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任雨柔本來就一直忐忑,現在聽見了對方的名號之後,她更是誠惶誠恐。

之前碰見的王少,孫家大小少爺,已經讓她應付得很頭疼了。

但是至少,還能夠勉強糊弄過去。

可是現在,對方是這麼一個權勢滔天的大人物,只怕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沒錯!”

“聚賢山莊,就是我家的!”

“而臨城市的所有權貴人物,都要巴結我們家!”

“換句話說,整個臨城都是老子的!”

“你他媽敢跟我兩個爭風頭,你死定了!包括你的家人……”

“啪!”

梅長耀嘚瑟不已,各種囂張、謾罵,不絕於耳。

只是,他還沒有享受到足夠的快感,一記耳光,便是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臉上!

“正好我過幾天要去聚賢山莊,到時候再跟你好好聊聊人生!”

“管好你那張臭嘴,不要因爲你的愚蠢,害得整個聚賢山莊都、關門大吉!”

葉天縱更是狂妄至極!

打人耳光,還要威脅讓聚賢山莊關門,這,這還是人說出來的話嗎?

瘋了!

絕對是個瘋子!

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着他!

蘇君婉嘆息的搖頭。

羣衆們都跟看可憐蟲一般的看着他。

而任雨柔則是第一次勃然大怒,這傻子,犯病了嗎?

知道對方是誰嗎?

這樣做的後果,是要讓整個任家都要跟着陪葬啊!

只是,不等她有任何舉措,葉天縱踏步一出,一把掐住對方的脖子,喝道:“我說的話,沒聽見嗎?”

“你是想自己滾,還是我把你打得滾出去?!”

那兇狠的眼神,就像是死神的凝視一般。

梅長耀既嚇到又氣到,好漢不吃眼前虧,他便深吸了口氣,點頭的說道:“我滾!”

“不過你剛說,你過幾天要來聚賢山莊是吧?”

“你他媽有種的就來我們山莊,誰不來誰是孫子!”

“到時候……”

“吧嗒!”

葉天縱手一鬆,再背後一腳,揣在他屁股上,梅長耀頓時屁滾尿流的徜徉在地。

“廢話真多!”

隨後,他繼續攬着已經癡傻了的任雨柔,走到主持人面前,問道:“主持人,我們贏了,第一名,獎勵是神祕大餐是吧?我和我老婆馬上要去看電影了,等電影結束後,你在門口等我,好好安排,知道嗎?”


“是,是……”

和梅長耀叫板,還出手打人,這叫葉天縱的年輕人,不是瘋子就是傻子。

跟他爭論,那就是腦子有坑。

主持人二話不說,接連點頭,直到葉天縱二人的背影離去之後,現場的觀衆才紛紛作鳥獸散去。

而蘇君婉則是假心假意的過去攙扶,不過卻被梅長耀拽開,翻身爬起來,對着早就已經消失不見的背影怒罵道:“草泥馬的傻子,老子不會放過你!”

“任家,必須完蛋!”

“我要讓你全家都死無葬身之地!”

……

離開大廳之後,葉天縱二人便是徑自的前往二樓的電影城。

直到來到入口檢票處的時候,任雨柔才從一系列的震驚之中,反應過來。

她下意識的掙脫開葉天縱的懷抱,甚至像小女孩撒氣一般的,皺眉咆哮道:“葉天縱,你知不知道你剛乾了什麼蠢事?”

“不就是拿了個第一名,然後贏取了神祕套餐嗎?”

“不急,等看完電影之後再去吃飯。”


“住口!”

任雨柔簡直欲哭無淚,她有時候,真羨慕對方是個傻子,可以不計後果的隨心所欲,可自己是正常人,需要面臨一系列糟糕事情帶來的後果,她的盈眶之中噙着淚,都快哭了:“那是聚賢山莊的太子爺,那梅長耀,只要動一根手指頭就能夠讓海龍灣停工,讓任氏集團灰飛煙滅,你……”

“哦,你說那傢伙啊。”

陰婚不散,霸道鬼夫太難纏 ,笑道:“沒事的老婆,他就是說說狠話,能怎麼樣。”

“更何況,他說他是莊主的兒子就是啊,萬一不是呢?現在的人,很多人都喜歡狐假虎威,他要是這麼厲害,難道隨身不帶保鏢的,看那裝模作樣的樣子,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人。”

“額……”

任雨柔一怔,也不知道是情緒渲染還是怎麼,竟然覺得對方說的有些道理:“你說,他是假冒的?”

“肯定是,而且,不管他的身份怎麼樣,咱們不是有鍾西樑嗎?他跟爸是老鐵關係,到時候讓他幫忙從中調和就行,所以,不管怎麼樣,咱們也不會吃虧,你說是嗎?”

“可是……”

“先生,小姐,影片要開始了,你們要進去嗎?”

