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巖眯起眼睛一看,正是他兒子。

秦巖當即大喝一聲向小傢伙追去。

小傢伙一邊跑一邊轉過頭伸出指頭在臉上劃:“爸爸,你羞不羞,你這麼大人居然動用武力抓人,我鄙視你。”

“小兔崽子,氣死我了。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不知道你爹有多厲害。”秦巖一邊說一邊念動咒語向小傢伙指去。

只見地面下鑽出無數根鬼藤,這些鬼藤張牙舞爪的向小傢伙抓去。

小傢伙似乎十分害怕這些鬼藤,就像受驚的兔子一樣拼命的往前跑,同時轉過頭不依不饒的對秦巖說:“爸爸,你太羞了,抓不住人家你就打人家,你這叫惱羞成怒,我要去告訴媽媽,晚上不和你上牀了,讓你變成光棍。”

聽到小傢伙的話,秦巖被逗樂了:“小兔崽子,趕快給我站住。”

“就不,就不,我就不,有本事你就抓住我啊!”說罷,小傢伙又開始拼命的向前跑。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我就不信我抓不住你。

想到這裏,秦巖念動咒語在小傢伙前面不遠處佈下了一堵透明的隔離牆。

眼看小傢伙就要撞上去,他似乎感受到了危險,身子就像羽毛一樣輕飄飄的往邊上一滑,繞過隔離牆向另一邊跑去。

不過因爲隔離牆擋了一下,小傢伙的速度立即慢了下來。

秦巖趁機縮短了他和小傢伙的距離,接下來秦巖又施展了好幾次道法,在小傢伙的面前佈下隔離牆。

小傢伙雖然每次都能從秦巖的手中逃掉,但是和秦巖的距離卻越來越短。

眼看就要被自己的爸爸抓住,小傢伙不服氣的大叫起來:“哼,你玩賴,我去告訴媽媽,讓媽媽打你屁股。”

說罷,小傢伙轉過頭向葉曉倩的產房撲去。

秦巖緊跟着小傢伙,也向葉曉倩的產房飛馳而去。

不一會兒,小傢伙鑽進了葉曉倩的房間,跳到了葉曉倩的懷裏,勾住葉曉倩的脖子開始大聲的告狀:“媽媽,爸爸好壞,他居然一路抓我,你一定要打他屁屁。”

葉曉倩摸了摸自己兒子的頭,忍俊不禁的說:“兒子,明明是你調皮,你爲什麼要怪你爸爸?”

“哇,我不想活了,媽媽居然和爸爸穿一條褲子,媽媽居然不愛寶寶了,寶寶要上吊自殺。”

說到最後,小傢伙嚎啕大哭,並且伸出手對着房樑一指,房樑上立即垂下一條魂鏈。

小傢伙身形一閃抓住了魂鏈,並且將魂鏈套在了脖子上。

看到這一幕,葉曉倩被嚇壞了:“兒子你要幹什麼?趕快下來!”

“媽媽不愛我了,爸爸又要打我,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我還不如上吊死了呢!”

說罷,小傢伙鬆開了雙手,居然真的上吊了。

葉曉倩的臉在瞬間變得一片慘白,她立即念動咒語對着魂鏈指去。

可是葉曉倩卻發現她的道法居然無法取消魂鏈。

這可驚呆了葉曉倩,她萬萬沒有想到小傢伙施展的道法居然連她都無法破解。

之前小傢伙剛剛生出來的時候,又蹦又跳的已經嚇壞了葉曉倩,現在小傢伙的實力居然比她還高,這更把葉曉倩嚇得不輕。

就在這時,秦巖衝了進來,當他看到兒子正在上吊時,他立即對着魂鏈指去。

“砰”的一聲,魂鏈斷了。

小傢伙居然沒有掉下來,依舊懸浮在半空中。

原來小傢伙並沒有真的上吊,而是裝出了上吊的樣子。

看到這裏,葉曉倩懸着的心落了下來。

她拍着胸脯說:“嚇死我了。”

秦巖徹底被小傢伙氣壞了,他指着小傢伙破口大罵起來:“小王八蛋,趕快給我下來,否則的話我可真要對你不客氣了。”

看到秦巖動了真怒,小傢伙似乎也知道見好就收,立即吐了一下舌頭,從半空中飄落到葉曉倩的懷裏面,裝出可憐巴巴的樣子,壓低聲音對葉曉倩說:“媽媽,爸爸的樣子好可怕,我以後再也不調皮了,你不要讓爸爸打我的小屁屁,好不好?”

