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昊隨後恢復消失形態。

接著混亂逃離。

「刺客?刺客在哪?!」

從駐地內出來的增援終於趕到,但也已經晚了。

只能直愣愣的看著地上倒下的巡衛郎,陷入沉思。

「卧槽,魔族那把那麼喪心病狂,居然還刺殺我們的NPC?」

有玩家咽了口唾沫。

但是老玩家對此那是見怪不怪,畢竟刺殺的事情早就已經有發生過。

「你還別一驚一乍的,這事情都不知道發生過多少次了。」

「兄弟你別怕,咱們也有刺客去刺殺魔族的NPC,這種事情習慣就好。」

「卧槽,還有這種事情。」

稍微在駐地里待久一點的玩家對此根本不屑一顧。

畢竟…

一旦跟玩家牽扯上的關係,那麼就會複雜很多。

這刺殺也不過是常規操作而已。

與此同時。

秦昊早已經遁走,並且已經向著深淵之城靠近。

….

等回到深淵之城后,秦昊交了任務之後,終於跨身進入總積分排名的前一百名!

【叮!】

隨著一聲系統提示的響起。

相比是進入一百名之中,從邪門團的成員成功晉陞成為魔族直屬部隊的一員。

打開屬性面板:

【角色綁定:秦昊】

【角色:魔神戰士】

【種族:魔神】

【等級:28(8915000/62000000)】

【品質:5星,迅捷的,勇猛無畏,附加特性,力量增加150%,移動速度增加50%,穿刺增加5。】

【力量:622】

【敏捷:184】

【體力:153】

【攻擊力:物744-873/魔攻186-258】

【防禦:物防529/魔防218】

【生命值:8600】

【天賦:死亡降臨,提升20%暴擊率,提升50%暴擊傷害,50%幾率3倍暴擊傷害】

【天賦:永夜之軀,攻擊一次目標,可將百分之三十的輸出轉化成生命值,百分之十的概率對敵方造成中毒效果。】

【天賦進化碎片:0/100(5星)】

【品質進化點:0/100(5星)】

【聲望值:27890(滔天罪行)】

【親密角色:沐清水(好感度:5500)】

【魔族直屬部隊:可任意調遣普通的魔族士兵,並且獲得的積分增加1.5倍。】

….

目標終於達成,秦昊也算是可以鬆一口氣了。

折騰了一整天。

終於從0點積分成功進入百強之內。

雖然…

以目前的情況還是不足以可以說是樂觀,但起碼還是有了點進度。

隨後將信息通過郵件發送給鳳兒,再等待下一步指令。

滴滴滴!

隨著郵箱響起,打開之後確定是鳳兒來信。

面對秦昊如此神速的打成第一個目標,鳳兒對此更是吃驚,五個人之中,秦昊是第一個混入到魔族直屬部隊的人。

至於楚天他們,現在什麼消息都還沒有,估計也跟之前的秦昊一樣,為如何進入積分百強而煩惱吧。

而鳳兒也沒有廢話太多,直接跟秦昊說明了下一個目標。

。 陳寧知道西方一些遊俠跟刺客高手們,喜歡將武器淬毒,不過他以前倒沒有遇到過對手武器淬毒,所以今天有點大意了。

馬修是斬龍特遣隊數百名高手之中,最強的存在。

不過這傢伙很狡猾,一直隱忍着不肯出手,而是不斷的指揮催促強者們進攻。

他在觀望,在等待,他要尋覓最佳出手時機,擊斃華夏大都督。

陳寧中毒發作的細微變化,很快就讓他發現了。

他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抹獰笑:「哈哈,大家加把勁,這傢伙被瓦娜的抓上,中毒了。」

「他堅持不了多久,斬殺華夏大都督的機會來了。」

各國強者們,本來剛剛被陳寧殺得有些抬不起頭,他們剛剛萌生懼意。

突然聽到馬修的話,一個個瞬間重新打了雞血,嗷嗷的再度朝着陳寧殺來。

典褚跟八虎衛,拚死守護在陳寧身邊。

典褚也發現了陳寧中毒,他一邊橫起戰刀抵擋敵人,一邊焦急的道:「大都督,你中毒了,我跟虎衛們抵擋一陣,你先撤吧。」

八虎衛們也一邊抵達洶湧如潮的敵人,一邊紛紛道:「是啊,大都督,你快撤,我們殿後。」

典褚跟八虎衛雖然勇猛!

