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神之臉色變了變,心裡卻是在犯嘀咕,風元素之力一向不會被用做防禦性的術,但是這孩子竟然做的如此的好,這讓神之相當的吃驚,就算是自己恐怕也做不到這麼好,其實神之從來沒有用風元素之力兩防禦其他的術。

一旁的風夕更是納悶,剛才的防禦性術顯然應該用土元素之力,而七風卻用的風元素之力來防禦風元素之力,這顯然不太符合常理,要是不了解七風的話,風夕絕對會考慮這傢伙不會使用土元素之力和水元素之力,但是事實證明風夕所掌握的情報中,七風能夠使用風,火和土三種元素之力,而且每一種都修鍊到了次神級,這樣的高手就算在這個洪荒大陸上也是少見的很,何況其中的風元素之力還是可以和捕風者相媲美的力量。

「該我嘍!」七風說著嘿嘿一笑,小手朝著虛空處一抓,「神斷·風神戟!」呼嘯的鳳鳴聲響起,交相呼應,像是兩條帶出竅的龍劍一般,相互嘶吼!不過,七風一下子凝聚出了兩桿風神戟,緊緊地我在月疏和七風的手中,雖然七風的身形不過是個小孩子,但是他手中的風神戟個頭可是實實在在沒有打半點折扣!

神之臉色變了變,從剛才七風的施術速度上來看,神之就知道七風的風元素之力的修為在什麼層次上,但是如果真的像是自己判斷的那樣的話,七風的風元素之力應該已經修鍊到了次神二級,而自己現在雖然也算是一隻腳邁入了次神二級但是畢竟還沒有真正的憑自己的實力邁入次神二級的等級!

不過神之並沒有退縮,這是宿命的一戰,而且也是她等了很久的一戰,她曾經就一直想要公平的再同月疏打上一場,因為就連她爺爺當年都認為自己不如月疏。本來以為這願望永遠都不可能實現了,但是看來命運這東西誰也說不清楚,而且永遠也沒有人敢把事情說得太過絕對!神之大吼一聲,雙手同樣的朝著虛空一抓,一桿蒼藍色散發著迫人氣勢的風神戟在雙手的抓握中出現了。

三桿風神戟在煉魂殿中呼嘯的風聲讓風夕有些不太舒服,尤其是在現在風夕劍氣幾乎耗盡的情況下感覺極為的不舒服,風夕想要暫時離開這裡,但是風夕卻又怕神之出現意外,畢竟七風的實力自己曾經見識過,自己曾經在時光之海的看到過自己次神二級的等級和七風戰鬥,自己輸了,這神之能夠打贏七風嗎?雙方同為捕風者的情況下,七風還會另外的兩種元素之力,七風是不是想要利用這一點,給神之一個措手不及呢?風夕突然意識到了這一點,大喊道,「注意他還會使用火和土兩種元素之力!」

「砰!」神之今天相當的主動,從半空中把風神戟猛地擊下,一下子砸在了月疏手中的風神戟之上,四目相對,神之竟然突然有一種不敢面對月疏的感覺!

七風嘿嘿笑著說道,「今天我不會使用其他元素之力的,既然是命運的對戰,那自然是姐姐以捕風者的身份同征靈大人來打啦,姐姐不過是想證明的事,如果不是當年的齷齪事件和帝國這些人的黑暗統治的話,她才有資格做現在的征靈位子!而你嘛,一會我再解決你!」七風說著,手中的風神戟朝著風夕一指卻並沒有參戰!

神之望著月舒的眸子,手騰出一隻手爛,立刻凝聚出一把風刃,長長的風刀斜向上的朝著月疏的肋骨砍去!開始神之一指想的是攻擊七風這個本體,但是實際上,不管是月疏和七風哪一個受傷了或者是損壞了都代表著神之贏了,靈媒一旦損壞七風就不能夠使用風元素之力了,只不過七風的這個靈媒太過特殊,特殊的地方就在於它能夠攻擊,替主人攻擊!

月疏反應比神之想象中要快的多,同樣的騰出一隻手,卻沒有像神之那樣凝聚出風刃,而是一團綿柔的氣在手中輕鬆的接下了神之的風神戟,同時另一隻手上猛地發力,神之被輕鬆的振了出去!

風夕臉色大變,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是在他看來神之本不應該這麼弱,而且從一開始神之就彷彿著了魔一般的束手束腳的這讓風夕又非常不安的感覺。這樣下去,不出幾招,神之必定敗北!

七風的身體緩緩的升到了空中,俯瞰著一切,神色閑適,看著神之被擊退,倒是多少有些驚訝之色,「怎麼了,堂堂玄天帝國的征靈大人如果只有這點實力的話那真的就太讓我失望了,你如果繼續這樣的話,我恐怕要馬上結束這場戰爭嘍!」七風嘿嘿笑著說道,雙手再把玩著那桿巨大的風神戟卻是顯得有些極不協調。

「哼!」神之冷哼一聲,不過當她一看到月疏的那雙眼睛的時候,就感覺到了一股悲傷從心底蔓延至全身,這種感覺她二十多年來從未感受過,不過這也嚴重的影響了神之的發揮!但是如果七風說能立刻結束這場戰鬥,那麼就太小看神之了,而神之身上的那股傲氣讓她對七風的這種嘲笑相當的反感,同樣也激發了神之的鬥氣!

身體猛地旋轉,幾十把如真正刀刃一般的風刃旋轉著朝著月疏削去,速度之快就連一旁的風夕都看呆了,這速度就算是自己都不確定一定能夠奪得開!不過風夕知道,月疏和自己一樣,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她根本不需要躲!

