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神族長老殿。

一群老頭子圍著一個超大水晶球,水晶球清晰的顯示出整個天域大陸的地圖。

如果凌祁雪在的話,肯定就驚到眼球,這簡直就是古代版的GPRS嘛!

地圖中顯示,一個光點從魔族城堡出發,慢慢的往神殿方向移動過來。


老頭子們知道,那是東方翎天,這個就是他靈魂印記的監控水晶,能隨時隨地監控到東方翎天所在的位置,至於身邊有什麼人,有多少人就不得而知了。

東方金上次被砍斷雙腳后,實力就降級了很多。

在神族煉丹師的幫助下,他吃下了能夠肢體再生的丹藥,一雙腳總算重新長出來了。

然而肢體再生的丹藥最多只能吃三次,若是身體其他部位再失去,他還有兩次機會,若是再失去點什麼,他就還想吃下肢體再生的丹藥,就要承擔風險了,說不定能給他長出點什麼怪物的東西來。

「金長老,你們東方翎天怎麼消失了?」

一個長老驚惶的指著水晶球,光點消失的方向。

「不會是鑽入土中了吧!」立即有人猜測到了。

「怎麼可能,靈魂印記很特別,就算是鑽入土中,也不會憑空消失的!除非是他身上的靈魂印記被解除了!」有人反對道。

「你們別忘記了,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進入了另一個次元的空間,我們的靈魂印記只能追蹤他在落天大陸和天域大陸的蹤跡,其他地方是沒法追蹤到的!」

東方金那雙精明的眼睛閃過一抹精光,看來凌祁雪身上的寶貝真的很多,若是能奪過來,那他以後何愁在神族無法立足…… 648

他可沒有忘記上次打鬥中,他和幾位長老就是輸在她層出不窮的寶貝上。

年紀一大把的長老們嘰嘰喳喳,東方金充耳不聞,現在,因為他的等級掉了下來,為首的長老已經不是他,而是叫做東方流的幻靈二十五級長老。

他也不需要站到首位去說點什麼,只要在這裡聽著就好。

忘記當初為何要堅持控制東方翎天的初衷,現在他想報仇,一定要報仇,若非東方翎天和凌祁雪,他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種地步。

狠狠的望著光點消失的地點,東方金垂下眼眸,這些長老有很多是新晉的,到時他一樣可以利用自己的頭腦讓他們去做一些事情。

東方翎天!凌祁雪!你們身上的寶貝遲早是我的!

……

魔族城堡,紫玉沮喪的回來,走到一半,她的金色大鵬鳥飛不動了,最後還落到地上休息,查看一番才知道,她的金色大鵬鳥生病了。

昀暉有意為之也好,還是金色大鵬鳥本身就有的問題,她也顧不上了,只想回來跟魔王后商量。

回來再換坐騎是肯定追不上去了,若是不去,於心難安。

魔王后閱歷足,比她想得開,安慰道,「這是孩子的命,也是他們的命,命中注定有這一劫,躲不過去,那就讓他們自己直面面對!不過紫玉你還是要跟過去,帶上一千我們凌家軍,在外面給他們接應也好!」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他們養著凌家俊不就是為了在關鍵時刻用上嗎?

紫玉點兵即走,也顧不上休息一會兒。

……

進入神族的地盤,凌祁雪一切都小心了許多,神族的地域上空和魔族一樣,是沒有空中禁制的,可以直接飛到神殿門口去。

森林之中還是會有神兵埋伏著,一旦發現可疑者或許是敵人,可先行動手。

混沌世界里,小昀暉臉色蒼白,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前滑落,落在他的衣襟前,汗濕了一大片。

他不顧上去擦拭,只是快速的念動著古老的咒文,那些咒文從口中念出,立即變成一串串金色的楔形位子,源源不斷的向東方翎天包圍過去。

再觀他對面盤腿坐著的東方翎天,也是全身都汗濕了,比昀暉大一號的帥氣的臉龐慘白無血色,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小昀昀蒼白的面容上神色十分嚴肅,他正在按照宮殿中古老的書籍上的方法幫助爹爹驅除靈魂上神族長老留下的印記。

他的實力太弱了,念出咒文就讓他差點吃不消。


眼下到了關鍵時刻,他發現他的靈力後續竟然跟不上了!

若是無法一次性將東方翎天靈魂深處的神族印記清除,等出了混沌世界,他就會被神族的人監控!

不行,他一定要為爹爹把靈魂印記清除了!

