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穆森穿衣從不馬虎,明知道要下廚房做飯,著裝依然一絲不苟。格紋襯衫,修身西服,袖口永遠露出西裝2厘米。歐陽紫嵐正幫他將西服脫下來,從身後攬過繫上一條圍裙。

「需要我幫忙嗎?」簡繁指了指袋子里的青菜。

「不需要!」穆森利索的將食材一件件從袋子里取出來,有的丟進水池裡,有的放在案板上。一條剛殺好的魚從檯子上跳到地上把簡繁嚇了一跳。

穆森從地上將魚撿起來,溫和的一笑,「這條魚買完就拜託師傅將內臟去除乾淨了,現在是神經反應而已,神經細胞在死亡不久的機體中依然具有反射能力!」

「快別去廚房了!一會兒一刀片下去估計那魚還會動的,說不定端到桌子上你剛想動筷子,它還會蹦!」歐陽紫嵐將簡繁拉到沙發上。

簡繁腦補著歐陽紫嵐說的畫面,只覺頭皮發麻。小時候養魚,魚缸中出現了死魚她就是連看都不敢看的。

「你真不禁嚇。臉都白了!大不了一會兒不吃那條魚了!」歐陽紫嵐被簡繁的表情逗得想笑。

「嗯!」簡繁急切的點頭,「現在就告訴阿森別做魚吃了!」

「逗你的啦!還當真?」歐陽紫嵐忽然頓了頓,佯裝不放心的樣子,「簡繁,如果再有什麼工作像上周招聘那樣,有人對你有意見直接在你面前丟條死魚怎麼辦?」

「不會吧?」簡繁在歐陽紫嵐的眼中看到的不完全是玩笑,「歐陽,你千萬別再給我派什麼任務了!我手上的項目正處於關鍵階段。」

「放心吧!要不要再幫你項目組招聘幾個人?」歐陽紫嵐說著說著忽然漫不經心的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

「如果有人就送過來吧!」簡繁很高興。

「還真有一個人,從國外回來沒多久,做些測試工作應該沒問題!我讓他明天找你報到如何?」歐陽不斷調換著電視頻道,似乎對哪個節目都不感興趣。

「好的。」簡繁掂量著,測試階段正是用人的時候,「這個人叫什麼名字?」

「蔣帥去哪了?」歐陽紫嵐突然岔開話題。

「幫朋友買車去了!」

「小敏的公司要買車吧?」

「是的。」

「好吧!劍軒和蔣帥都不在就算他們沒有口福了!我去廚房看看!」歐陽紫嵐起身,笑著走進廚房。若簡繁知道要將連一帆派給她還不知道什麼表情呢!

不多時端上來一盤糟熘魚片,「簡繁,來嘗嘗阿森的手藝。現在阿森已經稱得上半個中餐廚師了!就是這魚肉片得厚了些,估計那魚動來動去不好操作。」

又提到了動來動去的死魚,簡繁徹底不敢看那盤魚肉了,吃就更不敢吃了。

直到下午林劍軒和蔣帥回來,歐陽紫嵐還在拿這件事打趣簡繁。

「小繁,你簡直令人刮目相看!」林劍軒感到很有意思,氣勢強硬、咄咄逼人的廖友她都不害怕,一條死魚卻讓她怕了!

簡繁咬了咬嘴唇。與其說害怕,不如說是對生命的敬畏和對死亡的恐懼。

「以後我們只吃海魚,不吃新殺的魚就沒問題了!」蔣帥安慰簡繁。

「嗯!」簡繁點頭。

誰曾想幾天後的晚上,簡繁竟然將自己關在廚房裡獨自面對一條神經依然有反應的死魚。

那天吃過晚飯簡繁就央求蔣帥陪她去超市,回來時蔣帥手中便提了一條新殺的鮮魚。

林劍軒盯著蔣帥手中的魚很是不解,簡繁不是害怕嗎?提它回來做什麼?再說晚飯已經吃完了?搞條魚做夜宵?

簡繁讓蔣帥將魚放入廚房的水池中便將蔣帥推出了廚房,隨手將門拉上。

「玩什麼?」林劍軒指了指廚房。

蔣帥無奈的嘆了口氣,聲音很輕,「前天簡繁項目組新來了一個人!」

林劍軒示意蔣帥坐下來說。

「具體情況我也不太清楚。好像那個人不情願在簡繁手下工作,對於簡繁安排給他的工作不理不睬。總之很不配合,與誰都格格不入。」

「然後呢?」林劍軒略有擔心。這個人無疑是連一帆。難道將連一帆安排在簡繁手下工作的決定錯了?

