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神天命目睹了神族的二個將軍,慘死在誅仙劍陣之下,他憤怒到極點道:「龍驕陽,你會為今天的決定後悔。你一個人絕對無法承受得了三大主宰種族的怒火!」

「你們可以威脅我的,無非是天冥一族之人的性命。你去帶話的時候,也要將我的話帶給三大種族的族長。你們怒火很盛,我的怒火一樣很盛。我承受不了你們的怒火,你們一樣承受不了我的怒火。天冥一族的人才死一個,我就殺十個三大種族的天才來陪葬!」龍驕陽殺氣騰騰,凶威滔天!

神天命的心一顫,龍驕陽真是太可怕,他要這樣做,三大主宰種族在外的天才,都將受到威脅。

龍驕陽看著神天命,冷然道:「我知道三大種族中,肯定有天仙境的存在。但是天冥一族一樣有天仙存在。」

神天命錯愕,羅剎族長,羅天將軍等天冥一族的人也都錯愕。

天冥一族有天仙境修者?這不是開玩笑么?如果天冥一族有天仙境修者,豈會弱成這樣?豈會看著自己種族的人,被屠殺而不出來?

羅剎族長,羅天將軍等人則不由在心中喃問:「我們種族有天仙強者,我們自己怎麼都不知道?」

龍驕陽的身上死氣狂涌,天冥一族的祖山一陣震動,一個接著一個的十二翼肉翼的天冥祖王級存在,從天冥祖山下飛出來,最後有十二個天冥祖王級的存在,站立在了龍驕陽的身邊。

「天冥祖王……參拜祖王……」天冥一族的人,熱血沸騰的跪拜。

神天命的頭皮一陣發麻,他知曉這並非真正的天冥祖王回歸,而是龍驕陽是一個真正讓人驚悚的黑暗祭祀!

龍驕陽笑眯眯的指了下鬼野王的屍體,笑道:「鬼野王,還不歸位?」


鬼野王死去的肉身,一下子站立起來,重新散發出仙威,飛落到龍驕陽的身後站定,如一個虔誠的護法一樣。

這一下眾人都反應了過來,龍驕陽是動用了黑暗祭祀之術,復甦了早已經死去了無盡歲月的天冥祖王們!

「神天命道友,你還不去替我傳話,是想要留下來與冥無神作伴么?」龍驕陽冷眼看著虛空中的神天命道。

神天命的是一句狠話都無法說了,龍驕陽的黑暗祭祀之術太可怕,三大主宰種族,想要抹殺龍驕陽,想要強勢攻伐天冥一族,已經變得異常艱難。

「龍驕陽道友,請你務必保證三大種族聯軍的安全,你的話語……我肯定會帶到。」神天命感覺異常苦澀的說道。

「嘿嘿,記得要一字不落的傳話。」龍驕陽笑道。

神天命帶著諸天萬界的異象,瞬間破空離去。這件事情他必須要馬上傳給神族族長,以及鬼族與冥族的族長。因為龍驕陽真是太可怕,而這一戰的失利一旦被傳開,對三大主宰種族的影響會極為惡劣。

羅剎族長,在神天命離開后,將羅山扶在一旁坐下,他自己則跪在龍驕陽的面前,叩頭道:「龍驕陽道友,老朽多謝你的大恩大德!」

龍驕陽將羅剎族長強行拉起來,責怪道:「你跪我幹什麼?沒有我的話,你們天冥一族也不會遭遇這一場大難。」

「不,龍驕陽道友,就算沒有你的出現。這樣的事情也遲早會發生,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族手中只要有冥神草的一天,就難以安寧。」羅剎族長嘆聲道。

