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是美味啊。。。。。。。”小動物再一次露出了一臉陶醉的表情。

雷暴看着那隻動物做出的這個動作,不由的皺了下眉頭,隨後一把用手抓住它的兩隻小角拎了起來,一臉厭惡道:“這麼噁心的玩意,怎麼可能是九色鹿呢,別開玩笑了?”

“可惡的凡人你敢不敢再把剛纔話說一遍。”那隻動物語氣稍微一冷,眯着雙眼看着雷暴。

周圍的環境氣氛似乎也跟着這隻動物的情緒而變的跟着緊張了起來。

雷暴自然也是感覺到了周圍的氣氛有一些古怪,但是他天生好面子,又哪裏受得了被這麼一隻外表實力弱小的小東西威脅着呢。

氣憤的一巴掌狠狠的敲在了那隻動物的頭上道:“怎麼了,你這隻彩色小浣熊也要造反嗎,信不信我現在把你的皮扒了,做成一副浣熊真皮手套。”

“一下。。。。。。。。。。我記下了。”小動物淡淡道,似乎不畏懼雷暴。

“你在。。。。。。。。數什麼呢。”雷暴此時看見小動物此時怪異的表現心中也是一陣莫名的恐懼。

“你現在在數你打我的次數,沒關係,你可以繼續。“小動物道。

這一次他的話是真的激怒了雷暴,雷暴氣憤的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小動物的頭上,怒喝道:“媽的,嚇唬誰啊,我就不信你這麼一隻玩意能把我怎麼樣,你不是願意數嗎,好我讓你數。“

雷暴一連數下巴掌全部拍在了小動物的頭上,一邊沐青羽此時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剛想要阻攔住雷暴停手,下一刻驚奇的景象再一次出現了。

一陣七彩色包裹在小動物的身上,讓它整個身子懸浮在了半空中,脫離開了雷暴的掌握,天空的烏雲片刻之間匯聚在了一起,接着一個威嚴的聲音宛如天神下凡一樣傳了過來:“凡人你一共打了我十四下,這一次該輪到我了。”

話音剛落天空中一陣電蛇交錯,轟然一聲巨響,一道包裹着七彩的天雷居然落下,劈在了雷暴的身上。

“啊。。。。。。。。”

雷暴慘叫一聲,整個人被劈成了一個焦黑的人,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沐青羽看見從天空降下的那一道雷電,表情一僵硬,突然想起那一天在沙漠中遇見詭術妖姬的時候,對方操縱颶風時候的景象,這隻動物的居然也能同樣做到,這足以證明它和詭術妖姬擁有相同的實力,天道階段,利用情緒操縱天象。

李烈火看見自己的兄弟受了重創,哪裏又像沐青羽那樣想的那麼多,拔出腰間的長刀,就要向那隻動物衝去。

沐青羽此時也剛剛從那隻小動物所展現出強悍實力中驚醒了過來,趕忙攔在了他的面前,低聲道:

“我們還不是它的對手,你難道沒有看見嗎,它剛纔是駕馭天空中的雷電,爲自己所用,他的實力是什麼階段你難道沒聽過嗎。”

李烈火微微一愣,震驚道:“天道階段?”

沐青羽淡淡的點了點頭,走上前去恭敬道:“這位尊敬的神獸大人,我的兄弟無意中得罪了你,希望你放過他一命。”

那隻小動物,不屑一笑,緩緩的從天空中落下,一屁股坐在了雷暴的身上,用自己的小蹄子輕輕的拍在了他的臉上道:“他嗎,沒用了,我已經決定賞給他十三道天雷,這才僅僅是個開始而已。。。。。。。。”

沐青羽苦笑一聲:“十三道天雷,一道足可以讓雷暴一命嗚呼生死未卜,如果十三道接連劈下,雷暴還不得被打的連一塊骨頭渣子都不會留下。

李烈火在一旁緊緊的握了握拳頭,因爲太用力已經有血液滲了出來,但是他卻什麼都做不了,因爲他知道這隻擁有天道階段實力的動物有多可怕,所以他也只能忍。

小動物微笑的看着沐青羽道“你們這裏如果有人能夠幫他接下來應該受到的十三道天雷我就放了他,怎麼樣。”

衆人聽了小動物的話,微微一愣,臉上全部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一道天雷足可以讓他們這裏面實力最強的雷暴,打成重傷,他們這裏面又怎麼可能會有人能夠承受的了,十三道天雷呢。