「那個人就只坐著,文檔不看,鍵盤不敲,耳朵里插著耳機聽MP3!看那意思就想讓簡繁開除他,將他退回給人力資源部。」

「繼續!」林劍軒迫切的想知道下文。

「不過,簡繁對他似乎很有耐心。安排他坐在她對面。即使他不參加項目例會,簡繁也會將文檔,會議紀要單獨發給他。」

與妹控的相處日常 「嗯!」

「前天辦公室中養的金魚死了兩條,偏偏被簡繁注意到,當時就嚇得躲開了。不巧這一幕正被那人看到。那個人就將兩條死魚撈出來擺在桌面上,時不時提起來晃一晃。」

林劍軒的眉頭驀的皺起來。連一帆這個小混蛋。

「簡繁希望將這件事冷處理,沒讓其他人插手,那個人自知無趣了也就罷手了,又不可能天天有金魚死掉。可是沒想到昨天上班,那個人又把死金魚拿出來了,看起來像是在冰箱里凍了一晚放在一個小飯盒裡帶來的,簡繁依然沒理他。誰知今天那個人又故技重施,中午的時候還將死魚擺在了簡繁的桌面上,害得簡繁在別處敲了一下午鍵盤。」

林劍軒面色陰沉,「那個人是叫連一帆吧?我把他父親的手機號寫給你,你明天拿給他看。」

蔣帥搖了搖頭,「你寫給我也好,不過簡繁說她要自己解決!」

廚房中傳來「嘩嘩」的水聲,緊接著是洗菜盆砸在水池裡的聲音和簡繁跳離原地的聲音。

林劍軒忽然後悔當初沒有將廚房設計為開放式的,如果是開放式的今天就不至於對裡面一無所知了。

廚房裡終於安靜了下來,只見簡繁淚眼朦朧的從廚房中走出來,臉色蒼白。

「怎麼了?」蔣帥急忙迎上前。

「我把那條魚洗乾淨了!」簡繁深吸了幾口氣依然驚慌。

「好厲害!」蔣帥只想讓簡繁放鬆下來。

簡繁勉強笑了笑,「我還要把魚切成魚片!」

「我來吧,你在旁邊看著!」蔣帥不忍心簡繁繼續逼著自己適應她本不適應的。

「我自己來!」簡繁抬起手背揉了揉眼睛,再次走入廚房。

林劍軒與蔣帥相互看了一眼。簡繁這是要教訓連一帆嗎?可惜代價不小,先把自己好一通難為。 「叮叮咣咣」,「咚」,「嘭」,廚房中不斷傳來令人匪夷所思的聲響,還好持續的時間不長,一個小時后簡繁終於將魚切成了大大小小薄厚不一的魚片。

「真不錯!第一次弄就弄成這樣很可以了。」蔣帥看著一地的狼藉,估計那條魚沒少掉在地上。

「這是明天的早餐嗎?」林劍軒走到廚房門前向里掃了一眼,語氣中充滿了譏諷,「可以熬魚片粥,就是不知道魚刺有沒有挑凈。

「我不吃!」想起剛才的操作簡繁又一陣噁心,「若這條魚有靈魂一定會找我討說法的。它最後的過程被我搞的很狼狽!」

「它的價值就是被吃掉,你幫它完成了?」這一次林劍軒只在心底笑了笑,看得出簡繁真傷心了。

「把手洗乾淨,廚房我來收拾。」蔣帥將魚肉放入微波爐中,「等一下熟了我拿去喂流浪貓,三花和小奶牛一定喜歡。」

「嗯。」簡繁洗了手,在櫥櫃中拿了一個盤子和一次性手套,還有幾個保鮮袋都裝在一起放入自己的包中。

林劍軒盯著簡繁的一舉一動,「帶盤子上班?要與誰共進午餐嗎?」

簡繁已經打開筆記本電腦查找資料。

林劍軒走到簡繁身後,屏幕上的畫面讓他即感到詫異又感到欣慰。戰士正在為接下來的戰鬥儲配槍支彈藥!

第二天連一帆一到公司,簡繁計劃中的戰鬥就打響里。

連一帆照例將背包往桌子上一堆,從裡面拿出MP3,將耳機插入耳朵,歪著頭閉著眼睛休閑自在。

簡繁起身磕了磕連一帆的桌面,「項目例會,去頂樓會議室!」

連一帆翻起眼皮看了看簡繁,置之不理。

「項目例會,去會議室!」簡繁將連一帆的耳機從耳朵上撥下來,又說了一遍。

連一帆立即挺起脊背,怒視著簡繁。怎麼?漲脾氣了?敢動我耳機!