「你們不一定就安全了,三大主宰種族的底蘊驚人,我可能真會帶著天冥一族走向滅亡。」龍驕陽故意恐嚇的道。

羅山恢復了一些元氣,他坐在地上,挺直腰桿道:「我願意隨師傅戰死!」

龍驕陽蹲下身,將手按在羅山的肩膀上,以正魔雙修的力量去幫助羅山恢復。

「師傅,你不要替我療傷,消耗靈力了。我可以自己好起來的。」羅山臉色慘白道。

「不,為師要你快點好起來,而後去好好修鍊。你的心智與勇氣,為師非常欣賞,天冥一族的未來,需要你來支撐。所以你得更快的成長起來!」龍驕陽勉勵道。

「可是我沒有能救下狄空。」羅山非常傷心道。 印度小隊的兩個征服者渾身氤氳霧氣,進入了爆種狀態,其中一位擁有心電痛擊能力,一雙眼睛逡巡戰場,凡是被他視線注目到的倖存者立刻感覺一陣心悸,十幾毫安的電流在體表流竄,電的身體發麻,幾乎失去控制權,而且各種虛幻的惡魔身影漂浮在身前,嘶叫著要吞噬靈魂。

另一人則是張口,朝著天空吐出一顆藍色拳頭大小的圓球,猶若旋轉木馬一樣轉動的同時,一道接著一道的彎月形風刃飈射而出,瞬間就達到了上百道,彷彿機槍掃射。

轟轟轟,這些風刃長達半米,在陽光閃爍著半透明的光澤,射在地表上,因為超快的速度,撞出了一團團的煙塵和坑窪痕迹。

唐崢挨了兩道風刃,不痛不癢,新人們就沒那麼好運了,被風刃割破防護衣,切出了一條條的傷口,嚇的他們慌忙朝兩旁的建築物躲閃。

這是一個彪悍的範圍群殺能力,雖然單體風刃傷害不高,但是超過的數量足以彌補這一切,只是眨眼間,半徑五十米的範圍內就被風刃暴雨籠罩,到處都是翻飛的塵土。

蟒蛇撲之,唐崢揮舞機械右臂,一拳杵進它的嘴巴中,迅速轟出陽電子炮,一道光束瞬間貫穿了它的身軀,將之撕裂,到處都是亂濺的肉塊和鮮血。

印度團長一看唐崢是領隊,就知道他實力絕對很強,並給予了足夠的重視和警惕,所以蟒蛇掛掉早在預料之內,沒有心疼,而是按照套路發動攻擊。


右手大馬士革彎刀劈砍唐崢頭顱,左手迅速拔出腿部槍套中的強能粒子手槍對準他的腦袋,扣下扳機。

一道拇指粗的紅色粒子光束立刻射向唐崢胸口。

看著印度隊長瞬間爆發出的超強戰鬥力,唐崢沒有留手,兩把月刃發動,從腰帶上飛出,切向他的手臂和大腿,右手的雪代丸也砍向他的脖子,左右已經抓出了一把兔子炸彈,朝他臉上砸出。

滋,粒子光束打在唐崢胸口,燒出了一團焦黑和黑煙,不過並沒有傷及皮膚。

看到這一幕,印度隊長大驚,這把手槍可是S級道具,破S級以下防禦猶如切紙,他知道征服者們肯定會對頭部重點防禦,所以乾脆射擊心臟,畢竟他們會因為穿著S級別的防護衣而大意,被粒子光束槍重創。

靠著粒子光束槍,印度隊長宰了不少征服者,可是今天卻失算了。

「難道是SS級?」這個念頭剛鑽進印度隊長的腦海,兩把月刃就先後射至,轟轟兩下撞在護盾上,震的它搖搖欲墜,接著雪代丸斬下,彷彿沸水澆在了白雪上,護盾瞬間碎成了殘片散落。

「不可能,我的護盾可是S級,能撐住S級道具的轟擊。」躲過了兔子炸彈的印度隊長看著兩把月刃,還有雪亮刀鋒的雪代丸,心裡不可遏止的竄起了一股寒氣,這傢伙的裝備太豪華了,無論是攢夠點數買的還是搶奪的戰利品,那都能證明他實力異常強悍。

雪代丸斬空,印度隊長畢竟是活了十幾輪的征服者,沒那麼好殺,正想著召回武將,卯足全力將之轟殺,一大片氤氳著金色光芒的白雲從西面飄來,沒有任何言語,直接降下了上百道的雷霆電柱,轟在混戰的人群中。

雙方十幾個新人被波及,立刻口吐白沫,栽倒在地。

「再不住手,將全部殺死!」一道威嚴的聲音響徹在天空,翻滾的白雲停下,顯出了包裹在其中的蓮花台,一位不怒自威的菩薩坐在上面,在他身後,是十幾位身穿法衣的弟子,正雙手合十,口宣佛號。