聽到小傢伙這樣說,秦巖一陣無語,他是又好笑又可氣。

“好了,別把孩子嚇壞了,你趕快給孩子取個名字吧!” 御鬼者傳奇 葉曉倩特別溺愛孩子,立即瞪了秦巖一眼。

剛剛喜得貴子,秦巖也不願意對兒子動粗,他點了點頭:“讓我想想。”

就在這時,秦昌齡他們也進來了。

看到重孫子勾在葉曉倩的脖子上,秦昌齡立即張開雙手對小傢伙說:“來來來,到祖爺爺這裏來,祖爺爺早就給你想好名字了。” 我和男主是死對頭 小傢伙從葉曉倩的懷裏跳起來,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然後坐在了秦昌齡的肩膀上,他晃盪着雙腳,笑眯眯的問:“祖爺爺,你給我起的什麼名字?”

秦昌齡將小傢伙抱進懷裏,愛憐地摸了摸他的頭笑着說:“前一段時間有人給祖爺爺託夢,他說讓你叫秦傲天。”

“誰啊?居然敢給祖爺爺託夢。”秦傲天一邊說一邊揪住秦昌齡的鬍子在半空總盪鞦韆。

秦昌齡被揪的喊痛,立即“哎呦哎呦”的叫起來。

他一把將秦傲天抱起來,用指頭點了點秦傲天的腦門:“你這個小淘氣,太頑皮了。”

“爺爺,誰給你託夢了?”秦巖好奇的問。

“一個我們的長輩。”

“哦,是我們的祖上嗎?”秦巖猜測道。

“不,是我們祖上的師傅,他姓趙。”說到最後,秦昌齡忍不住擡起頭向天空中望去,眼神充滿了崇拜和恭敬。

聽說對方是自己祖輩的師傅,秦巖覺得對方肯定是一個大人物。

特別是看到秦昌齡提到他時那崇拜和恭敬的眼神,秦巖更加確定。

富貴錦繡 “好了,不說這些了,浩明,你讓廚房今天好好的準備準備,晚上給小少爺擺喜宴。”秦昌齡轉過頭對秦浩明說。

秦浩明點了點頭,轉過身走了。

當秦浩明將命令傳下去後,整個秦家開始磨刀霍霍宰雞宰羊。

到了晚上,整個秦家一片張燈結綵,大家都沉浸在喜慶的氛圍中。

晚上八點,喜宴正式開始,秦巖和葉曉倩手拉這手,抱着秦傲天在秦家所有人的注目下走進了宴會廳。

當秦巖和葉曉倩坐到家主的位置上,主持人宣佈喜宴正式開始。

人們排着隊向秦巖和葉曉倩祝賀,並且送出了自己的賀禮。

周小雨和慕容雪菡看到葉曉倩幸福的樣子,他們兩個忍不住對視了一眼。

慕容雪菡有些害羞的問:“小雨姐,你說的那個事是真的嗎?”

周小雨點了點頭,非常肯定的說:“你放心,我說的是真的。”

今天慕容雪菡看到秦傲天活潑頑皮的樣子後,心裏面十分喜歡,她也想和秦巖要一個自己的孩子。不過她心裏面清楚,她是女鬼是不可能懷孕的,心情在瞬間跌進了低谷。

當週小雨看到慕容雪菡的樣子後,好奇的問她爲什麼心情不好。

慕容雪菡當即將自己的心思告訴了周小雨。

周小雨原本不願意將這個祕密告訴任何人,因爲她不想有人和她搶秦巖,但是考慮到慕容雪菡這麼多年來對秦巖的幫助,她覺得還是應該將這件事情告訴慕容雪菡。

聽說自己也可以爲秦巖生鬼娃後,慕容雪菡特別激動,她也想給秦巖生一個像秦傲天那樣的小寶寶。

“小雨姐,不知道你想不想給主人生個鬼娃?”

周小雨笑着反問道:“你說呢?”

