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真要打,他好像也不是木同的對手。

一時間,木星握著手裡寶劍,不是如何是好。

看了看愣住,有些不知所措的木星,木同微微一咧嘴,毫無憐憫,「既然你不願意自己跳下擂台的話,那我就將你劈下去。」

聞言,木星腳步退後幾步,望著手握大砍刀的木同,知曉對方絕不會放過他。

頓時,木星咬牙怒道:「木同,你也不要以為我是泥捏的。既然你非要讓我下擂台,就算死,我要讓你知道。

我木星,可不好惹!」

轟。

木星周身元氣噴發,瞬間如同點燃的火焰升騰而起。

一剎那,紫色的星辰元氣燃燒,一股熾熱的感覺綻放,木星就是一顆耀眼的星辰,讓人不敢直視。

「不好。」

看到木星周身紫色元氣火焰升騰,擂台旁邊的二長老出言阻止道:「木星,不可,你這樣做武道根基就毀了。」


這是木家大比,可不是什麼生死斗。

木星燃燒周身元氣,固然能夠獲得超越境界的戰力,但過後一身修為也就廢了,武道根基也就徹底毀掉。

木星可是木家年青一代,有數的天才,未來必能成木家棟樑支柱,二長老自是不想他的武道之路就此毀掉。

二長老的話,木星哪裡聽得下去。

此刻,木星眼裡就只有握著大砍刀的木同,別無他人。

既然木同要他在木家眾目睽睽之下出醜,那倒不如拼盡全力。

哪怕是死,也無悔天才之名!

「哪怕是死,我也要拉你一起!」

說完,紫色元氣火焰燃燒的木星,手裡寶劍一轉,腳步一動。

木星整個人化成一道紫色星辰,拖起一陣紫色火焰,直奔木同而來。

燃燒的星辰所過之處,空氣扭曲,詭異得連氣爆聲都沒有。

「拚命嗎?」

望著那紫色火焰星辰轟來,木同臉上泛起幾分凝重之色,卻依舊傲然道:「就算你燃燒周身元氣,那又如何?

我說了,將你劈下擂台,那就一定做到!」。

… 87_87355「就算你燃燒周身元氣,那又如何?我說了,將你劈下擂台,那就一定做到!」

望著木星燃燒周身元氣所化成的紫色星辰劍芒,木同身上經脈元氣洶湧,九大靈竅元氣爆發,一股精純無比的元氣衝天而起。

白色光華凝練的裂金真意,仿若凝練成為實質一般的刀芒,融入到元氣。

鋒銳的裂金真意和元氣融合成為一柄利刃直插雲霄,欲要將蒼穹都撕裂掉。

咻。

空氣被撕裂,木同手掌一道六米長的白色鋒銳刀芒從大砍刀上瀰漫而出。

刀劍所指之下的青石擂台,在凌厲的刀氣下,撕裂出一道道痕迹。

嘶。

蛇紋一般的輕微裂縫,在大砍刀那寬厚的刀刃上瀰漫開來。

凝實的裂金真意爆發,那一股無堅不摧的真意得到提升,連得精鋼利刃大砍刀都無法抵擋,被真意撕裂,緩緩地從內部開裂。

看到刀刃上瀰漫的裂縫,木同臉上浮現起無奈的苦笑,「果然,這柄刀刃還是無法承受逐漸變強的裂金真意。

看來,真得很有必要尋找一柄能夠承受裂金真意的兵刃。不然,每一次全力以赴,兵刃都毀於一旦,那可就沒意思了。」

這一絲想法一閃而過,也就是一瞬間的時間,木同手裡執掌的刀芒就凝練而成。

「這股元氣,居然比之一星武將全身的元力都還要強!」

臉色震撼地望著木同周身升騰而起的白色精純元氣,大長老有些坐不住了,差一點沒有驚得直接站起來。

「普通地階武道心訣,修鍊有成也絕對不會讓武者在通竅境就擁有堪比一星武將元力濃度的元氣。他究竟修鍊的是什麼品階的武道心訣?

通竅境都如此了得,要是讓他突破歸元境,乃至星階武將,那該如何強橫?」

大長老眼眸里的寒意更是濃郁,知曉不除木同,他想圖謀的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有著同樣想法的二長老,稍微扭轉頭,眼眸不著痕迹地和大長老碰撞了一下。

必須要趁著木同還沒有成長起來,將其斬殺!

「哈哈,好樣的!」

坐在首座上的木河,手掌情不自禁地一握,心裡暗喝道:「不愧是老子的兒子!」

木同從翠天森林回來后,木河都感覺有些認不出他的兒子。

雖說木同在翠天森林的戰績,註定木家大比無人可擋,絕對擁有問鼎大比冠軍的實力。

但,當親眼看到木同狠虐木家年輕一代的三大天才,心裡就感覺異常激動,有一種仿若回到當年他拳轟木天等人的父親場景一般。

這一口被諸多長老壓制的惡氣,忍了上十年,今天總算完全吐出來了。



木河眼眸更是凌厲威嚴,那一股霸道的氣息隱約綻放出來,讓身旁的大長老幾人臉色都是一陣微變。

這兩父子究竟怎麼一回事?