這陣勢可比不動明王強大多了,吃過虧的中州戰錘對趕緊住手,退出戰圈,印度人想趁火打劫,追了上去。

「哼!」菩薩臉色不渝,手指一點,雷霆便再次降下,將他們籠罩。

噼噼啪啪聲中,印度木馬小隊躺倒一半,雖然沒死,但是都口吐酸水,難受至極,尤其是那個會瞬移的女人,原本想乘著撤退時的混亂殺幾個人,撈點點數,沒想到被雷電擊中,頓時跪向長街。

這一手立即鎮住了兩隻小隊,相隔五十米,看著蓮花台上的菩薩。

「可曾見到東土來的四個僧人?」菩薩極目遠眺,便看到了天竺寺的殘骸,臉色更加難看了。

「沒有。」唐崢搖頭,誰敢保證這位不是妖怪?那種變化多端的能力實在太膩歪人了,還是科技類的遊戲場景好呀。

印度小隊中顯然有人信佛,看到菩薩的剎那,立刻跪了下去,不等隊長說話,已經如實稟告。

「我們正在為了追回唐僧師徒四人偷走的真經,追殺他們。」

「不錯,繼續努力吧,不過按照你們的實力,殺不了那個妖猴。」菩薩手指一點,兩個金箍飄了下來,飛到了唐崢和印度隊長身前,「想辦法讓妖猴帶上這個,它就不會在是你們的對手。」

「謝菩薩恩典!」印度隊長很開心,跪下,心懷虔誠的叩頭。

唐崢不想去拿金箍,誰知道上面有沒有追蹤法陣,再說通關條件是取回真經,可沒說給菩薩。

「大慈大悲的菩薩!」沒死掉的老於頭虔誠的叩頭,一臉激動又忐忑的詢問,「小民還能活多少年?」

「三年陽壽。」

老於頭的臉色唰的一下慘白了,接著趕緊五體投地趴下,「請菩薩指點迷津。」

「取回真經,便是大功德,我賜你百年陽壽。」菩薩說完,不理會興奮道謝的於老頭,盯向了唐崢,「怎麼?你有什麼不滿嗎?」

「沒有!」唐崢抓住了金箍,收在懷裡,朝著菩薩鞠躬。

「拿著這片葉子,你們就能找到妖猴,我現在送你們一程,三天後,如果拿不到真經,你們也沒必要活著了。」菩薩根本不給眾人分辨的機會,一揮手,白色的雲彩便涌了下來,裹住了眾人。

倖存者們只覺得眼前一白,再次恢復視野,便出現在一條喧囂的公路上,那些市民看著全副武裝的兩支小隊,並沒有驚慌失措。

「夜店中會在午夜12點,打開通往女兒國的傳送門,你們到時候進入即可,切記,再找到真經前,禁止內訌,不然我會首先將你們殺死。」菩薩的聲音如雷霆滾滾,盤桓在耳邊,響了足足五遍,才消失。

「中國人?」印度隊長冷哼了一聲,掃視著唐崢身後的隊員,隨即發現自己這邊死了七個人,人人挂彩,臉色難看的要命。

「必須的!」陸梵擠了過來,拉住了唐崢的手,她還從來沒去過夜店呢,看著穿著時尚的男女不斷走進去,很好奇。

「你們一個也別想活著回去,咱們走。」撂下狠話后,印度小隊進入了夜店。

「咱們也進去嗎?」於曼麗皺著眉頭,道,「那個菩薩的警告是不是真的?」

「寧可信其有吧,我猜他們也不敢動手。」澹臺打量著周邊的環境,提議道,「進去要個包間休息吧,一直戰鬥,太累了,再說萬一錯過了傳送門,咱們也去不了女兒國。」

唐崢取出指南車,小人的手臂同樣指著夜店,沒辦法,一群人推開玻璃門進入,走過了一段台階,一股嘈雜的聲浪和熱氣立刻撲面而來,酒精味、汗味還有女人身上的脂粉味也開始飄散。