雷暴遲疑了片刻咬了下牙,似乎是下定了決心 。

“我來。”

衆人看見雷暴要走上前去,也趕忙攔在了他的面前,一名小弟走到他的面前勸阻道:“老大,你瘋了嗎,那天雷可不是凡人能夠接受的了的,咱們還是。。。。。。。放棄雷暴大哥吧。” 那小弟的話還沒說完,李烈火眼中就閃出了一絲兇光,接着他擡起自己的一隻獨臂,狠狠的向那小弟的臉上打去。

“哎呦。”一聲那小弟的慘叫聲,他整個人也被打了出去,留下李烈火一人仍舊保持着那個揮出拳頭的動作,氣喘吁吁厲聲道:

“我以前對你們說了多少遍,那是對敵人,我們是狼,面對自己的兄弟,我們永遠不拋棄,不放棄,你剛纔居然說出那樣的一句話,如果你今天不承認自己的過錯,你將不配繼續待在青狼獵人團,給我滾出去。”

那小弟的臉腫紅半邊,眼中含着潺潺的淚水,道:“烈火老大,我錯了,我不該拋棄自己的兄弟。”

李烈火點了點頭,徑直向那小動物走去,眼中雖然有幾分恐懼,但是腰桿卻是挺的筆直,絲毫沒有表現出一絲對對方實力的害怕。


“你給我站住。”沐青羽的怒喝聲,突然從後面走了過來。

李烈火搖了搖頭道:“老大,對不起不能答應你,但是我不能看着雷暴死,如果我要是。。。。。。請好好的幫我照顧好青狼獵人團,這也是我人生最後的願望。”

“替雷暴領下十三道天雷的責任,還輪不到你來,你把我這個老大當成什麼了。”沐青羽道。

“什麼。”李烈火表情一僵,不可置信的轉過身道:“老大,你難道要替雷暴去接下那十三道天雷?”

沐青羽聳了聳肩膀道:“廢話,我的小弟惹的禍,自然要我這個老大來解決了。”

李烈火趕忙擺了擺手搖頭道:“不行,不行,你是我們的老大,而且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們青狼獵人團不是羣龍無首了嘛,反正我已經少了一隻手了,今後也不能在獵人團中起到什麼作用,不就是一條命嗎,沒什麼大不了的,大不了十八年前還是一條好漢。。。。。。。”

他話沒說完,便感覺肚子一疼,整個人也跟着跪在了地上,眼中不解的看着沐青羽,隨後道:“不可以啊,老大,你不能這麼做。”

沐青羽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嘿嘿,好兄弟,你難道忘了你剛纔說過的話了嘛,不拋棄不放棄,我同樣也跟你保證,不會放棄我的任何一個兄弟。”

以李烈火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承受不了沐青羽的一擊重擊,便被打昏在了地上。

沐青羽轉過頭看向姬舞旋道:“幫我看着他一會,要不然他一會醒過來不知道,又要做出什麼傻事來。”

姬舞旋跑到了沐青羽的身邊低聲道:“青羽,你難道真的要以一人之力,來對抗天雷嗎?反正我們本來也不是青狼獵人團的人,不如我們跑吧。”

“嘿嘿,小丫頭我知道你總是在爲我着想,但是這一次,我不能跑,因爲我是個男人,是個男人就不能說不行,懂了嗎。”沐青羽眼神堅定的看着姬舞旋道。

姬舞旋被沐青羽這樣一訓斥,只得嘆息一聲,隨後將自己的腦袋輕輕的靠在了沐青羽的胸膛處,如同妻子對於出行丈夫的囑託道:

“我等你,你一定要活着回來,知道了嘛,壞蛋,爲什麼我總是掌握不了你的心呢,可惡,可惡。”


她小手撒嬌般的捶打在沐青羽的胸口上,不斷的發泄着心中的埋怨。

沐青羽深吸一口氣,緊緊的將她嬌軀抱在了懷中,道:“放心,我還不能這麼死,因爲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完,而且我。。。。。。。不能留下你一個人。”

說着這一句話,沐青羽輕輕的拍了怕他的肩膀,轉身向那小動物走去,道:“小浣熊,就由我來代替他來承受那十三道天雷吧,不過你可不可以,先放走他們,我不希望他們看見我狼狽的樣子。”

那隻小動物狠狠的跺了跺自己的腳道:“不要在叫我浣熊了,我是一隻九色鹿,九色鹿你懂了嘛,而且我也有自己的名字,我叫做萌萌。”