果然月疏沒有躲,只是安靜的站在那裡,而七風懸停在月疏的頭頂,看著那些風刃朝著月疏的方向飛去,而一動不動,只是嘴角上揚的看著而已。

「噗噗噗…」七八道風刃接連扎入了月疏的身體當中,不過確實傳來了一聲聲的爆炸聲響,那聲響是風刃爆開的聲音。風夕雙眼微微眯了下,果然自己猜的沒有錯,這月疏身上還是穿著那七風用土元素之力特質的胸鎧,用來固定月疏的身體。

神之緊隨風刃之後,突然出現在了月疏的頭頂,雙手之中各自出現了一桿風矛,風矛很細,但是卻是非常的凝練,神之彷彿瞬移一般的出現在了月疏的頭頂,一根風矛筆直的從月疏的頭頂扎了下去,而另一隻風矛斜向上刺向七風!神之頭腦還是冷靜的,同時攻擊兩人雖然力度有所減少,但是卻能夠分散七風對這傀儡的控制力!

不過神之再一次吃驚了,因為兩桿風矛同時刺中了兩人,一桿風矛從月疏的頭頂完整的插了進去,而另外的一桿風矛則刺穿了七風的身體!

七風還在笑,笑的讓人發毛,「嗯,這樣還想點樣子嘛,這樣的你才能做我的對手!」

神之看著七風的眼神突然變了,變得悲傷且不知所措,立刻收手,整個人朝後飛去,冷聲說道,「怪物!」

是的,七風的確是個怪物,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怪物!風夕如果不是因為之前就認識七風的話,他絕對有可能懷疑七風是袁哲的替身,因為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個人不會畏懼別人的攻擊!按照風夕的推理,那月疏是一具屍體,也是一個靈媒,那麼七風是施術者,他為什麼看起來也是不懼怕傷害呢?風夕想不通,而且現在他也不知道該不該把自己之前知道的七風的能力告訴神之了,因為那不過是自己的推理罷了,而一旦自己的推理錯了的話,那麼結果可就無法挽回了。

神之冷冷的看著七風,單手按著肩膀,一絲血跡透過鮮紅的衣服流了出來,讓鮮紅色的衣服變得更加的妖異,神之受傷了!

風夕看著神之滴血的手,也是一愣,神之怎麼受傷的,難道是反噬??不可能,剛才術還沒有風神戟的術強度大怎麼可能有如此強的反噬,神之是受了外傷!

「你很快!不過還是沒有姐姐快呢!」七風說完,風夕才發現,剛才月疏不是沒有出手,而是她出手了自己沒有注意,自己的注意力一直被七風吸引過去了,而沒有注意到不知何時月疏的手中出現了一把薄如蟬翼的刀刃,那刀刃一看就是用風元素之力凝聚而成的,而且極其薄,讓人很難發現!

神之的胳膊無力的垂在一邊,同時身上升起了一圈圈藍色的旋風,那藍色的旋風螺旋狀的朝著高空飄去,神之雖然受傷了,但是卻讓她變得更加的清醒了,不過之前七風的那句話卻讓她久久不能平靜,應為就在二十多年前,月疏在去靈山實戰前的那一晚,也就是那出悲劇發生前的那一晚對她說過同樣的話,一字不差!

「嗯,認真起來了呢?姐姐,你要是不認真的話恐怕不行了哦!」七風說著單手輕輕的壓在了自己的傷口之上,不過鮮血還是咕咕的自那傷口中流了出來!

七風的話音剛落,月疏的身體同樣的騰起了一團藍光,那藍色的風元素之力猶如火焰一般開始在七風附近盤旋。風夕知道現在兩人要動用真正捕風者的力量了,那種力量風夕曾經見識過,七風曾經面對次神二級的自己的時候使用過,不過當時看起來還並不怎麼嫻熟,而且反噬力比較大,但是現在看來,他用起來彷彿不比神之差,而且最讓風夕擔心的是,七風用這個捕風者的力量所承擔的風線遠比神之要小,因為月疏會為七風承擔下大部分的反噬作用,而七風要做的就是盡量的不要讓月疏的身體因為巨大的反噬作用而解體!

「吼!」神之先完成了解印,身後一個陸吾的虛影忽隱忽現,神之全身包裹著一股蒼藍色的元素之衣,呼呼作響,而神之的眼睛整個也變成了蒼藍色!沒有任何的猶豫,神之劃成了一道藍光沖向了七風,現在這樣的速度之下,七風是絕對不可能躲得過神之的這一擊的,而且神之也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七風不是不怕傷害,而是之前用自己的身體吸引注意力而已,讓月疏好傷了自己,而且在剛才的交換中,自己吃虧了!

神醫冷后 ,她這樣做很冒險,而風夕則是隨時做好出手的打算,而風夕粗略的算了一下,露天劍靈提供的劍氣恐怕只夠自己出手一次的,而自己必須要好好利用,一旦利用不好結果恐怕就會不一樣!

「砰」的一聲七風被神之的一記掌刀劈飛了出去,但是卻並沒有受到重傷,而與此同時,月疏的解印也已經完成,風夕發現月疏竟然和神之一樣也是包裹在一層元素之衣的後面,同時讓風夕沒有想到的是,被劈飛出去的七風並沒有受傷,因為他的身上也是在神之劈中自己的一剎那身上多了一層元素之衣,這衣服有這超強的防禦能力,就像一個緩衝鎧甲,雖然比不上風夕的神言鎧甲,但是也已經相當的厲害了。

這次和之前風夕認識的完全的不一樣,風夕不明白,但是也不敢多問,對方怎麼看都像是兩個捕風者在對付一個捕風者,而神之會的手段對方都會,而且對方還會神之不會的手段,雖然開始的時候七風就說不會用其他的元素之力,但是如果神之一旦佔據了上風的話,七風會不會用火元素之力呢,而且那高密度的元素之衣如果被七風點燃的話,恐怕這通天白塔都會被懶腰斬斷吧!

