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着大川龍七臉上的笑容,感知到身後大鄉武夫身上散發出的熱烈氣息,陳志凡的眼裏,一點灰芒倏地爆閃而出。

回頭,他斜睨了大鄉武夫一眼:“你認爲我是那種爲了少點麻煩,就將一直表現忠心耿耿的手下給拋棄的無良老闆麼?”

“主人······”大鄉武夫躬身垂首,“屬下能有今日,全是主人您賜予的!就算是主人讓屬下去死,屬下也······”

“給我打住。”

沒好氣的喝止住了他的說話後,某青年一臉嫌棄的撇了撇嘴:“如此肉麻的話,我以後絕對不想再聽到了。”

面色上還帶有幾分激動的大鄉武夫聞言,恭聲應道:“遵命,主人!”

視線在他手上的赤龍劍上掃了一眼後,陳志凡擡眼看着大川龍七凝聲說道:“你說我現在要是殺了你的話,黑龍會會怎麼樣?”

聞言神經猛地就是一緊的後者輕輕搖晃了兩下自己的頭顱:“前輩,就算是您殺了我,黑龍會還有執行長老以及執事長老,最多一天,就會選出新的大首領。然後,前輩,不僅是您,包括你身後的諸位,甚至是您在華夏的親友,都將面對我黑龍會不計任何代價的全力刺殺!”

“這麼說來的話,還真不能殺你嘍?”某青年眉頭一挑,“殺了你,就跟捅了殺人蜂窩一樣,甩都甩不掉了是吧?”

大川龍七攤了攤手:“前輩,雖然您比喻的不是很恰當,但是意思也差不多。事實上,您現在已經殺了我黑龍會的兩位身份高貴的長老,如果不是看在前輩您之前救了我一命,恐怕現在這裏早就被戰機給轟成了一片廢墟了!”

“那我豈不是還要感謝你知恩就報嘍?”嘴角掛着幾許淡淡笑意的某青年,輕眯雙眼抖了一下雙眉。

輕吐出一口短氣後,他眼裏驀地閃過一點灰芒的搖頭輕嘆道:“可惜,我是不可能放棄大鄉武夫他們的。這樣的話,接下來你又會怎麼做?”

“前輩,就真的一點都不可能了嗎?”臉上神情漸漸顯得肅然了起來的大川龍七沉聲說道,“雖然您的這幾個手下,還算是不錯,但是怎麼也比不過我黑龍會吧!”

沉吟了片刻後,他挺了挺胸繼續說道:“前輩,如果您答應不與我黑龍會作對的話,晚輩向您保證,事後一定送您一個比之幼龍社規模還要大上至少十倍的會社!又或者前輩您如果屈尊······”

兩眼看着大川龍七的陳志凡,其實壓根就沒有聽堂堂黑龍會的大首領在說些什麼。

事情發展到現在,對他來說,就只剩下了一條路,那就是用無可匹敵的力量將黑龍會打服。嗯,僅僅是打服,因爲消滅黑龍會的事情,還得靠大鄉武夫領導的赤龍會來完成。

反正自己是沒有那個閒工夫的。

而關於如何將黑龍會打服的這個問題,某青年心裏早就已經有了腹案。適時,大川龍七的話說完,用一種期待的目光望了過來。

他邪邪一笑後,神海虛空裏神光爆閃的凝聲說道:“我的選擇,是這個。”話音將落,衆人眼前就是白光一閃。

眨巴了一下眼睛,衆人凝神再看,赫然看到一根筷子長、手指粗,上尖下圓,通體閃爍銀白光芒的錐狀事物凌空懸浮在離地一人高的半空。

“閃電錐,去顯露你的威芒吧!”中二般輕呼了一聲後,陳志凡右手一揮。

伴隨着一道輕微的嗤聲,衆人眼前再次一花,眨了眨眼又看,那根好似白銀鑄造的錐狀物已經不見了蹤影。

“前輩,您這是?”面上流露出幾分不解神情的大川龍七,微調眉頭問了一句。

學着幾年前看過的一部電影裏的臺詞,某青年撇了撇嘴說道:“讓它先飛一會兒。”

