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知道了,隊長。”其中的一個人點了點頭,隨後快速的觀察其四周。

這人身材不高,穿着黑布衫,手中拿着一疊的黃紙,帶頭往前走去。

很快他們便找到了一個隱蔽的山洞,不過就在他們想要進去的時候,那個壯漢忽然制止了大家。

“不對,你們看那片水汪。”

“怎麼會,小孩的腳印,不對,還有野獸的腳印,而且看樣子是小孩和野獸在這裏玩耍。”

“對,我猜測是他們正在玩耍,然後發現我們來了,隨後便躲了起來。”

“嗯。金星,你看看周圍的腳印到哪去了。”隨着壯漢的話音剛落,那個穿着黑布衫,手中拿着黃紙的青年便點了點頭,隨即便從兜裏拿出了兩片樹葉貼在了雙眼。

過了一會,他身子猛然一頓,隨後悄悄的來到了壯漢的身邊。“趙元隊長,腳印消失在那塊石頭之後。”

名爲趙元的壯漢隊長,隨即便心中一緊,然後緊張的揮了揮手。“都小心點。咱們過去看看。”

看到其餘人都點頭了,他拿起腰間的長刀,率先往前走去。

小許林察覺到他們的過來,立馬緊張了起來,小手不停的在搓動,心中流露出一絲的後悔,自己真的不該偷偷的溜出來,如果這些人殺了自己,小鬼他們也都不知道。

“什麼?是個小鬼頭。”趙元謹慎的從巨石後面露出了頭,隨即便瞬間一愣。

其餘的六人也都探出了頭,“這裏怎麼會有小孩。”

不過瞬間小許林的臉上便猛然一板。“看什麼看,沒見過不老仙童啊,沒見識。”


小許林撇了撇嘴。 “就你還仙童吶,狗屁。”手拿烏黑長棍的瘦弱青年上下打量了一遍小許林,不屑道。“說,你到底是誰?信不信你丫的我一棍劈了你,嚇小爺一跳,告訴我,你父母吶,他們去哪了。”

“啪。”趙元伸手狠狠的往這個瘦弱青年腦袋上打了一巴掌。“趙天之你怎麼說話吶,要不是因爲你是我弟弟,我非一巴掌拍傻你,怎麼一點分寸沒有。”

趙元將瘦弱青年一巴掌推到一邊,剩下的幾個人臉上露出好笑之意,不過在看到小許林之後,又被凝重代替。

“前輩,多有冒犯,還望海涵。”趙元對着小許林拱了拱手,神態畢恭畢敬。在這獸脈中部位置的一個山谷內居然出現了一名孩童,這讓趙元怎麼看都透着一個詭異,在趙元猜測,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個解釋,一是絕世高人,練就了一種特殊功法,所以才這副模樣,畢竟世間功法數不勝數,誰也不敢保證自己知曉全部的功法。第二種解釋就是他真的是一個孩童,他的父母是個絕世高手,應該是出去獵殺靈獸去了,而山谷之中之所以沒有靈獸,兇獸盤踞,也是他的父母給清理乾淨了。

雖然有兩種解釋,但無論是哪種都不是他們這個冒險小隊所能惹起的。

這趙元不是沒想過別的原因,但是剛出現就都被他狠狠的扼殺在腦子裏。

看見這個壯漢給自己道歉,小許林大度的揮了揮手。“沒事,沒事。我小人不記大人過,就饒了你們啦。”

隨後他便推開面前的數人,從巨石後面離開。

此時天空中的雨已經停了,半掩的陽光灑在山谷內。

“你們是怎麼來到這裏的?據我猜測,這個山谷的位置卻是不好找啊。”看着這些人圍過來這小許林也不害怕,大大方方的坐在一塊被雨水沖刷乾淨的石頭上。

“我等都是從在嘯月狼的追殺下逃到這裏,說來慚愧啊,前輩,不知這是什麼地方。”

“哦,以你們的實力能逃過小狼的追殺,夠幸運的啊。”小許林翹起二郎腿,嘴角咧起一股笑意,雙眼滴溜溜的看着前面的七人。

“是是是,前輩說的對。”趙元臉上依舊還是佈滿了笑意。

小許林淡淡一笑。“看你們還算老實份上,給我去弄點吃的吧。”

“什麼,你讓我們給你去弄吃的,你個小屁孩,活膩了是吧。”手拿烏黑長棍的瘦弱青年趙天之猛然大聲喝道,隨後就要跑過來去抓小許林。

趙元臉色猛然一變,隨後一拳頭就輪了起來,瞬間便將趙天之砸飛。隨後看着小許林臉上佈滿了笑意。“我弟弟,還小,不懂事,還望前輩別往心裏去,白展,金星,你們兩個出去看看能不能找點吃的。”

