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直接動手將自己的上衣解開,露出裡面包紮好的傷口,龍晟凜說道,「六弟你也看見了,這一劍差點要了朕的命。」

雖然不是很清楚他傷的到底如何,但是以他對九夜的了解,他既然要想殺一個人,那必定是拼盡了全力去的,可看龍晟凜如今的狀況,並不像是受了重傷的,也不像他所言的那般,差點就要了他的命啊。

「確實。」龍君墨很敷衍的回了一句,「要不怎麼說皇兄您是真命天子,上天庇佑呢。」

他這語氣明顯的一聽就聽出來了,但是龍晟凜也不惱,依舊是笑臉相迎,「可這上天也不能時時刻刻庇佑著朕,所以朕就在想,若是身邊有一群高手保護的話,那些想要刺殺朕的亂臣賊子不就進不了身了嘛?」

他在打影衛的主意,龍君墨的眼神一寒。

但是轉而看向龍晟凜時又變回了那淡漠的神情,「不是臣弟不想把影衛調過來保護皇兄您,而是害怕把影衛調來后對皇兄您更為不利。」

「影衛個個身手不凡,怎會對朕不利?」龍晟凜富有深意的看著他。

其實影衛對於他來說完全是次要的,他要的不過是想看看龍君墨對自己的忠誠度而已。

「皇兄可別忘記了,九夜曾是影衛的頭。」他接過培言遞來的茶杯,杯中那漂浮著的一片茶葉,語氣平淡的說著,「如此,皇兄您還覺得有影衛保護會安全嘛?」

「有總比沒有強吧?」龍晟凜抿了一口茶,不免嫌棄的微皺眉頭。

喝過了金瓜貢茶再喝著龍井,味道還真不是一般的差。

看到龍晟凜臉上的表情,龍君墨默默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皇兄不擔心,但臣弟有所顧慮,畢竟是臣弟的手下,若因此害的皇兄再受傷的話,臣弟的心裡可過意不去。」

嘴上說著過意不去,可這臉上表情卻完全不像那麼回事。

龍晟凜思索一番,倒也覺得他說的不無道理,「既然如此,影衛朕便不要了,但是這。。。」

「臣弟自然會盡全力捉拿九夜歸案的。」他應承了下來。

可就算如此,龍晟凜還是不滿意,「九夜並非主要的,朕要的是整個無極閣的命。」

龍君墨一怔,有些詫異的看向他,「皇兄何意?」

「朕要無極閣從此消失,傅家那對姐妹以及九夜,都必須死。」龍晟凜終於是吐露了自己找他來的真實目的。

對他而言,就算是如今坐上了皇位,他也還是隱隱感覺到不安的。

不僅僅是因為龍君墨的存在,更重要的是傅家那對姐妹,她們始終是禍害,她們活著對他來講就是威脅。

對於龍晟凜的要求,龍君墨著實感覺到為難,無極閣他完全是有把握讓其消失的,但傅沁兒。。。

「皇兄可還記得答應過要幫臣弟做三件事的?」

聞言,龍晟凜眉毛一挑,倒是沒想到他居然在這個時候提要求了。

雖然很不想認,但畢竟他如今貴為天子,說出去的話,就得算數,更何況他現在還不想跟他翻臉。

「你要朕做什麼?」

「放過傅沁兒。」

聽他說完后,龍晟凜就這麼冷冷的看著他,沒有任何的反應。

就在龍君墨以為他會拒絕自己的時候,他突然就笑了。

「朕還以為你會要朕放過弟妹呢?」

他有想過,可終究還是沒有說出口,因為他知道,就算說了也沒有用,他絕對不會放過這唯一可以牽制住自己的籌碼。

「那皇兄的意思如何?」他現在能做的,無非就是保護好唐沫兮的姐姐而已,他不希望等她知道真相的時候會更恨自己。

或許她這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真相了吧,龍君墨在心中自嘲了一句。

龍晟凜沒有回答他同意還是不同意,而是饒有興趣的看著他,「怎麼?對她還有情義?」

新婚愛未眠 「畢竟當初臣弟與她確實是有婚約的,可終究是天意弄人,臣弟的父親成了她的殺父仇人。」龍君墨嘆息一聲,然後又緩緩說道,「這次就當是還了欠她的情吧。」

他說的倒是情深意切,可龍晟凜卻並不相信,畢竟他也是知道內幕的。

「僅僅只是如此?」他詭異的一笑,聲音低沉的說道,「難道不是因為她是弟妹的親姐姐?」

龍君墨整個人一僵,看向他的眼神中帶著詫異,「你是如何知曉的?」

「你以為傅芸瑤為什麼非殺弟妹不可?」 子時,淺睡的趙淑被霍丹蘭搖醒,她猛的睜開眼睛,看到霍丹蘭那雙焦急的眼,便翻身起來,她翻身起來,便驚動了孫雲,她也爬起來,揉着眼睛問:“姑姑您怎麼在這?”

