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瞬間而已,所有人齊齊變色。

朦朧神圖懸浮在姜小凡頭頂,猶如大天地的核心,一瞬間封閉了方圓數千丈內的所有空間。這等氣息一出,縱然強如半步聖天強者也忍不住發顫。

「嗡!」

空間扭曲,盪出絲絲縷縷的漣漪。

這個地方,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可怕的壓力,神圖一出,彷彿是一座上古聖山橫在頭頂,強如半步聖天級強者也都升起了一股悚然的感覺,靈魂都在震動。

「這小子,原來……」

牛角猿最是震驚。

直到這一刻它才知道姜小凡為何那般自信,為何會在當時會平靜的稱縱然沒有混沌河,它也只能落敗,原來他竟然有這樣一件重寶。

「聖……聖兵,你居然……」

對面,青年男子等人全部變了顏色,難看到了極點。

他們是半步聖天級強者,戰力無匹,聖天下無敵。但是那又如何?他們現在面對著的是一宗無缺聖兵,一宗無缺聖兵啊,他們要拿什麼來抗衡?!

「退!」

中年男人臉色陰沉。

他們征戰一生,很清楚什麼時候該退,什麼時候不該退,如今面對著無缺聖兵,他此刻的選擇無疑是很正確的,因為,他們沒有能夠抗衡聖兵的力量。


「該死的!」

青年男子惱怒不已。

然而,在這個時候,他自然沒有猶豫,直接遁走。

只是,他逃的了嗎?

「唰!」

空間微動,姜小凡在瞬間動了,踩著幻神步,直接沖了過去。

他的眸子很冷,其間不含絲毫情緒波動,右手微動,頭頂的朦朧神圖頓時溢出絲絲縷縷的七彩霞光,繚繞在了他的拳端。

「咚!」

空間震動,直接碎開了。

這一拳很簡單,並非降世明王拳,並沒有牽動出四方道則。然而就是這樣簡單的一拳,它卻是裹帶上了神圖的力量,帶上了真正的聖級威壓和聖級法則。

這一拳,朝著青年男子而去!

「咳!」

青年男子變色,張口咳血。

姜小凡的拳頭還並沒有真正擊中他,距離他還有數寸的距離,然而就是如此,那股可怕的意念和浩瀚的法則力卻是通過虛空傳盪了過去,直接將之重創。

相比在修羅帝宮時,姜小凡又強大了幾分,在吸收了凈世青蓮后,他的體魄,速度,元神,神識,這些方面都有了大變化。他在這一刻展現出神圖,能夠發揮出的威力比在修羅帝宮時自然更加驚人。

「嗡!」

青年男子吞回一口心血,一邊後退,一邊喚出密密麻麻的血木藤蔓。

這是他以無盡混沌異獸的血液和元神祭煉而成,擁有無比詭異的力量,可以輕易吞噬一個人的元神。此刻,密密麻麻的血木藤蔓衝出,將他擋在了後方。

望著這一幕,姜小凡的神色絲毫不變。

七彩色的鐵拳橫空而過,如同是一頭怒龍從九重天下俯衝而來,沒有絲毫停頓,更沒有改變哪怕半點軌跡,徑直的轟向前方。

「噗!」

「噗!」

「噗!」

紅色血木纏繞而來,但是在遭遇七彩鐵拳的時候卻是節節粉碎,脆弱如紙。


「你!」

青年男子瞳孔圓睜,俊美的臉龐變得極度駭然。

他最是清楚自己祭煉而出的這些血木有多麼堅韌,這本就是他的護道神器,十分可怕。然而如今,他的護道神器,他費力祭煉而出的血木,卻是這般碎了。

他抬起頭來望著前方,頓時又是狠狠一顫。

對面,姜小凡神色冷冽,雙眸猶如黑洞般深不可測,仿若可以吞噬一切。

「嗡!」

七彩神芒在其拳端交織,所過之處,空間盡毀。

「洲主!」

混沌十二君王大喊,支撐著混沌戰神壓了過來,轟擊向姜小凡。

這尊戰神是十二尊羅天君王氣機相互融合后所凝聚出的斗戰聖魂,戰力堪比半步聖天強者,他們操縱著這尊混沌戰神,拔出混沌刀,斬天裂地。

對此,姜小凡視若無睹,只是左手輕輕動了動……

「噗!」

「噗!」

「噗!」


慘叫第一時間響起,混沌十二君王突然齊聲慘嚎,齊齊倒在了地上。

「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其中一人恐懼的大吼。

這一刻,他們十二人的神力全部被碾碎,元神崩碎大半,已經廢的不能再廢,而因為如此,轟擊向姜小凡的混沌戰神也在此刻哧的一聲消散。

「你廢了我們?!」

十二人全部露出驚懼之色。

姜小凡眸子漠然,對於這十二人沒有多看一眼,右手中的拳芒更加可怕,如同一條七彩色的神龍突破時空,死死的追擊著青年男子。

如同當初在修羅祖星時一樣,他在這十二人體內設下了重重禁制,以化神符為核心組成一座大陣。剛才,他引動了十二人體內的法陣,同時廢掉了他們全部。

「人類!」

青年男子咆哮,嘶吼。

他自然感覺到了座下十二混沌君王的變化,他終究還是成了光桿司令。

「哼!」

姜小凡冷笑。

這一刻,他化拳為掌,施展仙靈斬神術,演化四方聖獸。

「吼!」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上古傳說中的四大聖獸被他憑藉著意念凝聚而出,以頭頂神圖為之加持,一舉朝著青年男子沖了過去。