“好嘞,隊長。”兩個人快速離去,消失在來時的密林之中。


“前輩,不知你對這裏熟不熟悉。”趙元搓了搓手,忐忑的看着小許林。

不過這時一個黑影突然籠罩向小許林,帶起呼嘯的風聲。

趙元的臉色猛然一變,定睛一看,原來是趙天之提着烏黑長棍衝了過來。

手中的寬厚長刀瞬間出鞘,一抹刀芒猛然亮起,猛然將長棍擋住。

長棍的所引起的狂風將小許林的衣衫吹起,然後小許林便後退了幾步,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之色,這讓一直偷偷觀察他的趙元露出失望之色,小許林的表現根本不像是平常的孩子,看上去居然有着大家之氣。

“大哥,你什麼意思,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騙子,他身體內根本沒有修煉的跡象。”瘦弱青年趙天之浮現出一股怒意。

“天之,不能魯莽。”不過在說話的時候,這趙元還快速的對趙天之使眼色,而那趙天之也在暗中露出瞭然之色。

“不行,大哥,這小屁孩根本就是個騙子,你可不能受到他的迷惑啊。”隨後他便是一抽手中的長棍,在半空中掄起了一個圓,隨後以一副巧勁將寬厚大刀彈開。

“大哥,你別攔我,我今天非得和他比劃比劃不可,小小年紀就學會騙人了。哼。”趙天之猛然一聲大喝,手中的長棍迅速旋轉。

看起來這趙天之就像是一個缺心眼的人,但是能在獸脈中混跡,哪有易相處之輩,小許林清晰的看到趙天之瘋狂的外表下的雙眼卻是一片清明。

“小屁孩,我看你能有幾斤幾兩,準備接招吧,鳳舞地眠。”

隨着烏黑長棍的快速舞動,棍影上居然浮現了一個黑色的火鳳,發出一聲嘹亮的鳳鳴,釋放出灼熱的黑色火焰,飄浮而出。

“小子,你現在從實招來的話還有機會,否則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趙天之冷哼了一聲,身周盤旋着一隻火焰滔天的黑色火鳳,雙眼散發着無情之光看着在石頭上坐着的小許林。

而這時那趙元卻是在一旁看着,絲毫沒有要出手的打算,小許林心中瞭然,他們這是在探自己的底吶。

“好,你攻擊吧,不過你的攻擊要是敢落下來,我保證不出三息,你必死。”小許林也是冷哼了一聲,目光灼灼的看着趙天之。

“喲呵,還挺硬氣。”趙天之看了看無畏的小許林,隨後便是猛地一咬牙。“受死吧。”

超神物外 ,瞬間俯衝而下。

“砰,砰。”數道撞擊聲猛然傳出,長棍連同火鳳都被一把漆黑長刀從半空中攔住,漆黑長刀中浮現道道兇厲的獸影,將火鳳死死的攔住。

“夠了,天之。”趙元大喝了一聲,將長棍擋開。“給我一邊呆着去。”

趙元臉上浮現了一絲的歉意。“對不住了前輩,是我管教不嚴。”

“沒事。不知道這吃的好了沒有,這肚子可是有點餓了。”小許林哈哈一笑,看起來絲毫沒有在意。

“快了,快了,前輩你稍等,白展他們應該快回來了。”

“那就好,不知你們什麼時候離開,這裏卻是有些不安全的,靈獸可是到處都可見的,你們知道火木猿吧,就在數公里外,前些日子我殺了他們的一些子孫,現正在發狂吶,你們出去可要小心一點。”

“火木猿?可是那個吃地根進化的那個火木猿。”趙元臉色一正,卻是有些驚訝。

小許林微微一笑。“正是。”

“這可是一個可怕的族羣,前輩真厲害。”

“好吧,既然你叫我這麼久的前輩了,那我就送你一樣禮物。”隨着他的話音剛落,他的手中便出現一顆渾圓的珠子,那是一顆鬼丹,不知道他是從哪裏弄出來的。

其實這個鬼丹是小鬼送給小許林,也只是一顆低階的內丹,當初是許林看不上被小鬼收了起來。

“這是什麼?”趙元眼中閃過疑惑之芒。

“異獸的內丹,當初順手就給殺了,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小許林無所謂的揮了揮手。


趙元猛然一驚。“什麼,異獸的內丹。”

小許林正準備自得炫耀一番,不過隨即臉色便是猛然一變,

“這帝狼小鬼什麼時候出來的。”

只見一隻一人高銀灰色大狼在小許林的注視下緩緩的走了過來,不帶起一絲的風聲,無聲無息。血紅色的豎瞳內蘊含着無窮的凶煞,冷冷的看着衆人。 “小傢伙,誰讓你跑出來的。”小鬼身子猛然從原地消失,憑空出現在小許林的面前,聲音中帶着絲絲的責備。

趙元等五個人臉色瞬間一變,體內的靈力被快速調動起來。

小鬼扭過頭看了他們一眼,隨即趙元五人便有如墜冰窖的感覺,連他們的生機都有剎那的停滯。

“什麼?”五人臉上露出驚容,猛然退後了幾步。

邪少追妻:法醫媽咪快跑 ,趕快離開這,否則下次被我遇到後果自負。”小鬼隨後把目光轉向小許林。“走,跟我回去。”