片刻後,他舉手示意衆人往天上看。

而當暗沉着臉的大川龍七仰頭望向天空時,正好看到其中一架雷神二代戰機,在被一道白光穿透了好幾個來回後,“嘭”的一下凌空炸成了一團火花。

“什麼!?”堂堂黑龍會的大首領,此時此刻霍然瞪大了雙眼,一臉震驚的大張起了嘴。

一直立在他身邊的晴明雅子,也是優雅氣質盡失的微張檀口,滿臉的驚異駭然。

大鄉武夫這邊,諸人也無不微睜雙眼,一臉吃驚的表情。

這高高在天上的飛機,怎麼就突然發生了爆炸?難道是被剛纔出現的那道閃電給劈的?

朗朗晴空,一朵外黑內紅的煙雲,依舊鮮豔奪目。衆人齊齊仰頭看着,靜靜看着,直愣愣看着,在那煙火的斜下方,一個降落傘正在緩緩朝着地面落下。

剩下的那架戰機,則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驚恐般,眨眼間就爬升到了距離地面足有好幾千米的高空,眼見着就遁入到了一朵白雲的背後,不見了蹤影。

“切,算你丫跑得快。”陳志凡皺了一下眉頭,嘴裏輕聲咕噥了一句。

如果他要是對戰機稍微熟悉一點的話,剛纔爆炸的應該就是兩架戰機了。 蔚藍天空,白雲朵朵,斜斜天邊,紅日漸升。

一團巨大的煙火,在高空疾風的吹拂下,隔了沒一會兒,就一點痕跡都沒有的煙消雲散。

天空碧藍,仿若一片澄淨的湖面,漂浮着幾朵白色的花朵。與之成反比的,則是大川龍七那暗沉宛如鍋底的漆黑臉龐。

雷神二代戰鬥機,當今世界最爲先進的戰機之一,光是裸機就價值上億美刀,整個扶桑軍部也僅僅只有三架!

而現在,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其中的一架就好似一朵煙花般爆炸了起來。

突然之間,隨着一道白色光芒的驟然閃過,衆人眼中,再次出現了那根通體閃爍銀白光芒的錐狀小東西。

探手輕輕抓住閃電錐,瞬間感知到其內散發出的一縷淡淡雀躍靈智波動,陳志凡的脣角,一抹微笑一閃即逝。

少頃,他看着一臉暗沉的大川龍七挑眉說道:“誠然,當今科技昌明,但是在我的心裏,我依然堅持我所堅持的,守護我所守護的。若是有人想要從我的心裏奪走我所堅持的,傷害我所守護的,那麼即使是殺得天翻地覆,我也要讓這個人眼睜睜看着關於他的所有一切,盡皆灰飛煙滅。”

信手一拋,任由閃電錐在自己的周圍歡快飛舞,陳志凡眼裏灰芒爆閃:“相信我,我完全有能力做到!”

眼裏滾動着絲絲勁芒的大川龍七,看着那錐狀的小東西,微眯雙眼的同時,呼吸亦跟着一滯。

沉默片刻後,他緩緩移動目光,嘴角浮現出好幾分苦澀的看着某青年弱聲嘆道:“前輩,您的手段,確實是超凡脫俗,不比尋常!”

輕吸了一口長氣後,他眼裏精光一陣亂閃,過了一會兒後,才微微躬了一下腰,凝聲接着說道:“前輩,我代表黑龍會,向您認輸!有什麼要求,請說!”

“大人?!”

一旁的晴明雅子嬌軀輕顫的低呼了一聲。

大鄉武夫也是眼裏橙光突閃的瞪了大川龍七一眼。認輸?代表黑龍會認輸?還有什麼要求就說?

眼前這個中年男人,真的是黑龍會那位傳說當中兇威赫赫的大首領?

“就這麼一下,你就服了?”同樣感覺有點意外的陳志凡,皺眉在大川龍七的身上來回打量了一圈說道,“我真的是有點好奇,你,真的是黑龍會的大首領?”