沐青羽撓了撓頭,疑惑的看着九色鹿道:“萌萌,我感覺你的名字和你的皮毛的顏色有一些不相符。”

“那應該叫做什麼?”萌萌道。

“花花吧,啊,不喜歡嗎,要不然還是叫做小浣熊比較貼切點。”沐青羽道。

萌萌反覆像是受的了打擊一樣,跪在了地上,一臉的悲痛道:“爲什麼大家從來不把我當做一隻九色鹿呢,我不是浣熊,我發誓我真的不是一隻浣熊,因爲浣熊是不會長有兩隻鹿角的。”

將雷暴再一次還給了沐青羽,這個時候他就趕快下令告訴大家,離開自己遠一點,並保證自己一定會活着回去,但是實際上是不希望大家看見自己一直隱藏着的月鬼屬性。

姬舞旋自然是看出了沐青羽的意圖,點了點頭,便趕忙帶着衆人離開了。

看着衆人乘坐着擊龍船漸漸遠去,沐青羽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釋放出身上的屬性,眼神冰冷的看向萌萌淡淡道:“我們可以開始了。”

萌萌擡起自己的眼睛,打量了一下沐青羽身上的黑色氣息,似乎是有一些感興趣道:

“哎呀,原來是月鬼的後裔啊,真是沒有想到這種屬性居然還會有存在,怪不得感誇下海口,接下我的十三道天雷,不過可惜,你的星辰等級太低了,要不然我還可以和你玩玩。”

沐青羽一聽到萌萌似乎是知道月鬼的屬性便緊張道:“你知道月鬼族的事情嗎,可不可告訴我。”

“月鬼爲最爲神祕,也是最邪惡的屬性,他的最可怕的地方便是吞噬,包括人的靈魂,一切壯大自身的屬性力量,最後引起了其他的星芒武者的恐慌,最後被滅族,真是可笑啊,與其說是害怕那種屬性,倒不如說是人人的都渴望擁有那種屬性。”

沐青羽低頭若有所思的看着遊離在自己手中的黑氣,道:“屬性的特性就是吞噬嗎,難怪,可以吸納入武器,對啊,那一次也是吞噬了靈魂之後,力量就一下變強了,原來是這樣。”

一直以來沐青羽也是糾結與月鬼的屬性究竟是什麼,原來一直都以爲月鬼屬性是獨立開闢出一個獨立的空間,這一次聽到萌萌的話,他才終於明白月鬼的屬性真正的能力。

“不過,吞噬以不代表着真正的無敵,因爲月鬼族人在覺醒出這個屬性的時候,同時也會捲入一場詛咒當中。”萌萌神祕一笑道。

“詛咒,什麼詛咒。”沐青羽震驚道。

“你身體內惡鬼,你沒有發現嗎。”萌萌微笑道。

“惡鬼?”

“沒錯就是惡鬼,你每一次在使用的屬性的時候都會有感受吧,自己非常的易怒,且心中充滿戾氣,這就是詛咒,在獲得力量的時候身體裏的血液中也會沉睡者這隻惡鬼,他會因爲你的情緒而具現話,佔據你的靈魂,而且這種佔據會因爲你的能力變強而越累越劇烈,當最後你的精神承受不了這種佔據靈魂的痛苦的時候,你便會被月鬼所吞噬。”

沐青羽聽了這些話之後,也陷入了沉思當中。

“算了,今天告訴你這些,也是是本大人的大發善心,給一個將死之人的最後施捨,因爲今天將會是你的忌日,明年的這個時候我會想念起你的。”

萌萌故意裝作一副不願意痛下殺手動作,在用自己的小蹄子輕輕擦拭着眼前的眼淚。

沐青羽這個時候也想起了這兩人之間還有一個約定,承受那十三道天雷的約定。

萌萌用兩隻小蹄子,揉了揉自己的兩隻小鹿角,隨後整個人雙腳離地,懸浮在了半空,身體外也浮現出一陣七彩的光華。

故意做出一副傷心的樣子道:“放心吧,你就安心的去吧,我會想念你的。”

