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眾女連道,不管是誰牽累誰,林風能冒著生命危險來救她們。

這本身的意義,已經超過所有一切。

「只可惜東西都被搶走了。」裴青眼中露出一分不舍。

「是啊。價值可是足足1200斗靈幣!」裴紅只感心痛。

還想著怎麼用這筆巨額振興彩翡宗,卻沒想到出師未捷身先死,寶貝還沒焐熱就已經丟了。

林風輕然一笑,旋即從懷中掏出兩個儲物戒指,扔了過去。「喏。」

裴紅伸手接過,頓時一訝,「這是……」

林風笑道,「東西應該都在裡邊,找一找。」

眾人頓時喜出望外,裴紅連是急不可待的翻找起來,霎時取出一條鮮紅se的長鞭,透she著粼粼光澤,彷如一條蛟龍般靈氣逼人。「有了,有了。」裴紅喜不自勝,她最著緊都便是這三星兵器,如今失而復得,頓時笑的合不攏嘴。

裴青、小璐和雷刀很也是找到屬於各自的寶物。

除此之外,眾人還尋到百餘個斗靈幣,直感不敢置信。

「林風這……」裴紅驚道。

「主之物,拿去。」林風微笑道。

對自己而言,這百餘個斗靈幣根本微不足道。



但對眾女來說,卻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哇,太好了!」小璐大喊道。

眾女不開心的笑了起來,卻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雖然這趟『旅途』受了點驚嚇和受傷,但財物不止半分未少,是多了許多『意外之財』,倒是皆大歡喜。

望著眾人開心的模樣,林風淡然一笑。

然而笑容中卻蘊藏著一分憂慮,眼中jing光一閃即逝。

風揚谷威脅雖去,但那神秘的勢力,幕後黑手依然潛伏在暗處,對自己虎視眈眈。

「我雖不懼,但……」林風眉頭微擰,怕就怕彩翡宗眾人再受傷害。第一

次能僥倖逃過,但第二次,第三次會怎樣?運氣之神不會每一次都眷戀自己,眾女若出點什麼事,倒時再後悔就來不及了。

「看看裴紅她們是否願意在這裡長住一陣子。」

「不然,我也只能放棄綠煙秘境之行,先送她們安然回彩翡宗。」

林風心中微忖,事分輕重緩急,或許放棄綠煙秘境之行自己損失巨大,但……

只要彩翡宗眾人能安全,那便值得!

「那幕後黑手…到底是誰?」林風眼眸深然。

「死士團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但或許,能從幽綾山谷那座莊園中,得到什麼訊息。」

林風輕輕點頭,倏然間便是想起一個人。

「也許…她能給我點有用的資料。」林風目光微炯。

……


「林文先生想知道幽綾山谷那座莊園的主人?」安穎微笑道。


「對,不知安總管你是否知曉?」林風目光炯然。

隨風凋零 。」安穎的聲音落在耳邊,林風微感失望。唯一可用的線索又是斷掉,這幕後黑手隱藏的極深。讓人抓不住任何把柄。

然而,安穎的聲音卻是倏地一轉。

「不過有一個人,她應該能幫得了林文先生。」安穎神秘一笑。

「噢?」林風眼眸頓時亮起。

「又見面了,林文。」明眸大眼,笑容怡人,眼前這成熟而妖嬈的女子。足以讓所有男人動心。

「原來安總管所說的…是方霓小姐你。」林風目光微爍,彼此已是見過一面,自是不會陌生。此次見面,從方霓眼中,已是看不到那種高貴凌人,反而像一個普通的鄰家大姐姐般。

林風並不知道,這是因為他在方霓心中,地位的上升。

經與紀夏那一戰,他早已聲名鵲起。在綠煙城中人不知。

而方天盛,對林風的評價是極其之高!

恨不得將他招入麾下。

「方小姐可否告知…幽綾山谷那座莊園的主人是誰?」林風目光粼粼,直入正題。

確實,以方家在綠煙城中的地位和權勢,此事必然知曉。

關鍵在於方霓她肯不肯幫自己。

「當然可以。」方霓微笑道,「我來見你,本就是為了此事。」

「喔?」林風眼眸霎時亮起,隱隱間彷彿明白了什麼。

總裁今天又寵我 。明面上是城中富商『賈古』所有,但……」方霓頓了頓。眼眸灼亮,「其真正的所有者,是呂聹,呂氏一族的族長。而幽綾山谷,是呂家三大死士團之一的『狂豹死士團』駐紮之地。」

林風聞言雙眸頓時綻亮,緊緊望著方霓。

「我知你在想什麼。」方霓淡笑道。旋即從懷中取出一幅紙卷。

手腕輕抖,紙卷攤開,望著上方所構畫的那張臉龐,林風眼眸頓時亮起。

那張臉,儼然和自己所殺的那個星海級三階武者一模一樣!

