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砰……”

面前的仙人虛影緩緩消散。

說實話,林羽的功法其實都不是什麼高深功法,都是他東拼西湊學習而來的,若是境界低的話,根本上不到檯面。

可是現在關鍵在於,林羽境界非但不低,而且由於服用過聖體丹的緣故,體質已經非同一般,天賦驚人,因此再普通的功法在他手裏也能發揮出非同一般的實力!

“說實話,我來到這裏,本意不想殺人,但是唐悅欺人太甚,答應我的事驚人反悔,換做你,你怎樣做?”林羽質問。

“你們的事,我不想過問,我只知道,我的徒兒被你廢去畢生功法,淪爲廢人,我只算這筆賬。”

哪怕到這時候,孫王兵依舊搖頭輕嘆,似是惋惜。

“呵呵,我算是明白了,在你們眼中,還不是實力爲尊,我比你弱,哪怕我有理,你也不在乎,是不是?”林羽輕笑。

“隨你怎麼說吧,老朽多年不問世事,你們年輕人的事就應該你們年輕人處理,你要怪就怪在你傷了我徒兒,我身爲人師,就猶如人父,這筆賬,自然要算。”

“看你這麼說,似乎還有辦法對付我?”林羽皺眉問道。

“不,我已經沒有辦法對付你了,你實力和我相同,但你的天賦比我更高,對功法的領悟也更加透徹,我自問不如。”孫王兵嘆氣道:“事實上,我已經後悔過來對付你了,若是有後悔藥,我今日肯定不許我大弟子前來,以免招惹到你,哎,只可惜……這世上沒有後悔藥,我也沒有逆天神算之本領,一切都以來不及了。”

“你還有什麼手段?”林羽看了看四周,這孫王兵實力不俗,而他現在這表現,可不是像懺悔的模樣,他應該還有底牌。

“我一心研究道術,以至於位列仙班之名額也捨棄,我從不願求人,自然也不願求仙,但是這一次,爲了擊敗你,我只能破例了。”

此刻,孫王兵眼中露出精光,伸手直指天空,口中吶吶有詞,說着一些林羽聽不懂的怪話,然後身周的白光驟然一閃,一道火光閃過,大廳頂上竟然出現一閃古樸巨門,這扇門有兩米多高,上面雕刻着繁雜的古文。

“孫王兵,你也有求我的時候?”古門之內,驟然傳出一道聲響,震得人耳朵發麻。

孫王兵臉上涌起恭敬是之色,“恭迎上仙。”

林羽這纔看出了這孫王兵想幹嘛,搞了半天,原來是喊幫手來了,虧自己之前還那麼佩服他。

隨即喊道:“孫王兵,打不過我就喊幫手,你還要不要點臉?”

孫王兵依舊面無表情,鎮定道:“幫手,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說話間,大門緩緩打開,一陣白霧從門後緩緩飄了出來,“孫王兵,你答應過我,除非你找我出手,否則不會爲我做事,現在我爲你出手,你以後爲我鎮遠仙君手下,你可願意?” 聞言,孫王兵嘆了一口氣,低頭道:“這是我孫王兵命中劫數,我認命了。”

“好。”

門後終於走出一個高大男子,留着長鬍,身形微胖,笑着說:“孫王兵,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你身爲此地道家第一人,由你管理這一片乃是這一片百姓之福,現在搞得竟然被人逼得找我出手,哎……”

說着,然後朝林羽看去,笑話道:“好年輕的小子,就是他對付你的?”

林羽臉色怪異,心想咱們是同行啊,應該是一個體制裏的吧?

“小子,你是哪家的?”

在鎮遠仙君看來,林羽這麼厲害,絕對不是普通人出身。

林羽想也不想,直接祭出仙君寶劍,冷哼道:“我也是仙君。”

鎮遠仙君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不可思議說:“你你你……同行……”

這時候孫王兵也張了張嘴巴,一絲不祥的預感升起,是啊,對方這麼年輕,實力這麼強,關鍵還這麼囂張,怎麼可能沒有來路呢?

“都是同行,麻煩通融一下吧,我要解決一些私事。”林羽說道。

這麼一說,鎮遠仙君嘆了一口氣,說道:“你是管理哪一塊的?”

“東海市。”

“嗯,身爲仙君,但你也不能來我這裏搗亂啊?”鎮遠仙君說道。

雖然林羽和他確實是一個體制裏的官僚,但是井水不犯河水,林羽卻跑到他這裏殺人,作爲這裏的仙君,確實有權處理。

而林羽這樣做確實理虧,若是鎮遠仙君一定要上報處理,恐怕很難處理。

想到這裏,林羽自知理虧,朝鎮遠仙君飄去。

“我和你說,你必須要給我一個交代,否則我上報天府,追責下來的話看你怎麼交代。”

鎮遠仙君說道。

林羽沒說話,而是直接升起一道白霧,鎮遠仙君以爲林羽要動手,眼睛瞪得老大,喝道:“你想幹嘛,我和你說,大家都是仙君,我可不怕你。”