簡繁避開連一帆的視線,連一帆晃了晃頭自感得意。跟我來勁!沒戲!

「尹浩,今天的例會麻煩你來組織!」

「好!」尹浩雖然看不慣連一帆,但也不想與他產生交集,何況蔣帥已經在門外等他。

簡繁重新看向連一帆,「不參加例會,就只能跟我單獨開會了!」

連一帆將耳機「砰」的丟在桌上。還沒完了!「開什麼會?」

「把你那兩條金魚帶著,隔壁小會議室!你不會沒帶來吧!」 婚然天成:帝少霸愛甜蜜蜜 簡繁的聲音很低。夏陽好奇的看過來。連一帆這種人辭退了算了,何苦跟他費口舌。

連一帆盯著簡繁看了兩眼,立即從背包中抓起一個小飯盒向外走。姓簡的今天厲害了!一會兒千萬不要哭鼻子!我可不會憐香惜玉。

簡繁也從包中拿了一個袋子。

連一帆進入小會議室將小飯盒往會議桌上一丟,簡繁隨後跟進來將會議室的門從裡面鎖上。

「不是開會嗎?鎖門幹什麼?」連一帆倒有些心虛了。

「怕魚跑了!」簡繁將小飯盒拿在手裡,暗自定了定神,「啪」的將飯盒蓋打開,舉到連一帆面前,「你每天帶著它們有意思嗎?」

連一帆厭惡地向後躲了一下。

「如果你對死金魚感興趣,不如讓我給你講一講它們的內部構造。」說罷,簡繁拿出一次性手套帶在手上,然後將兩條金魚抓出來擺在盤子中。

「要跟我一起做嗎?」簡繁拿出一把裁紙刀,「不做你就仔細看!」

連一帆已經猜到簡繁要做什麼了,剛想起身離開,簡繁猛地將盤子推到他面前,「如果離開座位就算你認慫!」

連一帆喘著粗氣盯著面前的死魚,「姓簡的,你是不是有病?」

我在時光深處戒掉你 「你進我的項目組卻不好好工作,連續三天擺弄死魚,你才有病。」簡繁走到連一帆身旁,握著裁紙刀輕輕將一條金魚的肚子破開,用刀尖撥了撥金魚的內臟,「已經不新鮮了,你說吧,你是想吃了它們還是葬了它們!」

連一帆一陣作嘔,「你想怎麼弄就怎麼弄!」

「好!若不讓你對金魚有個透徹的了解,你是不會安心工作的!看好了!」簡繁抿緊嘴唇,為了避免手指發抖,直接將手指前移捏住刀片。動手解剖金魚與網上看到的解剖圖片畢竟不一樣,簡繁的內心不比連一帆好受多少。

連一帆別過頭,蹙眉閉著眼,恨不得將呼吸一併停了。

「我技術不好,你最好認真看,否則魚血濺到你身上就不好了!」

連一帆咬緊牙關,不情願的轉回頭。

「看這裡!這是動脈球,這是心臟,這是鰾前室,這是瞟后室,這是腎臟。」簡繁將盤子移到連一帆的鼻子下面,「這個綠色的你能猜到吧,是膽囊,下面這塊大紅的是脾臟。」

「可以了!可以了!我對金魚不感興趣!」連一帆撐著桌子拼力向後移動椅子,無奈小會議室的空間很小,就算移到靠牆的位置離桌子也不過一米遠。

簡繁拎起另一條魚在連一帆眼前晃了晃,「不感興趣是假的吧!我見你幾次這樣晃動著它們,怎麼會不感興趣?它們已經死了,你卻不讓它們安寧。」

連一帆自知理虧不想再與簡繁糾纏,站起來將簡繁手中的魚打落在地,奪路就想走。

簡繁被連一帆撞了一下順勢抬腳絆住他的一條腿。

連一帆向前一個趔趄不禁怒火中燒,轉身與簡繁較量起眼力。簡繁目光嚴厲絲毫不想妥協,連一帆漸漸泄氣,一把拉住門把手,「不跟你一般見識!不可理喻。」

事情還沒有解決,簡繁可不想放連一帆走。此次不了了之,就再也沒有機會了。顧不得手上還帶著一次性手套,簡繁直接捏住連一帆的拇指反手一擰,「這麼說你認慫了?」

連一帆顧不得疼,扭著身子,「快放開,你手套上有魚血!」

「至於嗎?」簡繁將連一帆鬆開,「為了你我昨天研究了一晚上,一點魚血你就受不了了?」

連一帆從兜里抽出紙巾擦著手上的魚血,「行,你行!你夠狠!我不幹了,我這就找歐陽紫嵐辭職去!」

櫻空之雪1 簡繁不以為然,一邊脫下一次性手套,一邊漫不經心地說,「隨你!想走你就自己辭職。我是不會開除你的,你也不用每天拿死魚嚇我。不過,我可不能保證不拿今天的事情作為談資。部里的人都很喜歡講笑話,特別是加班的時候。有你今天提供的名人軼事,就算我不會講笑話也足夠我反反覆復講半年了。連一帆擺弄死魚時拽拽的,可惜最後還是敵不過一點兒死魚血!」