「狂豹。狂豹死士團隊長。」方霓目光微璨,「呂家三大死士團,隱藏的極深,暴龍死士團和烈虎死士團的隊長,我們至今未知其身份,唯有這實力最弱的狂豹死士團,因常替呂家執行任務,故而有他們的訊息。」

「此事除了我方家,整個綠煙城,再其它人知道。」方霓說道。

望著那雙玲瓏剔透的雙眸,林風輕輕點了點頭。

方霓的表情沒有絲毫不自然,從她眼中,看不出任何謊言和欺騙。

「竟然是他們!」林風眼中閃過一道厲光。

沒想到自己和呂豹僅僅不過一點小摩擦,竟惹得他們如此懷恨在心,對自己趕盡殺絕!

「為什麼幫我?」林風望著方霓,問道。

方霓嫣然一笑,「有句話不是這麼說么,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儘管林文你不願加入我方家,但這一刻我們有共同的敵人,起碼是站在同一個陣線之上。」

林風輕『嗯』了聲,對於方霓所言雖仍有保留,但其言辭鑿鑿,卻也信足八成。

方霓何等人,又怎會猜不透林風所想,微微笑道,「待得進入綠煙秘境你便知真假,呂家青年一代最強者,『烈虎死士團』隊長烈虎此次定會進入綠煙秘境。如我所料未差,屆時他定會對你狠下殺手,千萬要小心。」

頓了頓,方霓目光爍爍,「話說林文你還真是厲害,那『狂豹死士團』可從未失過手,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從他們的天羅地中逃出來的?」

「很簡單,殺光他們。」林風抬起頭,目光炯然,「多謝你的訊息,方小姐,倘若證實真是呂家所為,此事我決不會善罷甘休。」

言罷,林風轉身便是離去,留下一臉呆若木雞的方霓,輕張著朱唇,眼中充滿不敢置信。

呂家三大死士團之一的『狂豹死士團』……

死光了?

(第三~

&nbsp ()方府。(就來.免費下載一網打盡!)

「什麼?狂豹死士團全軍覆沒?」方天盛一臉驚詫。

「對,林文是這麼說的。」方霓美眸爍爍,想起林風說起時那副漫不經心的表情,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般。

「他一個人做的?」 總裁輕點撩

「那倒並未說。」方霓輕輕點頭,「此事女兒已派人去證實,倘若是真的,呂家此次定然元氣大傷。」

方天盛洒然笑道,「呂聹那老傢伙沒遠見,只記掛著林文身上的寶貝,卻忘了很重要的事。」望著一臉好奇的方霓,方天盛目光炯然,開口道,「能擁有如此多寶物,那林風來歷必然非同凡響!」

「爹的意思是?」方霓美眸一亮。

方天盛微笑的搖搖頭,「什麼都不需要做,只要坐著看就行,然後在適當的時候,幫那林文一把。」

「明白。」方霓笑著應道。

……

倒影樓。

林風獨自一人靜坐著。

與方霓的見面,讓的自己受益良多。

「呂家,幕後黑手真的是呂家么……」林風目光爍爍,仔細回味著與呂家的每一次接觸。

第一次,是自己剛入斗靈世界時,在混亂之嶺遇到呂豹。當時自己和他因為異獸『火裙鹿』起了爭執,因為有萱兒在,故而彼此間並未大打出手。而第二次,便是在綠煙城,這一次jing銳比武大會。

徐徐吐出一口氣,林風不禁搖了搖頭。

照理說自己和呂豹並未有太大仇怨,但真回想起來,呂家嫌疑的確最大。

畢竟除風揚谷外,自己並沒有『得罪』太多人。

「算了。暫時放一旁。」林風目光炯然,「若真如方霓所言,待到我進入『綠煙秘境』,呂家青年一代最強者『烈虎』便會向我出手,屆時一切都將真相大白。」

直覺告訴林風,方霓所言是真。

但這種事並不能草率而行。自己向呂家報復,開戰事小,若被人當槍使,那才是事大。

畢竟,自己和方霓始終交情言淺。

「綠煙秘境……先決定去或不去。」林風點點頭,旋即起身。

眼下距離午時只有不到一個時辰,是時候該做一個決定,若是彩翡宗眾人執意要回彩翡宗,自己便放棄進入綠煙秘境。雖然可惜。但對自己而言,卻是一種責任和義務。

決不能因為自己,再讓彩翡宗眾人身陷危境。

正在此時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帶著一種韻律的節奏。

林風輕『噢』了一聲,眼眸頓時微微亮起,嘴角淺笑。「說好三天,倒是準時。」

打開門。入目的確是那張熟悉臉龐。身背著雙劍,一雙藍se璨瞳,正是紀夏。林風輕訝一聲,卻是來的並不止紀夏一個人,除他之外,還有一個面目和藹的老者和一個嬌俏可人的短髮少女。

「介紹一下。我師傅司馬酆,我師妹秦千千。」紀夏手指老者和少女,徐徐道。

「你好,前輩。」林風恭敬道,目光投向秦千千。點頭道,「你好,秦千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