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知道了。”廚房裏,陳沖忙得焦頭爛額。

“陳老闆,這盆牛肉醬沒了。”身後一名長相機靈的學生看了眼空蕩蕩的大鐵盆子,忍不住伸出手指沾了些盆地殘餘的醬汁放入口中,頓時被香辣味刺激得汗珠直冒,舌頭抿了又抿,恨不得將腦袋杵進去。

陳沖回頭看了眼,這名學生他根本不認識,完全是自願進來幫忙的。

“冰箱裏還冷藏了一大盆,端出來吧。”

“好嘞。”那學生動作麻溜,沒有絲毫猶豫。

陳沖苦笑一聲,事情的發展完全超過了自己的預期,生意好得簡直有些恐怖!他已經完全不記得炒了多少份魚香肉絲或者麻婆豆腐,也許是30份,也許是50份,反正..外面還有不下二十個人在等着呢。

腦海中不由浮現前些天無人問津的情形,與現在相比,簡直天壤之別。

是否太過夢幻了?

陳沖咬了咬下嘴皮,還好,有些疼!

好在這種忙碌並非無休無止,晚上十點之後,吃飯的客人開始陸續減少,並且因爲第一顆雨滴的落下,所有人都加快了離開的步伐。

“辛苦你們了。”陳沖從廚房出來時,便看見累得半死不活的王雄心與周飛二人,當下苦笑幾聲,心裏有些過意不去。

“沒事沒事。”王雄心擺了擺手,“只是沒想到服務行業這麼累,以前還不覺得,現在深有體會了。”

“嗯,難得的經歷。”周飛表示贊同。

“所以說,好好珍惜學校時光吧。”陳沖笑着搖了搖頭,從兜裏掏出兩張50元錢,“喏,收着吧,辛苦就會有回報,雖然少了點。”

“這怎麼行,我們兩個都是自願的。”王雄心不敢接,否則肯定被林甜甜三女鄙視。

“就是,這也太不把我們當朋友了。”周飛的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一樣,“而且上次沾了你的光,我這贏來的錢到現在還沒用完呢。”

“就是因爲把你們當朋友,所以你們才必須收下。”陳沖強行塞進王雄心二人手裏,“否則我以後可不敢再讓你們幫忙。”

“這..”周飛猶豫半天,忽然靈機一動,“要不你乾脆請我們當零時工,反正也快放假了,這樣一來,大家都不尷尬!當然,我們費用低,管吃就行。”

“這主意不錯,正好放假沒事做,提前體驗社會的殘酷也是一種歷練!”王雄心對着周飛豎起拇指,暗道還是這傢伙腦子好用。

“不行。”陳沖沉默片刻,這兩人看似是想找個兼職,實際上還是以幫忙居多,“你們畢竟是學生,不能浪費太多時間在我這裏。這樣吧,你們的工作時間就定在中午十二點半到下午一點半,然後是下午六點半到晚上十點,只要撐過最忙的時間段,其他的我自己都能搞定,怎麼樣?”

“是不是..太輕鬆了?”王雄心算了一下時間,加起來也才五個小時左右,不由喃喃一句。

“行了,這是我的最後底線,你們不用再遊說了。”陳沖笑着拍了拍二人肩膀,“趕緊回學校吧,一會兒雨下大了,我這裏可沒傘。”

轟隆..

似是爲了印證自己的話,烏雲中突然閃現一道驚雷,那一瞬間,幾乎將整條美食街都照得通亮。

王雄心二人被雷聲嚇了一跳,也不多說,趕緊朝着學校方向跑去。

滴答滴答..

