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巖如果在魚人世界他肯定會回來住的,現在他這麼多天不露面肯定是走了。

慕容雪菡跟狐小仙有些生氣,秦巖走也不告訴他們一聲,就算是他心裏面再有事情也不能不告而別啊。

天下這麼大,他們就算是想找秦巖也不好找到他的。

兩人跟白洪碰面後,把府上的事情交代給了白洪,兩人啓程回樹人世界了。

詩詩跟小白兩人在樹人世界住了下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漂亮的地方。

李天霸回到了人族的王宮,由於在人族王宮沒有相熟的人,直接接了兩位胖妞回到了樹人世界居住。

國王以前住的城主府,現在變成了李天霸的將軍府,兩位胖妞直接住在了裏面。

國王聽說詩詩是神級別的高手,開心不已,同時更讓他開心的是,在向詩詩請教怎樣提升法術的時候,從詩詩口中知道了她是一夜間從天仙中期到的神級別。

他的兒子子涵此時正在人間辛苦的修煉,如果能夠得到詩詩的幫助,那麼很快他們父子就能夠相見了。

國王這幾天對詩詩跟小白格外的上心。

巫師在沒有其他人的時候小聲的問國王,“國王是不是想讓他們幫忙讓子涵也快速的提升法術呢?”

“你就是我肚子裏的蛔蟲,我想什麼你都知道。”國王開心的說道。

“你現在唯一的心結就是子涵了,你放心吧,子涵那麼努力的一個孩子,很快他就回來了。”巫師讓國王放寬心,他覺得子涵的這種經歷對他以後的生活有很大的影響。

只有吃過苦的人,纔會珍惜日後的時光。

“希望他能像你說的這樣,那樣我死而無憾了!”國王微微一笑說道。

“你這傢伙胡說什麼呢?你難道不知道你這個老東西可以長生永駐嗎?”巫師捋了捋自己的鬍鬚說道。

“我當然希望自己可以長生永駐了,但是也有意外的時候。”國王嘆了一口氣說道。

自從他的侄子馬濤死後,他其實看的很明白,他現在唯一的心願就是子涵早日結婚生子。

“不要亂想了,多休息,你一天天的處理政務事情肯定很多。”巫師提醒着國王。

兩人在一起的時間長了,他們猛然間離開彼此都有些不習慣。

巫師最近沒在樹人世界,國王整個人就像生病一樣沒有精氣神。

詩詩跟小白,在樹人王宮玩的特別好,可以說比仙帝府好多了,國王還專門命人給他們做了兩身衣服,現在他們穿上了新衣服,完全脫離了魚人世界的痕跡。

“秦大哥他們怎麼還沒有來呢?是不是秦大哥失蹤了?”小白跟詩詩雖然在樹人王宮,但是他們一直在等秦巖等人的到來。

“是不是他們在魚人世界有事情?這麼多天都不到。”

詩詩覺得秦巖肯定沒有回去,慕容雪菡跟狐小仙一直在等着秦巖,作爲女人的詩詩對自己的第六感是非常自信的。

小白覺得他們肯定在魚人世界有事情耽擱了行程。

“秦大哥他們法力那麼高強,他可是魚人世界的王上王,誰敢惹他啊!”詩詩白了小白一眼說道。

小白說:“那秦大哥又不是小孩子肯定不可能失蹤啊!除非有特殊的事情。”

