給‘啪’的一聲按在牆壁上。

臉龐,贊白的長臂攔住她的去路。她的身體,被迫緊緊的貼在牆壁上,就差沒有和牆壁融爲一體。

小艾被夫人那炯炯有神的雙眸看的有些頭皮發麻,着急,心虛的移開視線,看向其他的地方。

洛小虞揚脣,譏諷的打量着面前的小艾,捏着她的下巴,在面前左右晃了一下:“小艾,突然覺得,你很漂亮,比電視上那些女明星都要漂亮呢?”

冷颼颼的空氣,剎那間襲入小艾的衣袖,冷的她打顫。

小艾咬着下脣,感覺到夫人的目光越發的不懷好意,整個人都快要被炙熱的空氣給蒸發了。

夫人的眼神,好像第一次在夜魅看到她的眼神。

小艾不由輕輕轉了一下腦袋,目光不禁落在旁邊的酒吧招牌上,身體一怔,牙齒都開始打顫起來:“夫,夫人……我長的一點都不漂亮。而,而且,我的目的是爲了跟在您的身邊,守護您。您千萬把我無視就好,當我不存在,讓我默默的跟着就行。”

夫,夫人把她帶到酒吧門前,應該只是個巧合吧?沒,沒有其他意思吧?

小艾緊張的,繃緊神經,忐忑不安。

她好不容易從夜魅逃了出來。如果,夫人執意把她送進酒吧,送人或者……估計,先生也是不會阻止的吧?

小艾的額頭直冒冷汗,心虛不已。

洛小虞安慰着拍了拍小艾的肩膀,平靜的揚起脣角,邪魅的目光一閃而過:“你放心,我是不會把你賣進酒吧的。雖然,我現在挺急用錢的。”

“是,是啊,夫人絕對不會把我賣進酒吧的。”小艾口吃的着急附和道。

夫人既然這麼說,就肯定有這一層的意思。

赤果果的威脅,赤果果的威脅啊!

她分明就是想要逼自己供出先生的信息,夫人好毒……

果然,難怪先生會大費周章的找人保護夫人,幫忙隱瞞身份。

就夫人這個功力,正常人,根本就吃不消。

被夫人這麼一嚇,應該什麼話都吐出來了吧?

(本章完) 她很清楚每個人的弱點,逐個攻擊。

她故意,用這種方式嚇唬自己。

小艾真心覺得,自己的腳發軟,狼狽的快要跌倒了。

“小艾,你應該很清楚,隱瞞我的後果。恩?”洛小虞半眯着雙眸,盯着小艾那雙緊張的臉,脣角的笑意放大,滿意的吐出一句,讓小艾瞬間跌坐在地上的話。

小艾的牙齒激烈的打着架,雙手顫抖的哆嗦着,心中的寒意越發明顯。

夫人,比先生還要可怕……

只要夫人一句話,先生會無條件的執行幫助。所以,夫人若發起威來,那絕對等於夫人+先生,太可怕了!

小艾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直接倒地假裝暈倒過去。

洛小虞冷冷的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小艾。

對她突然的舉動,哭笑不得。

洛小虞轉身,直接往外面走,攔下一部車,不理會小艾,直接離開。

直到夫人真的走遠了,躺在地上裝暈的小艾才敢醒過來,站起來,拍掉自己身上的灰塵,灰溜溜的也攔下一部車,跟上去。

然而,在下一個路口,又再次被夫人給甩開了。

洛小虞來到醫院,媽媽的病房裏面。

這一次,媽媽的病明顯好多了,臉色也紅潤起來,看起來很精神。

洛小虞驚喜的走過去,來到媽媽的牀前。

“小虞,你來了!”洛母看到洛小虞,驚喜的喊了一聲,朝她揮揮手,拍着自己身旁的位置,讓小虞坐上來。

洛小虞順手把病房的門關上了,病房裏面,只剩下母女兩人。

沒有了外人的干擾,母女兩個頓時就熱攏起來。

洛小虞感覺,自己又回到了之前,一直在醫院陪媽媽的時候。那時候,她和媽媽相依爲命,互相依賴,她們,是對方可以託付生命去保護的人。

她哽咽的撲進媽媽的懷裏,雙手摟着媽媽的肩膀:“媽媽,好想你。”

“傻丫頭,怎麼還跟個孩子一樣撒嬌?今天怎麼有空來找媽媽?”洛母關心的小聲低斥着問道。

自從上次聽到小虞說了她發生的事情之後,洛母一直很擔心小虞,又幫不了什麼,只能再病房裏乾着急。

現在看到小虞臉上似有似無的憂愁,不由發問道:“你說的,那個先生還有慕容沝,沒有對你怎麼樣,爲難你吧?”