陳沖站在餐館門口,剛好看見幾顆黃豆大小的雨滴落了下來,在地上濺起水花。

起風了,吹倒了黑板。

“今晚,註定是場瓢潑大雨。”陳沖感嘆一句,開始收拾店外零零散散的凳子,然後將倒地的黑板提了進來。

之前周飛二人已經斷斷續續將前堂的清潔打掃了一遍,他只需要簡單拖拖地,擦擦桌椅就夠了,然後就是將廚房整理乾淨。

“下午購置的食材又所剩無幾了,明天一早還得去買。” 無敵辣條系統 陳沖一邊擦拭竈臺上的油污,一邊考慮着如何聯繫幾家固定的菜商,每天定時定點的給自己送,這樣不僅能省去很多麻煩,還能稍微節省一些成本。

畢竟量大,沒有哪個商販有拒絕的理由。

“唯一頭疼的是,若自己不親自監督,那麼食材的質量就沒辦法保證,所以選擇合適的菜商並非簡單的事情,等明天先去看看再說。”

廚房清理完畢已經接近十二點,陳沖正準備拉下捲簾門時,大雨傾斜下來了,濺起的水霧足有半米之高,嘩嘩作響。

樹上最後幾片枯黃的樹葉到底還是落了下來,興許這場大雨過後,炎炎夏日也將來臨。

雨簾遮蔽了路燈,美食街昏暗無比,即使偶爾能看見幾名行人的身影,也會很快被黑暗吞沒,只留下溼漉漉的腳步聲在街道上回蕩。

轟隆..

隨着雷聲隆隆,陳沖果斷關門,端起剛纔抽空用白水煮熟的肥魚,緩緩走上二樓。

又到任務時間了.. 【簡單任務:接待三十名食客對你來說已經小菜一碟,那麼再努把力,挑戰一百五十人吧。】

【普通任務:你的餐館面積已跟不上發展速度,請儘快拓展,至少新增二十平方米固定面積。】

【困難任務:你喜歡半夜玩手機嗎?你瞭解手機中隱藏的祕密嗎?】

陳沖躺在牀上,頭朝的方向便是窗戶,外面雷雨交加,碩大的雨點敲擊在窗戶上噼啪作響,彷彿隨時能把玻璃擊碎的模樣。

一旁的牀頭櫃上放着一杯白霧升騰的溫水以及一本買了不知多久卻從未翻閱的《睡前故事》,手機正在充電。

“以現在的趨勢,若是自己炒菜速度再快些,食材準備充分,想要完成簡單任務並不難。至於普通任務,依舊需要錢..”

想到這裏,陳沖拉開牀頭櫃的抽屜,裏面整整齊齊放着今天的營業額,大約有兩千多,除開購買食材的成本與各種隱形費用,利潤大概有一千三左右。

“只要保持這種勢頭多營業幾天,加上手頭上的幾千塊積蓄,倒是可以將隔壁的門面暫時盤下來,再按照一個季度繳納租金的方式,也不會有經濟方面的壓力。”

將錢放回抽屜,陳沖嘴角不自覺揚了起來。

“只要店鋪規模越來越大,客人越來越多,收益就會越來越好!唯一需要頭疼的是,炒菜速度是個很大的問題,這個問題若不解決,會直接影響規模擴張。”

陳沖收斂笑容,這是個嚴峻的問題,可惜一時半會兒想不到合適的解決辦法。

下牀查看了一下另一側的貓窩,黑貓正專注的吃着肥魚,沒有閒暇功夫迴應自己帶有警告意味的眼神。

“晚上方便就去廁所,門開着的,別像個野貓一樣到處撒野。”

陳沖嘮叨一句後,便進入厄運遊戲,領取困難任務。

【遊戲名稱‘手機裏的鬧鐘’。你見過隱藏在扭曲時空下的重疊世界嗎?你聽過深夜響起的索命鐘聲嗎?那麼,請在凌晨十二點零三分準時在窗臺上點燃一支蠟燭,並關燈,然後默唸‘今晚誰敲門’,之後,設定一個凌晨三點三十三分的鬧鐘正常入眠。請注意,無論你看到什麼都要保持安靜,否則,你將成爲它們的一員。】

陳沖看了看時間,還有不到三分鐘便是十二點了,於是趕緊找出上次還未用完的蠟燭固定在窗臺上,並將那把剁骨刀藏在枕頭下。

“隨着不斷完成任務,所有的任務難度都在慢慢增加,希望這次不會碰到上次划拳的奇葩事情吧。”

