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種種仇恨,銘刻在了林仁骨子裡,難以洗刷,如今這趙家再次上門,咄咄逼人,林仁若是再忍讓,那他,就不配稱為「小霸王」。

「轟隆……」

林仁殺氣滔天,神芒大掌越發恐怖,原本冰冷的空氣此刻更是瀰漫出了一股股森冷寒意,一片片雪花憑空而現,墜落在地面,竟然發出鏗鏘之聲。

恍惚間,眾人彷彿看到了天地滅絕,一切皆被磨滅,肅殺氣無窮無盡的景象,這是因為林仁心隨意動,在殺氣的作用下不由自主的施展出了北極拳意。

肅殺,凋零,滅絕,恐怖……

相比於南極拳的霸絕天下,北極拳的殺傷力無疑更恐怖下,一瞬間而已,趙家那群人的眉宇間都浮現了冰雪。

「轟隆……」

四極八荒拳兩大奧義齊齊出現,誰人能當?林仁迎風而立,在他面前,趙家眾人生生被他一巴掌從空中拍了下來,砸在了地面,泥土飛揚,一個大坑出現。

說到做到,說要扯下來就扯下來,這樣的林仁,霸氣無雙,嫣兒看得目光都呆了,痴醉無比。


林田村人激動無比,不少飽受趙家摧殘的老者更是老淚縱橫啊!

因為趙家,他們背井離鄉,無法祭拜祖宗,因為趙家,他們飽受苦難,寄人籬下,任憑趙家欺辱,因為趙家,他們尊嚴丟失,過盡了苟且偷生的生活。

如今,趙家在眾目睽睽下,被人一巴掌拍了下來,這是何等的解恨,何等的暢快,尤其是這個人還是林仁,是他林田村的後輩。

林仁用實力告訴了世人,我林田村不是好欺負的,我林田村也能出天才,趙家是強,但是我林田村也不差,你家能出趙椯,我們能有林仁。

地面上塵土飛揚,林仁冷漠的看著砸在地面的趙家眾人,氣機恐怖,硬生生以一人之力鎮壓著他們。

趙家來人中也就趙天啟和那個神秘趙家公子是胎息境,而且都不是胎息巔峰,其他人都是鍛體層次,所以林仁只需要鎮壓趙天啟二者即可,其他人根本無力反抗。

在憤怒和殺氣的作用下,林仁滿頭長發無風自動,戰力更甚從前。

「你……敢辱我趙家?」大坑中,趙天啟死死咬著牙,怒火滔天的道。

這樣的下場,這樣的場面,之前誰人能想到?他們習慣了高高在上,這麼多年來無人敢這樣對待他們趙家的人,如今林仁這記耳光打得實在是太疼了。

「有何不敢,你趙家是天王老子嗎?」林仁冷漠道,而後袖袍一甩,一巴掌就扇在了趙天啟的臉上,打得他牙齒都噴了出來。

「整日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殊不知,爾等在我眼中連豬狗都不如,全是一群狗仗人勢的小人。」林仁冷哼道,在氣場上完全壓制了這些趙家人。

林仁這一年在外經歷的生生死死比這些趙家人加起來還要多,那種血與火中磨礪出的霸氣與凌厲,趙家這群人根本無法想象,他們都是溫室里的花朵,怎麼可能承受住林仁的氣場,當即就有幾人被林仁那無邊殺氣給嚇得尿褲子了。

「林仁,你就不怕我兄趙椯親自降臨嗎?他若降臨,光憑藉王侯威壓就足以碾壓你,還不快快收手,然後俯首稱臣,為我趙家所用,這樣還能留你一條狗命。」趙天啟冷哼道,事到如今,他依然囂張無比。

聞言,林仁怒極而笑,都到了這種時候,這趙天啟竟然還想叫林仁成為他趙家的戰奴,簡直讓人擔心他的智商。

「他要來,來便是了,就算他不來,待我天法境之時,也定然殺上門去,了解這種種恩怨。」林仁無所畏懼的道。

萬界仙帝

聞言,趙家眾人都氣得直哆嗦,他們引以為傲的趙椯,堂堂聖靈侯,竟然並不被林仁放在眼裡,更是放言日後要主動殺上門,這是何等的猖狂,讓趙家眾人怎麼接受得了。

「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這時候,那個神秘的趙家公子開口了,年歲不大,可眼中的沉穩之色卻勝過諸多大人。