林羽笑呵呵說,“哪能啊,我給你看看這個。”

直接塞去一疊厚厚的仙德。

“鎮遠仙君,大家都不容易。”

鎮遠仙君瞅了瞅,觀摩這厚度,有五千啊。

林羽心疼的要死,沒辦法,誰讓這事自己理虧呢,只能賄賂了。

“這個……你這是賄賂啊……”鎮遠仙君說。

林羽說:“這可不是賄賂,這叫禮尚往來,行個方便。”

對了,我再給你看樣東西。

然後拿出三品寶劍青光劍,說道:“這事上官劍前輩賜我的,他說了,等我幹個幾年仙君,到時候提拔我做大管事。”

言下之意就是我和大佬上官劍認識。

這樣一說,鎮遠仙君看向林羽的目光不一樣了,原來背後有人啊,我說呢,年紀這麼輕,怎麼會這麼厲害,果然。

鎮遠仙君心中有了大概,不留痕跡的接過五千仙德,“對了,你叫什麼?”

“林羽。”

“嗯,林羽仙君,雖然大家都是同行,但是你這動靜弄的太大了,低調點。”

“我知道了。”林羽深有感觸說道:“鎮遠仙君慢走。”

鎮遠仙君:“……”

這就叫吃人手短,拿人手軟。

林羽言下之意就是你可以走了,現在就是想發火也不行了,誰讓自己收了仙德了。

然後鎮遠仙君撤去白霧,目光肅然的朝孫王兵說:“孫老,我還有事,先走了。”

孫王兵:“……”

剛剛看到林羽拿出仙君寶劍的時候他就感覺到事情不妙,現在一看,好嘛,鎮遠仙君直接要走了。

“仙君大人,那我這裏……”孫王兵急切喊道。

“哎,是你們招惹林羽仙君在先,按照仙界律法,他有權對你們全權處理,我管不着。”

“鎮遠仙君慢走。”林羽說。

鎮遠仙君遁入大門直接離開了。

孫王兵心如死灰。

林羽說道:“你可服了。”

“我不服,你不過是靠着家族勢力才修煉到如此地步,若是沒有,你何德何能有如此實力,何德何能能讓鎮遠仙君俯首?”到這個時候,孫王兵依舊傲骨,他也一把年紀了,自然有他的胸懷。

林羽點頭道:“好,既然如此,我讓你服氣。”

然後手中印記變換,一個掌印驟然從林羽身前浮現。

與此同時孫王兵動作也不慢,此刻他臉上浮現死氣,說道:“也罷,今日是老朽命中劫數,活了這麼多年,是該有個瞭解了。”

“蒼天在上,陣法在下,今日我孫王兵要祭本命法陣,我爲天,陣爲地,命爲法……”

說完這段話,孫王兵渾身彷彿蒼老了數十歲,原本蒼老的臉龐更加蒼老。

門口處,特警們早已經將大樓層層包圍,就是一隻蒼蠅也飛不進去。

不少記者都守在外面猜測裏面發生的事件,不過警方對外通知的是裏面發生了人質劫持事件,那些白霧則是嫌犯製造的白煙,用來混淆視聽。

施老,唐家衆人,李陽,趙逸倫等人看着無奈閃爍的白光,艱難嚥了一口口水。

太強了,本以爲,孫王兵出手,那林羽絕對堅持不了多久,可是現在,李陽,趙逸倫等弟子已經明顯看出,孫王兵剛剛已經祭出了萬仙陣,這可是師父的成名大陣。

孫王兵一過來就使用最強陣法,但是卻還沒有出來,這讓他們不禁擔憂不已。

突然,大廈內部傳來孫王兵的聲音,聽到這些聲音,李陽頓時激動喊道:“生命大陣,師尊是要同歸於盡……”

身爲大弟子,他現在雖然被廢,但是依然能夠聽出師父的陣法,這生命大陣利用自己的壽元潛力,來換取天地之力。

雖然威力無窮,堪比仙人實力,但是同時,消耗的也是壽元。

哪怕成功打敗敵人,但是施法者也因爲耗盡了壽元,最後身死道消。

這一刻,李陽才明白自己招惹到了什麼人,朝唐家陣營喊道:“那個林羽,到底是什麼來頭?”

唐老爺子朝施老問道:“不是說那個小子只是一個普通修道者麼?”

施老冷汗直流,抹着臉說:“當時在東海的時候,我們親眼所見,好像也就道仙境的層次,怎麼現在……”

“師尊用出了生命大陣。”趙逸倫直接跪在了地上,“師尊……” “師尊……”

孫王兵的衆多徒弟齊齊下跪,露出痛苦之色。

“唐家,此次你們害我們招惹到如此人物,此次之後,我們與你唐家不共戴天。”趙逸倫惡狠狠說道。

唐家衆人都是面色一白。

李陽也是面露苦澀,早知道林羽那麼強,他怎麼會爲唐悅得罪如此人物,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來不及了,師尊用出了生命大陣,此次之後,就算解決了林羽,師尊也活不了多久。

大廈內部,孫王兵面前浮現一個五角星標誌,聲音冷厲道:“生命大陣,鎮壓。”

五角星瞬間放大數倍,朝林羽頭頂鎮壓而去。

“林羽,你雖然貴爲仙君,實力很強,但這是我以壽元祭出的大陣,你如何能敵?”