洛小虞安慰着媽媽,緊緊的握着媽媽的手,笑道:“媽媽放心,他們不會爲難我。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處理。”

“不過媽媽,你病好了以後,是不是想要奪回洛川集團,把竇莉趕出公司?”

現在媽媽已經醒過來了,那麼洛川集團就不可能再在竇莉的手裏繼續下去。而且,只要洛川集團一天被竇莉掌控着,媽媽就一定得不到安寧。

星云戰 想要徹底找到保護媽媽的方式,就是把洛川集團搶回來,交給媽媽,把竇莉給趕出公司,讓她再也沒有辦法去傷害媽媽。

洛母揉着小虞的手,輕笑着搖搖頭:“商場的事情,哪有那麼簡單?只是把人趕走,絕不了後患。竇莉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背後一定有一股強大的勢力在支撐

着她。我徹底昏迷之前,你羅叔叔就已經開始計劃,而且在暗中調查,都沒能催倒竇莉,說明她的後臺不是那麼輕易倒的,你千萬不要打草驚蛇。”

洛母不是不相信自己女兒的能力,只是羅志陽花了這麼多年都沒做到的事情,小虞貿然動手,只會更加壞事,她不希望,好不容易離開A市,離開竇莉的女兒又回去,回到以前那種痛苦煎熬的日子。

洛母很清楚這些年,竇莉用自己來威脅小虞,做了多少她不甘願的事情。小虞的學長沒有消息,小虞也沒提過他,應該和竇莉也有很大的關係。

兩年前,小虞的學長經常和小虞一起來找她,兩人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現在突然沒了消息,只怕小虞心頭,有道很大的傷口。

她怎麼忍心,再讓小虞回到那種日子?

“媽媽,你還記得俞心心嗎?”

“俞心心?竇莉的養女?”洛母聞言,詫異的問道:“怎麼突然提起她了?”

“俞心心被竇莉趕出A市,而且給她一個很難的任務讓她來晏城,似乎要她自生自滅,已經把她給拋棄了。毫無價值的人在竇莉眼裏沒有意義,俞心心也知道這一點,所以,現在正打算和我合作,重新回到上流社會,感受陪人捧的滋味。”洛小虞坦白道。

媽媽也知道,俞心心從小就被竇莉收養,如果,想要從竇莉那裏知道什麼信息,想要打敗竇莉的話,俞心心是最好的人選,而且,更能夠輕而易舉,不費吹飛之力。

這也是洛小虞爲什麼,第一個來找的,就是媽媽。

對公司,對竇莉最瞭解的人,就是媽媽,公司的股東,內部關係,竇莉的一舉一動,在媽媽昏迷之前,媽媽都瞭如指掌。

既然打算把竇莉這個毒瘤除了,必須得請教媽媽才行。

洛母若有所思的皺起眉頭:“我醒來的事情,竇莉知不知道?”

“封鎖了消息,竇莉不知道。”

“那好,你先和俞心心周旋一下,看看她的任務是什麼,讓她重新取得竇莉的信任,回到洛川集團做臥底。讓她整理一份公司內部,所有竇莉股東的資料給我,還有,竇莉的所有通話記錄。”

“好,我知道了。媽媽安心養病,我馬上聯繫俞心心。”

洛小虞確定媽媽的要求之後,離開了醫院。

洛小虞回到之前見到俞心心的咖啡廳。

果然看到她在那裏幫別人端咖啡,聊天,做服務員。

見洛小虞出現以後,俞心心立刻趕緊把手上的事情放下,來到洛小虞的面前,坐下:“你已經考慮清楚了?”

“先告訴我,竇莉交給你的任務是什麼?”