心裏祈禱一番後,陳沖瞅準時間點燃蠟燭,接着關掉房間裏的燈。

玻璃映照出自己的倒影,隨着燭火時暗時明,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令他不自覺想到鏡子裏的女鬼。

“我現在擁有玄貓,即便這小傢伙和自己關係並不友好,但相處同一空間,那些髒東西不可能無視它的存在。”

陳沖生出幾分底氣,望着窗外如簾般的雨水,默唸一聲:今晚誰敲門。接着,將手機按照要求設定鬧鐘,趕緊鑽進被窩。

本來這種情況下想要入睡根本不可能,但興許是白天太累,或者因爲雨天容易讓人犯困,他竟是沒幾分鐘就睡着了。

窗臺上的燭火照耀在他的臉上,呼吸均勻,睡得香甜。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喵。”

黑貓悄悄來到牀邊,看了眼微弱的燭火,又看了眼熟睡中的陳沖,旋即輕輕一跳,蜷縮在牀尾,小腦袋搭着牀沿,有一茬沒一茬的盯着衛生間,彷彿那裏有什麼東西在吸引它。

某一刻,窗臺上的燭火微微搖曳,一滴融化的蠟液順着一旁流了下來,最終在窗臺凝固。

……

陳沖看見餐館門口停滿了超級跑車,所有門面樓頂都停着直升機。天上有熱氣球拉着橫幅飄過,其上寫着‘天下第一美食’幾個字樣。

美食街彩旗飄飄,各種攝像機對準了餐館門口,遠處有更多的人朝這邊蜂擁而來。

透過二樓的窗戶,能看見樓下的空地上全是舉着鈔票的瘋狂客人,他們嘶吼着,痛哭着,渴求着,希望自己能夠開門營業。

砰砰砰..

有人在放禮炮,炮彈在天際炸開,飄起了錢雨,將地面鋪了厚厚一層。

“陳老闆,我賣掉了整個公司,就爲了吃上一口您做的魚香肉絲套飯!”

“陳老闆,我已經在樓下等了一年了,我的妻兒支持我,親戚朋友鼓勵我,讓我務必完成人生偉大理想,嚐嚐您做的美食!”



各種哀求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陳沖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與自豪。

嘴角好像溼了,但伸手一摸,卻什麼也沒摸到。

滴滴..

牀頭的鬧鐘響了幾聲,陳沖順手關掉。

滴滴..

牀頭櫃的抽屜響起鬧鐘的聲音,陳沖皺着眉頭拿出來仍在地上,狠狠踩了兩腳。

滴滴..

怎麼還有?陳沖掀開被子,發現牀上不知何時出現了鬧鐘,他拿起腳邊的一箱鈔票,將鬧鐘砸碎。

滴滴..

嗯?

陳沖察覺到不對勁了,回頭一看,發現地板上全是各式各樣的鬧鐘。他氣得手忙腳亂,又是關又是砸,滿頭大汗。

一個、兩個..一千個..兩千個..

他不知道砸了多少個,那個煩人的聲音始終還在!

突然,身後被一片陰影籠罩,扭頭一看,竟是一個比摩天大樓還要大的鬧鐘正發出滔天巨響!

陳沖茫然無措,心臟隨着‘滴滴滴’的聲音越跳越快,越跳越猛,就在即將窒息的時候,他猛的一驚,眼睛快速眨動,周圍的景物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昏暗!

“原來是夢啊..”

陳沖搖了搖頭,視線慢慢恢復正常,笑得像個二愣子一樣。

滴滴..

牀頭櫃上的手機一邊震動一邊響動,應該是三點三十三分的鬧鐘響了。拿在手裏一看,果然,已經響了五分鐘了。

快速調整呼吸,環視房間,與入睡前沒有什麼不同,窗臺上的蠟燭也還亮着。掀了掀被子,又活動了一下身體,沒感覺到任何不適。

“莫非這個困難任務就是讓自己做了那個不可思議的美夢麼?”

不確定搖了搖頭,伸手按向牀頭的電燈開關,卻發現毫無反應。

“停電了?”

陳沖察覺到一絲不對勁,因爲四周太安靜了,安靜得..就像一潭死水!