嘴角的苦澀迅速擴散到整個面部的堂堂黑龍會大首領頷首應道:“前輩,晚輩的確是黑龍會的大川龍七。如果前輩不相信的話,可以去黑龍會的總部應證一下。”

微微停頓了一下後,他看了天空一眼,然後繼續說道:“前輩您是不願意相信晚輩認輸之心嗎?其實晚輩也不甘心啊!但是祖訓在上,晚輩不得不遵循罷了!”

“怎麼認不認輸又跟祖訓扯上關係了。”撇了撇嘴的某青年擡眼看了大川龍七一眼。

少頃,他揮了揮手:“算了,我管你祖訓不祖訓的,既然認輸了的話,嗯,該提什麼樣的要求才對得起這一大早的好一番折騰?”

皺了皺眉頭,陳志凡偏頭看向了大鄉武夫:“你來說說,我們該提什麼樣的要求?”

壓根就沒想過勝利來的是如此迅速的大鄉武夫聞言,傻眼了。

眨巴了幾下眼睛後,他忽地眼睛一亮:“主人,要不就讓黑龍會把你想要的那個小鼎給交出來?”

陳志凡一邊摩挲着自己那光溜溜的下巴,一邊輕輕點了一下頭:“也不是不可以。可惜的是,王母鼎現在應該已經不在黑龍會的手裏了。”

不過有希望總比沒有強,怎麼說黑龍會也是盤踞在扶桑這片島陸最強的地頭蛇,讓他們把王母鼎找出來,應該是一件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光頭武僧在都市 這樣一想,他靈念動閃間,就將自己體內丹田虛空裏,兀自趴在鬼門邊上呼呼大睡的鬼撲滿給挪移了出來。

某青年還記得,那印有王母鼎圖片的拍賣冊,當時也讓小傢伙順手,呃,順嘴塞進了它的肚子空間裏。

“咦!?”

一聲驚呼,陡地從晴明雅子的檀口裏衝出。

圓瞪雙眸的她,看着那突然出現在半空的怪模怪樣小東西,實在是忍受不了心裏泛起的十分駭異,雙手緊緊抱着筆記本電腦,整個嬌柔身體幾乎快要貼在了大川龍七的背上。

感受着背後嬌軀的微微顫抖,大川龍七兩眼微凝的直直看着那個突兀出現的小東西。式神?還是召喚獸?

反觀大鄉武夫諸人,反應倒是顯得不那麼意外。畢竟幾人都曾經在鬼撲滿的肚子空間裏待過,或多或少,都有一定的感覺和心裏準備。

伸出右手食指,一邊輕輕捅了捅飄在自己眼前的小傢伙那圓滾滾、柔乎乎的肚子,陳志凡一邊嘴裏輕聲呼喊道:“喂,小東西,先別睡了,給我醒醒。”

“討厭啦!人家睡覺正睡得香呢!”緊緊閉着小眼睛的鬼撲滿,一邊晃了晃它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一邊嘟着嘴揮舞了一下兩隻小爪子。

晴明雅子檀口微張:會說話的小怪物!大川龍七則是暗自點了點頭:會說話,那應該就是諸如式神之類的靈怪之流。

睡得正香?

某青年眉頭一皺,眼裏倏地閃過了一點灰芒。

少頃,他探出左手往身後的滾滾煙雲裏一抓。濃霧翻滾中,一縷散發出濃濃陽光氣息的金紅色氣流呼的一下就飛了出來。

煙雲激盪,霧氣飄散中,陳志凡對着那縷金紅色的氣流吹了一口氣。霎時間,一團陽和之氣立時飄蕩着將鬼撲滿整個的包圍。

原本正睡得酣暢淋漓、涎水肆流的小傢伙,突然發覺自己像是被丟進了滾燙的岩漿裏一般,絲絲灼熱的氣息,一個勁兒地往身體裏鑽!