「不錯,竟然有勇氣完全的解開這氣旋!」七風笑著說道,「但是今天看來又是姐姐贏了呢!」說著月疏的身影一閃,速度完全不輸給神之,兩人各自手中握著一桿風神戟,碰撞之聲此起彼伏,只見兩團藍色的影子不停的在煉魂殿中碰撞又分開,看的風夕都有些眼花繚亂,而風夕現在就是想要出手也是不知道該從哪裡入手了!

「轟」的一聲巨響,煉魂殿中央的水池之中暴起一團水霧,水霧緩緩的散去,兩桿風神戟水平平行的放置著,各自的風元素之衣都被刺穿,神之的胸口上流淌著鮮血,而月疏的胸口之上的黑色土元素之力凝聚的鎧甲也已經被破開,不過卻沒有血流出來,顯然神之佔了上風,但是總體來說還是神之輸了,因為神之受傷了,而月疏永遠不會受傷!

「你輸了!唉真是沒有想到這麼快就結束了,看來之前別人告誡我的那些都不太屬實啊,有時候呢,認得名氣和實力就是不成比例!」七風得意洋洋的說道。

神之則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低頭說道,「我是輸了,不過我想知道你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你和那個假的水玲瓏又是什麼關係!」

七風睜大了雙眼看著神之,像是很奇怪,「你很關心這個替身嗎?不過對於她我了解的也不多啊,而且我可是答應過她不能隨便跟人說的,說謊話可不是好孩子!那麼談話結束了,我該走了,你們也該上路了!」說著七風沒有動,而月疏卻是猛地盪開神之的風神戟,整個人騰空而起!

!! 神之看著那桿我在月疏手中的風神戟,時光瞬間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年前一般!這個人讓自己這二十多年來唯一一位覺得對不起的人,現在正握著風神戟朝著自己力劈而下,那身上的那層元素之衣將其包裹在了其中,雖然看起來有些遮擋月疏的表情,但是神之卻從那其中看到了別樣的東西!

「這不僅僅是一具屍體,她有靈魂!」神之突然意識到了這一點,身形一閃,神之突然之間的頹廢之舉消失了,整個人如重生了一般朝著風夕飄了過去,身子頓時輕盈了不少,而這樣的神之在風夕眼裡才是真正的神之!

風夕看著神之飄向了自己,雖然已是傷痕纍纍,但是風夕知道神之應該是通過了某種內心的掙扎找回了之前的自己,而不管是之前她的心中有什麼心結打不開,到現在為止神之應該算是回歸了!


「你對這個傢伙很熟悉?」神之問道。

「不,不過我知道這傢伙很厲害,我曾經跟他交手過一次,應該至少能夠讓他自己短時間內達到次神二級的等級!」風夕說道!不過兩人的交談時間並不長,因為月疏已經攻至了他們的身前,而神之已經棲身而上,整個人的氣勢已經大變手中的風神戟已經消失,而且取而代之的是從她手上延伸出來的一把不長的風之刀,不過風夕卻看得出那刀雖然想手套一樣延伸出來的,但是實際上那是從神之的元素之衣上延伸而出的!

「砰!」月疏的風神戟猛地轟擊在了神之的手刀之上,風神戟轟然破碎,那紛飛的亂流之氣瞬間將風夕吹得接連後退了十幾步才停了下來,而月疏也因為這風神戟被強行爆開之後產生的空氣衝擊波被擊的朝後倒飛出去。


七風顯然對於神之突然的變化有些吃驚,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對於整個局勢的掌控!

「嗯,這才像點樣子,不過我已經沒有心思陪你玩下去了,因為拖得時間太久了總是不太安全的,而且呢,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著急去辦呢!」七風嘿嘿笑著說道。

「是嗎?那麼接下來你將見識更加不一樣的我!」神之說著眼神那種讓人難受的眼神再一次呈現在了神之的眼中,不過這一次風夕看著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總之是非常的自信。雖然風夕覺得整體實力上來看的話,神之應該不是這兩姐弟的對手,但是冥冥之中風夕突然覺得他們就一定能贏!

「那麼就讓我看看你的真正實力能夠撐多久吧!」七風突然說了一句大人一樣的話倒是讓人有些不太適應。

「怎麼打算要用其他元素之力了嗎?」神之冷笑,不過並沒有半點畏懼的意思,雖然現在神之身上大少小傷都已經不少了,但是神之那自信的神色總讓人覺得她有什麼后招似的。

不過神之的這招倒是的確是非常的有用,至少七風接下來的話讓風夕多少明白了一些神之的意思。「放心,我說了姐姐和你之間是捕風者之間的恩怨,但是既然是捕風者,我就絕對不會牽扯到其他任何的元素之力!」七風說著,全身上的元素之衣和月疏身上的元素之衣宛如沸騰了一般,噗噗朝著半空中散發著強烈的氣場,自始至終,七風幾乎都是在被動防禦,而神之的攻擊幾乎沒有任何一次能夠真正的完全的傷到七風,但是現在七風打算主動進攻,這一點倒是讓風夕多少有一點緊張,風夕此刻一變加緊提煉劍氣,一邊有盡量的從戮天劍靈那邊過渡劍氣回自己的身體!不過風夕知道七風一直是被動防禦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在防備自己,雖然他說的不適用其他元素之力是為了與神之公平戰鬥,但是實際上風夕知道自己現在多少還是有些威懾力的,至少七風不知道現在站在這裡的七風劍氣已經枯竭了,否則七風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直接滅掉風夕!風夕不敢走,他最怕的也是這一點!

