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偉並不知道因爲他的不信任讓二蛋子丟了面子,以至於引發了不少連鎖反應,差點耽擱了救潔兒的機會!

因爲一不知道方沁潔家在哪兒,二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秦偉在浙川就像無頭的蒼蠅似的到處亂竄。

等待的時間很磨人,因爲心中有事兒秦偉也沒心思去遊浙川。

差不多在別墅裏面呆了一天半之後,二蛋子出現了!

看到二蛋子的時候,秦偉嚇了一大跳。因爲這跟一天前看到的二蛋子簡直不像是同一個人!

以前二蛋子只是矮粗,可是現在,他還是那麼矮,但似乎更粗了。而且臉上還有幾塊瘀斑,走路的時候腿也盤了。

秦偉知道二蛋子應該是遇到麻煩事兒了,趕緊出聲問道:“怎麼回事?誰打的?”

二蛋子沒想到秦偉一眼就看出了他被人打了,心裏也是窩了一肚子的火氣,出口大罵道:“幾個不長眼的兔崽子,等老子好了,看老子怎麼還回去!”

秦偉見二蛋子不想細說,想來應該是不光彩的事情。抓過二蛋子的手腕之後,一股精純真氣就沿着二蛋子的經脈往裏面鑽。

二蛋子哪見過這種事兒,只覺得渾身一片清涼,一雙眼睛緊緊的盯着秦偉,很好奇秦偉對他到底做了什麼?

五分鐘後,秦偉鬆開了二蛋子的手臂,說道:“試試,應該沒事兒了吧!”

身上好了二蛋子是最清楚的,他掄起胳膊甩了起來,竟然不疼了?再看手臂上光滑如初,哪裏還有瘀斑!

這下二蛋子算是明白了,原來面前的這位纔是大爺。

在心底暗暗說道:“老大的老大果然厲害!”

接下來的事情就變得很簡單了,二蛋子彙報了一下這一天來的成果。

通過二蛋子的口,秦偉知道了方沁潔的爸爸方滿囤是榮潔地產公司董事長。從前幾天開始,榮潔地產的股票就一直往下跌,今天上午甚至還傳出了有集團要是收購榮潔地產的消息!


秦偉知道,這次不僅是潔兒遇到麻煩了,方家也遇到**煩了!

PS:從今天起,生化女友進入了第四卷 揭祕浙川 相信在這一卷裏面,大家能夠看到一個不一樣的秦偉,一個與衆不同的浙川! 省委大院家屬樓裏,寧思辰看着出院回家的兒子寧傑,一臉溺愛的說道:“小杰,你放心,爸爸會幫你報仇的!”

對於老爹的承諾,寧傑並不打算當成真的。秦偉的強悍連他自己都無能爲力,差點死掉,老爹再怎麼想辦法他也只是個普通人,難不成還能打得過修煉者啊?

寧傑不相信,當時變身之後跟秦偉的對戰他至今仍然記得。如果不是逃得快,再加上秦偉身上帶着傷,恐怕他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爸,馬上就年底了,你也不去京城走動走動嗎?”

寧思辰沒想到寧傑竟會主動關心起他的事兒,心裏很開心,笑道:“去呀,爲什麼不去!哈哈,下一步老爹想挪一下,不走走怎麼行啊?”

想想也是,寧思辰現在是浙川省省委書記,如果不能再進一步那就只能再過幾年直接退居二線,養老了!

寧傑並沒有把他在京城做的事兒告訴寧思辰,因此他不知道趙老已經在私下運作,不過就是不知道效果會怎麼樣?

正在這時,姚叔走了進來,看了一眼寧思辰,然後望向了寧傑,“少爺回來了啊?”

寧傑知道姚叔有話要講,就說道:“嗯,我先回房了。”然後就往自己房間走。

書房裏面姚叔把門給帶上,然後開口說道:“寧書記,事情弄的差不多了,咱們什麼時候開始收網?”

寧思辰一掃往日不堪,瞄了一眼門口,“再等兩天吧!注意安全,等到資金全套牢的時候就收網,知道嗎?”

姚叔一臉興奮,也是,謀劃了這久馬上就見到收穫了誰不高興?

