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看著那龐大的拳頭。方陽收回了吸血匕首,伸出了雙臂,架在身前。這龐大的拳頭不同於那巨鳥的尖嘴,巨鳥的攻擊是穿透性的。若是用拳頭抵擋。指不定會被刺穿過去,只能夠使用吸血匕首用以抵擋,而綠巨人的拳頭則不一樣,那拳頭的攻擊是全面性的,用雙臂抵擋效果可能更佳。

「嘭!」


在這一拳頭之後,方陽在身體更加加速的下墜,強行使用舞空術都是沒有辦法停下,只能夠減緩一些。那股衝擊力太大了。

而在方陽停緩的時候,那綠巨人落地了。但另外幾隻巨獸卻也撲到了,這幾隻巨獸的實力可不會比綠巨人弱小,都是依靠**力量就可以輕易揉捏初入七級武者的存在。

身軀的強悍,也代表著這些巨獸的防禦也強悍,強悍的**讓得普通的攻擊基本上沒有效果。

這個時候,若是沒有巨獸撲過來,方陽還有辦法抵消掉那衝擊力,但現在卻是沒有辦法了,前有猛虎,後有餓狼,不光有巨獸跳起攻擊,也有巨獸在下方等待著,它們會在方陽掉下來的那一刻撲上前去,將方陽撕成碎片。

「擋住…」

方陽怒吼著,他依舊將雙臂擋於身前,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了,只能希望待會掉下去后,受傷不會太嚴重。

「嘭!」「嘭!」…

巨獸們連續轟擊在方陽身上,方陽感覺雙臂都快麻木了,酸痛的沒有了感覺。

最後撲過來的是一隻如同牛一般的獸類,倒不是多麼的龐大,身形也只比普通的牛大上一些,不過,這頭牛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恐怖得很,按方陽的感覺,這頭牛比之剛才那幾隻巨獸更要恐怖。

「哞哞…」那頭牛叫了一聲,雙蹄猛地踏下,踢在方陽的雙臂上。

無比可怕的力道,在方陽已經酸痛難耐的雙臂上再添上濃重的一比,方陽感覺自己的雙臂似乎都要斷了。

而且,這頭牛在踢中方陽的雙臂后,它就踏在了上邊,直接把方陽往地面上壓。

方陽垂直下墜,在那頭牛的巨力之下,墜落速度更是加倍,猶如一顆火流星,衝撞完地面,就連地面那些巨獸都是趕緊閃避著,怕成了倒霉蛋,被這顆『火流星』砸中。

「轟!」

地面在震動,可以看到空氣中一道道波紋在擴散,這次撞擊的恐怖可想而知,只是不知道方陽如何了,會不會受到重傷,灰塵滾滾的,根本看不清楚裡邊的情景。

而另一邊,靈火已經衝進了巨獸群中,朝著方陽掉落之處而去,不過,靈火的速度並不快,他每前行一步都要遭到巨獸的攻擊,而且,越往裡面,那些巨獸的實力越強。幸好,方陽掉落之處並不是太深入,這個距離沒有多大問題。