孫王兵說完,氣息再次衰落了好幾分,臉上死氣縈繞,這是人之將死的徵兆。

不過孫王兵沒有要死的悲哀之情,反而是露出笑容,“臨死之前也能看到一代俊傑死在我的手下,我心已安。”

“你心也放的太早了吧。”林羽的聲音傳來。

“哼,自不量力,此次你哪怕使用出仙君寶劍這等寶物,也決然破不了我這生命大陣。”孫王兵輕笑。

話音落,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因爲他看到自己祭出的五角星竟然直接被一道厲芒撕裂。

只見林羽手拿一把銀色長劍,威風凜凜從白光中走出。

無敵藥尊 “仙君劍對付不了,我自然由其它武器。”林羽撫摸着手中的青光劍,喃喃自語。

“這不是仙君劍!”孫王兵震驚道。

“正是。”說完,之前林羽頭頂上的虛影掌印猛然攻出,“虛空印!”

“砰砰砰……”

掌印轟然在孫王兵全身爆發,孫王兵擡頭看天,嘴角露出鮮血。

“這一掌,是什麼招式?”孫王兵喃喃道。

“虛空印,以陣法配合。”林羽迴應。

“好,好,真的很強,我研究了一輩子陣法,卻一直只關注陣法本身的力量,從未想過將陣法融入功法之中,你真的是天才。”

“說實話,這一招也是別人教我的。”林羽淡淡道。

“原來如此,你師尊是誰?”

“仙人。”

“嗯,這一次,我服了。”

孫王兵緩緩撿起地上的柺杖,然後扭頭走了出去,“我服了,這一次,我心服口服……”

“師尊出來了!”

李陽一直死死的盯着大門,在看到孫王兵的時候,終於鬆了一大口氣,情不自禁的,他眼淚直接流了下來,“師尊,師尊出來了!”

趙逸倫連忙衝過去。

唐老爺則是吼道:“還不快去扶孫師父……”

唐家的人連忙衝過去。

不過衆人還沒跑到孫王兵那裏,屋內,林羽竟然拖着唐悅緩緩走了出來。

這一次,林羽沒有憐香惜玉,只拉着唐悅的手臂,就這麼硬生生的將她脫出。

一時間,所有人都震驚的看着林羽,他們都不可思議的想着:爲什麼兩人同時出來了?

我的三界抽獎系統 “怎……怎麼回事?”趙逸倫走到一半連忙剎住了腳步,現在他對林羽有了嚴重的心理陰影,看到林羽出來哪敢上前。

倒是李陽,雖然被廢,但還是喊道:“師父……快扶師父回來。”

沒想到,孫王兵擺了擺手,彷彿用盡全身力氣沙啞喊道:“所有人不許靠近。”

“師尊!”趙逸倫直接跪在地上。

“從今以後,我已經沒有你們這幾個徒弟,你們的事和我無關,我孫王兵一派,就此解散……”

“什麼……”

孫王兵的數個弟子瞪大了眼睛。

“爲什麼。”趙逸倫喊道。

林羽在後面冷笑不止,他明白,孫王兵這樣做,其實是想保他的弟子,只有和他脫離了關係,才能讓林羽徹底放心。

只可惜,他們兩方人已經結下恩怨,因此林羽毫不猶豫的朝趙逸倫看去。

就這麼一看,趙逸倫如遭雷擊,渾身好似被抽空了全身力氣一般,癱軟倒在地上。

“師弟。”

“小師弟……”

“他已經死了。”孫王兵冷冷看着趙逸倫,“逆徒而已,死不足惜。”

所有人愣然,想不通孫王兵爲什麼這樣說。

“都給我跪下。”孫王兵吼道。

一幫弟子左顧右盼,不知師尊這是幹什麼,只有李陽震驚的看着師尊,然後看了看林羽,似乎想到了什麼,師父這樣做,貌似爲了保他們。

“不用跪了,這個趙逸倫之前得罪過我,所以必須死,至於你其他徒弟,我可以放過,不過若是想要對付我,我不會輕易輕饒。”林羽說道。

孫王兵點點頭,“從今以後,誰若敢爲我報仇,必遭心魔吞噬!”

衆多弟子都是身軀一顫,有人更是悲痛喊道:“師尊……”

然後孫王兵緩緩走了過去,他的步伐越來越慢,越來越慢,最終跪倒在地,“真沒想到……”

孫王兵死了,所有人都意識到了這一點。

在場所有人都沒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會是這個。

然後林羽朝唐家方向看去,唐家衆人頓時面如死灰。

林羽認出了最前方的唐老爺子,“你的命是我救得。”

唐老爺子點點頭,“此次事件,是我們錯了,爲了彌補我們過失,除了那連玉花之外,我們願意再拿出我們唐氏集團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贈予林先生,只求你的原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