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到這些的隊長,包括用武器幫助隊長消滅了後方五隻怪物的研究員們,都不由地神情一凝。

“強酸?”

“不知道,但絕對具有強腐蝕性。”

“對,不過相對的,那些甲殼能發出金屬色澤的怪物,肯定就有很強的抗腐蝕性能力,而且之前表現的防禦力也很強,真不知道生物體怎麼可能長出這種甲殼。”

“天知道,宇宙之大無奇不有,這也算一奇吧。”

“切,這麼說太不負責任了。”

“那你怎麼辦,留下來研究?”

“之前不是拖出去了一些嗎?”

“對誒!出去了就……”

“出去了你們就可以好好研究,現在,安靜戰鬥!”

研究員的習慣,讓這些位於隊伍之中的五人,居然忍不住記錄討論起這些怪物的戰鬥表現來了,這讓隊長很是鬱悶地打斷了這些人的話。

“隊長!到岔路口了!”

“到了就給我沿原路返回!這點東西都不知道嗎!”隊長沒好氣地回了一句。

“可是……啊!”

利用一個在朋族中已經很少出現的電力爆發,將圍住自己的怪物全部劈在地上口吐白沫的空擋,渾身衣服已經破破爛爛,皮膚看上去卻毫髮無損的隊長抽空看了看後方,卻忍不住破口大罵。

“我他嘎的!全體結陣!外圍槍刺!內圈電磁槍!緩步前移!”

在岔道口,一片之前對隊長毫無作用的毒霧,卻籠罩了幾名不小心的士兵。

而此時,毒霧終於表現出了它本應展示的危險實力,還屬於生物體的士兵在吸入毒霧之後,都沒說上兩句話,就已經全身青紫,倒地之前就已經失去了活性。

對面的毒霧蜈蚣距離稍遠,隊長的常規雷擊術距離只有30米,要更遠,消耗的能量幾乎是幾何級增長,因此只能用電磁槍。

但電磁槍倒是能擊中對方,可之前研究員射出的電磁槍子彈打在毒霧蜈蚣身上時,卻只是斷了對方一截肢體,頭沒破掉的情況之下,對方居然在拋棄斷掉的肢體之後,還沒事人一樣繼續對隊伍中衆人虎視眈眈。

試了試重量,一名原人士兵狠狠地咬了咬牙,隨後突然間將手中的三菱刺如同飛鏢一樣甩出,胸口隨即被前面的狗狗拉出一道傷痕。此時,三菱刺卻帶着殘影紮在了毒霧蜈蚣頭部,掙扎了幾下,這隻瞬間消滅數名朋人的毒霧蜈蚣終於沉寂了下去。

“好!繼續前進!”

在岔道口,只剩下18名士兵、5名研究員、以及隊長1人的隊伍,卻拖着16具同伴的屍體,遭遇了蟲子頑強的狙擊。這時候傻子都能看出,這些蟲子想要阻難衆人進入能夠直接看到外面通道口的通道,因爲爲了這個目的,這些蟲子居然將走廊的攻擊力下調了七八層。

“哼哼,這樣更好。”

“我們可不是傻子!”

根本不理會蟲子讓衆人退回走廊的‘好意’,隊長吩咐研究員和傷兵,配合5名士兵防守後方,自己則帶着10名士兵全力衝擊岔道口。

看着再次被自己扔出的怪物屍體擋住的腐蝕性液體,這名隊長突然聯想起了之前在覈心大廳,研究員用刺刀劃破地面上流出液體時,那種貌似保護用的玻璃盾牌。

“對了,火鐮!”

“什麼事?”

“你們之前在覈心大廳時,擋在身前的那種玻璃盾牌是什麼,可不可以用來擋這些不講衛生亂吐口水的怪物?”

