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直起身的紀澤深繼續說道,「今天,是我妹妹心雨的婚禮,在這裡我有些話想對各位來賓包括我的妹妹還有我的家人說,心雨過去做了不少錯事,我想她已經深刻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在這裡,我替他向在場的所有人說聲對不起,也請大家給她一個機會,接納她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

這一次現場沒有鼓掌聲,一片寂靜,氣氛也有些尷尬。

紀澤深側過身看著紀心雨說道,「明義是個不可多得的好男人,他沒有嫌棄你的過去,願意跟你共度一生,我也希望你能做到,對他不離不棄,做好妻子該有的本份,不辜負一個願意背負議論娶你的男人。」

這場婚禮的布置特別的簡單,在場的賓客,也許,沒有一個是真心祝福她的,都把她當做過去那個紀心雨,唯有夏明義,從來都沒有用異樣的眼神看待她。

心裡為自己過去那些所作所為自責的紀心雨,眼睛被淚水打濕了,不想讓人看見,卻又怕自己妝花了讓人看笑話,紀心雨只能背過身偷偷用手擦眼淚。

「明義,很謝謝你願意接受我這個並不完美的妹妹成為你的妻子,我祝福你們,白頭偕老。」

「謝謝。」夏明義點了點頭。

紀澤深致辭完后,司儀繼續上台主持,而在台下的梁帥因為不便發表什麼意見,只是跟普通的賓客一樣站在排列之中參加婚禮。

靠在紀澌鈞懷裡的木兮看到木小寶捧著戒指過去,上台階的時候,因為腿太短了,還要旁邊的許衛抱著上去,本來是很可愛的一幕,結果到了紀澌鈞嘴裡就成了嘆息。

「我這兒子,怎麼就沒遺傳到我的身高呢?」

上幼兒園就一米八幾?

怕不是怪胎吧。

台上在交換戒指的時候,紀澌鈞轉動著木兮無名指上的戒指,湊到木兮的耳邊來了句,「兮兮,什麼生老病死不離不棄,太普通了,我們結婚就不用這句。」

「噢,那你想用哪句?」

紀澌鈞低頭看著木兮時,落在木兮孕肚上的手輕輕摸著,「當然是禮成送入婚房。」

「不害臊!」她就知道紀澌鈞嘴裡說不出什麼正經話,就在木兮想掐紀澌鈞一把的時候,木兮聽到周圍原本在議論紀心雨跟夏明義婚事還有紀澤深的話題,突然轉到紀心雨脖子上的項鏈上。

看不出紀心雨脖子上的那條項鏈有什麼來路,木兮小聲問了句,「老公,紀心雨脖子上的那條項鏈,很特別嗎,怎麼那些人好像特別驚訝的樣子?」

「兮兮,我建議你,不要關注那條項鏈,關注我,我比任何東西都值錢。」

以為紀澌鈞是在吃醋,沒有多想的木兮回了句,「今晚,我會好好關注你的。」

「傻兮兮。」也就他家兮兮單純,懂的不多。 路彥琛皺眉:"所以呢?"

雲熙無奈的嘆口氣:"所以啊,他們早上才離開的,這會估計還在海上飄著呢! 貴妃娘娘又被翻牌子了

這下,路彥琛也傻眼了。

他之前太擔心著急了,所以,根本沒有想到這個問題。

按照他們之前預計的時間,這些新人到島上的時間,應該已經天黑了。

路彥琛皺眉看著雲熙:"你怎麼不早提醒我!"

雲熙一臉無辜:"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們兩個都太著急了,關心則亂,把這點給忘了!"

路彥琛煩躁的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開口道:"那你聯繫曲藝了嗎?"

雲熙有點垂頭喪氣的:"聯繫什麼啊,曲藝那邊,根本沒有信號,什麼都接收不到,我怎麼聯繫,只能等他們上島了!"

路彥琛皺眉看著他:"我們現在只能幹等嗎?"

雲熙無奈的聳聳肩:"不然呢,老大,我覺得你的智商,肯定被葉一朵影響了!"

路彥琛給了他一個涼涼的眼神,雲熙立馬閉嘴了。

路彥琛向著海邊走去:"我覺得這樣等下去不是辦法,不行的話,我出海看看!"

雲熙吃驚的瞪著眼睛:"出海?萬一走岔了呢?"

路彥琛冷哼了一聲:"那也比在這裡乾等強!"

雲熙無奈的看著他:"老大,我個人覺得啊,如果內鬼真的想動手的話,船上那麼多組織的人,人多眼雜的,他肯定要找一個沒人的地點和時間,這個合適的時間,怕不是那麼好找,所以,我個人覺得,他上了島之後,仔細的籌謀一番,再動手的可能性比較大!"

路彥琛皺眉看了一眼雲熙,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其實也怕走岔了,這樣還耽誤了時間。

他皺眉看著大海,最終只能沉聲道:"算了,你先去忙你的吧,我在這邊等著!"