任雨柔還想再多說點什麼,但是檢票員已經開始催促了,葉天縱則是好言安慰的說道:“好了老婆,別多想,走,天大地大,也沒有咱們看電影大。”

“我剛看了下影片,是部愛情片,就跟我剛剛唱的歌一樣,無論未來發生什麼,我都會陪着你,天涯海角,矢志不渝。”

…… 看完電影再吃大餐。

二人度過了一晚美妙的時光。

尤其是,因爲葉天縱能唱能跳,唱作俱佳,導致任雨柔,對他產生了一定的好感。

雖然中間有梅長耀這個事情,如鯁在喉,不過在葉天縱的安撫之下,任雨柔漸漸的釋懷。

一連兩天,任雨柔只要一下班,便會立刻帶着葉天縱到處走走、轉轉,主要是爲了舒緩葉天縱的情緒。

因爲,她吳醫生有過約定,七天爲一個週期,定時定點的給她做情況彙報,主要是監控他的病情是否有所好轉。

而她並不知道,吳醫生,早就是葉天縱的人。

病情的控制,完全是由葉天縱說了算。

當然,看破不說破,她要堅持,那就隨着她。

除此之外,丈母孃雖然有些好面子,愛慕虛榮,但是不可否認她是有一定的商業能力。


加上她交際花的做派,短短几天時間內,便是成功的將瞬美和愛美兩個美容院給融爲一體。

開除作風懶散的員工,提拔有能力的員工,並且憑藉着晶牀的特殊效應,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客戶。

激情燃燒的歲月 ,銷售額也是水漲船高。

這段時間,老丈人也是在跟着幫忙,其實商業上的運作,他沒有過多的見地,不過,幫忙端茶遞水,給老婆捶背揉肩之類的,倒是做得恰到好處。

第三天。

是週日。

也是約好了要前去聚賢山莊的日子。

一大早,葉天縱便早早起牀,做好了早餐之後,挨個叫起牀吃飯。

洗漱完畢,一家人坐在餐桌上,邊吃邊聊。

現在是早上八點,距離前去聚賢山莊,還有一個小時,時間充裕。

“雨柔,昨天聽你說,海龍灣項目,馬上就要竣工了,是吧?”張春琴滿臉笑容的詢問道。

任雨柔喝了口稀飯,微微點頭,道:“恩,媽,海龍灣項目已經完成了。今天在進行着最後的收攏和清理,我方案也提交給集團了,明天就會舉行正式的竣工儀式,到時候,會邀請各界名流前來參加,同時也是爲我們項目開盤,營造聲勢。”

“明天就開盤了啊。”

張春琴笑着點頭道:“那挺好的。根據你和集團的協議,海龍灣項目建成之後,以後集團的其他項目也都會相應的交給你做。不過要說收益來看,最好還是將這個項目進行到底。也就是之後的銷售,所以明天的宣傳造勢,特別重要,這方面,準備得如何了?”

“恩,還好吧。都發出了邀請函,而且也得到了回覆,基本上都會參加,而且,其中有好幾個商戶都有意向,打算在開盤儀式上,直接**幾間門面,我相信,這是個好的開始。協議裏面規定,我能夠提取總銷售額的百分之二,只要我好好經營,我相信,我能掙到不少錢,爸,媽,以後你們就不用那麼辛苦了,我會讓你們都過上好日子的。”

“哈哈,好,這纔是我的好女兒。”任東國笑着點頭。

而張春琴則是瞥了他一眼,冷不丁的說道:“你都多大的人了,難道還要女兒養?”

“現在咱們家,我有兩家美容院,照此發展下去,我的月營業額能達到百萬以上。東國你吧,雖然沒有具體幹活兒,但是有鍾西樑在,每年的分紅都能拿到數百萬,而雨柔的海龍灣項目銷售,這可是一個巨大的利益,說不定,以後就能夠成爲億萬富婆了,咱家三個人都有活兒幹,還幹得不錯,不像某人,除了吃就是吃,整天跟豬似的,看着就煩!”

指桑罵槐。


正好葉天縱剛剛吃了口油條,舔着臉的笑道:“沒事,媽。我不介意別人說我什麼,你們三個人都能賺錢,我也就不愁吃穿了,以後我給你們打下手哈……”

“你個傻子,這話說的,怎麼,這是賴上我們家了是嗎?”張春琴冷哼一聲,抿了口稀飯,說道:“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上次美容院的事情,多少你還是出了點力。我呢,看你還傻乎乎的,暫時不趕你走,但是身爲我們家的人,必須得有活兒幹!”

“這不,之前我美容院裏有個客戶,店裏缺人手,她一會兒會在聚賢山莊參加拍賣會,到時候我給你引薦,你去給我好好幹活,要是她向我告狀,或者你亂來的話,我就把你送走!”

“啊?”

葉天縱一怔。

任雨柔則是沒好氣道:“媽,天縱還有病,不能幹活。咱家現在經濟條件好些了,又不是養不起他,沒有那個必要!”

“是啊老婆,天縱在家裏,其實收拾屋子,打掃衛生什麼的,我看也挺勤快的,要不然……”

“你們懂什麼?!”

張春琴喝斷,鄭重道:“這客戶跟我說了,當時她也在現場,發現這傻子有點意思,打算留在身邊好好****。而且,工作很彈性,時間少,任務輕鬆,很好完成,也就是一些打雜的活兒。而且,她可是知名投資人,打算對我觀察觀察,如果我將美容院經營得好,會幫我把美容院擴大規模,以後成爲集團公司規模化的運營!”

“媽,這客戶是誰啊?怎麼無緣無故的看上你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