「嘭!」

靈火的雙手上帶著火紅色的手套,那手套不是凡物製作而成,靈火每一拳,每一掌,都在與空氣的摩擦中迸發出火焰來,但那手套卻是沒有受損半分。

靈火在持續的攻入,他的實力極強,在前邊的那些巨獸還很難阻止他的前進。

另一邊,那些灰塵已經散去,可以看清楚裡面的情況了。

地面凹下去一個大坑,而那頭牛和方陽就在那大坑的中央,那頭牛的兩隻前蹄依舊才在方陽的雙臂上,而方陽的嘴角有著點點鮮血,雙臂也有些漲紅。

連續遭受到巨獸的攻擊,雖然用雙臂抵擋住了,但那股衝擊力還是需要方陽自己承受的。

在砸落地面的那一刻,也就是那衝擊力爆發的那一刻,那震蕩直接讓得方陽受了一些傷。

若是只受了些傷,那方陽還可以接受,現在最麻煩的是那頭並不龐大的牛,那頭牛的力量極強,將方陽死死的壓著,很難掙脫開來。

那頭牛的兩個彎曲且鋒利的牛角閃爍著寒光,正準備朝著方陽刺下去。

此刻,方陽的雙臂已經是麻木了,很難進行抵抗,不過,方陽還有尾巴。

方陽的尾巴的尾巴輕輕移動著,圈上了那頭牛的一條後腿。這時,那頭牛也是動了,一對牛角朝著方陽的頭顱刺了下來,同一時間,方陽的尾巴綳得筆直,拉扯著那頭牛的一隻後腿。

「咻!」

鋒利的牛角剛剛好擦過了方陽的臉,齊根沒入地面,而方陽的臉上則是有著幾滴鮮血流出,那是被牛角擦過的地方。

趁著這一下,方陽掙脫開那頭牛的雙蹄,翻滾了一圈,抱住一隻牛腿,在起身的那一瞬,將那頭牛也拔地而起。

「吼!」

這時,剛好有著幾隻巨獸想要衝過來,方陽在猛然甩動那頭牛一圈之後,直接鬆手,那頭牛有些錯愕,身軀朝著那幾隻巨獸衝去。

「轟!」

那頭牛和幾隻巨獸衝撞在一起,頓時人仰馬翻的,摔成了一團,也暫時緩解了方陽的燃眉之急,讓得方陽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不過,這絲喘息的機會也僅僅只是一會,因為,又是有巨獸撲過來了,那隻巨獸是直接跳躍過來的,現在還在空中,將空中都遮擋住了。

這一次,方陽並沒有想要硬抗,他閃開了。

「轟!」

巨獸砸落,立即是碎石亂飛,煙塵滾滾,而且有著一股強烈的氣流在席捲著。

還不等巨獸爬起來進行攻擊,方陽就已經順著這股氣流,朝著大樹的方向衝去。

但這時,一隻手拉住了方陽的手臂,靈火趕到了,他的氣息有些混亂,看起來也狼狽了不少。

「跟我退出來,更深入,裡面的巨獸會更加難纏。」靈火有些喘息的道,他要阻止方陽的繼續深入,若是再深入進去,他也很難救到方陽。


裡面的巨獸靈火知道,每一隻都有著能夠和他相媲美的實力,若是一擁而上,根本沒辦法抵擋。

方陽有些遲疑,他知道他衝動了,但真的很不甘心,明明黑玉斷續膏就在上邊了,但前面卻阻隔重重,根本沒有辦法通過。

「出去后,我們再想想辦法,現在,就算是你想要上邊的東西,那也得有命去拿。」靈火勸說道。

「走,我們出去!」方陽確定了下來,確實,之前他還這樣說過顏辛鋒,可是,在面對黑玉斷續膏的時候,方陽幾乎失去了理智,只想要得到黑玉斷續膏。

不過,現在的方陽冷靜下來了,光靠這樣蒙頭沖是沒有辦法通過這裡的,到最後只會讓自己也受困其中,或許會付出生命的代價。

「阻礙一定會衝破的,只是時間問題,現在已經是匯聚了不少人,也已經通知軍隊過來,估計不用多長時間。」靈火說著。

同時,靈火的右手掌心中,一顆火紅色的能量球浮現出來,一掌拍出,轟擊在一隻想要撲過來的巨獸身上。

方陽可以清晰的看到,那顆火紅色的能量球在爆炸之後,竟然有著火焰噴射出來,那熾熱的火焰甚至粘附在那隻巨獸的身上,燒得它痛苦吼叫著。

進入難,出去易!

這裡就是這樣,想要靠近大樹時,巨獸們拚命阻隔,想要退回去時,巨獸雖然也有攻擊著,但卻沒有像之前那般瘋狂。(未完待續。。) 只剩下最後一小段路了,前面也就只剩下兩隻巨獸擋著。


方陽和靈火彼此對視一眼,都是笑了笑。

「一人一隻,解決掉。」

同一時間,方陽和靈火都沖了出去,二人雖然身上的衣服都已經破損,臉上有著塵土,顯得有些狼狽,但那股氣勢卻是很足,很是強悍。

「咻!」「咻!」

兩個聲音竟然差不多同時響起,方陽和靈火差不多在同一時間,出現在各自的對手面前。

面對那比自己龐大許多倍的巨獸,方陽揮出了拳頭,拳頭輕飄飄的,看起來沒有半點力量。同時,靈火也是揮出拳頭,但相比於方陽,靈火的拳頭就有力得多了,空氣發出陣陣爆破聲,而且,在靈火的拳頭上覆蓋著一簇在燃燒著的火焰,火焰附近的空氣都變得扭曲,那火焰極其熾熱。

「砰!」方陽的拳頭擊中了那隻巨獸,那隻巨獸的身體立即是凝固了,再沒有動靜。

在這一拳之下,那隻巨獸的身體內部已經被粉碎,生命的氣息也消散了。

而另一邊,竟然都沒有聲響出現,靈火那一隻有著一簇火焰的拳頭貫穿了對面那隻凶獸的身軀,而且,那火焰竟然還覆蓋在那巨獸的身上,不斷的燃燒著,將那巨獸的身軀燒出一個黑黝黝的大洞。

若是說方陽的攻擊是內在的,那靈火的攻擊就完全是攻擊外在,以火焰將目標燒毀。用拳頭將前方的阻隔都擊潰!