霍丹蘭做了個噤聲的動作,“你們兩快穿衣,來不得多說了,快,跟我去見太子。

趙淑與孫雲對視一眼,雙雙忙穿衣,也不叫丫鬟伺候了,穿得手忙攪亂的,霍丹蘭忙給兩人繫帶子,這時初春等人都推門進來,也是剛起身,頭上的黑髮都是披在身上的,沒來得及梳頭。

一番手忙腳亂後,趙淑與孫雲以及霍丹蘭,在小郭子等人的護送中,提着涼盞燈籠,便去了雋花樓。

霍丹蘭身邊跟着的一直是喜鵲,阿婆並不在,趙淑看了一眼,執海倒是跟在一旁,便悄聲問霍丹蘭,“姑姑,怎麼了?”

沒等霍丹蘭回答,孫雲便驚呼,“火!”

趙淑擡頭看去,之間山莊四周都燃起了熊熊烈火,像是要將此處圍燒了般,一股寒風吹來,濃煙便嗆得衆人連連咳嗽。

“海老,煩請去看一眼,來了多少人,可有突圍的把握。”趙淑收回視線,忙吩咐。

霍丹蘭卻拉着她的手搖搖頭,“出不去,若能出去,姑姑早便帶你們離開了,放心吧,沒那麼容易燒過來。”

說話間已經到雋花樓,李卓正焦急的在外間走來走去,焦急不已,見趙淑等人過來,又見趙淑無事,這才鬆了口氣。

“太子哥哥呢?”趙淑問他,話說完,已推門而入,剛推門而出,便聽到太子的咳嗽聲。

大家都進了裏間,並把門關上,此時也顧不得什麼男女大方,霍丹蘭與孫雲也都進了裏間,行了禮,焦急的坐在桌旁,靜等外面的消息。

不多會,有霍家的人來報:“姑娘,雋花樓不能呆了,對方有火炮。”

幾乎是霍家人來報時,小朱子也跟了來了,他主要負責情報工作,一有問題便早已衝到前面去查看個究竟,他一見到趙淑便焦急的說:“郡主,來了數十批人馬,奴才看是前門很快便要被攻破了,對方還有數挺火炮,奴才殺出一條血路,咱們回城吧。”

他想着的是,有太后在,那些人怕是不敢真的屠城。

趙淑冷笑,竟連火炮這種東西都能運來,屠城算什麼?正好太后駕崩了,國喪期間,他們好做小動作。

她還沒說話,霍丹蘭便道:“不急,阿婆呢?”

“不知。”那霍家人如實稟報,外面如今很亂,大批大批的黑衣人將整個山莊圍得水泄不通。

霍丹蘭聽了也不多說,只是點點頭,對那人道:“天寒地凍的,且先看着吧,你去守着北門,莫要讓人從北門摸進來

。”

那人見說不動霍丹蘭,便抱拳領命下去,他跟了霍丹蘭十多年,知曉霍丹蘭的性子,決定的事,是不會改變的。

霍家人下去後,趙淑便問:“姑姑,你看小朱子和小郭子能幫上什麼忙,他們全聽姑姑調遣。”

“放心吧,姑姑這幾日已佈置妥當,竟有人敢來,那麼便須得把命給我留下,你的人明日幫忙埋屍即可。”

趙淑聽了,對小朱子說:“去前面看着,莫要讓人偷摸進來,大批人馬容易被發現,但個別刺客卻不易發覺。”

“是。”小朱子彎腰行禮,“奴才定不放哪怕一隻蒼蠅進來,請郡主放心。”他說罷折身出了們。

如此血淋淋的,從霍丹蘭嘴裏說出來,孫雲和盛夏等人都心中發毛,以往只覺霍姑姑是個極爲溫和的人,眼裏的笑意彷彿旭日陽光般,讓她們不由自主的便想親近,如今看來,霍姑姑也是手段頗爲狠辣之人。