“我們別擡槓了,我現在一跟你說話就來氣,我現在就希望早日看到小仙姐,她還說帶我去人類世界玩一下呢。”詩詩滿懷期待的說道。

“我們可以自己去啊,她要是一直不來,我們難道一直在樹人世界呆着嗎?”小白問道。

“她們肯定會來得,這麼好的樹人世界不呆難道在潮溼的魚人世界嗎?”詩詩分析的頭頭是道。

就在兩人鬥嘴的時候,國王派人來喊他們兩人去大殿。

“難道有客人來了嗎?”詩詩他們第一天來直接進的大殿,他們知道樹人王宮的大殿是尊貴的客人休息的地方。

“我們去了就知道了。”畢竟是下人來傳話的,小白也不好問,只好跟着他們去了。

“雪菡姐姐,小仙姐姐!”詩詩跟小白異口同聲的叫着。

“你們果真在樹人王宮啊?我們兩人抱着試一試的態度來王宮了,你們果然在呢!”慕容雪菡笑着說道。

樹人世界是她跟周小雨幫着秦巖打下來的,慕容雪菡對這裏的人都特別的熟悉。

“國王沒有過來嗎?”詩詩不解的問道,他們來的時候國王親自迎接的,怎麼慕容雪菡他們來了以後國王跟巫師不見蹤跡了呢。

“國王跟巫師在忙,他們忙完了就會過來的。”慕容雪菡說道。

“怎麼沒看到秦大哥呢?他沒有來嗎?”詩詩問。

“他失蹤了,我們也找不到他,但是他不在魚人世界了,所以我們就回來了。”慕容雪菡說。

“還真的失蹤了啊!他肯定是故意的。”詩詩笑着說道。

“所以我跟雪菡回來了,他太氣人了,一句話不留就這麼走了,我們怎麼找都找不到。”狐小仙有些生秦巖的氣了。

“那我們是不是一起去人類世界玩呢?”詩詩笑着問道。

“我們來就是爲了找你們,帶着你們一起去。”慕容雪菡笑着說道。 國王跟巫師知道慕容雪菡他們回來了,趕緊趕到了大殿,畢竟他們兩人的身份不一般。

“你們這麼快就處理完朝中的事情了嗎?”慕容雪菡本以爲還要多等一段時間呢,沒想到這麼快。

“兩位姑娘大駕光臨,就算是天大的事情我們能放一下就放一下。”國王笑呵呵的說道。

“國王對我們不用這麼客氣,工作爲主。”慕容雪菡說。

“以後聽雪菡姑娘的,我讓下人收拾好了兩個房間,兩位姑娘在這裏多住一些時間吧。”國王客客氣氣說道。

狐小仙早就聽說樹人世界的國王辦事情非常的周到,沒想到如此的細心,房間都已經命人收拾好了。

“我們想直接去人類世界,國王可有什麼話對子涵說的,我們替你轉達。”慕容雪菡說道。

“這麼早你們就走啊!我也沒什麼好說的,希望他早日能夠回來吧。”國王略帶傷感的說道。

“我們回去後會督促他好好修煉的。”慕容雪菡笑着說。

國王像是想到了什麼高興的事情似的,“雪菡姑娘,子涵就交給你了,你一定有辦法的。”

國王這麼說慕容雪菡立馬知道怎麼回事了,一定是巫師告訴了國王他們法術提升的事情了。

“我盡力吧。”慕容雪菡尷尬的說,最近那個高手一直沒有出現,她也不知道那個人還來不來了。

“雪菡姑娘你多費心了。”國王客氣的說道。

“仙帝是不是在魚人世界呢?”巫師一直想問一句,一直插不上話。

“我們也不知道他在哪裏,自從我們回魚人世界那晚開始到現在他一直沒有露過面,巫師你不是會算嗎,你看看他在哪裏呢?”慕容雪菡笑着說。

巫師要是能夠找到秦巖,他們去人類世界也就放心了。

“既然仙帝有心不讓我們知道他的行蹤,我算也算不到的。”巫師微笑着說。

巫師說的很有道理,秦巖肯定隱藏着他的蹤跡呢,既然隱藏了,那肯定是算不出他的具體位置的。

“那算了吧,他想露面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會找我們的,我們今天就跟你們告別了,如果國王跟巫師有機會可以去人類世界轉轉。”慕容雪菡笑着說。

“我要是出了這個大世界的地盤,我就再也回不來了。”巫師樂呵呵的說道。

“我就算是有時間也沒有機會,除非仙帝派個能夠管理樹人世界的幫手給我。”國王也樂呵呵的說着。

“那好吧,我們就先走了,我們會經常回來看你們的。”

巫師跟國王送慕容雪菡狐小仙四人到了宮門口。

“我們就不遠送了,你們路上小心。”國王說。

“放心吧,有什麼事情你就傳遞消息給我,我們會立馬回來的。”慕容雪菡對國王說道。

四人在回去的路上,小白問:“我們都來了,那仙帝府有人看管嗎?”