被隊長這一提醒,研究員們頓時反應過來,兩面盾牌交給了後方的隊員,三面盾牌交給了前方的隊員,同時火鐮也做出瞭解說。

“這不是玻璃,是一種實驗室做出來的抗腐蝕性透明材料,因爲製作麻煩,也只能配屬給我們研究人員作爲研究時的保護用,倒是沒想到現在可以用上。”

“沒什麼,這時候想起來也不遲。”

一盾在手,天下我有……纔怪。

只能抵擋腐蝕性液體的盾牌,物理防禦力低的嚇人,一名士兵大意之下想要用盾牌抵擋狗狗的爪擊,卻幾乎毫無阻難地被對方削斷手臂。

轉職爲醫師和運屍工的研究員們,立馬將對方給拉進了傷兵隊伍,而這時纔得到提醒的隊員們,立刻擺正了盾牌的位置,果斷變更戰術。

這時,前方的隊員突然感到周圍空間中,出現了自然界的微光。

“拐過來了?”

“拐過來了!”

“隊長!我們拐過來了!”

不過,拐過岔道口卻不意味着勝利,因爲,在進入Y型的岔道口時,隊伍中間的防禦力薄弱情況頓時暴露在外,一個不防,到現在都沒有損失的研究員,其中兩人連同幾名傷兵,被突兀出現的腐蝕性液體砸中……

“該死!趕快變陣!”

※※※

①:科倫蟲,一種生活在淺水區,擁有蛇的身體,上半身卻有兩隻利爪的生物,喜歡潛伏偷襲。 “靈月長老,我怎麼覺得有些不對。”

隕石外,正在指揮建設圍牆,並通過各個小隊匯聚上來的資料,分析當前情況的一名軍官,有些疑惑地皺起眉頭,向一旁的長老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然後,他將望遠鏡對準了前方的隕石上已經發現的通道口。若非前面幾個小隊的抵近觀察,與周圍看起來毫無二致的通道口,很難在龐大焦黑的隕石上被發現。

“不對?”

對蟲子有過了解的戰錘長老,聽到軍官的話,下意識地將精神力掃了過去,發現一如既往地被幹擾,無法得知隕石內部之後,纔有些尷尬地舉起手中的望遠鏡。但他一眼看去,卻發現通道口依舊毫無動靜。

“沒有啊。”

此時,天空中的浮空船兩側,那城防級電磁炮能量供應已經停止,畢竟一直那麼維持着,所消耗的能量也太大了。不過大炮休息,給下方士兵的感覺就是‘沒有危險’,如此一來,衆人挖掘工事的速度即便是靠着各種機械,此時也才勉強完成了圍牆的建設而已。

而受限於產量,分配到各個部隊是,也只能滿足了一崖一輛的電動突擊車,此時正環繞着隕石警戒,車上20mm雙發電磁炮正對着隕石,給衆人提供了不少的安全感。

如此一來,根本沒誰意識到情況不對。

“戰錘長老,靈月長老,之前進去的兩支研究隊伍和兩支補充隊伍,總共可是有40多人,按理說這時候即便是有重要發現需要繼續研究所以沒回來,可也應該派個人通知一下吧。可現在,距離上次通信都已經過去1個小時了,還沒有消息。”

“說的也是,戰錘長老,要不再派一個隊伍進入?”

“不。”

作爲朋族元老般的存在,戰錘雖然進入長老院時間相對靠後,卻有着靈月等人都無法比擬的影響力,這次也是作爲本次行動的領隊而存在。考慮了一會兒之後,他嚴肅地說道:“通知所有部隊警戒,浮空船電磁炮重新啓動待命,我和靈月親自過去。”

“這……是。”

雖然不知道戰錘爲何如此興師動衆,但想了想這樣做也沒有壞處,將指揮拋給了雷恩長老之後,靈月和戰錘帶上一個小隊10人的隊伍,開始向通道口靠近。

另一方面,隕石內的戰鬥則依舊繼續着。

揮手砍斷眼前敵人的脖子,並將對方的屍體踹出去,以此阻難了對方身後同伴的衝擊一小會,這名士兵看了看雙手中,那用精鋼打製,此時卻佈滿缺口的三菱刺刀,重新握緊。

身旁的隊友,此時也藉着這短暫的時機,喘了口粗氣,隨後調理呼吸讓自己不至於那麼快陷入疲勞。

而此時,衆人已經完全拐過了岔道口,勝利似乎就在眼前,但密密麻麻的怪物卻堵在了衆人前方。就連岔道外圍的通道中、那弧形的牆壁上,也有着不少怪物在攀爬接近,着使得衆人甚至還得分心去防備頭頂。