“……”

俞心心嚴肅的皺起眉頭,警惕的立正身子,坐回自己的沙發上,看着一臉淡漠的洛小虞,心裏直打退堂鼓。

她以前和洛小虞都是敵人,所以,不知道身爲戰友的洛小虞是什麼樣的人品。萬一洛小虞突然就放棄合作了,而且告訴媽媽她泄露了祕密,那樣,會死的更慘……

她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應該冒這個險。

“不用多想。 我的青春我的刀塔 因爲現在的你,根本沒得選。和我

合作,完成任務,取得你媽媽的信任,然後,做到我要求的事情,我一定會把你該的東西全部交給你。爲了表示誠意。”洛小虞從自己口袋裏拿出一張剛剛註冊的卡。

“這張卡里,已經注入十萬塊,密碼是你的生日,你可以自己去投資做生意,或者做別的,不要被竇莉發現就行,任你支配。只要和我合作,你立刻可以不用給別人打工,找一個不錯的投資項目,當股東老闆,坐享其成。”

之前準備給媽媽用的手術費沒有用出去,現在還在她的手中,所以,想要做到俞心心的要求,並不難。只是,看對方的選擇了。

俞心心接過洛小虞拿過來的卡,譏諷道:“就算我答應你,也未必合作的了。你剛剛說,想要幫我完成竇莉交給我的任務?如果是別的,或許我可以幫你,但是這個任務,你絕對不會做。”

“是什麼任務?”

“竇莉要我找到慕容沝,給他下藥,讓你和他在一起,懷上孩子。”俞心心說完,臉上終於有了一種愉悅的神情。

她的嘴角,得意的上揚着,雙手環胸的打量着洛小虞。

看到洛小虞突然沉下去的臉,她莫名的興奮。

那種需要做卻不想做的感覺,是不是特別的難受?她一直都知道,洛小虞想要絆倒媽媽,不過,想要讓她回去得到媽媽的信任確實很容易。前提是,她知道這個任務,洛小虞一定不會做!

洛小虞心高氣傲,怎麼可能會因爲要絆倒媽媽出賣自己的身體?如果洛小虞願意,也不至於等到現在。

洛小虞不是一直很狂妄,很高傲嗎?不是一直覺得自己像個聖女一樣高高在上嗎?她倒要看看,是洛川集團重要,還是她的姿態更重要。

“……”

果然是竇莉一向的作風!

洛小虞沉默了下來,靠在背後的沙發上。

懷上慕容沝的孩子啊……

如果不認識先生,也許她可以。

但,她現在都和先生說好了,要和慕容沝離婚,和先生在一起。這種時候如果和慕容沝生孩子,算什麼?背叛先生嗎?和先生過家家好玩的嗎?

這讓她怎麼想?

這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俞心心很喜歡看到洛小虞這樣糾結的樣子,不由的,再次下達一記重磅:“聽說你已經把你媽媽帶回來了。等到有一天,你媽媽醒了,她該怎麼辦?洛川集團是洛家的江山,如果在你媽媽手裏毀了,將來就算她死了,也沒臉去見你外公外婆,洛小虞,現在已經不是我合作不合作的問題,而是你孝順不孝順的問題了。你,願意爲你媽媽,懷上慕容沝的孩子?”

可以意外打擊到洛小虞,她付出什麼都值得。反正已經沒辦法再回去了,大不了不回去,就這樣待着也好。

她過的不舒服,也要洛小虞過的不舒服才行!

‘你,願意爲你媽媽,懷上慕容沝的孩子?’

俞心心的話,就像一鼎千斤重的鼎,狠狠的砸在她的心頭,砸的她快要喘不過氣來。

她願意爲了媽媽,懷上慕容沝的孩子嗎?

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會同意的!

(本章完) 洛小虞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慕容家,一回到家,就直接把自己鎖在房間裏面。

她把自己泡在冷水裏面,將那些冰冷的涼水,沉浸着自己的腦袋。

她躺在那些冰冷的涼水下面,回憶着這些天來所發生的一切,窒息的,閉上雙眼。她現在甚至覺得,無論她選擇做什麼,都是錯的。

對不起先生,對不起媽媽,對不起慕容沝,更對不起羅叔叔。

現在能夠救洛川集團,幫助媽媽奪回公司的最佳機會就把握在她自己的手中,她卻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她真的,太不孝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