小白擔心今日的仙帝府會跟以往一樣,主子不像主子,奴才不像奴才的。

“你放心吧,我已經告知了白大人,他會幫我們看好仙帝府的。”慕容雪菡微笑着說。

“白大人以前也也經常去仙帝府,有他在我放心。”在小白眼裏白洪是一位特別正的官,比起其他的官他強太多了。

花精此時正在家中房門緊閉,什麼人都不想見。

海哥給花精接了一個女一的戲,本來這部戲半年前已經訂了女主人選,那就是跟雪兒一樣同樣是一線女星的莫雨欣,突然間被花精這個新人搶了角色,莫雨欣的粉絲自然是不會放過花精的。

這些人在花精的微博不停的咒罵,本來花精只有二十多萬的粉絲,突然間因爲這件事情暴增到了五百萬的粉絲量。

很多粉絲說花精跟製片人睡了,也有很多人說花精被導演潛規則了,很多不堪入目的話全部呈現在了她的微博評論區。

海哥知道後立馬命人關掉了她的微博評論。

花精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她第一次覺得人類的可怕,人言可畏真的太害怕了,語言暴力真的能夠傷害到一個人。

晨晨知道這件事情後,立馬從咖啡店向花精家趕,當她到花精家門口的時候,見花精的姐姐花王也在。

“姐,怎麼樣,花精不開門嗎?”晨晨着急的問道。

花王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了晨晨的話。

“這個花精心平時挺大的,怎麼遇到這麼小的事情就這個樣子呢?”晨晨一邊說一邊給花精打電話。

“她一直在我的保護下長大,她從小到大遇到的事情都是很美的。”花王嘆了一口氣說道。

“看樣子,這件事情真的傷害到她了,現在的人也真是有意思,做什麼不好偏偏做水軍當鍵盤俠害人,真是太不要臉了!”晨晨氣憤的說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整花精是嗎?”花王有些生氣的問道!

“肯定是有人故意整她了,要不然莫雨欣的粉絲怎麼可能去攻擊花精呢?在這些粉絲中肯定有很多的假粉絲,這種人我們稱作水軍,鍵盤俠!”晨晨無奈的說道!

“我勸過她,她不聽!非要做演員,當明星,這點小委屈都受不了,還能做什麼大事情?”花王嘆了口氣說道!

子涵一直在修煉,對外界的事情不知道,如果子涵知道了,那花精的事情可就熱鬧了!

他肯定不會讓花精一直這麼受委屈下去的,他肯定要去公司問清楚的!

晨晨一直打花精電話,花精就是不接,就在晨晨給花精聯繫的時候,石偉突然打了過來!

“石哥,你怎麼這個時候跟我聯繫了?你現在不是忙的沒時間吃飯嗎?”

石偉現在賣的美容丸上市以後效果很好,都出口到了國外!

生意越做越大,美容丸是一款純天然的任何沒有危險的“微整”產品!

深受廣大女性的喜歡,很多人都喜歡去美容院做護理,但是時間都很長,有時候還需要排隊等,沒有兩個小時是下不來的!

美容丸就不一樣了,在家裏躺着就能把美容解決了,省時省力省錢! “現在網絡上到處都是花精的負面消息,我這不是擔心她嗎!”石偉有些擔心的說!

“我也是聯繫不上她,我現在在她家門口呢!但是她沒有給我們開門!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海總他們也是跟我聯繫的,他們也在找她!”晨晨擔心的說!

“都怪我,沒事攛掇她當什麼演員啊,她要是不聽我的,在公司隨便擔任個小的職位,每天生活的也能開開心心的!”石偉有些自責的說!

“石哥你不要自責了,花精這一次肯定是有人在背後故意整她,她能夠接到女一號跟她自身條件還有海總面子有很大關係,網上太多水軍了!”晨晨越說越生氣!

花王拿着手機刷着網上的評論,她自己都要被氣死了,居然有人說花精做過臺,還被包養過!

“太氣憤了!”花王一邊說一邊在底下回複道!

說這人造謠要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結果碰到了想出名想瘋了的,竟然公開開撕花王了!

晨晨見花王在看手機,知道花王肯定是在看負面的消息。

“石哥,我這裏還有點事,我們見到花精後跟你聯繫!”說完晨晨想掛斷電話!

石偉趕緊說:“你們找開鎖公司直接把門打開!”

晨晨聽了石偉的話覺得眼前一亮,“石哥你真是太厲害了,我現在就聯繫!”

“花王姐,不要再看手機了,越看越生氣,石哥讓我聯繫開鎖公司!”晨晨焦急的說道!

“有這樣的公司嗎?那太好了!”花王笑着說道!

花王跟花精住的是高檔小區,不會像普通小區那樣到處有開鎖小廣告!

晨晨聯繫了開鎖公司,開鎖公司的人很快的把門打開了。

花王立馬衝進了房間內!

晨晨把錢給開鎖師傅,送走了開鎖師傅才進的房間!