至於身後,兩個岔道口涌出的怪物,更是加劇了隊伍的防禦壓力。

“隊長。”一名士兵小心翼翼地靠近,隨後輕輕撞了撞身旁再次換回了近戰武器的隊長,神情詭異的輕鬆。

“幹什麼?”

“我們現在,其實是在幻界模擬吧。”

“……”

猛然一頓,突然反應過來的隊長,揮刀消滅了前方撲來的敵人之後,回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士兵,在發覺對方眼中的茫然和恐懼,以及臉上詭異的輕鬆之情後,心中猛地一抽。

有那麼一瞬間,他幾乎都要產生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幻界的疑慮。

但經過專門訓練,並且瞭解過幻界本質的他很清楚,或者說自己靈魂級的意識很清楚地告訴他,這裏是真實世界。

“這……”

可是,這些士兵們並不知道,或許一開始他們堅信這裏是真實世界,也清楚地知道這裏就是真實世界,甚至現在恐怕內心也知道,這裏就是真實世界。

但是,面對突然間隊友的死亡、敵人的強大、破碎的和平,這些在生與死的獨木橋上漫步的士兵們,卻下意識地去開始去尋找‘幻界模擬’,這樣一個貌似很充分的理由來鼓舞自己。

畢竟,在幻界中,他們可以不畏生死,可以英勇作戰,可以爲了勝利付出一切,因爲那裏是幻界,那裏再危險的場景,死了又如何?最多在現實中活過來就是了。還能因爲表現,得到英勇的表彰。反倒是如果在幻界畏戰,就算最終活着出來了,等待的也是各種心理輔導,教育什麼什麼的。

“……”

這一刻,隊長有些猶豫了。

而此時見到衆人表情的隊長清楚的知道,作爲長老侍從的自己,作爲最有可能‘瞭解這裏是幻界’這個情況的自己,如果向衆人肯定這裏是幻界,那麼,大家絕對會立馬士氣高昂,甚至不惜以命搏命地去獲得勝利。而火鐮等研究員,恐怕就算知道也不會反駁,甚至還會用這名隊長肯定來暫時催眠自己。

畢竟,人就是這種奇怪的生物,最喜歡的,就是自我欺騙。

(可是,這樣真的好嗎?)

隊長在無聲地挑飛三隻想要從空中跳入隊伍的怪物後,陷入了迷惘。

但他突然發現,隊伍中的士兵們,突然變地厲害起來,一個個動作,就像是標準的戰術訓練一般;一次次配合,都異常準確,彷彿……在幻界的戰鬥一般。

隊伍的壓力猛然間減弱不少,但隊長的心理壓力卻急劇提升。

“這是!”

“去死吧,怪物!”

嚎叫着衝入前方的怪物羣中,揮舞着三菱刺刀,手腳尾並用的士兵大發神威,飛速將周圍的怪物清理一空。

但看着士兵們充滿希望到,都有些扭曲了的眼神,以及那名衝入敵陣的士兵渾身傷痕之時,隊長的眼睛卻彷彿有些溼潤了。

(這樣,真的好嗎?)

很明顯,因爲隊長短暫的沉默,本來就想要給自己一個不會崩潰的理由的士兵們,下意識地將之當成了默認。

這下好了,這裏只是幻界模擬,眼前的敵人再厲害,那也是虛的,衝吧!殺吧!努力吧!我們不會真的死掉,我們將獲得表楊!爲了勝利,衝鋒吧!