「我名為七風,不是因為我覺得這個名字好聽,是姐姐給我起的名字知道嗎?」七風懸停在半空中,顏色純凈的彷彿是一對透明的寶石,讓風夕都不禁讚歎這孩子的眼睛是多麼純凈,可是這純凈的眼睛卻是閱盡了世間的醜惡之事!「無常風!」七風突然大吼一聲,身上風元素之力和月疏身上的元素之力聯結到了一起,在兩者聯結的地放一團凸起緩緩地放大成了一個球形,而七風和月疏開始圍繞著這個球體以他們之間的元素之力形成的紐帶為軸轉動了起來,「這道風是姐姐創造的,不過卻從來沒有使用過,算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吧!」七風的話已經越來越聽不清楚了,而且風夕和神之也不知道這傢伙到底在高什麼名堂!

正在風夕和神之不明所以的時候,七風和月疏兩人因為極速的旋轉已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藍色光球,那光球之中根本看不到其中兩人的身影,而神之卻是對於這光球越來越心慌,因為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在那藍色光球的中心位置,有著強烈的風元素之力的波動,而且已經不僅僅停留在了次神二級的層次,神之甚至自己現在已經無法確定這元素之力的等級了,這就說明已經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感知範圍!

「噗!」一道風刃以風夕有生以來見到的最快的速度急速的射了出來,目標正是神之,速度之快讓風夕和神之都是為之一愣,不過還好神之從感知到那股力量的時候就已經有所防備了,在那股力量突然波動了一下的時候,神之就急速的飛了起來,實際上她並沒有看到那風刃飛向自己,不過是感覺到那球體中心的力量波動了一下,神之本能的抬高了自己的身體,那風刃悄無聲息的穿過了神之身後的白塔的牆壁,一條極細的黑色風夕出現了在牆體之上,有涼氣從那黑色縫隙當中滲透而入,風夕就在那道裂痕旁邊,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七風的風刃幾乎一瞬間就穿透了那麼厚的塔牆,這白塔高近百丈,這麼高的白塔牆壁的厚度非常的厚,而七風竟然這麼輕鬆的二舅穿透了,實在是讓風夕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感受,如果之前七風對自己使用這招的話,自己是絕對躲不過去的,不過風夕轉念一想也釋然了,因為自己有神言鎧甲,七風並不會輕易的用這樣的看家術來對付自己!

「還沒完呢!」那藍色光球之中傳出了七風稚氣的聲音!而神之在七風還沒說話的時候就已經動了,接著第二道同樣速度的風刃已經出現了,在神之之前出現的方位一閃而過,而神之身後的那盞燈中的火焰噗的往上竄了一下就寂滅了,同樣沒有半點聲音,而在燈的後面的牆體之上,同樣的出現了一道那樣的傷痕!

這是什麼情況,神之雖然兩次憑藉著自己的對風元素之力的特殊感知力躲過了七風的兩急但是神之依舊是吃驚道無法言語,如果七風真的達到了這種層次的話,那麼她今天無論如何也是贏不了的!

「噗噗!」兩道風刃接連射出,這一次風刃是畫著弧線從兩個方向切向神之,而神之依舊是按照之前的判斷來實現行事,顯然這一次失算了,這兩面特殊風刃同時切向了神之可能移動的兩個方向,而其中一個正好切中的了神之的袍子,從神之的腹部側面切了過去,一道血痕瞬間浸濕了袍子,同時一條血線被拋到了空中,神之倉促之中往後退去,同時抬手數十道風刃朝著那藍色旋轉的球體飛去!

不過那藍色的風刃撞上那球體之後,都被迅速的碾碎又彈了開來!神之臉色變了變,大概明白了這個術的原理了,這不僅僅是一個攻擊性的術,這還是一個防禦性的術!那告訴的旋轉讓七風發出的風刃速度比之前要快了不止一倍,而且那急速的旋轉又能夠彈開敵人的元素攻擊,這樣的攻防兼備的術是極為少見的,就連神之都忍不住要讚美他了,不過神之也知道這樣的術必定不能夠長時間使用!果然在神之被擊中后,七風就停止了旋轉,同時那股讓神之都琢磨透的實力也隨之減弱到了之前的等級。

神之微微鬆了口氣,看來七風剛才的旋轉應該是疊加了自己和月疏兩人的實力,而且又不是單純的疊加,所以力量在極短的時間內成倍的提升,不過也是極短的時間罷了。

「嗯,你很強呢,果然是姐姐認可的對手呀,不過接下來你能接得住嗎?」說著七風的身子一飄,整個人趴在了月疏的背上,像是一個婦人背著一個孩子一樣,不過這孩子卻不那麼的安閑,那雙晶瑩剔透的眼睛中包含著讓人無法讀懂的怨恨!「天傷風!」三個字在七風的最終微微的吐出,緊接著月疏突然再原地消失了,與之同時,在大殿的穹頂正中央,月疏突然出現,同時七風和月疏的額元素光照融合在了一起,那藍色光元素之衣表層浮動出了一個個的氣泡,氣泡緩緩地飄蕩而出,不過細看之下,每個藍色的氣罩當中都有一個圓盤似的東西,那都是急速旋轉的刀刃!

這氣泡飄的很慢,但是數量卻是很多,氣泡不大,最大的不過如小孩的拳頭般大小,而小的卻只有人的手指肚那麼大,大大小小的氣泡如雪花一般緩緩的飄散而下,就像是下了一場珍珠雪!這天傷風看起來比無常風的速度慢了不知多少倍,這能打中人嗎?神之雖然能夠感受到沒一個小小的光球當中所蘊含的力量都不弱,但是這速度未免也太慢了,慢到讓自己都覺得這太可笑,這樣緩緩飄落而下的術怎麼可能擊中自己呢,而且自己現在可是穿著元素之衣,速度可是要比次神二級的風夕速度還要快!

