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劇
  • 0

秦飛雪停頓一會,從許豪身上收回目光,扭頭看向其他人,吩咐道,「打掃戰場,勘察情報!」

「是!」

青衣衛們作出反應,紛紛散開。

便有一名青衣衛來到許豪面前,開始做筆錄。

許豪的嫌疑很小,但鎮撫司不會放過一絲一毫,該詢問的詢問,該驗證的驗證!

面對邪道,面對妖物,任何小心敬慎都不為過。

這也就是大秦王朝內天地靈氣稀薄,不然,許多妖物的能力會放大到最大,那才是詭異且恐怖!

在大秦王朝之前的朝代,人類簡直是妖物的食糧,邪道的奴隸,動輒成為妖物的血食,邪道能力的養分。

大秦王朝之所以繁榮安定,安居樂業,很大程度就是因為收攏了疆域內的天地靈氣,讓邪道妖物無法快速強大,還有鎮撫司的強力鎮壓以及毫不放過!

許豪理解地有問必答,十句話有九句真,其中一句半真半假!

有過進入鎮撫司的經驗,此刻的許豪表現得遊刃有餘。

不過,許豪依稀能夠感覺到問話的青衣衛帶著點點排斥情緒!

許豪沒有深究。

這次意志力提升后,他再去副本遊戲世界對付暗影妖就會輕鬆極多,甚至,他這一次要打通木樓三層。

到時候,或許會有更好的獎勵吧!

只要自身實力足夠強,許豪就能夠無視別人的看法,到時候,選擇就會更多!

比如,他如果有地階,甚至天階實力,或許可以選擇拯救如煙姑娘的選項,以後就算是連環任務,他也能夠做到遊刃有餘。

但許豪一想到如煙姑娘最後的面容,砸了咂舌,將這個想法拋卻。

詢問到深夜,又經過諸多驗證,確切證明許豪並未有任何負面的能量,最後才放任許豪離開。

許豪扭頭看向破碎的奪萃樓,唉聲一嘆。

人各有命。

他都那樣提醒了,這些狐朋狗友們還是執意前往。

色字頭上一把刀啊。

就像他,如煙姑娘的美色都撼動不了他的內心分毫!

許豪快步奔向江北城,沒有動用身體人階的力量。

許豪邁開步子,走進江北城,隨即稍微加快了步伐,趕往許家。

夜裡,許大頭等人沒睡,來回地跺著步子,他們正等待著許家探子的回報。

江北河的陣仗,已經被人知曉,只是詳細的情況還不明!

許大頭見到許豪回來,皺著眉頭,問道,「你剛在外面?」

按照許大頭所了解的,許豪此刻應該在與齊平安等人吃飯喝酒才對!

許豪隨口答道,「剛出去做了一點事情!」

許大頭關心地提醒道,「自己多注意一點,最近江北城有些不太平!」

「好!」許豪回應了一聲,隨即快速奔向自己的庭院。

庭院的房間里,齊平安等人依舊酩酊大醉!

許豪吩咐人安排了齊平安后,他回到自己的住處,略作整理,便將鎧甲穿在身上,走下密室。

密室之中,許豪取出滅妖法器,象牙刀,一身武裝到牙齒后,他念動了傳送。

下一秒,許豪再次睜開眼眸,已經出現在了322房間。

剎那間,許豪與暗影妖的猩紅瞳孔對上,火花四濺!

「上次你攻擊老子,現在,百倍奉還!」

話語還未落下,許豪便第一時間扣動了滅妖法器。

嗖嗖嗖。

靈石的能量,經過滅妖法器陣紋的加持,不要錢地傾斜而出。

而暗影妖也沒有遲疑,一瞬間就散發惡意,想要侵蝕許豪。

在暗影妖眼裡,許豪就是血食。

可惜,如果是一開始的許豪,他或許還會被暗影妖迷惑,被其左右,可現在,他的意志力得到了巨大的加強!

區區惡意形成的能力,根本無法撼動許豪分毫!

無形妖物,最讓人驚悚的就是其能力,一旦防禦不住,再強的人都會任妖宰割,可一旦防禦住了,情況就會截然相反!

