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眼看最終結果就要揭曉,北野雄勢必在田虎拳下重傷以至於接下來的幾年徹底荒廢。

那突如其來的狼嚎聲,帶著無盡的優雅,帶著無盡的威嚴,令人心神蕩漾,震撼莫名。

「快點!」

「紅線你快點!」

「你是最棒的,我們一定可以趕上!」

「……」

曲欣坐在紅線背上,不斷鼓舞著,以期紅線能跑得更快一些。

在她身後,林昊安安靜靜坐著,一手很自然環在她纖細柔韌的腰上。

紅線也的確給力!

作為天底下最優雅的種族,號稱紅月之下無敵的王者,哪怕它現在還是成長期,只要認真起來,閃電般的速度,優雅無雙的風姿,皆讓人著迷。

一路從蝶湖狂奔而來,當視線中出現比武台的影子,它發出宛如王者降臨般的悠遠長嘯。

也就這時,悄無聲息間,它眉心那一道狹長如紅線的毛髮彷彿眼眸一樣往兩邊睜開。

對應著這種變化,忽然間耳畔風聲淡了,在它頭頂上空,隱約出現了緋月當空萬物寧寂的虛相。

冥冥之中的波動,也不知觸動了那根神經,這一刻,學院深處,冬雪城皇宮禁地,一個個人跡罕至之所,那些不為外人所知的老怪物齊齊睜開雙眼。

「紅月的氣息!」

「誰,到底是誰?」

「……」

類似的聲音從各處發出,很快暗流開始洶湧,併流於表面。

豪門婚色之醉寵暖妻 曲欣根本不知道這些。

一則那虛相太虛了,不是全神貫注根本看不見,二則此刻的她根本無心關注。

看到比武台上田虎已經舉起拳頭,對面小胖子渾身是血,當下她嬌叱一聲:「抱緊我,兩隻手。」

林昊也聽話。

目光從頭頂收回,另一隻手果斷也摸上女人纖細的腰肢。

曲欣身體微微顫了一下,紅著臉道:「不許亂摸。」

語落,張弓搭箭,五箭連珠,一氣呵成。

林昊輕笑:「射得倒是熟練,就是準頭不怎麼樣。」

全能小神農 準頭的確不是太好。

分明是要射田虎的,結果全都奔著北野雄去了。

看著北野雄狼狽不堪躲開,狼背上的女騎士滿臉通紅。

林昊又道:「我沒亂摸,真的。」

這話不說還好,一說曲欣更覺無地自容了,惱羞成怒道:「還說沒有。要不是你亂動,我怎麼會射偏?」

女人就是這樣,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林昊搖搖頭,也不予爭辯,落地第一時間,他便跳了下來。

看著狼狽不堪一臉怒色的北野雄,他問道:「沒事吧?」

北野雄沒出聲,一雙小眼睛狠狠瞪著曲欣:「曲欣,你什麼意思?

沒招你沒惹你,你幹什麼射我,謀殺啊?」

本來還感覺蠻抱歉的,被他這麼一凶,曲欣頓時沒有歉意了。

「射你怎麼了?」

「看得起你才射你,要不怎麼不見姐姐我射別人?」

好有道理。

看那一臉理所當然,看那一臉再廢話我還射你的表情,北野雄果斷熊了。

「沒有,開個玩笑,欣姐不生氣哈……」

變了個人一樣。

眾目睽睽之下,再不復此前的壯烈與慘然,小胖子沒臉沒皮給曲欣賠小心。

末了又轉動著眼珠子道:「那什麼,此獠太過兇猛,胖子我萬萬不是對手,要不就交給您二位,不知意下如何?」

說完就要開溜。

曲欣卻是一把叫住,鄙夷道:「跑什麼跑,難不成姐姐我還吃了你不成?」

不會吃了,但是比吃了更嚴重……

北野雄心說,卻還是乖乖立足待命。

沒辦法,自從加入守護天團編外團,他沒少被整蠱。

曲欣也不理,摸了摸紅線的頭親昵道:「好紅線,看在他這麼慘的份上,幫幫他。」

此刻紅線眉心異狀已經消失。

似乎很不情願,目光飽含鄙夷,好一陣勸說它才抬爪打出兩道紅色月光。

月光蘊含治癒的力量,一道沒入北野雄體內,一道沒入嘯月風狼體內。

很快這一人一獸便精神抖擻,恢復如初。

跟著也沒給說話的機會,曲欣一腳將可憐的小胖子踢下台。

似乎知道紅線的可怕,那嘯月風狼「嗚嗚」叫了兩聲,果斷夾著尾巴撤了。

台上剩下三人。

這時人群也終於回過神來。

「林昊!」

「林昊終於出現了!」

「林昊,你總算敢出來了!」

「林昊,我要挑戰你,我要證明你根本配不上墨彤,也配不上柳夏!」

「林昊,你居然還跟葉箐有染,你這樣對得起柳夏對得起墨彤嗎?」

「……」

群情洶湧。

此前的一切,包括紅線治好北野雄和嘯月風狼展現出來的神奇之處,統統被無視。

這個時候,林昊儼然成了公敵,頻繁遭遇質問與聲討。

也沒怎麼當回事,台上曲欣問道:「現在怎麼辦?