「轟隆……」

說罷,此人身上就有符文凝聚而出,滔天神芒爆發,藍色的神芒晶瑩無比,凝聚成了一朵朵蝴蝶,翩翩起舞,翅膀扇動間產生一股股偉岸的力量,要抗衡林仁。

此人,赫然也是一位純色級別的天驕,看起來貌不驚人,實際上實力強悍無比,與小炎王那種級別的人物相差無幾。

「你是趙家第几子?」林仁早就察覺出了此子的不凡,所以沒有任何驚訝與震撼。

「趙家六公子!」此人淡淡道,身體內部種種玄奧的神通符文迸發出來,那裡絢爛無比,藍色神芒如此耀眼,一股股宏大的波動在爆發,最終他掙脫了林仁的鎮壓,破空而出,凌空而立。

林仁沒有意外,他沒有動用四極八荒拳來鎮壓眾人,所以被此人掙脫出來也很正常。

「趙家六公子,趙明軒,果然名不虛傳。」林仁打量這少年一番,評價道。

對於這趙明軒,林仁並不陌生,很早之前就聽說過他的事迹,乃是一名超級天才。

趙家公子眾多,其中有如同趙天罡那樣的廢物,有如同趙天啟這樣的平庸之輩,而超凡脫俗之輩,除了趙椯外自然也有其他人。

趙家六公子趙明軒就是除了趙椯外的一個很強的少年,天資聰穎,若非趙椯光芒實在太強,說不定他也早就名震全大陸了。

不過此人的性格很低調,屬於那種默默無聞,一旦爆發卻又驚天動地的人物,這點從此刻就可以看出來。

「辱我趙家者,縱千刀萬剮也不為過,你很強,若是同階,我不是你對手,但很可惜,你我不是同階,而且,你的身上有我趙家的奴印。」趙明軒淡淡道,丰神如玉,一襲長衫隨風而動,殺氣如柳絲般,飄散在空中。

「趙家的人,果然都是一副眼高手低的模樣,看來方才我高看你了!」林仁冷笑道,顯得不以為意。

「鏘鏘……」

見狀,趙明軒眸光陡然一凝,而後袖袍一甩,直接從空中轟殺了下來。

「隆隆……」

他雙手捏印,氣血澎湃,神力雄渾無比,臂膀揮動間,藍色神芒如同波濤洶湧的海浪般席捲天上地下,一重又一重,形成九百九十九重后席捲而下,像是一片汪洋降臨。

這種氣勢,十分恐怖,純色資質的胎息神修果然強得可怕,全力出手之下稱得上驚天動地,風漸行等人皆變色。

林仁面色淡然,他在小遺迹中對決的純色神修和純血太古妖族後裔何其多,豈會在氣場上被壓制。

「鏘鏘……」

林仁青竹劍氣迸射而出,粗大的青竹劍影上面繚繞著雄渾恐怖的氣血,像是一道道染血長劍出鞘一般,殺氣驚天動地。

滔天藍色神芒海浪襲來,厚重無邊,威壓天地,而林仁青竹劍氣犀利無比,鋒銳無邊,披荊斬棘,破開了重重海浪,直奔海浪後面的趙明軒。

「鏘鏘……」

趙明軒神色不變,手指上藍芒閃爍,其指若劍,與林仁的青竹劍氣碰撞,像是絕世神兵在對決,火星四濺,可見此人肉身定然也很恐怖,非同小可。

「咚……」

隨後,林仁蓄力,然後一腳跺地,一下子騰空而起,像是蛟龍搏鳳,一拳打向了趙明軒的胸腹之處,力量大得嚇人。

「轟隆……」

林仁每一根髮絲都流淌氣血之色,渾身氣血雄渾而又恐怖,一股股血色輕煙從他的天靈蓋升騰而起,像是狼煙般蒸發入雲,看得人目瞪口呆。

趙明軒感受到林仁妖孽般的肉身後面色微微一變,機智的選擇了退避,沒有硬拼,然後在空中不斷施展神通,要耗死林仁。


「嗡嗡……」

林仁淡然的看著他,眸中陡然浮現種種異像,萬物凋零,天地間一陣枯寂,一股寂滅的感覺充斥每個人的心頭。

「四極八荒拳之西極拳!」林仁喝道,一股寂滅,枯萎的意境降臨,只是瞬間,趙明軒甚至都感覺自己的皮膚有了褶皺,髮絲變白,整個人要日落西山,步入暮年。

「這是什麼神通?」趙明軒心頭駭然,然而他卻閃避不了,林仁的神通已經鎖定了他,除非他瞬間消失,否則只能硬抗,無法躲避。

天地間狂風大起,怒雷陣陣,甚至隱隱有遠古先民的哭泣聲傳來,天地都像是要枯萎掉了,林仁通體神芒璀璨,如同那永恆不滅的唯一真神。

「轟隆!」

終於,林仁打出了這一拳,一瞬間天都在抖動,四極八荒拳的氣勢無與倫比,氣息狂暴,神力雄渾無邊,林田村附近的山川河流全部瞬間爆裂,此刻在四極八荒拳的氣勢下,林仁如同無敵戰神,風姿無雙,這就是古神通的恐怖。