吧唧了兩下嘴後,鬼撲滿倏地睜開了睡意朦朧的雙眼。下一秒,它晃動着自己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哧溜一下就躥出了老遠。

眼角浮現出一抹疑惑的陳志凡輕皺了一下眉頭:身爲一個半靈鬼的存在,小東西被陽和之氣包圍的反應,好像有點小啊。

凌空漂浮在一人多高的半空,鬼撲滿眨巴了幾下眼睛後,總算是從滿腔的瞌睡裏清醒了過來。

嘟着嘴,它晃悠着飛到某青年的面前奶聲奶氣的說道:“主人,你又把我弄出來幹什麼啦?人家好睏的呢!” 夜冰依閉上眼睛,絲毫不受外界的影響,體內儲存的這些混沌之力一半分開作為自己的靈力作為靈力。

一半被她分配到了她的孩子身體里。

讓寶寶更加安全堅強。

她發現她的寶寶也很喜歡這些靈氣的沐浴,變得更加活潑了。

感受到這個事實,夜冰依不由得欣喜,本來她還擔心自己只顧著修鍊,會對她的寶寶有影響,但是現在看來,完全不必擔心。

有了混沌之力的滋補,寶寶也會更加好,不會出什麼差錯。

夜冰依專心修鍊的時候。

清雲閣的人卻焦急的不得了。

因為今日便是她們和天心閣對手的日子,但是到了這一天,夜冰依的人卻不知道去了哪裡?

清雲閣的姐妹們都快急壞了。

無影閣和清雲閣兩派的弟子連廁所都找遍了,幾乎把整個學院都翻出來了,就是沒有看到夜冰依的人。

「韻師姐,你說夜姐姐會去了哪裡呢,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夜姐姐能在比賽之前趕過來嗎?」

夏雨滿臉焦急的拉著林韻兒的手,問道。

最強重生:替嫁嬌妻不好惹 但是她雖然這麼問,卻也只是關心夜冰依有沒有出什麼意外,並不會擔心夜冰依會臨陣脫逃,她相信夜冰依決非那樣的人。

林韻兒嘆息一聲,毫無頭緒的搖了搖頭。

一些膽小的女子們急道:「這可怎麼辦呀?如果夜姑娘回不來的話,我們妥妥的輸了,我們要是輸了,難道就要聽她們的?我不要,該怎麼辦……韻師姐,你趕緊想想辦法吧……」

林韻兒抬頭,堅定的看著眼前的這些姐妹們,道:「就算夜姑娘沒有來,我們也要去赴約,不過想讓我們認輸,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我死……」

聽到林韻兒這麼說,眾人不由更加傷心絕望。

「糟糕了,她們天心閣居然請來了天香閣的歐陽雲兒來當做評判!」一名女子突然從外面走過來,急匆匆道。

眾人聞言,不由臉色大變!

「那個歐陽雲兒可是歐陽晴兒的親姐姐,想都不用想她當然會偏向她們!」

「這個可惡的歐陽晴兒,真的是想要我們死!誰不知道歐陽雲兒她們姐妹最為護短,最為霸道,蠻不講理!

