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神血大軍將那些凡人給包圍住了,凶獸大軍卻將神血大軍給包圍起來了。

「什麼情況,這些畜生怎麼一個個都紅著一雙眼睛,要吃人一樣?」

「是啊,莫不是這些畜生也和我們一樣,經過神血改造了?」

「不可能,普天之下,除了神教之外還有誰有這能力!」

「那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孽畜一副凶神惡煞地模樣,看多了容易慎得慌!」

「怕什麼,咱們人多,而且還經過了神血改造,早已今非昔比!」

「這群畜生就算是再多,也不過是給咱們輸送血食而已。」

「那這群凡人怎麼辦?」

「把他們先關押在一處,等收拾了這群畜生再說!」

「好,就這麼辦!」

「吼、吼、吼」

「不好,這些畜生衝上來了!」

「混賬,給我殺光他們!」

「是!」



在石柱指揮之下,眼前的凶獸大軍和神血大軍幹上了。

忽然間,一隻凶獸衝破了神血大軍封鎖,竄到了凡人堆里。

「啊~~」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額~~~」

「…」

眾人本以為這凶獸是來吃人的,誰知道對方居然沒有任何吃人的舉動,轉身繼續和附近的神血大軍幹起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只不過是普通的凶獸,如何能夠與神血大軍抗衡了?」

天上,白驚仙看著混戰的情形,一臉不解。

「莫非,是盟主剛才那一滴血起到了作用?」

緊接著,白驚仙似乎想到了什麼,脫口問道。

「比起蟻神教的神血,我這一滴精血還差點!」石柱謙虛道。

「就這還差點?」白驚仙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在他的眼中,石柱這手段那簡直是神仙一般的了。

試問有誰能夠像石柱這樣,只不過一滴精血,就可以調動附近山頭的所有凶獸?

「盟主,你看我合不合適?」

「我這都困在破天境很長一段時間了,要不您也給我一滴精血,讓我威風威風?」

想通了這點的白驚仙,眼巴巴地看向石柱哀求道。

「用在你身上?」石柱看向對方,眼中似有些猶豫。

畢竟這返璞歸真大神通,石柱也是第一次使用,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所以剛剛他才將那滴精血用在了附近山頭上的凶獸身上。

如今看來,似乎效果有些不錯。

「這件事情,還是緩緩吧!」石柱想了想,終究還是搖頭拒絕了。

「…………」

有了這群凶獸大軍的幫忙,石像壓力頓時小了許多。

經過連番大戰之後,下面這支神血大軍終於被消滅,凡人區內的所有人都得救了。

然後,凶獸大軍就退出了凡人區,回到附近山頭上。

就在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那座山頭上的所有凶獸突然全部死去。

「盟主,您看!」

白驚仙伸手一指下方那座山頭,眼神之中帶著一絲驚恐。

只因這些凶獸死地實在是太過詭異了,身上沒有半點暴斃地徵兆。

二人降落到那座山頭上,仔細查看起來。

「看來我這一滴精血還是太過霸道,將它們體內的潛力全部釋放了出來。」

「等到潛力耗盡的時候,它們也就沒命了!」

最終,石柱總結出原因,感嘆道。

「什麼,耗盡所有潛力而死?」

白驚仙的驚叫聲有些大,一臉后怕和慶幸地樣子。

大概是慶幸方才索要精血的時候,石柱沒有給他吧。

「放心,這些凶獸連妖獸都稱不上,潛力有些,根本就無法徹底消化我的精血,所以才會耗盡潛力而死。」

「你就不同了,你的實力足夠了,可以消耗我這滴精血,只不過事後會虛脫上一陣子,沒有其他後遺症。」

石柱一眼就看出了白驚仙在想什麼,開口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白驚仙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只不過事實究竟如何,誰也不知道。