看到周小雨的樣子,慕容雪菡覺得她肯定也願意。

“雪菡,今天晚上咱們就把主人拉到咱們的房間,我前半夜,你後半夜怎麼樣?”

“主人會不會累壞了啊?”慕容雪菡有些心疼秦巖。

周小雨笑着說:“怎麼可能,他那麼強壯,沒事的。你聽我的就行了。”

“那好吧!”慕容雪菡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喜宴過後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

秦巖準備回葉曉倩的房間陪葉曉倩和秦傲天。

這時周小雨飄了過來,悄悄的給秦巖傳音:“主人,我也想要一個鬼娃。”

聽到周小雨的話,秦巖就知道周小雨想做什麼了:“你還真是一天都不放過我,走吧!今天晚上就讓我滿足你這個心願。”

周小雨一邊走一邊說:“主人,我把能生鬼娃的事情也告訴了雪菡,雪菡說也想要一個娃。”

聽到周小雨的話,秦巖調侃的說:“莫非你們兩個準備一起上嗎?”

周小雨瞪了秦巖一眼:“我們纔不會那樣做呢,我們一個前半夜,一個後半夜。”

“那你們兩個就不怕把我累死啊!”

“主人,你是九陰九陽之體,怎麼可能累壞呢!”

聽到周小雨的話,秦巖一陣無語,再好的鋤頭也有崩刃的時候,更何況是人。

不過秦岩心裏面清楚,周小雨和慕容雪菡看到秦傲天后,肯定也想要一個自己的孩子,這是人的共性。

這就像人們買車一樣,看到同學和同事們都買了車,自己就也想買一輛,而且願望特別強烈。

回到屋裏,周小雨迫不及待的將秦巖就像玉米一樣剝光了。

就在周小雨準備開戰的時候,房樑上突然響起了“咯咯咯”的笑聲。

秦巖和周小雨忍不住擡頭向房樑上望去,他們看到秦傲天坐在房樑上。

秦傲天一邊晃着兩條小腿一邊嗑着瓜子說:“爸爸,阿姨,你們這是準備給我生個妹妹嗎?快點快點,我特別想看你們的動作片。”

聽到秦傲天的話,秦巖的臉都綠了。

周小雨更是害羞的低下了頭,他們根本沒有想到秦傲天居然跑到了他們的屋裏。

原本秦巖情緒高漲,但是讓秦傲天這麼一鬧,立即沒有一點感覺了。

“小子,你給我下來!誰讓你跑到房樑上的?你跑到這裏來,你媽知不知道,難道你既不怕她擔心嗎?”

“媽媽已經睡着了,我睡不着就來看看你們是怎麼給我創造妹妹的。爸爸,我好想要個妹妹啊!我高興的時候就揪着她的頭髮去玩,不高興的時候就揪着她的頭髮打她一頓,嘿嘿嘿,想想就好玩。”

聽到秦傲天這麼說,周小雨的臉都綠了,她沒有想到秦傲天居然這麼壞。

“哈哈哈!阿姨,我是開玩笑的,你看看你,臉都嚇綠了,我怎麼可能打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呢,那樣我不就變成混蛋了嗎?你們這些大人根本就經不起嚇,一點也不好玩!”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們了,你們繼續創造人類吧!”說罷,秦傲天就像老鼠一樣沿着房樑就跑了。

秦巖和周小雨對視了一眼,全都無奈的搖了搖頭。

“主人,你是不是沒有興致了?”看到秦巖情緒低落,周小雨無奈的問。

秦巖點了點頭,剛纔讓秦傲天鬧了一下,他的確沒有多少興致了。 “主人,我幫你培養培養吧。”周小雨躺在了秦巖的懷裏,手就像小蛇一樣向下面游去。

十多分鐘後,秦巖又來了興致。

可是就在這時,秦巖突然看到房樑上藏着一個小黑影。

小黑影露出小腦袋正聚精會神的看着他們。

秦巖眯起眼睛,向小黑影望去,這個小黑影不是別人,居然就是秦傲天。

原來秦傲天剛纔離開不是真的離開,他在外面繞了一圈後又折返回來。

當秦傲天看到秦巖發現自己後,知道自己藏不下去了,立即從房樑的角落中跳出來,對秦巖擺了擺手說:“爸爸,你們繼續,你們繼續,不會影響到我。”