不過,方陽的攻擊和靈火的攻擊一樣給力,都是在一瞬間就解決了那隻巨獸。

「嘭!」被方陽擊中的那隻巨獸轟然倒地。身體逐漸化為了點點綠光,消散開來。被靈火的拳頭穿透的那隻巨獸也一樣,化成了點點綠光。

只是,情況卻跟之前那巨鳥一樣,這兩隻巨獸並沒有恢復過來,反倒是被那棵大樹給吸收了,綠色光點融入大樹之中。立即是消失不見。

「走,出去…」

方陽和靈火同時朝著外邊急速衝去,那裡是巨獸們的分割線。它們輕易不會離開那片區域,除非真正的激怒它們。

……

「呼…呼…」

方陽和靈火躺在地面上,兩人都氣喘吁吁的,之前的消耗非常大。在巨獸們的接連攻擊之下。他們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都只能連續的揮灑著力量。

在那種情況下,神經都是一隻緊繃著的,身體也是如此,不敢有絲毫放鬆。

而此刻,終於是出來了,方陽和靈火也算鬆了一口氣。

「你挺強的。」靈火道。

本來,靈火進入裡邊幫助方陽。這是因為靈舞的緣故,但現在靈火卻也欣賞起了方陽。有實力的人,靈火才會正眼看待,靈火是一個很現實的人。

靈火仰起上半身,坐在地上。

「有機會,還真想跟你打一場,你剛才那一拳,很強,不知道我接不接得住。」

「你也很強,不過,我不會輸!」方陽說著,他站了起來。

隨著方陽站起,靈火也站了起來,兩人相視一笑,他們對自己都充滿了信心,這是一個強者所必備的。

「一起跟我過去那邊吧,現在,大部分人都匯聚在那裡,等待時機,毀滅這些巨獸。」靈火說著,他先行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靈舞,你們三個也一起過來,那裡很安全。」靈火招呼著靈舞三人,雖然說羅峰和顏辛鋒靈火併不是多麼待見,但畢竟跟靈舞在一起,自然也是要招呼一下。

……

這空地很大,除了中央這裡的這棵大樹,外加那些巨獸,還有許多的剩餘空間,而那些來到這空地的人們,在嘗試了那些可怕的巨獸后,就都匯聚在了一起,想用集體的力量,轟出一條通道。

方陽放眼望去,那一處空地有著不少人,站著的,盤坐著的,修鍊著的,都有。

在火靈帶著方陽、靈舞、羅峰、顏辛鋒四人到來時,那些人們都是睜開了眼睛,冷視著這一切。

這裡面,方陽可以感應到,這其中有人的氣息極其的強悍,估計比之火靈都不會差太多。不過,方陽的目光卻是集中在中央那數人身上,那幾人的氣息幾乎跟火靈不相上下。

被方陽的目光注視著,那幾人立即是轉過頭看著方陽,眉頭皺起,他們似乎感應到什麼。

這其中一人站了起來,他的臉上倒是有著點點笑容。

「新來的朋友?」這一句話那男子是對著方陽說的,靈舞,他認識,而羅峰和顏辛鋒也並不能引起他的注意,只有方陽,他能夠感覺到,方陽的實力很不錯。

隨後,他轉頭看向靈火,「靈火,不介紹一下嗎?」這男子對靈火似乎挺熟悉的。

面對這男子,靈火的臉上倒也是露出了一抹笑容,面對這男子靈火倒也是挺慎重的。

「潘城東,這是方陽,實力很不錯,可以助我們一臂之力。」

潘城東看了看方陽,點了點頭,道:「確實可以,有著一定的實力,但…」

潘城東話沒有說完,不過,靈火卻是知道他想說什麼,潘城東認為方陽的實力還不夠,沒法進入第一梯隊。

第一梯隊,也就是中央那數人、潘城東、靈火,他們在這群人中實力是屬於頂尖的,而除了他們以外的人,那都是屬於第二梯隊的,第二梯隊和第一梯隊有著一定的實力差距。

武者們都是以實力劃分界限的,很現實,卻也很簡單。

靈火沒有再說什麼,他轉過頭看向方陽,道:「我們到那邊去吧,調息一下,估計再過不久,軍隊應該是要過來了,到時候就是總攻的時候。」

說完,靈火才是對著潘城東道:「很多時候並不能看表面。」

之後,靈火也就沒有再進入中央那片區域,他直接就帶著方陽四人端坐在一旁,反正都是調息,中央位置與其他位置都一樣,沒有什麼區別。

方陽站著,他環視四周,並沒有發現龍藝和梁飛的身影,他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還沒有到這裡嗎?還是路上遇到情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