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秦風着即下令大赦天下,一時大遠國萬民歡騰。

秦風又把從南宮慎那份餘黨名單上人都召進京來,當着他們的面把名單撕成碎片,以示既往不咎之意,南宮家餘黨感激涕零,都在秦風面前宣誓效忠。

別人當了皇帝興高采烈,秦風當了皇帝卻不勝其煩,每天的公文足有一人多高,而他看一本看到一半就會打瞌睡。

他有些後悔上了這賊船。

可這賊船上了就下不了了。

這一天,邊關傳來告急消息,大進國增兵三十萬,渭水、流雲和馬川三座城市再度失陷,大遠國十幾萬兵馬退守赤炎城,固守待援。

此時大遠國已沒有多少可調的兵馬,郭家和魏家在阻截南宮家的戰爭中損失也不小,南宮家投降的兵馬卻又不大可靠。

最後秦風從虎衛軍裏抽調五萬人,郭家和魏家各出二萬人馬,南宮家投降的兵馬中抽調一萬人,組成十萬兵馬,由聶宏率領向赤炎城出發。

秦風決定親自出徵,一是他聽說老對手肖恨這次親自領兵,二是他正愁找不到理由離開皇宮。

郭子盈和魏天雲聽說,找到秦風,堅決不讓他離開,他們的理由很簡單,秦風初登皇位,立足不穩,再說秦風現在已是皇帝,不宜親征前線。

秦風問道:“朕不親征,你們誰又有那個能力打敗肖恨?”

郭、魏二人默然。

秦風道:“朕讓大哥先幫着處理國家大事,他做得絕對比我好。”

郭魏二人知道秦風說的是實話,秦立做太子時曾參與國家大事管理,經驗比秦風豐富得多。

“可是……”郭子盈還想說什麼。

秦風知道他想說什麼,打斷了他,道:“不用說了,皇宮裏還有皇叔公撐着,朝廷裏有你們倆撐着,沒人敢亂來的,另外,兵權在朕手裏掌握着,諒他們也翻不起什麼浪來。”

二人見勸不了秦風,只好默默不語。

出征前,秦風親自去和郭倩告別。

郭家老小聽得秦風親自前來,現在秦風可是皇帝,他們全都到門外來迎接秦風。

秦風見滿地都是跪着的郭家人,不禁好笑,道:“都起來吧,這裏不是朝堂,朕不習慣人家給我下跪。”


衆人起來後,秦風左尋右找卻不見郭倩,不禁問郭子盈:“倩兒呢?”

郭子盈嘆道:“她一個躲在書房裏不肯出來見人。”

秦風知道是因爲自己的原因,一定是郭子盈跟她說了自己的事。

他走進書房,只見郭倩一個人坐在窗前流淚。

秦風偷偷來到她身後,突然伸出頭在她眼前做了個鬼臉,郭倩嚇了一大跳。

待看清是秦風后,她不依不饒地掄起粉拳在秦風身上一陣亂打。

秦風則大叫“謀殺親夫啊。”

嚇得郭倩趕忙住了手,秦風現在是皇帝,她可要穩重一些了。

二人想起過去一起開心的日子,不禁互相會心一笑。

“別鬧了,當了皇帝還這樣,傳出去被人笑話。”郭倩道。

秦風卻道:“怕什麼,我又不是做見不得人的事。”

說到見不得人四個字,郭倩的臉一紅,低下了頭。

給秦風這樣一攪和,郭倩覺得心情好多了。

秦風回來後忙這忙那,並不是很多時間陪她,現在皇宮好不容易纔平靜下來,她也對自己的未來充滿憧憬,秦風卻又要遠赴邊疆。

秦風只好安慰她:“等我打退大進國的肖恨我就回來,時間不會太久的,沒有國,哪有家?”

郭倩道:“我跟你一起走吧,在路上還可以照顧你。”

秦風暗笑,這個嬌弱的千金大小姐,指望她照顧自己,她不要自己照顧就謝天謝地了。

他只好道:“這一路上舟車勞頓,你吃不了這個苦,放心,我會想你的。”

郭倩一想也是,自己什麼都不會,去了也是徒添累贅。

可是她聽說前線兇險異常,她幽幽地道:“你一定要活着回來。”


秦風撫了撫她的臉,笑道:“你放心,我死不了的,我還要回來跟你生一窩的孩子。”

郭倩掄起拳頭作勢又要打,突然想到他已經是皇帝,只怕是再也回不到過去那種日子了。

二人又聊了會,秦風覺得郭倩越來越拘束,再也沒有過去那種小兒女情態了。

見時候不早,秦風站起來向郭倩告別。

他在郭倩額上輕輕一吻,便向外走去。

他知道郭倩是大家閨秀,不像木夕依那樣是江湖兒女,因此他二人的交往都是發乎情,止乎禮。

告別郭倩,回到皇宮,他徑直向賦技閣走去。

皇叔公仍舊佝僂着身子,坐在賦技閣門前喝酒,但來來往往的皇族人都恭敬地叫着“皇叔公。”