此刻,就算是石柱想讓他使用自己的精血,只怕這白驚仙也不敢輕易嘗試了。 就在石柱率領南方修行界大戰神血大軍的時候,其他兩處地方也在頻頻出手。

極樂世界,這個由帝通天一手打造出來的修行勢力,開始了它真正的大興局面。

極樂天宮,帝通天在此接見了西方修行界半數以上的勢力之主。

這些宗主、諸侯等等,都是在神血大軍攻來之時,命令手下人拚死抵抗,然後趁機帶著一批精銳逃離出去。

一路上,到處都有神血大軍的追趕。

就這樣一路跌跌撞撞,來到了帝通天這裡。

直到此刻,他們才知道原來極樂世界是這麼的強大。

連外邊那數之無盡的神血大軍,居然也被極樂世界的主人輕易擋下。

「極樂聖主,這次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們啊!」

「是啊,我宗門早已被外邊那群神血大軍踐踏、焚燒一空,可是沒想到他們居然還是不肯放過我,一路追蹤到了此處。」

「極樂聖主,只要您能夠助我渡過此劫,我願意帶領手下所有人加入極樂世界,從此聽后聖主調遣!」

「聖主,我也願意聽從您的調遣,求您大發慈悲,救救我吧!」

「…………」

極樂天宮內,無論是仙風道骨一般的宗主人物,還是高高在上的運朝之主,此刻為了求存早已放下顏面,一個個看向坐在最前方的帝通天,低聲下氣地去求他。

其實帝通天也知道,這些人如今只是表面想要歸順自己,內心什麼想法不用猜也知道一二。

等到自己將外邊那蟻神教的大軍打退之後,這些人只怕就要和自己翻臉了。

只不過他們卻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帝通天手段狠辣,行事做派比之梟雄更甚。

像這種曾經做過聖朝之主的人物,如何會是好相與的。

這些人既然都進來了,那就好好獃在我這極樂世界,哪裡都不用想去了。

只要退了外邊那蟻神教來人,眼前這批人物就可以作為極樂世界大興的班底,那司馬青天交給自己的任務也就好說了。

蜜婚撩人 一念及此,帝通天便露出了那張慈悲的笑臉,一個個點頭應允,只說自己一定會儘力而為,保護大家周全。

然後,帝通天安撫了一會,命人將他們都帶下去,好好休息。

「主上,這些人什麼心思連我都看出來了,您為何還要收留這些人?」

黑猿看著那些被人帶下去的眾人,臉上非常不解道。

「爾等心中所想,我已盡知!」

「再過一段時日,你們就會明白我今日的苦衷了!」

「好了,現在都隨我一起前去應付蟻神教的大軍吧。」帝通天看了一眼依附在自己身邊的這群下屬,命令道。

「是。」

極樂世界外邊,無數神血大軍包圍,圍成了一個圈。

這些人都被一堵又高又厚的圍牆給擋下來。

他們之中,也不是沒有人想過翻牆而入。

只不過每當他們快要翻過去的時候,圍牆突然又增高了一部分。

就這樣,圍牆越長越高,最後居然有了數千丈之高。

神血大軍中,許多沒有見過這種陣仗的凡人,都以為這後面有鬼神相助。

一時間,蟻神教派來的人也不好出手,只能等裡面的那群人自己出來了。

「二長老,有人走牆後面走出來了!」

神血大軍前方,其中一個指揮大軍的頭目眼睛一亮,向中間那人說道。

此人乃是蟻神教派來的一位長老,身邊這群人都是神教這些年培養起來的護法。

二長老看去,正好看到對面圍牆突然裂出了一個口子,帝通天帶著黑猿等人走了出來。

「你就是極樂世界之主?」二長老看向被眾星拱月一般的帝通天,放聲喝道。

「不錯,本座就是極樂世界的主人!」

「看閣下根器,應該是蟻神教中人了!」帝通天雙眼綻放出一絲神采,好似看穿了對方,認出來這二長老其實是一隻螞蟻變的。

「我乃蟻神教長老,今日此來就是為了裡面那群人!」

「他們都是從我神教手中逃脫的重犯,還請極樂聖主能夠將這些人交出來!」二長老沉聲道。

「裡面那群人?」

「他們已經歸我極樂世界了,還請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此作罷!」帝通天搖搖頭。

「呵,早就看出來極樂世界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了!」

「教主說的沒錯,極樂聖主心氣極高,不會甘於人下啊!」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身後大軍無情了!」

「給我沖,不要放跑極樂世界一人!」二長老對身旁眾護法命令道。

「是。」

「看到那堵圍牆了沒有?」

「圍牆之後,有著豐富的血食,足夠你們享受一年了!」

「誰第一個衝進去,我為他向長老請功,賜予神教護法之位!」

「吼吼吼」

「沖啊~~~」

…………

……



一時間,百萬、千萬神血大軍風聞而動,沖向帝通天這邊。

總裁,我已婚! 那種情形,猶如翻江倒海、地覆天傾一般,場面實在是太過震撼了。

即便是黑猿等人,也在對面神血大軍瘋狂撲殺之下露出一絲驚恐。

人數實在是太多了,一眼望去全都是人。

就算是有再大的力量,也無法阻擋這股洪流啊!

一時間,黑猿王等人都是站在了帝通天身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