雲熙無奈的看了一眼路彥琛,搖搖頭,向著島上的別墅走去。

不管路彥琛到底要不要出海,晚上他總歸是要住在這裡的,他還是趕緊讓人去收拾房間吧。

路彥琛站在海邊,思索了許久,最終還是沒有出海。

如果他離開了,葉一朵他們恰好回來了,自己在海上信號不強,聯繫不到他們,這樣也是把葉一朵置身危險當中。

路彥琛從來到島上,就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海面,就沒有動過。

雲熙知道他擔心葉一朵,也沒有去勸他,任由他站在那裡吹海風。

此時此刻。

大西洋海面上,葉一朵有點坐立難安。

她實在是坐不住了,跑去找曲藝:"曲教練,我們還有多久才能到啊?"

曲藝看了一眼自家的表,面無表情的開口:"還有一個小時,我們的郵輪速度很快,你放心,很快就能到訓練基地了,你別著急了!"

葉一朵想了想,看著她眨眨眼:"那個……曲教練,我們的訓練基地,是不是在島上啊?"

曲藝看了她一眼:"這不是明擺著的嘛!"

葉一朵皺了皺眉:"所以,這封閉式訓練的意思是,我們壓根就出不去,對吧?"

曲藝的眸子閃了閃,平靜的點點頭:"這是島上的規矩,郵輪送我們到達島上,就會離開,所以,我們根本無法自行離開小島,當然了,島上也有飛機場,可是,一般人沒有使用飛機的許可權,所以,我勸你還是死了心吧,好好訓練,別想那些有的沒的!"

葉一朵乾笑了一聲:"我當然不會想著離開了,我就是隨意問一下,沒想到,這麼嚴厲!"

曲藝挑眉看了她一眼:"現在問完了,怎麼樣?結果滿意嗎?"

葉一朵趕緊點頭:"滿意滿意,曲教練,你放心,我一定是這批新人中,最聽話的一個!"

曲藝難得勾了勾唇角:"但願吧,你是我帶的,我希望你能變得更好!"

葉一朵傻笑著點頭:"你放心,一定會變得更好!"

曲藝笑著搖了搖頭,也沒有再說什麼。

惡魔之吻 葉一朵傻笑著看了她一眼,開口道:"那個……曲教練,你先忙,我自個兒去甲板上轉悠轉悠!"

曲藝對她的話,也沒有在意,她點了點頭:"恩,去吧,小心點,海風大,吹一會就回來吧!"

葉一朵點點頭,立馬開溜了。

葉一朵從曲藝房間里出來,就去甲板上了。

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蒼茫而又雄渾。

碧藍色的海波,一卷有一卷,在船尾打著浪花,距離他們越來越遠。

看著這美麗的景象,葉一朵只覺得,心裡都開闊了不少。

只不過,想到路彥琛,她的小臉就耷拉下來了。

這明明才走了半天時間,她居然開始想路彥琛了。

葉一朵深深地覺得,自己倍兒沒出息。

臨走的時候,她還信誓旦旦的跟路彥琛說,自己一定好好訓練,絕對不會太想他。

結果,這還沒到訓練的地方,她就自打嘴巴了。

葉一朵無奈的搖搖頭,看著方才還美麗的海面,突然就覺得,有點了無生趣。

她搖了搖頭,打算轉身離開。

這時,她突然聽到身後有腳步聲。

她還沒來得及轉身,就感覺到有人猛地用力一推,直接將她從甲板上推下去,向著大海撲下去。

葉一朵跌入冰冷的海水中那一刻,她都沒有看清楚對方究竟是誰。

她心裡那叫一個難受啊,自己這叫什麼啊,出師未捷身先死啊!

而且,還死的這麼不明不白的。

葉一朵會一點游泳,可是,在這樣的大海里,郵輪的速度那麼快,幾乎是扎眼的功夫,她就跟郵輪拉開了距離,一個人在海面上撲騰著。

她的眼裡有些絕望,為什麼會這樣呢。

時間回放片刻,甲板上。

雷霆剛走過來,就看見玉玲瓏睜大眼睛,看著海面上掉下去的人。

雷霆皺眉。

這時,玉玲瓏也看見了他。

她來不及跟雷霆解釋,只說了一句:"我去救朵朵,你去弄救生艇!"

玉玲瓏說完,居然就決然的跳下了海。

雷霆壓根沒搞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他就趕緊去開救生艇。

在海里拚命游泳的葉一朵,看見甲板上又掉下來一個人。

她喝了一口海水,仔細看了一眼,這才發現,那人是主動跳下來的,根本跟她不一樣,不是被人推下來的。

葉一朵這會腦子亂糟糟的,根本沒辦法理清楚,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她拚命的游著,心裡害怕到了極點。

畢竟,郵輪越來越遠,那個跳下來的人,也不見了蹤影。

她不害怕自己一個人在這無邊的大海里游泳,說不定,運氣好的話,遇到一塊浮木,那也死不了。

可是,她害怕遇到鯊魚啊,她現在還這麼年輕,她還不想死啊!