尤其是孫雲,近日來,她的衝擊極大,趙淑不像個孩子也便罷了,皇家之人,能理解,內鬥最嚴重的便是皇族中人,幾乎是不死不休,鬥起來能讓天下大亂。

溫柔的霍姑姑也彷彿變了個人般,她這個養在深閨中經歷過最血腥的事也不過是看人被害小產之人,真有些接受不了,還是溫柔親和的霍姑姑讓人心中舒坦。

沒來觀州之前,她以爲人與人之間,不過是你今日說話嗆我兩句,我明日在當家人面前無中生有陷害你兩下,後日她在路上潑油,讓有了身孕之人滑倒小產……最了不得的也不過是,在荷花池裏發現具女屍,恰好是某某妾室或是某某公子罷了。

哪裏知曉,出了觀州,不但聽到死士稟的趙淑猶如女羅剎般殺了郝孑,那可是國丈啊!殺了郝孑還不算了事,還把郝澤凱做成了人彘……

她已經在內心深處做了許多鬥爭,暗示自己,阿君沒有錯,阿君是在除暴安良,她沒有錯,她依舊是那個可愛的君郡主。

天知曉,她聽了死士的稟報後,還神色如常的面對趙淑是花了多大的勇氣,但方纔她聽到了什麼?

火炮!

這種戰場上纔有的東西,竟然未經皇上允許,便擺在山莊門前,太子殿下還在莊子裏,便有人放火圍了山莊。

她有種天下要大亂之感。

“姑姑已安排妥當?”趙淑心中莫名興奮,想要出去看看。

霍丹蘭點點頭,伸手摸摸她的頭,“放心吧,姑姑把你們帶來,定會安全把你們帶回去。”

她的話,不光讓趙淑鬆了一口氣,孫雲和太子也暗自將心中的巨石放下,此處最沒保障的便是太子了,趙淑有執海,霍丹蘭有阿婆,孫雲有暗中的死士,保住她三人的命,絕對沒問題



但太子,無數之人追趕而來,就是爲了他。

“太子哥哥在此處的事,是如何泄露出去的?”趙淑問,這個問題她一開始便打算問了,但一直沒開口。

霍丹蘭皺眉,突然說:“來人,去看歐陽先生爲何還未過來。”

外間有人道了聲是,便沒音兒了。

綠蘿與半束分別站在趙淑與孫雲身邊,手都緊張得不斷髮抖,雙脣緊緊的抿着,小臉慘白。

趙淑看了一眼這兩丫頭,道:“姑姑,我想出去看看。”

霍丹蘭微微搖頭,看了一眼坐在牀上的太子,他此時大引枕靠着,木着臉,如此場面,怕是見怪不怪了。

並不是非要守在此處,但誰知道會不會有奸細?只有看着,才能安心,霍丹蘭同情這個命運多舛的太子,儲君之尊,卻飽受磨難。

她所不知曉的是,若放在以往,沒人敢這樣‘明目張膽的’來刺殺太子,實在是近來時局動盪,大家都覺得是拼一把的最好時候,明德帝覺得此時是集中皇權的最佳時機,皇子們和諸王們也覺得此時是排除異己搶奪陣地之時。

加之太子手裏又有金礦,只要得到金礦,有了錢糧,便可增長實力。

又等了將近兩刻鐘,纔有人前來稟報,是霍家的人,“姑娘,彭小將軍來了。”

霍丹蘭起身,激動的走了出去,“快請。”

趙淑原本也想跟着出去,卻還是忍住了,她要守着太子,趙淑不走,孫雲也便沒走,一時之間,裏間裏便有些尷尬起來。

畢竟孫雲是外女,在太子的屋子裏,不管怎樣,沒一個年長的人帶着,不管外邊是如何戰火連天,她終究是極爲尷尬的。

好像是大隊人馬趕來,外面喊殺聲震耳欲聾,太子聽了那張麻木的臉,也忍不住激動,不知是何人派兵過來。

趙淑想起衛廷司信上說的內容,稍稍安心,看來父王也快到觀州了,當初彭小將軍也是跟着一道去巡視天下的,此時竟然趕來相助,怕是太子在此處的消息,又被泄露出去了。

真是防不勝防,最可氣的事,還不知曉是何人泄露了消息,腦海裏出現幾個人的名字,趙淑面色猶如罩了一層寒冰般難看。

太子早已習慣,不管他走到哪裏,都能引來無數殺手,在霍家的莊子裏竟能平靜的過那麼多天,他極爲驚訝,霍丹蘭還真頗有本事。

正在腦海裏盤算着,接下來要如何做,外間便聽到有人說話,“大人,小將軍請,太子殿下在裏間。”

趙淑與孫雲相視一眼,紛紛以面紗遮面,方纔都太緊張,竟忘了這茬。

剛將面紗圍上,便見霍丹蘭領着彭小將軍彭睿進來,身邊還跟了個柳煥,柳煥見到太子,堂堂七尺男兒竟淚流滿面,“殿下,臣來遲了

!”