「麻麻,你快來幫我!」昀暉臉上還是第一次露出焦急之色,也顧不得什麼,停下念咒喊了一句。

好在他施下的咒文圈沒有缺口,凌祁雪正驅使著金翼大鵬雕往神殿而去,聽到來自混沌世界的呼喊,神識一動,嚇得趕緊驅使大鵬雕落在樹上,連結界都來不及設置就進入混沌世界之中。

這父子倆也太魯莽了一點,這麼大的事也不跟她商量一下。

凌祁雪飛身來到昀暉的身後,渾厚的靈力包裹著掌心握住他的小手,但她無法給予他半透明靈力的支撐,只能用最霸氣的金屬性靈力,源源不斷的輸入他的身體內。

同時意念移動,一隻玉碗舀了半碗靈泉水過來,飛到昀暉的嘴邊。

昀暉喝下靈泉水,加上凌祁雪的加持,體力補充了一些,口中的咒文如同金色的眼光般傾瀉而出,直飛到東方翎天周圍,圍繞著他飛舞。

一串串楔形文字鑽入他的識海之中,混入他的血液之中,把他靈魂處神族烙下的印記一點點清除。

等最後一族咒文從昀暉口中念出,小小的身體再也支撐不住倒了下去。

凌祁雪為她把脈,確認只是虛弱,沒有其他的癥狀,給他喂下半顆復元丹,慢慢的把自己五種屬性的靈力輸入他的體內,這才抱他回到宮殿中屬於他的房間中去,幫他換了一身衣衫,又抱他睡好。

坐在床邊,凌祁雪心疼的凝神他那有些蒼白的容顏。

這是她和天天的兒子,是她和天天生命的延續。

他們做父母的沒能保護他,卻反過來要他小小的身軀幫助他們。

愧疚、難過,太多複雜的情緒湧上凌祁雪心頭,一滴淚滑落胸-前,凌祁雪的手心都是涼的。

忽然,一抹溫暖握住她的手心,把他抱在懷中。

靠著堅實溫暖的胸膛,她問,「天天,是不是我們好沒用,要他承受這一切。」

天天認識楔形文字,在教昀暉的時候,也曾教過他楔形文字。

誰都不會知道,在她得來的宮殿中,那些古老的書籍之中,會有解除靈魂印記的方法。

哪怕是孟子涵,也只知這宮殿是神族的古老之物,但究竟有什麼作用,又為何會出現在落天大陸的海面上,就不知道了。

卻沒有想到被稱作是書獃子的兒子,在這裡發現了驚天的秘密,甚至學會了,幫助爹爹把靈魂印記清除了。

「雪兒,說到底是我沒用,沒能保護你們!」

「不,我們也不用自責了,這一切都是孩子的命,也是我們命中注定要走的劫數,相信我們的兒子是個有福氣的孩子!」

夫妻倆相互安慰,相互依偎著。

小昀暉醒來看著這溫暖你的一幕,裝作沒有看到,繼續睡過去了。

混沌世界里的日光暖暖的撒在宮殿頂部,折射出金色的暖光,整個世界都是那麼的和暖。

……

凌祁雪和東方翎天商量好了,他們會把孩子放到神殿附近的森林中,讓他自己走進去。

有這兩位特殊的父母跟著,他的身份反而更容易暴露。

於是,在距離神殿還有一個小時腳程的路上,凌祁雪就把昀暉放出混沌世界。

昀暉在路上慢悠悠的走著,凌祁雪就鑽入地下,遠遠的跟著…… 649

眼睜睜的看著那小不點的身影走進神殿之中,她的一顆心一直亂跳。

安慰的話已經說了千萬遍,東方翎天依然耐心的一遍遍的在她耳畔說著安慰的話。

……

昀暉走到神殿門口,打量了一下這個門口,好高大啊。

他好想快點長大,不然在小小的他的眼中,看什麼都是巨型的。

今天的他穿著一身黑色鑲金邊的祥雲暗紋小套裝,衣服是魔王后親手做的,很襯他那白皙的皮膚。

昀暉生得十分可愛,一走到大門處,就被守城的士兵看到了。

心想:哪家的孩子這麼調皮,都跑出城去玩了。

神族也有幾十萬人口,每天都會有人進出,守門的士兵不可能記住誰出去了,誰進來了。

只是覺得這孩子的家長也太不負責了,在城中隨著孩子亂跑還行,孩子還這麼小,怎麼能讓他單獨進入森林之中呢!

有關心孩子的士兵就走過來問道,「小朋友,你的爹爹娘親呢,怎麼不管你!」

小昀暉瓮聲瓮氣的答道,「是我自己貪玩想出去玩的,男子漢不該整天呆在家裡,不關爹娘的事。」

小傢伙貼心的舉動令守門士兵的愛心指數直線飆升,這孩子超可愛,才說一句話就知道護著父母了。

「那你你還是快回去吧,要不爹娘該著急了!」


「叔叔再見!」小昀暉不忘禮貌的跟士兵揮揮手。

「要不要叔叔派個人送你!」士兵看到小昀暉邁著小腿兒,一點點的往城中移動,於心不忍。

「謝謝叔叔,爹爹說男子漢就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很快就消失在這些士兵的視線中,這些士兵還在津津樂道誰家的孩子這麼可愛呢!