「小心些,這些風元素之力在尋找引導之力!」風夕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那就是這些一個個風元素之力凝聚成的光球看似漫無目的的在飄蕩實際上是在準備著,它們在搜尋某樣東西,只是風夕並不知道它們在找什麼。風夕之所以這樣的推斷的原因是因為這些在光球中急速旋轉的刀刃太奇怪了,因為這些光球很顯然阻擋了風刃的速度,而風夕知道這些想是罩子一樣的光球存在一定是有其存在的用處的,所以風夕仔細的分析了一下,而且=在與戮天劍靈也就是神聖巨龍的神魂建立聯繫后,自己也是對術有了更深刻的理解,畢竟他從龍魂**享了很多的記憶,同時風夕自己也是驚奇的發現一個問題,那就是自己竟然能夠感受到元素之力的變化!

眾所周知,上古龍族在受到詛咒之前都是能夠使用其中元素之力,而且能夠變身的魔戰雙龍的合體樣子,而神聖巨龍自然也是不例外,風夕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難道是這龍魂不僅共享給了自己記憶,而且還共享了部分的能力給自己嗎,還是說這龍魂改變了自己的體質!但是風夕現在暫時不去想其原因是什麼,因為風夕能夠感受到每個光罩上都延伸出一條看不見但是自己能夠感覺到的線,那先是風元素凝聚而成的,不過卻是特殊的風元素之力凝聚而成的,風夕不確定是不是風元素之原力,但是風夕看的出的是,神之沒有感受到那些極其細微的絲線!而且風夕非常確定的是那些絲線全都與神之相連,確切的說是連接到了神之腹部的傷口位置!風夕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現象,所以只能自己給它們取名了,畢竟自己對於神聖巨龍的神魂給與自己的恩賜還不能偶熟練的掌握和理解!

不過聽了風夕的話,七風倒是臉色變得不太好看,雖然他同月疏一起被那元素之衣包裹其中,但是透過那一層藍色的屏障,還是能夠看到七風略微有些扭曲的臉上露出的驚異神色!

神之雖然感受不到那些隱形絲線的存在,但是去明白了風夕的意思,「哪裡?」

「你的傷口!」風夕焦急的喊道。

神之一愣,接著大喝一聲,身上的元素之衣大亮,同是傷口處的元素之一變得比別的地方變得更亮了,非常的耀眼!

「晚了!破!」七風冷冷的說道,隨著七風的「破」字出口,那些所有的包裹著急速旋轉著的刀刃一般的風刃的光球一股腦的全朝著神之之前被七風的無常風切中的位置飛去,速度雖然不及無常風,但是也是非常的快了,神之臉色一變,騰空而起,朝著旁邊飛去,想要躲開那些光球。

但是那些光球全都像是長了眼睛一般,緊隨神之而去,朝著神之的傷口飛去,速度竟然不輸給現在的神之!

「沒用的,這個術我用不了幾次,這也是第一次用,我把魂力和風元素之力融合后做成了無數的絲線全都連接到了之前擊中你的風刃當中,而這些光球會引導著其中的風刃找到之前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你跑到哪裡他們就追到哪裡,你逃不掉了!」七風嘿嘿的笑道,不過聽聲音他也露出了些疲憊之色!

風夕眉頭微皺,果然不是普通的元素之力,這傢伙能夠使用魂力?雖然是最最簡單魂力應用,但是卻是有效的掩蓋了風元素之力,讓神之開始無法察覺,看來七風對於自己能夠察覺那些絲線表現出吃驚是非常應該的!這樣下去神之恐怕撐不住了!

風夕握著玄冰的手微微發力,「這邊!」朝著神之招手同時風夕開始把自己剛才提煉的所有的劍氣和戮天劍靈那邊過渡而來的劍氣全都輸送到了神言鎧甲的護心玉之中了,雖然這些劍氣不足以凝聚出完整的胸鎧,但是卻能夠出護住兩人的神焰!

不過神之卻是沒有朝著風夕飛去,而是雙手不停地朝外撥去,四散的風刃如從神之身上的元素之衣上剝下來的鱗片一般朝著那些風元素凝聚成的藍色光球飛去,一片片風刃猶如腐化的紙片撞上了是都一片,片片碎裂,那看起來那樣纖薄的光罩竟然如此的堅固,倒是讓神之多少有些吃驚,如果神之提前準備好的話,也許能夠破開那些光罩,但是現在,神之沒有那麼多時間來釋放那樣的術,只要她一停下來,那麼那些光就便會一擁而上,將她擊潰!

「這邊!」風夕第二次喊道才引起了神之的注意,神之知道風夕現在幫不上什麼忙,但是不明白風夕到底為什麼這麼喊!之前風夕展現出來抵擋元素之術能力的確是少見,不過神之早就知道了,風夕應該是比自己還脆現在。不過無奈之下,神之在圍繞著這煉魂殿飛了一圈之後還是朝著風夕的方向飛了過去!

神之剛一到了風夕的面前,分析身上瞬間就騰起了金燦燦的烈焰,同時棲身而上將神之包裹在了其中!這天傷風畢竟還是元素之術,「噗噗噗…」接連的光球撞上風夕的神焰之後一個個的最後還是消散了,雖然神焰被震的忽明忽暗,但是卻是讓七風大為的震驚,風夕的實力的確是了的,再七風看來,這個傢伙的確是有必要一會專門對待或者是殺了神之之後直接走掉,但是風夕現在絕對可以說得上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了,如果不是戮天劍靈的關係,自己恐怕已經直接倒地不起了。

!! 七風看著風夕,眼神略顯怪異,「你這個技能倒是挺有意思!不過這不太應該呀,你這樣隨意的擋下別人精心準備的攻擊有沒有考慮過別人的感受,再說了,這個傢伙不也是替那假扮水玲瓏的天族做了不少事哦,當初盜走海國聖物的人可就是她,為的就是引來海國人來追蹤海國聖物的同時也能夠找到你,因為海國人能夠追蹤黃鈺的位置,所以呢…」

「你說什麼?!」神之一愣,「當初我盜取海國聖物是為了我玄天帝國,想要再千年之約來臨之前將這筆帳嫁禍到獸人身上,為的就是引起海國對獸人的不滿,從而讓人族和海國能夠有機會再度聯合。」神之面色不善的說道,為了這個神之可是殺了不少人,其中就包括同樣是聖物守護者之一的滄海的姐姐!