萬一她被鯊魚吃了,就算路彥琛想要報仇,也只能找人殺了鯊魚泄憤了,那多無趣啊!

葉一朵一邊拚命的划動胳膊,一邊委屈的想著。

就在這時,她的前面,突然出現浪花,一個腦袋,不遠不近的向著自己游過來。

葉一朵頓時瞪大眼睛,當那個人再次把頭浮出海面的時候,葉一朵頓時有點欣喜若狂。

居然是玉玲瓏。

剛才從甲板上跳下來的,也是她吧,她居然主動跳下海來救自己。

葉一朵一下子就想到路彥琛說的話,她跟這些些人,只有在一次次的經歷危險和苦難之後,才能生死相依,互相信任。

這次,玉玲瓏的好,一瞬間就在她心裡放大了。

畢竟,是個人面對大海這樣的東西,都有些怯意,她居然不怕死的來陪自己。

葉一朵心裡的感動,無法言喻。

終於,玉玲瓏游到了她身邊,她拉著葉一朵,一邊向著郵輪游,一邊踩著水,費盡的跟她說:"別害怕,我陪著你,雷霆去開救生艇了,我們會獲救的!"

玉玲瓏說完,猛地潛進水裡,拉著葉一朵往前遊了一段。

葉一朵發現,玉玲瓏的游泳技術,比自己好多了,她在水裡,可謂是如魚得水。

可是,就算是這樣,玉玲瓏能捨命陪自己,她都感動的要命。

畢竟,海里時常有鯊魚出沒,潛藏的危機這麼多。

這一刻,她所表現出來的,才是真的情誼吧。

對於之前,玉玲瓏當著她和雷霆的面,把她的私事說出來的事情,葉一朵瞬間覺得,這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玉玲瓏這人,現在在葉一朵心裡,那就是大大咧咧的,直性子的姑娘。

可是,她講義氣的,她重情義,可以捨命救自己。

這樣的人,她不珍惜,那她還算什麼人嘛。

有了玉玲瓏的陪伴和鼓勵,葉一朵的渾身都充滿了勁兒。

她想,就算是自己死在這裡,她也不想讓玉玲瓏死在這裡。

她是來救自己的,她是為了陪著自己的。

葉一朵咬著牙,可勁往前游。

她們遊了十來分鐘,就看見前面不遠處,有一個救生艇,向著她們游過來。

玉玲瓏終於再次開口,欣喜的說:"朵朵,雷霆來救我們了!"

葉一朵看到救生艇,再聽到玉玲瓏的話,彷彿看到了生的希望,她游的更加用力了。

終於,雷霆的郵輪到了他們身邊。

他扔下救生衣,還有繩索,葉一朵和玉玲瓏抓著繩索,使勁往遊艇上爬。

畢竟,雷霆正在開遊艇,也不能停下來幫她們。 開局一家足球俱樂部 整整十天,華夏大地之人好似活在末日陰影之下,無數內功高手,無數修士高手在各個戰場前仆後繼,不僅幾大妖獸之地,兩大異境也同時暴動,需要高手鎮壓。

每日,都有大量的死傷,饒是林楠也回天乏術,到處都是!

華夏出動數百萬人參與這場末日之戰中!

修士高手死傷慘重,普通子弟兵更多!

天災之中,妖獸威脅之中,他們始終衝刺在第一線!

普通人的世界,更加殘酷!

在這種末日威脅之下,無數普通人要被逼瘋,徹底放縱,發生了很多騷亂,作姦犯科之輩,層出不窮!

哪怕是末日真的要來臨,華夏大地也沒有放棄,拼盡一切的維穩。

終於,天朗氣清,天地恢復清明!

大劫,過去了!

「華夏,大勝!」

一聲沉聲怒喝,從北方妖獸森林傳來,透過強大真氣傳播出去,出去千餘里,傳到無數人耳邊。

西部高原,同樣一道怒吼聲傳來!

「妖窟平定!」

南方某地,也有高手回應。

「妖洞鎮壓!」

一聲聲怒吼,充斥在華夏大地,充斥在無數人耳邊,瞬間讓十日間完全沉浸在末日之災中的無數人驚醒,眼中放光。

「勝了?」某個城市的角落,一些人聚集在一起,聽到這句話的瞬間,一些人依舊覺得難以置信。

這是末日之災,很多人這個時候已然相信了,也快要絕望了。

但是眼下,一道道怒吼聲傳來,讓人覺得難以置信。

惡魔校草,別太狂! 然而很快,就在一些人疑惑的同時,身邊無數道興奮激動的怒吼聲跟著響起。

「我們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