可見,即便是我們贏了比賽,她們也會顛倒黑白,偏向歐陽晴兒她們那一幫,簡直太可惡了!」寧師姐恨恨的咬牙說道。

轉過頭看向林韻兒,道:「韻師姐,如今時間馬上到了,我們該去玄魔台了。」

「大家一起跟過來。」林韻兒面色沉重的率先走了出去。

而夜冰依這邊。

那些渾厚的混沌靈氣慢慢的散去。眼前的景象都恢復了正常,沒有什麼美景,只有四周平常的洞壁。

剩下夜冰依和上官雲燁兩人依舊在那裡打坐,白眼狼它們幾個都早就吃飽喝足,滿意的回去了夜冰依的身體里。

夜冰依只感覺自己晉陞到一個臨界點,渾身充滿了精神力,幾乎可以隨時突破的狀態。

她暗暗咋舌,不敢想象,自己要是無時無刻都生存在這樣的環境里,那麼她的實力該有多麼的變態。 夜冰依率先睜開眼睛,而她對面的上官雲燁還在閉著眼睛。

夜冰依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周身的靈力波動,明顯都比自己要渾厚的許多。

而上官雲燁好像又有了一個飛躍的成長,他整個人看起來都不一樣了。

夜冰依心中有些好奇,不知道晉陞到幻夢境界之上的境界,又該會是什麼樣的。

隨即在心中堅定道,總有一天,她也會走上那個位置,自己親身體驗。

過了一會兒,上官雲燁也睜開了眼睛。

兩人一起站起來,夜冰依隨口問道,「也不知過去了多久了。」

上官雲燁回答道:「兩天的時間。」

「哦……什麼?!」

夜冰依的臉色倏然一變,「完了,怕是已經來不及了。」

她拍了拍額頭,今天可是玄魔台的大戰,她居然錯過了,該死的,不知道清雲閣現在怎麼樣了,她要趕緊趕回去才行。

「夜姑娘,你可是有急事?」見夜冰依這般著急的模樣,上官雲燁不由問道。

夜冰依點點頭,「上官師兄,我有非常著急的事情,現在必須要馬上回到學院。」

上官雲燁點點頭,「那我跟你一起,趕緊回去吧。」

玄魔台,已經圍觀了很多人。

每一次在玄魔台的挑戰,那可都是有幾乎全學院的人都會來圍觀,畢竟這可是生死之戰,一般人也不會輕易上來挑戰。

尤其是今天,還是兩個年輕漂亮的兩個首領女子來挑戰,也不知道她們當中有什麼恩怨。

眾人帶著好奇,還有看美女的心思都來圍觀。

還有的是專門過來看好戲。

總之什麼都有。

彼時,在學院當中,一座古樸的高樓之中,在玄魔台對面有一個窗口,在那裡可以看清楚玄魔台上發生的一切。

而在那間樓上,有兩個人影,一男一女。

兩人長得非常相似,男子弔兒郎當的坐著,一手嗑著瓜子,懶洋洋的。

「姐姐,你該不會是又耍我吧,你說讓我來看美女,哪兒呢?這些女人都還不如你的長相,真是沒意思。」

「這麼多女人居然還比不過姐姐你?沒意思,簡直太沒意思了!」

男子一邊說著,一邊搖頭晃腦。

啪的一聲,一巴掌蓋在了他的臉上。

男子頓時捂著腦袋蹦了起來,瞪著女子,「你幹嘛又打我?難道我說的有錯嗎?

就你這長相,有什麼可看的?可是那些女人也太不爭氣了,居然長得還不如你,真是生無可戀啊,我真想要出家當和尚去,沒有美女的日子,活著有什麼意思?」

他站了起來,一頭墨發劃過身上的錦衣綢緞,長相極為俊美,身上的衣服也是用不同材質做的,可見他的身份很是高貴。

看上去也只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少年。

女子冷冷的專心注視著玄魔台。

姐弟兩人一個是熱情活潑,一個是冷艷高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兩人要是走出去,肯定會引發很大的回頭率,然而男子卻無聊的坐在這嗑瓜子

女子懶得看他一眼,不善的語氣道:「南宮離夜,你是不是想挨打?!再不給我老實坐著,就別怪親姐對你不客氣!」 扶桑警備廳情報科大辦公區域的位於窗口位置的一個角落,擺放着三盆一米多高、近人高的綠色闊葉室內植物。

剛從情報科監控機要室出來的中川蘭子,走路帶着風般手裏拿着一支小巧手機匆匆走了過去。

雙眸在周圍環顧了一圈,發現並沒有人注意到自己後,她站到三盆綠色室內植物中間,背對着窗戶打起了電話來。

很快,警備廳大樓底下不遠,一輛停靠在街道拐角處的警車裏就響起了一道柔和的手機鈴音。

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小林中野迅速放下手上的咖啡,一邊飛快咀嚼、吞嚥着麪包,一邊掏出手機按下了通話鍵:“喂,你好,我是小林……蘭子!嗯,我聽着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