他逐一向他們點頭。

“皇叔公現在人氣很旺啊。”一個聲音笑道。

在場來借賦技書的皇族青年見是秦風,慌忙跪下大喝萬歲。

秦風皺了皺眉,到處有人下跪的感覺並不好,特別是時間長了以後,令人厭煩。

他只好道:“平身,不必多禮。”

衆人站起來。

秦風揮揮手道:“你們忙你們的吧。”

衆人陸續散去。

皇叔公眯着眼睛,並沒有出來下跪,道:“還是陛下人氣旺啊。”

二人相似一笑。

秦風並沒有怪罪他,相反覺得這樣纔不拘束。

他在皇叔公面前坐了下來。

皇叔公突然問道:“你老子死的那兩天,你到底去哪裏了?還要我老頭子爲你遮羞。”

秦風嘆了口氣,把當時的過程跟皇叔公說了一遍。

皇叔公道:“想不到慶王心計如此之深,看來以後你還是要防着他點。”

秦風笑道:“有皇叔公你坐鎮,我怕什麼。” 皇叔公道:“你今天來找我,該不會是來跟我老頭子瞎扯淡的吧,快說,你小子有什麼事?”

秦風道:“邊疆告急,我想親自去一趟。”

皇叔公道:“偌大一個大遠國,難道就沒有一個能打仗的人才,還要你御駕親征?”

“不是沒有,而是我不放心。這次是大進國的九皇子肖恨親自帶隊,他可是個厲害人物,萬一他們打進來,大遠國就危險了。”秦風不敢說自己在皇宮裏呆不住。

皇叔公也聽說過肖恨的名字,據說他是西北大陸上第一天才。

皇叔公道:“那每天那麼多的國家大事怎麼辦?”

秦風笑道:“政事我會讓大哥處理,他可比我有經驗多了。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讓您多盡一份心,替我看着秦戰和秦仁,不要讓他們亂來。”

皇叔公道:“好吧,不過,你大哥就不用看了?要是他想當皇帝呢?”

秦風笑道:“我把調兵的令符放在你這裏,他們想折騰也翻不起什麼浪來。”

皇叔公也笑道:“你想把我這老骨頭剩下的幾把都拆了啊?好吧,我就拼着這把老骨頭了,不過你記得早點回來,不然等你回來就替我收屍了。”

大先生 ,道:“我記住了。”

告別皇叔公後,秦風向秦立住處走去。

秦立自從秦風當皇帝后暫時住在皇宮裏養傷。

“大哥,傷好些了沒有?”秦風見秦立正在院裏活動,笑着問道。

看見秦風,秦立心情很複雜,他自以爲聰明,以退爲進,本想找個機會出人頭地,沒想到秦戰比他藏得還深,終究還是敗在秦戰手裏。

倒是秦風,當初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裏,沒想到他會天賦突飛猛進,連秦戰也沒能戰勝他。

“陛下。”秦立雖是大哥,但見了皇帝還是要下跪的。

秦風一把托住他,不讓他下跪。

二人在院子裏的石桌旁坐了下來。


“陛下,今天怎麼這麼有空?”秦立知道當皇帝是很忙的。

秦風道:“大哥你以後私下叫十弟就好了,叫陛下我一點也不習慣。”

秦立道:“好吧,陛……噢,十弟。”

秦風道:“有件事想找你商量一下?”

秦立疑惑地道:“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

秦風知道秦立雖然也有心計,但沒有秦戰那麼陰險,當下也不隱瞞,將邊關告急之事對他說了一遍。

他想起當時自己一路遭人追殺的事,接着道:“肖恨此人天賦突出,而且不達目的絕不罷休,據說是肖寅指定的接班人,我怕朱烈他們一不小心,失了赤炎城,大遠國就危險了。所以小弟想親自出馬到邊疆看一看。”

秦立皺眉道:“爲帝者應運籌帷幄於千萬裏之外,十弟如果親涉險地,恐怕不大妥當。”

秦風笑道:“事關重大,我還是不放心,所以我非去不可。”

秦立道:“既然你已經作決定,我也不好阻攔,不過朝廷每天這麼多國家大事怎麼辦?”

秦風微笑道:“這正是我來找大哥的原因。”


秦立愕然道:“找我?”

秦風點點頭道:“小弟對處理政事一點經驗也沒有,前幾天還批錯了幾道公文,我知道大哥當年做太子時曾幫父皇處置了很多大事,據大臣們說曾享譽一時,小弟想請大哥在小弟不在皇宮的時候全權處理國家大事,大哥不會推辭吧?”

秦立道:“話雖如此,不過這樣恐怕會引來衆兄弟和一些大臣的非議。”

秦風道:“不管爲君還是爲臣,目的都是爲了國家爲了家族的利益,你又何必爲了這些小問題而推辭呢?”

秦立的心結解開,當下點點頭道:“好吧,你安心地去,我會幫你打理好一切。”

“保重。”

“凱旋歸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