趙明軒是很強,然而林仁卻根本不給他施展神通手段的機會,一上來就是最強殺招,要以雷霆之勢解決他,狠狠地教訓一番趙家眾人,擊垮他們的信心。

趙明軒並非趙椯,他沒有什麼超級手段,所以面對林仁這霸道的古神通,他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奴印。

「轟隆……」

趙明軒瞬間動用趙家血脈,用血脈壓制林仁,激發了林田村人骨子裡被烙印下去的奴印。

「啊……」

林田村人一個個痛苦無比,額頭「奴」字浮現,綻放光芒,刺痛感深入人的靈魂之中,痛苦無比,根本難以忍受,不少幼兒都痛得昏厥了過去,許多老者也癱軟在地。

林仁的拳頭一下子頓住了,他的感覺尤為強烈,額頭上那個「奴」字烙印如同炙熱的鐵塊般,烙得他痛到癲狂,連拳頭都打不出去,整個人一下子墜落了下來,跌在地面。

「吼……」

林仁喉嚨發出野獸般的嘶吼,他撐住自己身軀,死死咬著牙,他感覺自己的實力在下降,這是奴印對奴隸的壓制效果,無法抵抗。

嫣兒靠著牆壁,俏臉蒼白,旁邊,小丫姐那稚嫩的孩子正無聲的抽泣著,看樣子幾乎快要消亡了……

每一個林田村人都痛苦不堪,而沒了林仁的壓制,恢復自由的趙家人則暢快無比,朝著林田村人大肆辱罵,甚至拳打腳踢,吐口水,看得林仁目眥欲裂。

「難道,我林田村始終鬥不過趙家嗎?難道,我努力了這麼久,一個奴印就把我壓下了?難道,我只能眼睜睜看著親人受欺辱,卻無能為力嗎?」林仁內心嘶吼著,強烈的不甘充斥其心頭。

趙明軒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林仁,以他的資質,激發的奴印壓制絕對屬於超強的層次,林仁不過區區半步胎息,在他看來,不可能抗得住奴印的壓迫。

風漸行等人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他們沒想到林田村真的是趙家的奴隸村落,這樣的場面丘老等人不願意看到,可是他們也無能為力,只能幹著急。

「趙家,你壓得下我們的身,壓不下我們的心,無論怎樣,我林田村人就算全部死光,也不會任憑你們擺布,這是我趙家的骨氣。」

「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我林田村列祖列宗有靈,可以在天上看著,我們這些後輩,絕對不會給村子丟臉。」

「大傢伙,挺住,讓他們看看我林田村的風骨。」

……

林熊等人紅著眼睛,死死咬著牙,硬是不讓自己身軀倒下去。

那些原本痛苦不堪的村人聽到這些話,也像是來了精神,咬牙挺住,要站起身來,絕不在趙家面前服軟。

林仁的眼睛瞬間濕潤了,身為普通人的村人尚且如此,他這個林田村唯一的神修,怎麼能夠退縮?他骨子裡的熱血也不允許他服輸,不允許他敗。

「區區奴印,難道想壓彎我林田村的腰嗎?」林仁咆哮出聲,眼睛里血絲都崩裂了,血液瀰漫,雙目瞬間化為血目。

「轟隆……」

在這股不屈不撓的意志下,林仁再次站了起來,站在了村人的最前方,整個林田村的精神意志集中在一起,那種堅韌,那種頑強,勇不屈服的骨氣,讓人感動,讓人敬佩。

「你趙家血脈想壓制我林田村的血脈,簡直痴心妄想,我林仁同階無敵,他日必將君臨天下,你告訴我,你趙家拿什麼奴役我等?區區奴印,算得了什麼!」林仁狂嘯道,滿頭怒發倒舞,氣息恐怖而又狂暴。

總裁寵妻太霸道 ,林仁的血液沸騰了起來,硬生生壓制下了奴印,抗衡了趙家的奴印。

以一己之力,反攻奴印,壓制下血脈中的奴印,這是何等的恐怖,當那奴印黯淡無光的時候,趙家眾人瞬間就傻眼了,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然而,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第二百五十四章戴個拳套