他是一開始便選擇跟太子的人,是*的元老,也是太子最得力的能臣,二人情自不一般,老遠的跪撲過來,“殿下,您受苦了。”

如此一幕,衆人看了默默垂頭,彭睿跪在太子牀邊,“末將參見殿下。”

太子是自離京後,第一次見到自己的人,也忍不住哭起來,他努力抑制噴薄而出的情緒,只是流了兩行清淚,此時不是細說數月來遭遇的時候,便伸手顫抖的扶起彭睿和柳煥。

天仙子的毒已完全清除,手也不再顫抖,只是依舊虛弱無力,柳煥和彭睿也不矯情推遲,知曉如今最重要的便是度過難關,站起來,壓住心中的情緒,柳煥道:“殿下,您放心,您的情況衛大人已經與微臣說了,微臣相信殿下一定能好起來的。”

他心中悽悽,太子這副模樣,比他想象中的還要不堪,然而他還是要堅定的跟在太子身邊,緊隨太子步伐,如今他在朝中得罪不少人,雖有霍家作爲後盾,但若選跟其他皇子,已是不妥。

微不可查的嘆了口氣,希望太子真的能好起來,皇上的諸位兒子中,他最看好的便是太子,太子此人溫和又不失聰慧,大度又是非分明,弄成如今這番模樣,也不過是敵衆我寡,在敵衆吾寡的情況下,還能保住性命,足見其本事。

不管是自我安慰,還是客觀評價,柳煥此時已打定主意,堅定不移的跟在太子身後,若太子實在無法登基,他大不了明德帝駕崩後便辭官歸隱,他也不缺這一官半職來給自己添彩增光。

彭睿細細看了太子的神情,也是微微嘆氣,他不是太子的人,不過是與衛廷司有交情罷了,京中時局緊張,衛廷司政務繁忙,他原本是跟在永王身邊巡視天下的,收到衛廷司的飛鴿傳書,才連夜趕來,手下的兵,已三天三夜未休息過了。

太子扯出一抹微笑,“多謝柳卿能來,孤很感動,孤也與柳卿般相信自己能好起來,若實在好不了,便命該如此,孤不強求。”

這次,他自稱孤,不是玩笑,而是無比鄭重,說自己的態度,得之吾幸失之吾命,順其自然,不強求。

說罷又對彭睿說:“不知十九叔如何了?小將軍來了觀州,十九叔不知何人在保護?”

彭睿覺得頗爲稀奇,太子殿下問的第一個問題竟是何人在保護永王殿下,抱拳回道:“回殿下,張副統領和郭副官還在,還請殿下,郡主放心,王爺如今已從南邊歸來,年前定能到觀州。”他說着不忘看了趙淑異樣。

趙淑也是豎着耳朵聽,若不是外面戰況還不明,她真的想立馬問一問自己父王如今如何了,此時聽彭睿的話,稍稍放心,沒有太子在身邊,自己父王定安全許多,福身行禮,“多謝小將軍。”

“郡主客氣,保護王爺和太子殿下,是下官職責所在,當不得郡主的謝

。”彭睿一身戎裝,周身還散發着讓人退避三舍的蕭殺之氣,年紀輕輕,卻是在軍營中練了十幾年的,打小便在軍中長大,雖長得頗爲俊逸,不是那種五大三粗的人,趙淑卻是知曉,此人不可小覷。

幾人說罷,又相互見禮,才說起外面的情況,依舊是彭睿說,“殿下,郡主,霍姑娘,此處明日便不可再呆了,末將會派兵護送幾位回城,太子殿下還是住行宮罷,皇上的旨意也是讓太子殿下住行宮,替皇上在太后跟前盡孝,過些時候再回京。”

“父皇的旨意?”太子疑惑的問,心中涼涼的,人不怕落魄,就怕落魄時看透周圍的人心薄涼。

他並不怪自己的父皇沒有傾力尋他,只是不管如何暗示自己,心依舊是痛的,此次能逃脫昇天,全靠霍家,以及率先把他救出地牢的江左,還有爲他擋劍的十九叔。

所以,他敢信趙淑,幾乎毫不懷疑,願意把金礦給她,在他心中,永王府與皇后,是同等地位的。

不敢告訴趙淑永王給他擋劍的事,怕她憂心,他明白永王於趙淑意味着什麼,若沒了永王,他的阿君妹妹便真的無依無靠了。

“是,皇上的旨意。”他從懷裏掏出一道明黃聖旨,並未念,而是遞給太子過目。

聖旨一出,衆人忙跪下,就在跪下的那一刻,一支箭呼嘯而來,太子坐在牀上,衆人跪下,無人遮擋,箭直朝他心臟而去。

跪在牀前的是柳煥和彭睿,接下來便是霍丹蘭和趙淑,趙淑落後一步是孫雲。

箭破空而出,瞬間而至,衆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小郭子一直跟在趙淑身邊,看到飛箭襲來,瞬間伸手一撈,將趙淑拉到一邊。