「真是天真,被人利用的如此徹底都還不明白,獸人和海國的羅剎族早有來往多年,你以為你們這樣幼稚的行為能夠自保?不過是被人利用的工具罷了,你們這可愛的大祭司的真正目的不過是想要找到黃鈺的另外一部分罷了,為的還不是打開神魔之井的封印!」七風嗤笑著說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看來當初你的爺爺設下那樣的陰謀來幫你上位也是有原因的,很明顯以你的實力加智商怎麼可能是姐姐的對手,玄天帝國不亡真是奇怪了!」

「不要忘了,你也是玄天帝國的一份子,不管你怎樣偽裝,你到頭來還是人族,你這樣明知對方是天族還幫助他們奪取黃鈺你以為你自己高尚的到哪裡去嗎?」風夕冷冷說道,並且低聲在神之耳邊說道,「這傢伙恐怕不止是僅僅的控制那傀儡做靈媒那麼簡單,我總覺得他們之間還有什麼特殊的聯繫,畢竟如果是傀儡的話,他是怎麼控制那傀儡的,而且作為靈媒,他們之間應該有聯繫才可以的吧?」

風夕的話倒是點醒了神之,是啊,如果是靈媒,必須是和施術者有身體接觸才能夠借用靈媒來調動周圍的元素之力的啊,但是之前七風在施術的時候根本沒有碰到月疏,但是月疏照樣使用出了風元素之術,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哼,帝國?姐姐死的那天我就已經不再是你們玄天帝國的人了,我不屬於任何國家或者種族,任何想要滅了玄天帝國的種族都會是我的盟友,說不定獸人攻打玄天帝都的時候我也會出上一份力氣呢!」說著七風咯咯的笑了起來,「不過現在天族的計劃你們都知道了,我也不能放過你們呀,怒靈風!」說著七風一下子和月疏拉開了距離,本來包裹著兩人的元素之衣迅速的拉開,但是確實依舊連接在一起,在兩人之間一個蒼藍色的影子迅速的膨脹,最後幾乎形成了一隻有翼風虎,正是陸吾的原形!如果不是七風提前的說出了自己術的名字,這傢伙恐怕會被誤認成虎魄之影,但是顯然這不過是七風的一術!

「哼,小兒科!」神之看著那風虎剛一形成,七風的靈力瞬間下降了一大截,這代表七風開始要撐不住了,按照七風的說法,這傢伙應該會有七道風,但是現在才用到第三道他就這樣了,看來這孩子的修為還是沒有自己想象中那麼強,這樣的用風元素之力凝聚出陸吾的原形對於次神一級的風元素術士來說的話並不難。但是神之現在也在估算雙方靈力的耗損,顯然七風要比自己耗損的厲害,不過神之知道七風的靈力儲量應該要比自己多。

「小心,這不是普通的術,這是…」風夕還沒有說完,那隻風虎已經朝著兩人沖了過來。

神之雙手之間猛地拉出一條長長的風線筆直的刺向那風虎,只不過那風虎邊飛身形卻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老虎的外貌漸漸的掩去,露出了其真正的面目,那是一條龍!

「風靈!」風夕和神之同時驚呼,「這怎麼可能?」正常來說次神二級的元素術士都能夠召喚其相應元素的元素之靈,但是通過特殊能力暫時達到了次神二級的人是不能夠召喚的,七風的真實實力應該是次神一級,但是因為月疏的身體是捕風者的原因,他也相應的能夠像神之一樣應用捕風者的能力,但是也不過是短時間內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到次神二級的等級,這樣的借來的力量是沒有召喚元素之靈的能力的!

「你不要插手!」神之冷冷的說道,雙手在空中幽幽的畫著詭異的符號,風夕看不太懂,或者說風夕根本沒有時間看,這風靈和普通的元素之力不同的是,它按照命令行事,不像是術,更像是一個靈獸,一個威力無比的能夠使用元素之力的靈獸!

風夕苦笑,自己想要出手那也得有能力出手,剛才為了幫神之擋下攻擊,自己已經將積攢了那麼就的劍氣一口氣全用了,現在就算是hi想幫忙的話也是有些困難了,而且在知道了戮天劍靈是由神聖巨龍的神魂所化的時候,風夕就再也不敢多用戮天劍靈的力量了,雖然袁哲這位自成是創世大神的傢伙給自己的印象是越來越不好,但是神聖巨龍到底扮演的是什麼角色自己也不好判斷,畢竟不管誰的記憶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都認為自己是站在正義的一方,就連叛國之徒在發動政變之前都要先搞個什麼特殊的儀式,又是天降祥瑞,又是自己夢見自己是天之化身什麼的,總是要給自己的作惡按上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罷了,不過風夕倒是好不介意的去學習神聖巨龍的知識!

終於那風靈沖至了神之的面前,瞬間那風靈一分為五,將神之和風夕全都圍在了其中!「吼!」五聲暴怒的龍吼響徹整個大殿,神之雙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詞。看著神之安然自若的樣子,風夕都有些發慌,不是在乎神之,而是現在自己也在這五條風龍的攻擊範圍之內,而且自己現在是不可能再召喚出神焰來保護他們兩人的!