沐青羽咧嘴謾罵了一聲,脫下了自己上衣,準備迎接下這第一道天雷。

與剛纔的情況相同,天空一陣雷鳴交轟,隨後一道天雷急速之下,奔着沐青羽本人就來了。

沐青羽深吸一口氣,將自己的星塵力收回在自己的體內,使用出了星辰衝脈逆用法。

一道天雷降下,轟的一聲巨響,四周一陣飛沙走石,迷得人睜不開雙眼。

片刻塵埃落定,也露出了沐青羽的身影,此時他的體表已經被雷擊的一片焦黑,雖然身形有一些疲憊,但是他現在居然還活着。

他居然也沒有想到利用星辰衝脈的逆用法,真的可以吸收住天雷的力量,不過現在他的身體確實因爲天雷中帶有的點擊而弄的渾身麻木,但是沐青羽這個時候居然發現雷的力量中居然在自己的身體內轉化成了星塵力,便毫不猶豫的掉出自己的星辰燈,吸收起了這些雷電轉化爲的星塵力。

萌萌看着沐青羽居然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也不禁有一些驚訝道:

“咦,你居然還真的活着,雖然不知道你用了什麼方法,嘿嘿,算是你命大吧,不過天雷的前四道只能算是凡雷,只有後九道才能真正的算是天雷,我都有一些期待,你究竟能挺過第幾道天雷呢?” 沐青羽聽完這句話,不由的心中一驚,後面的九道天雷居然會比之前剛纔所接到還要強,那自己豈不是要死在這裏了。

陰霾的天空雷聲大作,黑雲中電蛇亂竄,又是一道天雷迅速下降。。。。。。。

姬舞旋坐在擊龍船上看着天空中再一次降下的天雷,抿了抿嘴脣,隨後對着四周的人道:

“你們先回南疆等我們,到時候我和你們老大辦完事情的時候,就會回來找你們的。”

說完便整個人籠罩在一片彩色的光輝當中,迅速的向雷電降下的方向飛馳過去。

姬舞旋沒跑出去多遠,詭術妖姬便已經神奇的從一陣突現的粉色煙霧中露出了身影,一臉俏皮道:

“姐姐,怎麼這麼着急啊,那麼的關心你那如意郎君嗎?剛纔那生死離別時候的場面,就連我這個局外人都有一些看的鼻子酸酸的,啊,我等你,你可以定要活着活來啊,哦,我不能留你一人在這個世界上。”

看着詭術妖姬學自己說話的樣,姬舞旋也是沒好氣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取笑我,要是沐青羽這一次真的出事情,我也不活了。”

“嘿嘿,姐姐放心,在我的地盤面前還容不得萌萌那小子,這麼的氣焰囂張,怎麼他也得管我叫一聲小姨什麼的。”詭術妖姬微笑道。

“小姨?”姬舞旋疑惑的看着她,眼中充滿了不解。

“恩,沒錯,姐姐你難道不知道嗎,星靈獸當中也是有拜師學徒的,恰巧那隻老九色鹿和我們蛇女族的始祖也是一些關係的,所以那小子按輩分來排理所當然管我叫一聲小姨。”詭術妖姬道。

不過姬舞旋現在可是沒有心情聽詭術妖姬說這些認祖歸宗的事情,她現在心中擔憂的只有沐青羽一個人的安危,就在這個時候又是有幾道天雷陸續降了下來,姬舞旋不由的心中一窒。

這兩人再一次加快了步伐,但是當着這兩人來到沐青羽面前的時候,不由的驚呆了,九色鹿萌萌翻身躺在地上,伸着舌頭粗亂的喘着氣,一副非常疲憊的樣子。

而一邊的沐青羽的樣子更爲的糟糕,通體漆黑一片,看上去格外的詭異,姬舞旋看了他一會隨後不由的一驚:“青羽,你居然突破了。”

詭術妖姬疑惑的看着沐青羽的背後,果然原有的乳白色星辰燈內的三隻蠟燭此時已經變爲了六根。

“可惡的傢伙居然讓他想到了用月鬼屬性來吸收我的天雷來突破,氣死我了,還有兩道天雷,我現在看你怎麼能夠抗衡下去。”

萌萌疲憊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眼中卻是隱含着少些的興奮,因爲眼前的這個柔弱的人類帶給他的驚訝實在是太多了,不但承受了自己的十一道天雷,並且還成功的在自己使用出十道天雷的時候利用月鬼的吞噬屬性,完成了自己的突破。


如果是一個尋常之人又怎麼會想到這種駭人聽聞的突破方法呢,但是他又那裏知道沐青羽過去修煉的逆天法則,修煉速度是常人的數倍,所以利用那天雷的瞬間威力最強的時候,先利用星辰衝脈逆用法,將雷轉化爲星塵力,然後在利用逆天法則的修煉方法,瞬間最大化的吸收掉這瞬間產生的巨大星辰力,達到了瞬間的突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