同樣動作無比快速的還有喜鵲,她一個飛旋,便已將霍丹蘭拉到了安全之地,這一切的動作不過是瞬間便做完了。

執海反應也是極快速,一陣風般撲來,伸手一握,便將破空而來的箭抓住,並翻手一擲,將箭擲了出去,同時他整個人也如騰空的飛鷹般破門而出,追了出去。

彭睿和柳煥都心有餘悸,同時暗暗心驚,沒想到小小的屋子裏,竟有如此多的高手。

趙淑非常生氣,臉上寒氣仿若要結爲實質,“小郭子,爲何不保護孫姑娘?”

小郭子聽了趙淑的話噗通跪下,“郡主恕罪,奴才知錯。”

“好了好了,我不是沒事嗎,你何必生那麼大的氣,多大點事。”孫雲忙安撫,同時對小郭子眨眨眼睛,讓他快些給趙淑磕頭。

小郭子忙磕頭,“郡主恕罪,奴才知錯,下次定好生保護孫姑娘。”方纔千鈞一髮之際,他只想着郡主千萬不要有事,哪裏還記得趙淑曾說務必要保護好孫姑娘,雖然他一直知曉孫家的死士一直在暗中保護着,但就像方纔那般,受牽連,死士也是反應不過來的,此次是他失職



此時並不是責罰小郭子的時候,趙淑便也就就驢下坡,冷聲道:“回城後,你自己去領五十大板。”

“是。”小郭子鬆了口氣,打板子至多幾天屁股疼,幸好郡主沒罰狠。

“小將軍,外面的人還沒處理好嗎?”霍丹蘭問,竟有人暗中放冷箭,實在防不勝防。

彭睿拱手,“小將此次帶了一萬人前來,想必是沒有任何懸念,還請太子殿下,郡主,霍姑娘,孫姑娘稍等,小將這便去瞧瞧。”

他冷着臉,得了太子點頭後,便扶腰間佩劍而去,今夜他是帶了一萬人奔襲千里,晝夜不停的趕過來,士兵們心中也都憋着一股勁,剛到便將數批黑人人瓜分了。

他的兵,他相信,那絕對是精英,雖不能與衛大人手下的比,但比郝孑、寧國候手下的那些酒囊飯袋要強上幾十倍不止。

踏着積雪大步離開雋花樓,不多會便看到執海回來,他醜陋的臉龐在夜色中更爲恐怖,不過彭睿豈是那種看錶象之人,他的視線落在執海手裏的人頭上,暗自心驚,若他看得沒錯,此人是跟在君郡主身邊的,在房間裏,屬他身手最好。

對於強者,不管是個太監,還是正常男人,彭睿都給及足夠的尊重,點點了頭,兩人錯開身,他繼續往前走。

不多會,便出了山莊,周圍依舊是一片火海,但霍家在規建此處莊子時,是費了不少心思的,有兩道圍牆,火蔓延到牆外之時,推倒第一道牆,土牆倒下,壓倒一片助燃物,露出兩排大水缸,大水缸內都盛滿了水。

而第二堵牆又太高,還是青磚牆,燃燒不易,霍家人在青磚牆內,伸出沾滿水的長把瓢,根本不需露面,便把火隔絕在莊子之外。

加之如今大雪壓頂,縱然是遠火飄來,也不宜點燃一草一木。

“將軍,人已全部俘獲,是殺還是留?”

彭睿冷着臉,蕭殺之氣全開,大步來到捆綁黑衣人的地方,視線掃過那五挺火炮,“都活埋了。”

走到火炮前,伸手摸了摸,“還是好東西,沒收擡回彭城去。”

“是,將軍。”那一早便打着將火炮擡回彭城的百夫長傻笑,他還在打腹稿,要如何說服將軍允准他將東西擡回彭城呢,沒想到小將軍頗有老將軍的風範,君不知彭城內的好些上好的鎧甲和兵器,都是搶來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