舞池中,幾百個男女正在隨著勁爆的音樂瘋狂的扭動身體,高中生看到一個穿著熱褲和弔帶背心的印度女人最是眨眼,身旁圍著一圈男人,不時地在她屁股和胸部上摸一把揩油,她也不在乎,反而扭的更帶勁兒了。

上了三樓,進入一個大包間,要了一些食物和酒水后,關上房門,立刻隔絕了外面的聲音,眾人這才覺得安全了下來,接著各自尋找座位,放鬆休息。

沒人有唱歌的心情,除了高中生,這小子大概是剛才殺戮中分泌的腎上腺素太多了,還沒消耗完,又去打開了卡拉OK,挑了一首英文歌,絲毫不在乎別人要休息,抓起麥克風就準備高歌一曲。

「喂,別打擾別人,要想唱,去別的包間。」楚百川正給老婆擦汗,看到梅爵野要饒人清凈,立刻惱了。

「沒錢。」高中生回答的很乾脆,而且似乎沒有停下的想法,跟著歌曲前湊,開始點頭。

「你聽不懂人話?」楚百川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去,抓起了茶几上的一聽啤酒,只要這小子敢唱,他就敢砸。

「她不是說殺隊友要扣一千點嗎?你敢動手?」高中生指了指龐美琴,很不屑地白了楚百川一眼,不過手中卻是握緊了霰彈槍,「哼,有個大肚子老婆累贅還囂張,我就不怕你沒顧忌。」

「喂,注意你的態度。」龐美琴惱了,這個瘋子新人太囂張了。

「哈,那我道歉。」梅爵野語氣輕佻,絲毫沒有道歉的意思。


「欠揍。」隨著楚百川的話音,一聽罐頭咻的一下擦著高中生的腦袋擦了過去,帶的他的劉海都飄了起來,後者也怒了,槍口抬了起來,手指一緊,就要扣下扳機,他是真的想殺了這兩個人,他覺得憑自己的實力,賺二千點數根本就是小意思。 「這不是你的錯。狄空如果敢於召喚祖先之力,他無需逃走,可以與你一樣與地仙一戰,可惜他沒有勇氣如此做,所以才會慘死。」龍驕陽搖頭安慰道。

羅剎族長拍了拍羅山的肩膀道:「狄空,在逃跑的時候,都驚恐的忘記了自己修出了肉翼,可以飛翔逃走。所以說,無論面對任何敵人之時,一定要冷靜對敵,不可被恐懼壓倒。」

「羅山謹記師傅與族長的教誨。」羅山點頭道。

「羅剎族長,你讓人送羅山回去休息,他消耗過度,需要靜養一些時日,才能繼續修鍊。」龍驕陽說道。

羅剎族長點頭,將羅晉長老召來,讓他帶羅山去休息,並且來負責保護羅山的安危。隨後羅剎族長命令另外一個將軍,帶領軍士將羅小劍,狄空等人屍體收集在一起,準備集體安葬。

羅剎族長的目光,隨後落在了差點讓三個修出天冥祖王肉翼的少年全部死去的羅傑身上。

羅傑痛哭流涕道:「族長,我只是想要阻止他們殺戮我族好不容易積累起來的軍士……我真的不知道,羅山他們修出了天冥祖王的肉翼……我是一個罪人……請族長賜死我。」

「賜死他,賜死他,賜死他……」

「賜死他,賜死他,賜死他……」

「賜死他,賜死他,賜死他……」

無數天冥一族的人,此時都高聲呼喊起來,要求賜死羅傑。

羅傑面如死灰的跪下地上,內心已經崩潰!