“嗯,我下去安排。”

寧思辰看姚叔還有話想說,就道:“想說就說吧,吞吞吐吐可不是你的性格!”

“是這樣的,最近兄弟們發現有股勢力在查方家的事兒,您看,咱們該怎麼辦?要不要?”

說這些的時候姚叔的眼中兇光一閃,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寧思辰擺了擺手,道:“先別急,做好手頭的事兒就行了,別的先不管。”

姚叔離開之後,寧思辰從書桌裏面拿出了一個方盒子,手一揮,一道屏幕出現在了書房的牆壁上、、、、

因爲涉及的是商場上的事情,秦偉並不是很懂,就想着看黃家騏有沒有認識的人,於是道:“二蛋,這兩天辛苦你了,你先下去休息,以後有事兒我再給你聯繫吧!”

二蛋子見識了秦偉的手段之後,早就把秦偉當成了神人,怎麼可能會離開?

趕緊道:“大老大,我不累啊!有什麼事兒你就直接吩咐我吧,在浙川這塊兒哥們還有不少關係呢!”

多個人幫忙也沒什麼,秦偉自然不會拒絕,就道:“行吧,你想留下幫忙就留下吧!哦,對了,你幫忙找人盯着榮潔地產公司吧!”

聽到秦偉讓自己留下,二蛋子當時那叫一個興奮,當即道:“保證完成任務!”然後就跑了出去,想來是出去安排了。

秦偉也不想一直麻煩黃家騏,雖然黃家騏沒把自己當外人,但秦偉不想不想欠兄弟太多,所以也就沒有再跟黃家騏打電話,姑且算是相信二蛋子能做好這事兒吧!

他也知道乾着急也沒用,既然到了浙川怎麼也得到處走走不是?

出了別墅之後,秦偉叫了一輛的士坐了出去。

因爲對浙川不熟,秦偉也不知道哪是哪兒,就問道:“師傅,找個吃飯的地兒把我放下吧!”

司機是個面部很瘦的男人,從秦偉的話中知道秦偉應該剛來浙川沒多久,就笑着問道:“你喜歡吃東西,如果不挑食的話,我帶你去美食城吧?”

說真的秦偉並不介意吃什麼,反正在家呆着還是呆着,不如出來走走,說不定會有意外收穫也不一定,就道:“可以呀,那謝謝師傅你了哈!”

師傅挺健談的,一邊開車一邊跟秦偉聊天。

快到目的地的時候,秦偉知道司機叫黃詒鈞,土生土長的浙川人。不過秦偉有點不相信,畢竟一個浙川人能把普通話說的那麼好,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這點秦偉可是猜錯了,記得有篇報道寫過,京城的一位執勤士兵會十幾種外語,而他也沒有在國外留學的經歷,更沒有去上外語學校。他之所以會那麼多外語,也是因爲平常跟遇到的外國人指路,聊天、、、然後慢慢地就學會了。

浙川作爲華夏國的大都市,街道上隨處可以看到外國人,因此會普通話也不奇怪,甚至黃詒鈞還會韓語跟日語呢!

到了美食城之後,黃詒鈞就指着一家掛着許記小吃的店鋪說:“大兄弟,許記的東西還不錯,你可以去那裏吃。”

“嗯,好的,謝謝你黃師傅!”

秦偉掏出一張百元大鈔遞給 了黃詒鈞,也不打算讓黃詒鈞找零錢。在他看來黃詒鈞這些人就是在社會最底層打拼的人,能幫一個是一個,也算是一種變相的回報社會吧?

說是美食城,其實走進去了秦偉才發現,原來這裏是很多賣各種各樣小吃火鍋的地方。有三合湯,周黑鴨,鐵板燒雞、、、這些東西在北方很少見,但在這裏差不多都能見到。

南方人喜歡吃東西這話並不是謠傳,甚至很多人會吃野物,海鮮,鱷魚,雨蛙等都有人在吃。

或許是因爲到了中午的緣故,許記小吃店裏面有很多人。


秦偉走了進去,找了一個偏僻點的位子坐了下去。

不一會一個小男孩走了過來,問道:“大哥哥,你要吃點什麼?”