「砰!」五條風龍同時朝著神之和風夕開始無休止的釋放風刃,強度大概接近次神級,雖然不強,但是數量卻是多的嚇人,風夕只覺得自己瞬間被藍光包圍在了其中,這可是比之前滄海用的真術風神亂舞不知強了多少倍,在這五條龍所控制的狹小空間內幾乎容不下其他的元素之力,整個空間內全都是肆虐的風刃,風夕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密集的風元素之力!而且風夕也是驚奇的發現這五條風龍相互之間形成了一面面的風牆竟然將這裡格局出來,一個完全有風元素之力構成的結界!難怪神之沒有逃,以為如果逃走的話恐怕會被這些肆虐的風刃撕成碎片!

不過這些風刃並沒有傷到神之和風夕分毫,因為再風夕和神之之外,一層藍色的帶有各種詭異符文的罩子,而神之的一隻手正緊緊的按在自己的護心玉之上!風夕不明白了,這神之什麼時候有了這樣強力的技能!「你怎麼…」

「果然如此,之前擋下七風的攻擊用的是這個,神言鎧甲的護心玉!」神之沉聲說道。

「是,可是你是怎麼…」風夕能夠感受到自己胸口的護心玉中的風元素之力在涌動,低頭看去,在自己胸口的護心玉已經從他一貫的淡黃色變成了蒼藍色!


「這不僅僅是護心玉,這還是一塊七元素靈石,我把它轉化成了風之靈石,這麼大的風靈石的作用你不會理解的!」

「你從龍族偷學來的術!」風夕突然意識到了這件事,「可是這種術需要消耗大量的靈力,而且…」風夕明白了,話還沒有說我完他就知道了神之是怎麼做到的,自己在剛才擋下七風的天傷風的時候神之就發現了自己身上的秘密,而且從那個時候開始神之就開始惦記自己的護心玉了。護心玉是七元素靈石,能夠根據外接屬性來隨意的切換自身的元素屬性讓自己變成任何一種靈石,而靈石的最大作用就是能夠凝聚和儲存靈力,所以靈石一般都是用在大型的陣法當中作為靈力節點使用,同時靈石還能夠配合陣法把許多術士的力量連接到一起,這種聯合非常的強力,兩個高級術士通過聯合的話發出的術甚至能夠媲美次神一級的術士的術。

「你怎麼知道!?」神之差異的看著風夕,風夕是劍士,在神之看來,他本不應該知道自己怎麼做的,而且自己的這個術的確是從龍族那裡偷學來的,而且是在那晚去龍族神殿帶著海國聖物想要把滄海等人引到獸人族的夜晚,雖然她看不懂龍語之術的符文,但是她能夠看懂手勢,她準確的把那晚龍玉的手勢全都記在了心裡,並且借用自己捕風者的實力記下了龍玉在使用這個術的時候的風元素之力的流動,之前自己試過幾次,在自己靈力無消耗的情況下,自己只能夠使用兩次這個術自己的靈力就會枯竭,但是在剛才發現了這塊七元素靈石的時候,神之就決定要用這個術了。

「這樣我們維持不了多久,護心玉中的靈力也是有限的,收集靈力的速度絕對趕不上你消耗的速度!」風夕沒有回答神之的話,而是直接提醒道。

「是,但是這孩子應該比我們更加等不及了,這五條龍不是風靈,而是…」說著神之突然怒吼一聲,彷彿是抓住了什麼機會似的,那本來罩著自己和風夕的光球猛地膨脹爆了開來,那五條龍就那麼被神之給輕鬆的擊碎了。

風夕倒抽一口涼氣,這神之發飆起來還真是厲害,這五條龍雖然甚至說不是風靈,但是自己卻能夠感覺到他們和元素之靈的力量非常的接近!而神之竟然能夠一下子擊潰五條!不過不用神之說風夕也知道這些不是元素之靈,因為召喚不過只能召喚一隻,而同時召喚五隻恐怕就是次神三級的元素術士也絕對不可能做到!

「不用這樣看著我,是因為我感覺到那孩子奎快要撐不住了,所以在他準備解開他的術的時候進行了反擊,相當於在別人後退的時候推了一把而已!」神之說著,手從那風夕的護心玉上挪了開來,同時身體化成一道紅影朝著七風飛去,速度極快!神之不想讓七風再繼續攻擊下去了,七風的風顯然一道比一道強,雖然照目前的七風靈力儲備來說,他最多不過再使用兩道,但是神之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接得住,她必須先發制人了。

神之幾乎是一瞬間就出現在了七風的面前,沒有半點猶豫,身上的元素之衣之上出現了無數的漩渦一樣的風刃全都朝著七風飛去,同時自己手中也是出現了一桿風神戟,朝著七風劈去!

但是神之的攻擊還沒有攻擊到七風,七風的身體就離奇的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只留下月疏的身體剛才七風懸停的位置的下方!

「神隱風!」七風的聲音在空中傳來,聲音飄忽不定,彷彿來自四面八方,這對於捕風者來說非常的輕鬆,只要嘴邊震動空氣中的風元素之力就能夠讓對方找不到發聲源在哪裡!

神之找不到風夕不代表她就不知道怎麼攻擊了,揮舞著周中的風神戟朝著月疏劈去!顯然七風有些撐不住了,自己的靈力也是消耗的非常多了,他不想再這樣正面的丟大型的元素之術了,這太耗費靈力,而且也不容易有收穫主要是對神之的能力並沒有非常透徹的了解。

月疏雙手之中同時凝聚出了兩把風刀,迎上了神之的風神戟!神之心下安心了許多,七風沒有多餘的靈力來凝聚風神戟了,神之通過這個判斷,這孩子應該在準備下一個術!甚至加快了自己手上的攻擊速度,逼的月疏不停的朝後退去!