但是猛虎架不住狼多,陳寧若強行突圍,成功幾率很大,但是留下殿後的典褚跟八虎衛,面對數百名世界級強者們的圍攻,估計要全軍覆沒。

陳寧冷冷的道:「我們北境軍有傳統,若是戰場有變,需要撤退。」

「首先是新兵先撤,旋即是老兵撤退。軍官撤退,首先是尉官撤退,然後是校官,最後才是將軍。」

「我們北境軍,只有殿後的將軍,沒有扔下士兵戰友逃跑的將軍。」

「所以現在事態緊急,我來殿後,你們先退。」

北境軍之所以能夠成為華夏所有軍區裏面,戰鬥力最強的存在,除了陳寧實力強悍之外,還以為北境軍一直延續的光榮傳統。

北境軍的前規矩是,撤退時候,必須是新兵先退,然後到老兵;必須是尉官校官先退,然後是將軍。

也因此,北境軍的將軍犧牲率是全世界最高的軍隊。

但是,北境軍的新兵們,還有北境軍的中下層軍官們,也往往是深受刺激,最發奮向上的軍人。

往往將軍跟老兵們犧牲,新兵跟中下層軍官們磨礪向前,很快就成長起來,肩負起重擔。

這樣,老兵犧牲,新兵成長成為老兵,又帶領新兵,循環不止,生生不息。

也因此,北境軍的由上到下,軍官們都很年輕。

北境軍的將軍們,在華夏所有軍區之中,都是最年輕的一批。

現在,情況危急,陳寧準備親自殿後,讓典褚跟八虎衛們先撤。

可是,典褚是陳寧的警衛隊長,八虎衛是陳寧的警衛隊。

警衛隊怎麼可能拋棄首長,獨自他逃命的。

因此,陳寧不撤,典褚跟八虎衛也不撤。

陳寧怒道:「好,既然大家都不撤,那就豁出去,殺光眼前這幫狗東西為止。」

典褚跟八虎衛齊齊的吼道:「好,我們陪同大都督,生死與共。」

陳寧不再留手,反手拔出一把戰刀,強忍着劇毒發作帶來的頭昏腦漲,閃電般殺向敵人。

唰!

戰刀如同流光破空,一閃而沒。

數名斬龍特勤隊的高手,直接被陳寧斬掉腦袋,齊齊栽倒。

陳寧手握戰刀,強壓不適,抓緊時間殺入敵人叢中,準備跟死神賽跑,爭取在劇毒全面發作之前,解決這場殘酷的戰鬥。 準備晚飯的時候,兩女從房間里走出來,開始幫昊母洗菜做飯。

昊帥看著兩個大美妞勤勞的身影,心裡不由的連連讚歎。

真是勤勞賢惠的妞,絕對的居家良婦啊!

三人一陣的忙碌,一桌子香噴噴的飯菜就擺在了桌上。酒

於是,一家人加上潘雨晴,開始樂融融地坐在一起吃晚餐。

「小帥,這個檸檬鴨怎麼報名可是你晴姐做的喲,好好吃的,你快試試!」

昊母一邊給兒子夾菜,一邊嘴不停的嘮叨著,生怕兒子也不知道一樣。

昊帥夾了一塊放進嘴裡咀嚼著,然後豎起大拇指:「晴姐,手藝不錯哦,我都巴不得你留在家裡當御用廚娘了,呵呵!」

「啊!」

面對著長輩,即使潘雨晴再開朗,也不由的嬌霞滿面。

同時又在暗惱昊帥的口無遮攔,在昊家當御用廚娘,那不真成那個家庭什麼婦,一輩子幫這臭小子洗衣做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