現在,是許豪佔據絕對的上風。 神棲草,在武道界,屬於蘊含劇毒的草藥。

從一株神棲草中提煉出來的毒素,足以毒死十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

若是毒素的分量足夠多,提煉得足夠精純,煉製成神棲毒丹,甚至能夠毒死一位半聖。

當然,要煉製一枚神棲毒丹,至少也要上百株神棲草。而且,必須是六品煉丹師親自出手,才能煉製成功。

神棲草雖然有劇毒,可也是修鍊假神之身,必不可少的輔助藥物。

「對於血肉之體來說,神棲草是劇毒物質。可是對於武魂來說,卻沒有任何毒性,吸收神棲草的藥力,加上特殊秘法的輔助,甚至能夠讓武魂,呈現出神聖的幻象。」

張若塵小心翼翼的打開裝着神棲草的木匣。

木匣,剛剛打開一道縫隙,黑色的毒氣,就從木匣中逸散出來,充滿整個時空晶石的內空間。

張若塵早有準備,調動空間領域的力量,控制毒氣的流向,使毒氣根本無法靠近他的身體。

與此同時,一道白色的光柱,從張若塵頭頂衝出來。

光柱中的光點,凝聚成武魂,懸浮在半空。

在張若塵的控制之下,一滴半聖血液從面前的玉瓶中飛出來,簡直就像是一輪赤紅色的小太陽那樣的明亮,散發出來的氣息十分膨大,很快與武魂融合在一起。

融合半聖血液之後,武魂竟然稍微凝實了幾分,開始緩緩的吸收神棲草中散發出來的氣體。

「修鍊『假神之身』,最好還是使用半聖之光。

既然沒有半聖之光,就只能用半聖血液代替。」

張若塵在赤空秘府,一共得到六十四滴半聖血液,耗用了一滴,還剩六十三滴。

憑藉六十三滴半聖血液,加上神棲草的力量,足以將「假神之身」凝聚出來。

半聖血液和神棲草都極其珍貴,價值連城,讓張若塵十分心痛。可是想到,一旦修鍊成「假神之身」,今後就能肆無忌憚的吸收祭祀之力,享受神靈一樣的待遇,他的心就十分激動。

只要不是半聖級別的存在,就無法看穿張若塵的假神之身。

整個天魔嶺三十六郡國,又有幾位半聖?

就算真的有半聖,那種級別的人物,估計也很少在世間露面。

張若塵比誰都清楚半聖的力量有多可怕,半聖哪怕只是一個眼神盯過去,也能將天極境的武者殺死。

天極境,只是武道的巔峰,在武者之中可以稱為神話。

而半聖,已經超越了武道,打破了人類的極限,甚至連壽命都遠遠超過普通人類。

一天一夜之後,那一滴半聖血液被武魂完全吸收,與武魂融合在一起。

張若塵的武魂似乎有壯大了一些,竟然散發出淡淡的神聖之氣。

「嘩!」

第二滴半聖血液從玉瓶中飛出,化為一道龍形的血氣,就像一套龍形鎧甲覆蓋在武魂的表面,繼續吸收神棲草散發出來的氣息。

張若塵盤坐在地,雙手不停結出印法,將真氣不斷注入魂脈,補充武魂所需的真氣。

時間就這麼一天一天的過去,在時空晶石中的張若塵,完全不知時間的流失。

距離冬至日的祭祀大典,只剩最後兩天時間,天空,降下大雪。一夜之間,原本紅牆綠瓦的王城,變成了一座冰雪之城。

雲武郡國的八流家族,林家,發生了一件天大的喜事。

林家的第一高手「林敬業」,突破到天極境,成為雲武郡國武道界的一大盛事,前去林府道賀的人不計其數。

要知道,整個雲武郡國知名知姓的天極境武者,全部加起來,也就只有十四位,每一個都是蓋世強者,猶如神話一般的存在。

誕生一位天極境武者,林家在雲武郡國的地位,立即就會攀升到一個新的高度,甚至在朝堂上也會有一定的話語權。

此刻,林家的府院,正在召開家族會議。

已經年過七旬的林敬業,看上去卻只有五十來歲的樣子,坐在最上方的位置,身上散發出一股不怒自威的強大氣勢。

天極境武者的強大真氣波動,像是鎮壓得整個屋子中的空氣也跟着凝固,無法流通,讓人感覺到恐懼。

林奉先、林恩伯、林夕照等權勢人物,全部坐在下手方。除此之外,林辰裕和林濘姍等年輕一輩的天才,也都參加會議。

林奉先做為林家的當代家主,站起身來,最先發言,道:「既然父親突破到天極境,我們林家也可以光明正大的成為七流家族。只有成為七流家族,林家的勢力必定擴增十倍以上。」

林辰裕是林家年輕一輩的第一高手,冷笑一聲:「林家想要成為七流家族,還差一個契機。」

「什麼契機?」林奉先問道。

林辰裕道:「想要成為七流家族,就必須得到王族的支持。濘姍已經滿了十六歲,是時候完成兩年前訂下的婚約。只要濘姍嫁給了七王子,林家在雲武郡國的地位必定變得更高。到時候,自然可以順理成章的成為七流家族。」

林奉先微微皺眉,沒想到林辰裕會提這件事。

兩年前,七王子和林濘姍的訂婚,林奉先是舉雙手贊成。

可是,後來他打聽到,七王子真正想要迎娶的人是雲台宗府宗主的女兒,韓湫。林濘姍就算嫁給七王子,也只能做一個小妾,地位相當卑賤。

韓湫是何等身份?別說是林家,就算是雲武郡國的王族,也不敢招惹她。林濘姍若是與她一起共侍一夫,豈有好果子吃?

林奉先畢竟是林濘姍的父親,自然不希望將女兒往火坑裏推。

林濘姍與七王子已經訂婚,並且已經到了約定成親的時間,現在想要悔婚,恐怕已經遲了!

不過現在,林家誕生了一位天極境的武道神話,或許事情還有轉機。

林奉先立即對着坐在上方的林敬業拱手一拜,道:「父親,我覺得濘姍嫁給七王子,未必是一件好事,說不定還會給林家惹來大禍。」

林敬業冷哼了一聲,道:「當初我就說過這件事不可為,你們偏不信,現在知道後悔了?若是當初,濘姍能夠與塵兒走在一起,那該多好……哎!」

坐在下方的林濘姍,聽到林敬業提到張若塵,雙眸也是微微一亮,可是很快就黯淡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