「十一!」

「十一!」


中年男人和乾瘦老者變色,同時跨過去相助。

「轟!」

兩宗神器劃出,其中之一是一口大鐘,通體呈現玄青色,有絲絲縷縷的混沌光霧在其上流轉,雖然很微弱,但是卻足夠可怕了。另一件則是一方磨盤,同樣交織著混沌神芒,壓迫大天地,狠狠的朝著姜小凡壓落。

「現在沒有你們的事,都給我滾開!」

姜小凡眸子一寒。

「嗡!」

身後的空間扭曲,一塊巴掌大小的銀色神銅衝出,與他頭頂的神圖同時飛了出去,化作兩道流光,分別轟擊向玄青大鐘和黑色磨盤。

「喀!」

猶如陶瓷破碎的聲音響起,青色大鐘四分五裂。

同一時間,黑色磨盤也裂了開來,墜落向遠方,顯然已經廢了。

「我的天……」

大後方,牛角猿瞪大了雙眼。

它突然發現自己站在這裡真的有些多餘了,神圖當空,這也就算了,但是現在竟然又出現了一塊銀色銅片,它能夠很清晰的感覺到,那塊銀銅一樣是聖兵!

兩宗聖兵!

「不可能!」

如此一幕出現,中年男人等三個洲主齊齊變色。

朦朧神圖,銀色銅片,兩宗堪比聖兵的神物竟然同時出現在了一個人身上,而且還是一個羅天三重天修士身上,這讓他們無論如何也難以接受,要知道,縱然是真正的聖天強者也只是有著一宗聖兵而已啊。

「轟!」

大天地震動,姜小凡終於在這個時候追上了青年男子,四象聖獸一起壓落。

「啊!」

青年男子慘叫,凄涼不已。

堂堂半步聖天級強者,這一刻,他的四肢完全粉碎,血霧點點。

「該死!」

他臉色猙獰,掙扎著恢復傷體。

就在這時,一隻大腳從蒼穹落下,狠狠的踩在他的胸口。

「咳!」

大地粉碎,青年男子當場咳血。

他的胸骨徹底粉碎了,整個胸膛都凹陷了下去,大口咳血。

「該死的人……啊……」

他猙獰的望著姜小凡,然而就在下一刻,踩在他胸口的腳掌突然變重,如同是一片宇宙落了下來,那種力道縱然強如他這個半步聖天級強者也承受不了。

「嗡!」

神圖飛了回來,懸浮在姜小凡頭頂,將他襯托的威壓無比。

「不要說話,也不要動。」

他的眸子很冷,無情的望著腳下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臉色扭曲,他是半步聖天級強者,是混沌世界十二洲主之一,高不可攀。然而如今,這樣的他卻竟然被一個羅天三重天的人類逼的如此狼狽,居然這般居高臨下的呵斥他,這讓他的臉頰火辣辣的疼。

「你……」

他牙齒到快咬碎了。

只是,他才剛剛吐出一個字,一隻銀色鐵拳便落了下來。

「咚!」

整個中央古堡都震動了起來,裂痕遍布,如同蜘蛛般蔓延向四周。

「我說了,不要說話。」

姜小凡冷漠的道。

他的右拳落在青年男子身上,崩碎大片土地,直接將青年男子貫穿。

「十一!」

「洲主!」

遠處,中年男人,乾瘦老者,十二混沌君王,所有人皆臉色難看。

十二混沌君王被廢,無能為力,乾瘦老者和中年男人想要衝過來,但是卻被巴掌大小的銀色神銅攔住了去路。這塊神銅當初只有一塊的時候就能鎮壓復甦了的天魔劍,更何況是區區兩個半步聖天。

青年男子不偏不倚,此刻正好跌落在破碎的精金殿宇中。這一刻,他的臉色很難看,一片蒼白,眼中交織著憤怒和猙獰。

姜小凡頭頂神圖,整個人如同上古戰神,威嚴不可侵犯。只是,他的眸子卻是異常冷漠,深邃的有些可怕:「剛才,你釋放了威壓震傷了她,對吧?你說她是異類,對吧?你利用她威脅我,對吧?」

連續三問,他的眸子越來越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