事到如今,莫說其他人,就是趙明軒都變了顏色,難以鎮定。


眼前的這一幕顛覆了常理,奴印一旦烙印了上去,就擁有絕對的壓制,可是林仁竟然硬生生靠著自己的血脈之力抗了過去,這簡直聞所未聞。

事實上,這種事情並非沒有發生的可能性,只是概率太低,所以世人的觀念中奴印對奴隸是絕對壓制的,其實只要奴隸實力夠強,血脈夠強,就能夠抗衡奴印。

奴印運用的原理就是血脈資質壓制,林仁如今乃是純色天驕,血脈強大無比,若是趙椯來了,親自用奴印鎮壓林仁,那林仁確實反抗不了,實力差距在那裡,可現在只是趙家人鎮壓他,他們並非奴印的施展者,所以在他們面前,林仁有能力抗衡奴印。


夜色立,所有林田村人都竭盡全力的站立著,林仁死死咬著牙,額頭奴印越是刺痛,他越是憤怒。

體內強大的氣血之力奔湧起來,像是在怒吼,五臟六腑中的神邸與聖靈虛影都浮現了出來,讓林仁看起來超凡脫俗,有種神秘的感覺,無法摸清其底細。

「憑你們也想鎮壓我?趙椯來了都不行!」林仁忍著刺痛感,冷冷的笑著,而後踏出一步,走向前方,直面趙家眾人。

林仁這一步跨出,對面眾人不由自主的皆倒退,這就是威勢,這就是氣場,林仁雖然沒有刻意培養過自己的氣場,可他對決了那麼多天驕,這種東西自然而然就產生了,根本不需要刻意去培養。

滔天神芒爆發,氣血奔涌,如同血龍般上沖雲霄,林仁大踏步而行,那種無敵的姿態讓人看過就一輩子也忘不了。

「轟隆……」

接連跨出三步后,林仁眸中寒芒一閃而逝,而後五指抖動,道道青竹劍氣迸射而出,席捲趙家眾人,同時疾影手悍然發動,橙炎鋪天蓋地,焚燒虛空。

「一個奴隸而已,我還不信他真能一人對抗我們這麼多人。」趙天啟咬牙道,怒髮衝冠,而後施展全部神力,猛然打出一式趙家絕學,轟殺向林仁。

其餘趙家人也紛紛出手,一時間此地精氣沸騰,然而就在眾人為林仁擔憂的時候,林仁周身浮現了數枚玄奧古樸的符文,繚繞其周身,那漫天攻擊竟是被他全部泄入了大地之中,自身毫髮無損。

擁有這般逆天力量的神通,自然是移花接木了,若非有它,林仁再憤怒也不敢一個人扛那麼多神通,他畢竟不是堅不可摧的神寶。

「怎麼可能!」見到這麼多人的攻擊都沒用,趙天啟慌了,不由將目光看向了趙明軒。

趙明軒面色同樣十分陰沉,他盯著林仁,雙目微微一眯,而後道:「看來,這一年內你得到了不少好東西啊!」

顯然,他看出了林仁藉助了某種了不得的神通或者神寶。

奴印之力依舊存在,可是林仁如今已經扛住了它的壓迫,所以戰力不受影響。

林仁靜靜地看著趙家眾人,而後輕輕下蹲,雙臂一動,一股玄而又玄的氣機頓時爆發而出,氣動天地,彷彿這片天地的中心就是林仁。

「人在做,天在看,你趙家欠我林田村的債,從今天開始,該慢慢還了。」林仁一邊捏神通手印,一邊低語道。

「若你歸順我趙家,我可以法外開恩,讓你免除奴隸的身份,升級為家僕。」趙明軒眉頭一皺,道,他感覺到了一絲不妙,如今的林仁已經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局勢脫離了掌控。

「讓我成家僕?可以,看你們有沒有這個資格,接下我四拳,我就自己上門,任憑爾等發落。」林仁冷冷一笑,開口道,其自信心不是一般的大。

「狂妄!」

聞言,趙家眾多子弟憤怒不已,認為這是林仁在羞辱他們,然而趙明軒卻沉默了。

「此話當真?」片刻后,趙明軒道,眸中閃過一絲異色,看樣子有了什麼陰謀。

「你當我是你們趙家人?我林仁堂堂七尺男兒,說一是一,說二十二,從不反悔。」林仁冷哼道,而後髮絲無風自動,氣息瞬間達到了巔峰。

「好……我就來看看你最強實力到底是什麼程度。」趙明軒笑了,笑得很陰險,像是陰謀得逞。

「轟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