要不我來對付田虎?」

也是個不怕事大的。

原本就大膽潑辣,自從有了紅線,自從加入守護天團,性子越發張揚起來。

看她一臉躍躍欲試,林昊問道:「你確定能行?」

曲欣搖頭:「不確定,但是我相信紅線。」

親熱的摟住紅線脖子,又笑眯眯的道:「你也別怕,紅線可厲害了。

就算今天你被打碎了骨頭,它也能很快讓你復原。」

聽這意思,她似乎認準了林昊今天會被暴打。

林昊好笑,卻也沒有過多解釋。

「既然你想試試,那就試試吧,輸了別哭。」

丟下一句話,林昊準備下台。

深知愛我不及她 田虎卻怒了,冷聲道:「站住,來了還想走,你們當我田虎是什麼了?」

被晾了半天,心裡也憋了一肚子火。

只是還不等他出手,曲欣便橫身擋在面前,輕笑道:「不好意思了田虎師兄,這次你的對手是我。」

心裡還是有點緊張的,畢竟她從未想過有朝一日可以站在田虎這等強人面前。

只是想起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情,她還是鼓足了勇氣。

「下去吧,放心,我不會輸,更不會哭!」

「不管今天要面對多少敵人,除非我倒下,不然誰都別想動你!」

笑容格外燦爛。

便因為這笑,彷彿間天空都不再陰沉。

林昊不置可否,道了句「加油」,便輕飄飄下了比武台…… 蒼穹之下,比武台上。

林昊下台之後,曲欣迅速轉身,深吸一口氣:「來吧,今日你的對手是我!」

聲音傳出,驟然間璀璨紅芒閃爍,一件極致精美的君級星獸星衣將她嬌美窈窕的身段包裹。

最終,隨著一桿紅色長槍在她手中現形,「嗷嗚」,悠遠而尊貴的狼嚎聲再現,紅線仰天長嘯。

樣子很好看。

美麗中帶著英氣,優雅中透著尊貴,此時此刻,她看上去像是月下無敵的女戰神。

台下,林昊正暗暗點頭,忽然耳畔有聲音道:「這是給她量身定做的嗎,真漂亮!」

聲音中帶著一股子濃濃的羨慕。

林昊也沒往旁邊看,只問道:「什麼時候來的?」

「一早就來了。」葉箐回道,說罷又問:「什麼時候也給我做一件?」

林昊笑著搖頭:「你弄錯了,這可不是我做的,應該是柳夏的手筆。」

葉箐眨了眨眼,想了想,笑道:「那好吧,暫時放過你。

不過等柳夏回來,你得出面幫幫我,我也想要一件這樣漂亮的。」

林昊點頭表示沒問題。

葉箐也沒再說這些,轉而問道:「你說小欣到底打不打得過田虎?」

「能。」想都沒想,林昊便給出答案。

葉箐一愣:「那麼有信心?你別忘了,田虎在學院至尊榜排名第十四位。

就我所知,他掌握的君級上品武技不下五門,每一門都練到了爐火純青之境……」

說得十分詳細。

聽起來,她似乎不太看好接下來的戰鬥。

林昊也沒過多解釋,輕笑道:「你看著就知道了。」

葉箐狐疑看了他兩眼,想想,卻也終究沒再出聲。

目光回到比武台上,這個時候,田虎也已經認真起來。

「你叫曲欣是吧?」

「聽說最近這一陣的交手中,你的表現非常出色,但是,你確定要與我田虎為敵?」

面色清冷,神情淡然。

儘管這些時日的衝突中曲欣表現出色,名聲鵲起,但在他眼裡卻不過如此。

本心來說,他覺得曲欣根本沒有挑戰他的資格。

一開始也有點緊張,這時曲欣卻平靜下來,笑道:「是否為敵,我站在這裡就是最好的答案。

多餘的話田虎師兄也不要再說了,我們手底下見真章。

還是那句話,打倒我,否則誰也別想傷害林昊。」

意氣風發,神采飛揚。

看著台上女人英姿颯爽的堅定模樣,人群不禁為之側目。

葉箐好奇看著林昊:「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林昊一頭霧水。

葉箐道:「小欣很維護你,我從未見她這麼維護一個男人。」

說著頓了頓,又好笑道:「若不是清楚的知道那晚跟你一起徹夜不歸的是我,我可以會誤會你們倆在野外發生了一些什麼。」

好八卦……

林昊搖頭:「你想太多了,我跟她什麼都沒有。」

葉箐輕笑,卻也沒做聲。

台上,面對曲欣直白的話語,田虎終究也沒再多言。

「既然你意已決,那就來吧!」

「青虎盟的恥辱需要雪洗,我田虎的榮耀需要捍衛,今日,沒人能阻攔我討回這一切,沒有人——」

聲音冷淡中帶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沉重。

話語間,彷彿山嶽被倒拔而起,一陣地動山搖中,茫茫黃光籠罩,瞬間田虎身上多了一件土黃色岩甲星衣。

原本就高大魁梧的身軀,在這件岩甲星衣的襯托下更顯威武不凡。

而當他再伸手,將一柄泛著土黃色光暈的岩刀憑空從比武台下拔出,再也無法壓制,霎時全場山呼海嘯。

「好強!」

「無中生有,聚岩成刀,田虎距離真正的武皇之境已然不遠!」

爺的掌刑女官 「好恐怖的黃土之力,感覺非但無法攻破,更有一種大地般厚重的力量!」

「難道傳言是真的?

惑亂風塵 傳言這岩甲星衣乃是神聖專屬星衣,能接引獨特的岩屬性星辰之力,使得其主先天擁有無敵的防禦,以及遠遠凌駕於尋常土屬性星辰之力的力量。

若果真如此,田虎的實力難道真的僅僅只有至尊榜十四?」

「……」

場面無比熱鬧。

人們一面震驚于田虎逼近武皇之境的強悍修為,一面又震驚於那一身岩甲星衣所散發氣息之強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