秦偉微微一笑,出聲問道:“你們這裏有哪些東西可以吃呢?我想、、、”

想字還沒說完,秦偉就覺得眼前一閃,他好像看到了一個熟人,一個不應該出現在這裏的人!

不過那人似乎並沒注意到秦偉,轉身又進了店裏面。

秦偉笑道:“來兩瓶啤酒,再來一盤烤肉吧!”

不一會兒東西就端了上來,端東西的人秦偉也認識。兩人對視了一眼,秦偉明顯看到了對面那人眼中的驚訝,隨後又恢復了正常,放下東西就趕緊走開了。

“忙完了,一塊聊聊吧!”

秦偉望着那人的背影,出聲喊道。

PS:第一更送到!今日最少兩更,第二更時間可能稍晚,大大們支持一下吧! 秦偉吃的很慢,一頓飯一直吃到了下午三點多。

這時候許記小吃店裏面已經沒人了,秦偉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打空酒瓶子。

他的對面坐着一個男人,確切的說是店裏的服務員。

秦偉看了一眼臉頰上帶着傷痕的男子,出聲道:“我以爲你已經死了,沒想到竟然躲在這裏,我猜你老大也沒死吧?”

蕭皇嘴角抽搐,放下手中的杯子,說道:“不,你猜錯了,我是沒死。但大姐大,她死了。”

秦偉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哦了一聲之後把剩下的酒全都倒在了嘴裏。

然後問道:“你不想說點什麼嗎,蕭軍師?”

看了看遠處的街道,蕭皇嘆了口氣,開口道:“你還是那麼張狂。然後對着店鋪門說了句“大姐,出來吧!”

民國穿越來的愛豆 ,秦偉終於動容。李虎說過喪狐跟蕭皇都失蹤了,連日來的搜索也沒找到他們兩人,大家都以爲他們死了,卻沒想到兩個人雙雙躲到了浙川?

聯繫到許記,許總,秦偉恍然大悟,看來這許記的老闆應該跟喪狐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但問題是這地方是黃詒鈞推薦秦偉過來的,他爲什麼會推薦這裏呢?

秦偉的心中有很多疑惑,對於跟喪狐的見面也就變得謹慎多了。


“許總,咱們又見面了!”

喪狐面色複雜的看着秦偉,訕笑道:“是啊,又見面了!本以爲這一生都不會再見面了,沒想到造化弄人,咱們又在這裏碰到,真是人生無處不緣分啊!”

秦偉也是一笑,道:“呵呵,是啊,坐下喝幾杯怎麼樣?”

喪狐雖然是一介女流,但身上不乏英雄氣魄,哈哈大笑道:“好啊!今天不醉不歸如何?”

說到不醉不歸,秦偉可不敢接話,他還有事兒喝醉了怎麼做的了?趕緊告饒道:“不醉不休就算了吧,我還有事兒,下次一定下次一定哈!”

蕭皇進裏面又搬了一打啤酒出來,順帶拿出了一碟花生米,一碗泡酸菜當作下酒菜。


花瓶跟她的豪門前夫 來,慶祝咱們再次見面,幹了!”

秦偉舉杯說道。

蕭皇跟喪狐應聲附和“幹!”

幾杯酒下肚,秦偉最終還是沒忍住,出口問道:“許總,能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嗎?”

蕭皇看了一眼喪狐,應該是在徵求喪狐的意見。

秦偉自飲自酌道:“帝皇的老大是黃昱舟,我在泉城的時候跟帝皇的人交過手。”

喪狐跟蕭皇頓時大驚,出聲問道:“真的?”

秦偉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你想知道些什麼?”喪狐問道。

“所以!”

喪狐手中酒杯一個沒拿住,掉在桌子上,然後又滾到地上,摔得粉碎。

蕭皇跟秦偉都一臉驚訝的望着喪狐,不知她爲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此刻在喪狐的心裏已經是驚濤駭浪,她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說實話,現在雖然自己逃了出來,但她並不能肯定上面的人不會找她!

“我到底該怎麼辦?”喪狐在心底問着自己。

思索了半刻鐘之後,喪狐開口了。

“我只是一個代言人。”

她的話很輕,但秦偉跟蕭皇兩人都聽的清清楚楚,兩人的臉色都是一變,但並沒有接話,他們知道喪狐肯定還有話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