「結束了,征靈大人,接下來這個術你是絕對躲不過也接不住的,這個術就作為了解吧,雖然這個術我和姐姐從來還沒有用過,但是七風也有些期待它的效果到底如何呢!」七風的話彷彿就在神之的耳邊說的一般,但是神之乾脆直接閉上了眼睛,手中的風神戟舞的虎虎生風,猶如閃電一般的朝著月疏逼去。不過神之心中卻是在暗暗心驚,七風再凝聚風元素之力,但是自己卻感受不到他的位置,他用風元素之衣隱藏了自己的行蹤,但是卻並不能夠抹掉自己的靈力波動,可是神之驚異的發現這傢伙的靈力波動好像也被隱藏了,這樣的話,自己就很難預測他施術的時機了。他要釋放強大的術必定需要相當多的靈力,可是自己感受不到靈力這讓神之非常的差異,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連力量都可以隱藏的。

「是嗎!還沒到最後就妄下斷言不太好吧!」神之閉眼說道。

「是嗎,你連我在哪裡都找不到還想要躲開我的攻擊嗎?閉上眼睛想要感受靈力波動嗎?是不是很失望呢?我和姐姐的配合可是天衣無縫呢!」七風嘿嘿笑著說道。

「哦?你就在這裡!」神之突然大吼一聲,風神戟猛地震碎了月疏的雙刀,同時自己的左手猛地探出,受傷出現了一把蒼藍色的頭套一樣的東西,神之的手刀瞬間刺入了月疏的胸口,緊接著繼續往裡深入,貫穿了月疏的身體,再月疏的背後,神之的手上竟然染上了血,那血非常的突兀的字虛空中流了出來,是七風的血!

神之推著月疏急速的朝後飛去,一直撞上了那大殿中的巨大石柱才停了下來,石柱上的一圈油燈被撞的一陣搖曳!

「你怎麼知道…」七風緩緩地現出了自己的身體,原來他一直都趴在月疏的背後。

「很簡單,這煉魂殿中本來除了我之外還應該有兩個元素能量體,一個是月疏,還有一個是你,現在只剩下一個,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你們兩個能量體重合了!」神之冷笑著碩大,自己的三根手指已經插入了七風的胸口,神之能夠感覺的到,雖然沒能殺掉七風,但是卻重傷了他,這是開戰以來神之第一次真正的傷到七風!

「還是小瞧了你呢,不過你還是得輸!」

「你沒有機會了!」神之說著,手猛地再度往前探去,孩子的脊柱很細,神之一把就抓住了這孩子的脊柱,不過當神之想要將這脊柱折斷的時候,她的表情一下僵住了,從之前開始神之就一直覺得有所疑惑,現在她的疑惑更濃了。

「發現了嗎?」七風笑著說道,「其實我也是一具屍體哦!絕命七月風!」以神之為中心,一個風柱突然的形成,急速旋轉的風柱上線連通了煉魂殿的地板和穹頂,而神之則被這封住吸了進去,包裹其中!

風夕剛才還因為得知了七風是一具屍體這個現實中沒有緩過神來,突然出現了這巨大的風柱更是讓風夕有些不知所錯,但是這風怎麼看都像是一個捕捉性的風,只不過是困住了神之而已,但是想要殺掉神之,這風恐怕還不太夠強度!

「神斷·風神戟!」七風說著,月疏的手中出現了一桿風神戟,那風神戟緩緩地刺向了那旋轉風柱的中心,裡面正是神之的位置!

這風柱帶著神之在急速的旋轉,而這風神戟一旦碰到神之,恐怕神之會立刻被切成兩段吧!風夕急了,自己這段時間提煉和從戮天劍靈那邊過度來的劍靈還不夠再一次凝聚出神焰的,這樣下去不僅神之死定了,自己也是死定了啊!

!! 呼嘯如龍捲風一樣的風柱將神之牢牢的困在其中,而月疏手中的那桿風神戟緩緩地插入了風柱當中,這場戰鬥馬上就要終結了,風夕想不出能有什麼樣的意外發生了,月疏贏了!

「結束了!」七風的聲音響起,同時那桿風神戟猛的刺入了風柱之中,「砰!」的一聲,那風柱之中傳來了一聲輕微的爆炸聲之後,便沒有了聲響!

風夕一愣,七風更是一愣,沒有人比他更清楚風神戟在風柱之中的遭遇了,沒有半點切入皮肉和骨骼的感覺,而且在風神戟刺入那風柱的剎那,七風就感覺到了那風柱當中的神之彷彿一瞬間消失了一般!

「是啊,結束了!」神之的聲音突然從七風的背後傳來,一個不起眼的火球朝著七風飛了過去,雖然速度並不快,但是那火球已經接觸到了七風的風元素之衣。這風元素之衣雖然能夠抵擋一部分攻擊,同時又能夠提高捕風者的實力和施法速度但是它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極其怕火,因為那是用高密度的風元素之力凝聚而成的,一旦遇到火那可是比引爆一桿風神戟的威力要大的多!

火?哪裡來的火?風夕這才反應過來,其實之前神之凝聚出元素之衣的時候風夕就怕七風用火,不過七風到時遵守約定自始至終沒有使用其他的元素之力!

一盞燈,風夕看清楚了,神之不知何時把一盞燈擲向了風夕!在那燈碰到七風的元素之衣的剎那,神之已經急速的朝後飛去,但是還是被那隨後而來的爆炸震的撞在了牆壁之上,不過很快就沒有牆壁了,風夕頓時感覺到一股極高的熱浪伴隨著強烈的衝擊力將自己掀飛了出去,緊接著整個白塔開始震蕩了起來,這巨大的衝擊波竟然劍通天白的半圈牆壁完全的震碎了,風夕掙扎著站了起來,抬頭望去整個穹頂已經往一側傾斜了開來,風夕迅速的將神之拉了開來。通天白塔從中間煉魂殿的位置倒了下去,轟然巨響震動了整個玄天帝國,乃至北方屯兵幾十里以外的獸人都感受到了通天白塔倒下去引發的震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