擂台上。

葉添龍滿目熾熱望著木同,他有一種感覺,大比前三就在手裡。

「這就是修鍊小成的【裂金天元訣】嗎?」

所有人都在猜測木同修鍊的究竟是什麼品階的武道心法時,簡瑤眼眸也難免閃過一陣熾熱光華,感嘆道:「原來還能這麼強?看來,我當初選擇將他交到你手裡,還真沒錯。」

木塵六人滿目驚駭地望著那紫色星辰劍芒和白色鋒利刀芒,心裡升騰起同一個想法:這些傢伙強得變︶態,還讓不讓人活啊!

萬眾矚目之下,木同手裡欲要貫穿蒼穹一般的白色刀芒,終於動了。

僅僅只是一斬!

所有人都有一種感覺,仿若這一刀下來,星辰都是要被斬碎!

無堅不摧的鋒銳,在這一股刀芒之下,沒有任何東西能抵擋下這一刀!

咻!

刀芒落下,還沒有完全燃燒起來,爆發到頂點的紫色星辰劍芒直接被一刀兩斷。

「怎麼可能?」

望著仿若星辰一般的紫色劍芒一段段被戰白色鋒銳刀芒斬碎,甚至手裡的寶劍也逐漸碎裂掉,化成漫天碎片,木星滿臉駭然。

這可是他燃燒全部元氣,哪怕武脈也是被催動到極致,才凝練的一道星辰劍芒。

就算元氣還沒有燃燒到極點,可就算一星武將也絕對無法輕易抗下。

可,木同這一刀,斬碎了所有,甚至斬斷了他燃燒起來的元氣。

「這人,究竟有多強?

我居然連他的一刀都無法抵擋下來?」

簡直太變︶態了!

木星腦海里升騰起這個想法,感覺木同就如同一座山嶽,壓在他的頭頂,永世無法翻身,被死死地。

粉碎星辰劍芒的白色鋒銳刀芒,依舊沒有停留,直斬向木星。

「要死了嗎?」

死亡的感覺籠罩而下,木星眼眸本能地閃過一陣驚恐。

咻。

可,刀芒沒有落下,停在他的眉心前!

刀氣衝擊,木星兩鬢長發齊肩而斷,一滴鮮血緩緩從眉心流淌而出。

「你不殺我?」

本來以為必死無疑的木星,卻不想木同居然會手下留情,讓他驚異。

嘭。

根本就沒有回答木星,板著臉的木同伸腳一下子踹過去,滿臉錯愣的木星劃過一道拋物線,落在擂台下,掀起一陣沙塵。

身影砸落地上的木星,怔怔地望著擂台上的木同。

他不明白,為何對方不下殺手。


那一刀,就算真得斬下來,誰也無法阻攔,他必死無疑。

甚至,無人可責怪木同。

剛才他燃燒元氣,爆發出堪比一星武將的巔峰一擊,根本就無法完美掌控,甚至一心想要轟殺木同。

若是木同這一刀下來,用一個全力以赴,無法完美掌握力量,那也是他咎由自取,長老們也無法追究責任。

可木同最後一刻,卻控制住刀芒。

這等對元力的掌控,也完全超越木星。

這一戰,他敗得不冤枉。

「殺你?」

木同瞥了一眼木星,淡然道:「沒必要。」

從大比開始,他就沒有將木星等人當成是對手,更不要說下殺手了。

感覺到木同那輕蔑的眼神,木星心裡砰的有什麼被擊碎了。

此刻,他總算明白,為何敗在木同的刀下,木天武道之心差一點就崩潰。

那輕蔑到極點,完全沒有將你放在眼裡的眼神,實在太打擊人了!

「木同。」

握緊拳頭,木星眼眸紫光綻放,沉聲道:「你等著,以後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擂台上,木同搖了搖頭,沒有理會木星,目光望向一直都沒有動手的木塵六人,淡然道:「接下來就該到你們了。」。

… 87_87355「接下來就該到你們了。」

目光淡然,臉色平靜地望著遠處角落的木塵六人,冷漠的言語,宣布了他們即將到來的命運。

果然要對我們動手了嗎?


木塵六人眼眸閃過一絲驚恐之色,都不敢直視木同,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動手?

魚死網破?

沒有見到木天三大高手對上木同,都討不到任何飄逸,他們六人真要出手的話,恐怕連木同一刀都擋不下來。

可不動手,他們有如何獲得更好的名次呢?

左右為難啊!

木塵眼睛望向簡瑤和葉添龍兩人,覺得他們逃過一劫的機會,就在這兩人身上,他的心思頓時活絡起來。

若能將葉添龍兩人淘汰,他們六人自然能夠獲得更好的名次,甚至可能有機會問鼎前三也說不定。

頓時,木塵小聲對身後木華五人建議道:「既然我們都不是木同的對手,倒不如退而求其次。

若是我們聯手將葉添龍和簡瑤擊落擂台,我們的名次就會更高,甚至可能取得最後六強的一席之地也說不定。

相信,大夥們都明白,前六究竟意味著什麼。」

聞言,木塵身後六人眼眸都閃過一陣熾熱的光華,不由點了點頭。

只要進入前六,那就能夠獲得前往聖風學院新生考核的資格。

他們都仿若看到聖風學院在向他們招手,若是就此錯過大好機會,可就不會再有了。

「木塵,等一下我和木華木軍三人困住簡瑤,你和木橫儘快解決葉添龍。」

六人中唯一的女孩木蓮花鳳目直瞪簡瑤,俏臉帶著一股厭惡,從心裡妒忌對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