於是,士兵們彷彿清醒了,彷彿覺醒了,亦或者,彷彿暴走了。

(我該怎麼辦?)

這時候,爲了勝利,維持這種場面似乎最好,但之後呢?

此時,作爲隊長的他,卻猶豫了。

幻界製造者的執照,爲什麼那麼難以獲得?明明只要進入靈魂級,其實都可以做出幻界的,但全族幾千靈魂級,卻只有不到30人的幻界製造者,這是爲什麼呢?

爲什麼?

還不是因爲幻界之中,製造者可以爲所欲爲,除非有了良好的心理培養和道德限制,天知道這些幻界製造者,會不會自己爲自己編制一個幾近真實的幻界,然後永遠沉迷其中。這在當初幻界的前身——夢界出現之時,就有過不少的案例。

閃婚夫妻寵娃日常 而幻界使用者的確認,一開始並沒有要求,但之後卻也嚴格了起來。

因爲,雖然使用者們,無法像幻界製造者那般心想事成,但幻界卻是虛擬的世界,他們可以在其中對自己做任何事,而只要在製造者的約束範圍,他們也可以對周圍的一切做任何事。

全族幾十年發展,幻界幾十年應用,出現的‘現實與虛擬不分’的案例比比皆是,因爲初期對幻界使用者心理問題沒能重視,而導致大量使用幻界訓練的士兵,產生‘現實是虛擬的’這個樣的想法,而爆發動亂的情況也不是一例兩例。

就算是現在,對幻界的使用監控,已經完善到了製造者、使用者甚至演習制定者等等衆多細節上,有時候甚至故意讓幻界不合理,一邊讓人們認識到這裏是幻界而不是現實,卻依舊有不少人因爲幻界而產生了心理問題。

而現在,這些士兵們明顯就是‘真假不分’這種病症的初期徵兆,甚至於,他們在強迫自己‘真假不分’。

(不行,必須讓大家清醒過來!)

雖然那可能導致更多的傷亡,但至少活下去的人不會有心理問題;但如果保持這種狀態,那麼即便活下去的人更多,卻會進一步加重這些人的心理問題,他們回到軍營、回到社會之後會怎麼樣?

可能平時沒什麼,但一旦出現情緒問題,他們就很可能以‘這裏不是真實的世界’爲理由,衝破道德法令的束縛。

邪帝誘惑:俘獲蠢萌妻 ‘這裏反正是假的,我發泄一下又有什麼,’這些人會這麼做來催眠自己,而受害的,卻是這個真實世界中的人,他們自己、家人、親友、甚至路人。

但就在隊長想要開口之時,身旁的火鐮彷彿看出了他的想法,伸手卻拉住了隊長。

身爲靈魂級巔峯,火鐮顯然也分得清這裏的真假,他身後的研究員也都能分得清,但是他們卻沒有開口,火鐮更是對着看過來的隊長搖了搖頭。

“活下去,還可以通過輔導來壓制甚至恢復他們的心理,但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死了,就什麼都沒了!

“……”

這裏精神力被幹擾的地方,士兵們的亡魂,除了一開始在覈心大廳的幾名,的確都沒留下。

這可真是一亡俱滅。

這一刻,隊長心中的矛盾不斷衝突,咬了咬牙,他最終還是大吼一聲甩開火鐮的手,在對方擔憂的神情之總,如同坦克般衝入了敵人羣之中。

“去死,你們這些混蛋!”

揮拳,砸碎敵人身體並沒有任何感覺,被利爪刺穿的腹部也沒有一絲痛感,因爲依靠能量體的特性,他弱化了自身的痛覺,而傷口,則瞬間在身體能量的補充下恢復。

忽而至夏 “我讓你們囂張!哈哈哈。”

渾然不顧毒霧,悲鳴的蜈蚣被當做鞭子一樣砸飛了周圍的同類,隊長雙眼閃動着能量的光芒,雷霆透過蜈蚣的身體將所有接觸的蟲子麻痹,爲周圍的士兵提供了更便利的殺敵環境。

“有膽子都來你爺爺我這啊!”