但昀暉心裡卻生氣了警惕,太可愛會惹眼,惹眼就會招來眼球,他可不想被大多的人記住,這樣會對出城不利。

想了想,昀暉小手兒往地上一摸,又在臉上抹了抹,把小臉兒弄髒。

麻麻,回去之後你可要獎勵我啊,為了幫你救出太爺爺,暉暉的威武的形象可全部毀了!

想要打聽消息可不能隨處亂撞,若問打聽消息最好的地方,那絕對是交易市場。

每一座城都會有自己獨特的交易市場,他的納戒中有不少能量幣,去交易市場說不定能買下很多好東西呢!

昀暉信心滿滿,看到對面走來一個中年大娘,走過去,很有禮貌的問道,「大娘,請問交易市場在哪裡,我第一次出門,很想去看看哎!」

奶聲奶氣的樣子勾得中年大娘愛心泛濫,「你是誰家的小朋友?好可愛啊,大娘正要到交易市場去,我帶你一起過去吧!」

「謝謝大娘!」

不過,昀暉懷疑的摸了摸臉頰,他的臉上明明有灰塵,哪裡可愛了!

「小手兒臟臟,來大娘給你擦擦,你娘親也真是的,都不給你洗把臉就讓你出門了!」中年大娘不由分說掏出帕子就給昀暉把臉擦拭乾凈。


昀暉跟在凌祁雪身邊,對一般的毒藥也了解一點,確認這帕無毒才讓她給自己擦臉的。

給昀暉擦乾淨小臉,中年大娘眼睛幾乎望直了!

「好可愛的小傢伙,好想把你拐帶到大娘家!」說著伸出魔爪就準備捧起小昀暉的臉親一口。

昀暉輕鬆的躲開了,「大娘不可以喲,爹爹說我的臉兒只能給未來媳婦親,大娘你會做我未來媳婦嗎?」

眨巴眨巴無辜的大眼睛,童言無忌的樣子,三言兩語化解了大娘的尷尬。

「哎喲,要是我生得出一個女兒,就一定給你做未來媳婦,孩子你太可愛了!」大娘只能放開昀暉,改拉著他的小手兒,一起往交易市場走去。

「大娘,你出去買些什麼啊?」昀暉很自然的跟大娘拉家常。

大娘說,「出去買一些丹藥啊,我家的丹藥快要用完了,等過一段時間我還要出去森林中收集藥材,讓煉丹師幫助我煉製一些丹藥呢!」

「大娘,我爹爹給了我很多能量幣,讓我出去見識見識喲,今晚回家還要跟爹爹說說今天的見聞,我可不可以跟著大娘您一起走啊!」

「沒問題!」

「大娘,你說交易市場只有丹藥賣嗎?」

「呵呵,小傢伙一定沒有出過門吧,這都不知道,交易市場里當然是什麼都有賣啊,包括你穿的衣服都可以在交易市場里買。」

「哦,爹爹說五歲之前不能出門,怕有壞人,但是五歲之後就只能自己出門了,不然長不大。」

「你爹爹倒是有意思,你娘親不心疼啊!」

「心疼啊。怎麼不心疼,但是爹爹說了,男子漢就要出去闖天下,娘親心疼也沒有辦法啊!」昀暉道,他想麻麻了,麻麻看不到他,一定擔心死了!

麻麻心疼他,他也心疼麻麻!

「那是,哪個娘親不心疼孩子!」

「那不是,娘親都哭了呢,話說大娘,交易市場里還有什麼,你給我說說唄,等我回去之後好好表現表現,讓娘親下次放心我獨自出門!」

「那成……」

走在去往交易市場的路上,昀暉幾經繞彎,總算打聽到了,方淼他們的確是在城中,但是以貴客的人份被請進來的,都在長老殿中,一般是見不到他們的。

「聽說那幾個人類也沒有什麼特長,也不知道長老他們請來幹什麼。」中年大娘說道,然後驚覺自己說錯話似的,「跟你一個小孩子說這麼多幹嘛,這都是長老們的事,跟我們也沒有關係!」

昀暉好想說怎麼沒有,他們可是我的干太爺爺。

然,他只能裝作很好奇的樣子,「我從來沒有見過人類,很好奇他們長得什麼樣子!」

「交易市場里就有很多人類,他們長得跟我們也差不多,還不是一個鼻子兩個眼睛……」

大娘侃侃而談,一路上把知道的像倒豆子一般都給昀暉說了,等一到了交易市場,昀暉就裝作什麼都好奇的樣子,到處亂跑,走出大娘的視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