此時的花精正在房間內睡覺,耳朵內塞着防止吵鬧的塞子,地上雜亂叢生。

“花精你怎麼樣了?”花王趕緊跑到花精的身邊着急的問道。

“我沒事啊!我只不過是有些生氣不想見人罷了。”花精嘟着嘴說道。

晨晨隨後也走了進來,“不就是流言蜚語嗎?這是作爲一個明星必須要面對的,你如果沒有這點心裏準備,你怎麼能夠成爲萬人追捧的偶像呢?”晨晨一邊說一邊把花精房間內的窗簾打開了。

“晨晨,你做什麼啊!快給我拉上!”花精趕緊用被子蒙上自己的頭說道。

“瞧你這點出息,你難道在家裏躲一輩子嗎?你知道你這麼一躲,所有的人都找我嗎?”晨晨現在一肚子的苦水要跟花精說。

如果沒有花精,他還在清閒的煮着咖啡,現在倒好不停地接電話,整的他是花精的經紀人一樣。

“網上的那些人簡直是在胡說八道,什麼難聽的話他們都能說出來。”花精現在還有些氣憤。

“也有很多鼓勵你的啊!他們爲你的才華跟美貌所折服,那些黑粉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請的,就是爲了從精神上擊垮你,你還這麼配合。”晨晨無奈的說道。

花王覺得晨晨說的有道理,畢竟晨晨是這個世界的人。

“晨晨分析的很對,你不應該逃避,你應該勇敢面對,你已經簽下了這部戲,罵你的人越多,關注你的人越多,你就應該越努力纔是,你這麼逃避肯定罵你的聲音更多。”花王說道。

“你姐姐說的對,你只有拿出好的作品,讓大家看到你的實力,他們纔會住嘴。”晨晨跟花王一起安慰着花精。

現在哪個演員身邊沒有一點負面新聞啊,有的人爲了紅,經常自己炒作自己的各種緋聞,花精現在的遭遇不一定是壞事。

至少立馬成名了,雖然是不好的名聲,以後多做一些善事,爲自己多多洗白就好了,花精本來就是冤枉的,根本不用洗白。

“你們兩人怎麼進來的?我房門沒有鎖嗎?”花精有些好奇的問道。

“開鎖師傅開門,我們進來的。我敲你家的門那麼久你都不開門,我跟晨晨是擔心你啊!”花王有些生氣的說道。

花精也知道姐姐跟晨晨是真的關心她,她其實也不是故意的,花王說的她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花精坐起身,“晨晨,你是說網上那些罵我的人大多是別人僱用的水軍是嗎?”

花精想如果有人害她,她一定不能坐以待斃。

花精對人類世界的事情還不是太瞭解,更別提網絡世界了,原來專門罵人的人是可以被僱傭的。

“不然呢?那個莫雨欣粉絲再多,但也不可能全部有功夫天天罵你吧,你的負面信息肯定是有人故意炒作出來的,只要查找到消息的來源,就能知道幕後的黑手。”晨晨知道花精應對不了網絡上那麼多張嘴,但是她絕對不是一個吃虧的人。

晨晨的話果然管用,花精立馬從牀上起身,“我現在就去公司,我一定要查出幕後的黑手,我一定饒不了她。”

晨晨跟花王兩人相視一笑。

“還是你的話管用,謝謝你了。”花王客氣的對晨晨說道。

“花王姐姐,你不要這麼客氣,我跟花精是好朋友,互相幫助是應該的。”晨晨笑着說。

花精此刻已經進了衛生間,在裏面洗漱,有了晨晨跟姐姐做後盾,她頓時開悟了,不管有什麼事情她都要勇敢的去面對。

或許是她平時開着秦巖的豪車出行,讓其他的人格外眼紅了,加上她拿下了女主的角色,就有人趁機制造新聞來故意抹黑她了。

“花精還是太年輕了,太過於善良,根本不知道人心的險惡。”花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對晨晨說道。

“好在她現在想明白了,只要她重新振作起來,一定能夠找到幕後的那些蛆蟲的。”晨晨有些生氣的說道。

此時花精從衛生間洗漱完畢出來了,花精換好衣服,“我去公司了,你們兩個是回自己家還是在我這裏?”

花王走到了花精的身邊,伸出了一隻手。

“幹什麼?”花精不解的問道。 花王盯着花精說:“趕緊把你家裏的鑰匙給我一把。”

花精笑着說:“我給你拿一把好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