被十幾只狗狗圍攻,一隻滾球趁着隊長不注意,鋒利的刀刃稍稍遲滯,隨即削斷了隊長伸出的手臂,能量化的斷肢在失去身體精神的凝聚之後,迅速消散在空中。

而隊長則不顧還在緩慢恢復的手臂,揮動尾巴和觸手,以周圍的狗狗屍體爲工具延長自身的攻擊範圍,繼續大殺四方,可是……

“給我衝!”

以渾身傷痛和能量的巨大消耗,如同透支生命般的行動爲代價,隊長開出了一道由怪物屍體鋪就的道路,但毫無恐懼的怪物卻依舊在衝鋒之中,隊員們神情複雜地看着前方的隊長,默默地帶着隊友的屍體一步步前行。

“啊!去死!”

腐蝕性液體意外地傷到了隊長的腹部,爲了避免更大的傷害,他居然用刺刀削掉了被腐蝕的區域,即便是消弱了痛感,單單對着自己揮刀這一動作,就需要足夠的膽色,即便是在幻界之中也一樣。

“何苦呢?”

前方的隊長以能量體的身份這麼做,只要稍稍出點意外,換來的就是完全消散,因爲能量體死亡,是沒有亡魂的。何況,此時數量越來越多的中型腐蝕性的蟲子,還能夠直接傷到作爲能量體的他。

來吧殿下 不過讓研究員們鬆了口氣的是,對方終究沒說出‘這裏是現實世界’的話語,士兵們精密地配合着,平時在幻界練習的隊形戰術完美再現,雖然傷口不斷增加、傷亡依舊擴大,但前方通道口卻已經遙遙在望。

只要40米;

只要30米;

只要20……

雙腿似乎被砍斷,雖然能量體只要不被傷到意識,有能量就能無限再生,但那卻需要時間。而此時,失去雙腿的隊長,已經感到能量幾近枯竭,他殺了多少蟲子,天知道,但此時,身體恢復似乎陷入停滯的他倒在地上,被自己的士兵們圍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這些士兵似乎在流着淚,用最爲精密的動作防禦着這裏,同時帶動着隊伍和隊長一起向通道口走去,周圍好像瀰漫着淡藍色的光芒,很好看。

意識漸漸沉下去,是需要強制睡眠修補身體?還是能量低於最低值,意識開始崩潰?隊長沒有去想這些,視線最後集中在了前方的通道口。

那裏突然爆發了劇烈的轟鳴聲,怪物似乎詭異地飛了起來,隊長的聽力薄膜在消散的前一刻,彷彿聽到隊伍中士兵、研究員們發出的歡呼聲。

“隊長,無論是幻界還是真實世界,我們都會認真去過,不用擔心。”

太清晰了,所以是幻聽吧,但是……

隊長的嘴角浮起一絲笑容,能量化身體最終消散於無形。 當接近通道口時,戰錘和靈月就察覺到不對。

太安靜了,就彷彿有什麼東西,將隕石內部和外部的世界完全隔離開來了一般,這可和之前自然情況之下的精神力無法感知不同。

“果然有問題!”

因此,兩人很快吩咐隨同的小隊士兵在後面跟隨,作爲普通士兵,這些人的作用主要是查漏補缺,而不是正面戰鬥,而兩位長老,則是一馬當先地向通道口接近。

在穿過通道口的瞬間,一股通過瀑布水簾般的奇怪感覺,讓戰錘和靈月都有些神情恍惚。

但也僅此而已,幽神級高期甚至巔峯的強悍精神力,在近距離的情況之下,完全無視了那些干擾而瞬間瞭解到了內部的情況。

緊跟着的……是愕然和震怒。

“我靠!”

從沒見過戰錘長老爆粗口的靈月免不了一陣詫異,但藉着繞過通道口,見到通道里面密密麻麻的怪物,以及消散的能量光芒之時,她也算察覺出了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