小許林臉上露出不爽之色。“我不回去,我還沒玩夠吶。”

“你還想玩,你偷偷出來如果被他知道的話,看他不揍你,趕緊給我回去修煉。”小鬼瞬間便將小許林禁錮在自己的背上,冷冷的看了一眼趙元五人,隨後化作一道殘影消失不見。

等過了一會,看也沒有了什麼動靜,隨後趙元便拍了拍胸口,鬆了一口氣。

這趙天之這時也湊了過來。 黑帝專屬:早安,第8號新娘 大哥,那是什麼狼啊,感覺好可怕。”

“是啊,這是什麼獸類,居然能夠口吐人言,恐怕也是四等靈獸以上的存在了。”那三人也是點點頭,心有餘悸的看了看小鬼消失的方向。

“狼形獸類中也沒有這種狼啊,看其銀灰色的毛髮倒有些像聖銀天狼,只不過聖銀天狼的雙眼是金色的,而它的雙眼卻是血紅色。”

“會不會是變異的。”其中的一個人悄悄的說道。

“哪有那麼多變異的,你以爲變異有那麼簡單啊,他爹孃給的血脈是那麼容易改變的嗎,如果是那樣,這萬獸早就亂套了。”

趙元猛然喝道,不過他的心中也沒有太大的底氣,這變異的靈獸說不定還真讓自己碰見了吶。

趙元緊緊的握了握手中的那枚鬼丹,隨後珍重的放進了一個玉瓶內。


“白展,金星他們兩個回來了沒有,回來的話咱們就商量商量怎麼離開這裏。”

趙天之眼睛一亮。“嘿,大哥,你看,他倆回來了,手裏似乎還拿着什麼。不會是吃的吧。”

趙元定睛一看,果然是他倆,而且手中還拿着兩個金花雞,不過瞬間他便臉色一變。“不對,他們身上怎麼會有血跡,而且看他們奔跑的樣子倒像是逃命。”

“隊長,快躲起來,那嘯月狼羣追來了。”隨着白展的喊聲剛落,便有數聲低沉的狼嘯傳來,幾隻黑灰色的壯碩大狼在他們身後快速跳躍。

“什麼?你們又怎麼惹到它們了。”趙元等五人,體內的全部靈力都被調動起來,手中出現了數個散發着的寒光的細針,上面有着黝黑之色,卻是塗抹了劇毒之物。

五人彈膝跳入身後的一個石洞之中,隨後便有數道寒芒閃爍,趙元手中的細針被他輸入了靈力,瞬間射向追來的黑灰大狼眼睛中。

然後便有數只黑灰的色大狼倒地不起。

趙元隨後便是一聲大喝。“你倆快點過來,我用毒針給你倆掩護。不用躲閃了。”

隨着他的話音剛落,白展和金星便不再躲避大狼的襲擊,而是從成直線疾速躍了過來。

果然,趙元並沒有讓他們失望,這一路上沒有一隻黑灰大狼能夠攻擊到他們的身上,那些大狼剛有一絲要臨近的趨勢便被一道鍼芒射入體內,瞬間這大狼便嘴脣發紫,撲通倒在地上,瞬間便隔絕了生機,快速跑動產生的慣性讓大狼的身體滑動很遠。

這時白展兩人也猛然落入趙元所在的石洞之中,隨後身子便軟軟的倒下。

趙元低喝了一聲。“不要動他,他們只是脫力了,還有就是失血過多,昏迷過去了,給他體內輸入一些靈力就好,讓他們自己醒過來,如果現在挪動的話很可能會導致他經脈內的靈力紊亂,到時候就麻煩了, 你們都給我護法,我要在洞口布下陣法,希望能阻攔一會。”

隨着他的話音剛落,他的手中便出現了數個白色的陣旗,上面用繡着各種各樣的獸類。

趙元猛然咬破指尖,從中擠出數滴散發着濃郁靈力的血液,隨後掐起數道複雜的印決,將血液打入陣旗之中。

陣旗瞬間飛射而出,落在了石洞的外面,隨後一層迷濛的光罩便猛然出現,將數只黑灰色的壯碩大狼阻擋在外,其中陣法內還變幻出兇厲的獸影,快速攻擊接近的大狼,也就是嘯月狼。

很快便有幾隻嘯月狼死亡,不過隨着時間的延長,聚集來的嘯月狼也越來越多了,密密麻麻的,狼頭攢動。

此時幾具狼屍被同伴吞吃,隨後彷彿接到了什麼命令,剩下的嘯月狼此時也不再發動攻擊,而是靜靜的矗立在一旁,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很快一隻脖頸間有着紫色毛髮的嘯月狼便在衆狼的注視下緩緩走來出來,身形精壯,近兩米高,比那些嘯月狼高出一大截,還有這隻嘯月狼的雙眼竟然是暗白之色,猶如月亮。


這是嘯月狼王,他站在陣法外面,隨後昂着頭出聲道。

“可惡的人類,你們是跑不了的,你們所有的掙扎都是徒勞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