恰在此時,剛纔還滴滴響個不停的手機突然黑屏,緊接着,一道若有似無的腳步在一樓響起。

“恐怕,任務現在纔開始..”

陳沖抿了抿嘴脣,將窗臺上的蠟燭拿在手中後,又摸向枕頭下藏在的菜刀,頓時一驚。

“菜刀沒了?” 明明自己一直就睡在枕頭上面,爲什麼菜刀不見了?

殘疾總裁不離婚 陳沖眉頭一皺,不確定的打開抽屜,卻發現裏面的錢還在。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他爲了不發出聲音,連鞋都沒穿,拿着蠟燭躡手躡腳的朝着門邊走去,微弱的光芒大概可以照亮周身一兩米的範圍,再遠的話,就只能模糊看見各種擺設的輪廓。

“等等..黑貓呢?”

舉着蠟燭來到牆角,貓窩是空的,一旁碗中的魚骨還留着半截尾巴沒吃。

“房間裏的窗戶和門都是關上的,黑貓不可能出得去。”陳沖心裏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安,小心翼翼搜遍整個房間,硬是沒有看見半個貓影子。

黑貓憑空消失了!

“這個困難任務太詭異了,即沒說任務時長,也沒說完成任務的要求,只是大概提了一下保持安靜,便什麼也沒了。可是,自己到底要幹什麼?”

妖后千千歲 哐當..

恰在此時,樓下又傳來一聲脆響,彷彿有人提到了凳子。

陳沖抿了抿嘴脣,還是決定下去看看情況,畢竟這是自己場子,豈容他人放肆?即便是鬼,也不行!

輕輕打開房門,一陣陰風從樓下吹來,差點將蠟燭吹滅,好在他反應敏捷,趕緊伸手擋在蠟燭之前,這才倖免於難。

這道樓梯來來回回走了不知多少遍,一共九個梯步,每個梯步寬二十公分,就算閉着眼睛,陳沖也能上下自如。

當然,他現在不可能閉眼,尤其在知道一樓有古怪的情況下,恨不得給眼角開個口,好讓眼睛瞪大些。

不過,四周實在是太安靜了,安靜得完全可以聽見自己的呼吸聲,壓抑的氣氛就像有人捏住了心臟,呼吸都跟着難受。

剛到一樓,還沒來得及查看周圍,陳沖立刻察覺到光禿禿的腳底傳來刺骨的寒冷,連帶着渾身皮膚也泛起了雞皮疙瘩,因爲一樓的溫度實在是太冷了,如同冰窖一樣。

恰在此時,他隱約看見一個模糊的人影背對自己站在半開的捲簾門邊,一動不動。只可惜燭火離眼睛太近,導致視線受阻,完全看不清人影的具體樣子與穿着,只能大概從體型分辨出是個男人。

外界的光透過捲簾門下方照射進來,照亮了男人的雙腿。陳沖虛眯着眼睛看了很久,頓時頭皮一緊,只見男人穿着一雙白色的運動鞋,但卻是腳尖向內!

原來,他是面對自己的?!

陳沖深吸口氣,一邊往前走,一邊死死盯着那個背影,而就在雙方僅隔了不到三米距離時,陳沖突然止步不前,心臟咚咚狂跳。

因爲這個男人雖然腳尖向內,但身體的的確確是背對自己的!

呼呼..

與此同時,冰涼的夜風從門外吹來,陳沖猝不及防,差點兒就讓風吧蠟燭吹滅了!

好在這陣風來得快去得也快,並沒有真的成功,否則的話,可真要兩眼一抹黑,什麼都看不見了。

還來不及思考下一步打算,眼角再次瞥到一個黑影,就在右手邊。他下意識屏住呼吸,轉頭一看,竟是駭然發現右側的餐桌旁邊坐着一個女人!

這女人穿着一件樣式老舊的校服,短髮齊脖,微微仰頭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最恐怖的是,她雙眼空洞,皮膚白得就像常年被水侵泡一樣!

她似乎一直就坐在這裏,只是剛纔自己下來的時候並沒有第一時間發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