聽到秦傲天的話,秦巖氣得差點吐血,高漲的情緒立即在瞬間跌到了谷底。

他念動咒語向秦傲天指去。

秦傲天“哇”的一聲怪叫起來,“嗖”的一聲跑掉了,同時“咯咯咯”的大笑起來:“爸爸,你太無情了,爲了要妹妹,居然要殺兒子。”

“臭小子,你再搗亂我打斷你的腿。”秦巖氣得破口大罵,卻又無可奈何。

其實讓秦巖真的對秦傲天下手,他是絕對不可能。

不過因爲秦傲天兩次搗亂,秦岩心裏面有了陰影,再也提不起興趣了。

他每次想辦事的時候,總感覺有一雙賊亮賊亮的小眼睛盯着他。

就這樣,秦巖抱着周小雨一直坐到了早上。

接下來的幾天,秦傲天動不動就跑出來搗亂,不過秦巖已經習慣了。

不知不覺中,一個月過去了。

有一天,就在秦巖處理公務的時候,一名秦家的弟子敲響了房門。

“請進!”秦巖大聲說。

“家主,唐皇帶着九窈來了。他要您娶他的女兒九窈爲妻,還說你如果不答應就留在秦家不走了。”

聽到這名弟子的話,秦巖突然想起了之前唐皇和他說過,這個月讓他去保市娶九窈,如果他不去,他就會把九窈送過來。

秦巖沒有想到唐皇居然真的這麼做了。

“好了!我知道了,我馬上出去!”秦巖站起來,對秦家弟子擺了擺手,示意他出去。

秦家弟子走後,秦巖整理了一下衣服,轉過身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進了議事大廳,秦巖看到唐皇帶着九窈坐在議事大廳的左邊,而秦昌齡以及自己父母坐在議事大廳的右邊。

其中九窈最爲顯眼,她穿着鳳冠霞帔,遠遠看去漂亮至極。

看到秦巖來了,秦昌齡他們立即站起來和秦巖打招呼:“家主!”

與此同時,唐皇也站了起來,不過他卻滿臉陰霾的看着秦巖,語氣不善地問:“秦巖,你什麼意思?爲什麼到了日子不去保市找我們?莫非你想悔婚不成?”

秦巖苦笑起來,他走到唐皇身邊,尷尬的解釋起來:“我當時以爲你是在開玩笑,所以就沒有當回事。誰能想到你說的是真的。”

聽到秦巖的話,唐皇勃然大怒:“誰給你開玩笑了,我說的可是真的。”

九窈抓住唐皇的胳膊搖了搖,示意唐皇不要生氣。

唐皇拍了拍九窈,對九窈點了點頭。

他調節了一下心情,用相對緩和的口吻對秦巖說:“以前的事情我們就不要去說了,今天我把人給你帶來了,你看着辦吧!”

秦巖什麼也沒有說,轉過頭向秦昌齡望去。

畢竟長輩在這裏,婚姻大事需要長輩來決定。

秦昌齡哈哈大笑起來,他走到唐皇面前說:“唐皇,不是我們不願意娶九窈,只是秦巖已經有老婆了,我們不可能因爲九窈而將他的髮妻給休了。如果九窈非要嫁給秦巖,估計只能和葉曉倩並列爲妻了。”

唐皇擺了擺手說:“這些都不是問題,我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不是很正常嗎?秦巖只要娶了九窈,哪怕他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我也無所謂。”

“既然這樣,那就定了吧!”秦昌齡點了點頭,然後向秦巖望去。

秦巖苦笑了一聲,也同意了。

其實秦巖對九窈也頗有好感。

“那太好了,咱們今天就把事情辦了吧!”唐皇當即決定。

“是不是太快了?”秦巖睜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說。

“我不是說過了嗎?今天是個好日子,今天辦最合適。”唐皇非常確定的說。

“那好吧!”秦巖點了點頭,只能答應。

三個小時後,秦家開始張羅秦巖的婚禮,但是秦家人總覺得怪怪的,因爲他們家主娶得不是人,而是唐朝的女殭屍,雖然對方貴爲公主,但是畢竟她是殭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