羅剎族長看向了龍驕陽,想要詢問龍驕陽的意見。

「這是天冥一族內部的事情,你自己處理就好,無需詢問我的意見。」龍驕陽對羅剎族長如此說之後,一個閃身出現在了冥無神的身前。

冥無神驚懼的背靠在地上,雙腳蹬地的向後退,此時在他眼中,龍驕陽就是真正的惡魔。

「你怕什麼呢?我都說了,不會再弒殺地仙。」龍驕陽露出了和藹的笑容。

冥無神見到龍驕陽的這種微笑,很崩潰的尖叫道:「龍驕陽,你給我一個痛快的吧!」

「呵呵呵,痛快的?我先前要給你痛快的,可是你說我弒殺地仙破壞冥界的規矩。現在你想要我給你痛快的?這顯然不可能了。」龍驕陽哈哈笑道。

冥無神驚慌失措的問道:「龍驕陽,你到底給我吃了什麼丹藥……這種丹藥有沒有解藥……我的修為是徹底廢掉了么?」

「這既然是控制人的丹藥,自然是有解藥的。至於你的修為,不會有任何的損傷,所以你大可不必心慌害怕。以後,只要你替我打下幾座城池,我可以考慮給你永久性的解藥。」龍驕陽俯身看著冥無神,笑容非常和藹的說道。

冥無神震怒道:「你休想控制我,讓我做你的奴僕!」

龍驕陽搖了搖手指,搖頭道:「不是奴僕,是戰將!」

「性質都一樣!但是你的險惡用心,是不可能完成的。冥族的族長冥天狂,肯定會來用靈物換我回去的。」冥無神冷聲道。

龍驕陽聳肩道:「你是一個地仙,冥族的人自然會贖你回去。可是當他們發生,你體內的封印只有我可以解之後,怕是不會將一個廢物繼續供奉著吧?」

「你……你要怎樣,才會給我解藥?」冥無神氣怒之極的問。

龍驕陽看了冥無神二眼,笑道:「除非你做我的戰將,要不然你永遠得不到解藥。」

「你……你才是真正的惡魔……你去哪裡……你給我回來……」冥無神崩潰低吼。

龍驕陽此時已經飛臨到了誅仙劍陣之上,他看著被俘虜的九萬多名軍士,冷聲道:「這種丹藥,是有解藥的,你們無需擔心修為受損。你們現在得暫時聽我的命令,等你們替我打下三場勝仗,我會給解藥到你們,讓你們恢復自由。」

頓了頓,龍驕陽和藹笑道:「當然,如果你們種族的人來贖回你們,我會給解藥到你們,解除這種丹藥對你們的封印,放你們離開。沒有吃丹藥的人,也不要輕舉妄動,誅仙劍陣會時刻守護此地。如果不是我開啟陣法,放你們離開,任何人擅自行動的話,都會觸發誅仙劍陣,而後誅仙劍陣發出的劍氣會殺掉你身旁的區域內的所有人。」

誅仙劍陣下的俘虜們,這一下無不驚悚起來。一些有心思想要逃走的人,現在都被身邊的人給包圍,他們可不想被牽連而死。

龍驕陽重新飛落回到羅剎長老身邊之時,羅剎族長已經斬殺了羅傑,以儆效尤。

「龍驕陽道友,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羅剎族長問道。

「掩埋遇難人的屍體,等待三大主宰種族的人來換俘虜。而後,你派人去祭祀的水域,給我將河神巨鱷找來。」龍驕陽一臉冷色道。

羅剎族長點了點,小聲替河神巨鱷求情道:「河神還是替我們阻攔了三大主宰種族聯軍幾天時間的,它並非一開始就跑了。」

「逃就是逃!它逃了,就得受罰!」龍驕陽冷漠道。

羅剎族長不敢再求情,他只能派遣人去河神所在的河流,去傳話。

接下來的三天之中,天冥一族的人故意將這裡發生的大戰傳了出去。一瞬間整個冥界震動,竟有人敢挑戰三大主宰種族的尊嚴,而且這個挑戰三大主宰種族尊嚴的是很弱小的天冥一族。

天冥一族的天冥祖王傳承再現的消息與龍驕陽斬殺鬼族地仙,生擒冥族地仙的事情,在快速被傳開。

人族,魔族,狼人族,翼人族等攻伐過天冥一族的六大聯軍,如今是人心惶惶。因為此時,他們才發現龍驕陽真的是太恐怖。

龍驕陽如果真得來到種族之內,要『參觀』一下他們種族的不死靈物,那該怎麼辦?

六大種族的族長,都已經震怒的處理了,當初讓他們發兵爭奪冥神草的長老們。

而後當日各族的領軍將軍,全部被扣押起來,被貶為罪人,據說是要押送到天冥一族,向天冥一族的人賠禮道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