連一帆怔怔的盯著簡繁,忽然意識到他今天算是栽在簡繁手裡了,「你想怎麼樣?」

「把這裡收拾乾淨,跟我去樓上開會!」

連一帆暗自哼了一聲。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簡繁遞給連一帆一副乾淨的一次性手套,「快乾,盤子要用開水燙一下!」

連一帆帶上手套開始收拾,心裡一百個不服氣!

簡繁拉開會議室的門,「我看了你的簡歷,你比我小几個月,所以你不必為今天的表現感到丟人。以後我說什麼你都要聽!我對你的要求會非常非常嚴格。幹完了去辦公室找我!」

連一帆聽著簡繁的腳步聲漸遠,一腳踢在會議室桌上。客服中心招聘那天就覺得她不好惹,最後還是輕敵了!枉我一世英明!

將一切收拾乾淨,連一帆垂頭喪氣的走回辦公室,將盤子放在簡繁的桌子上。

「謝謝!」簡繁的聲音親切自然。

連一帆癟嘴。電影學院畢業的吧!這臉說變就變,假!

「拿筆記本,上樓開會!」簡繁站起來注視著連一帆。

連一帆從包里掏出一個筆記本,又從別人桌上揀了一根簽字筆。

「幫我把筆記本電腦拎著!下次自己拿筆」簡繁指了指自己的筆記本包。

連一帆伸手拿起簡繁的包。哼,走著瞧!

夏陽沖簡繁擺了擺手慶祝簡繁的勝利,這幾天她也為簡繁捏了一把汗。簡繁回以一笑,拍了一下連一帆,「跟夏工打招呼!」

「夏工好!」

跟著簡繁走入電梯,連一帆終於忍不住,「當項目經理就是好呀!指手畫腳的,包還要別人提著!」

「當然!如果你羨慕就努力吧,等你當上項目經理也有人給你提包,你也可以指手畫腳!」

「哼,我才不稀罕呢!沒意思!」連一帆翻著眼睛。

「不稀罕也要努力!你現在的水平只配給我提包!」簡繁毫不留情。

連一帆握緊了拳頭。

簡繁依然面無表情,「若想讓我瞧得起你就拿出你的能力來。需求分析、編程測試、溝通協調、活動策劃,或者你的個人魅力,哪一個方面都可以。」

連一帆咬牙,等著瞧!

簡繁忽然出神,想起了袁濤。一直打不通袁濤的手機號,不知道他現在過得好不好。不能再犯當初的錯誤了,不能讓連一帆成為另一個袁濤。 連一帆昂著頭,冷冷地跟著簡繁走進會議室,視線略過眾人的頭頂似踏入無人之地。簡繁搜尋蔣帥的身影,兩人目光相對一秒足矣,不易察覺的笑容融化在彼此的眼中。

站在投影前講解的尹浩掃了一眼連一帆,轉而徵求簡繁的意思,「要停一下嗎?」

「不需要!」

「好,我們繼續。剛才講了白盒測試小組需要注意的問題,下面我講一下黑盒測試小組明後幾天的測試重點。」

簡繁給連一帆指了指自己通常坐的位置,「我坐這兒,你坐我旁邊!」

連一帆撇著嘴將簡繁的筆記本包放在桌上,又將自己的椅子來回推了推才猛地坐下。

「認真聽!」簡繁打開筆記本電腦,碰了碰思想明顯溜號的連一帆。

「哦!」連一帆乖乖地答應,可是直至會議結束筆記本上也只潦潦草草寫了幾個字,中途還出去接了幾個電話。

跟簡繁討論問題的人漸漸離去,連一帆忽然將筆記本合上拍了拍,「簡工,能借我一點兒錢嗎?」

「多少?」

「五千!」

五千還是『一點兒』錢?簡繁抬眸盯著連一帆,「幹什麼用?」

「保證不違法!你現在是我的老大,不會這點兒忙都不幫吧?」連一帆趴在會議桌上側著頭,露出楚楚可憐的模樣。

站在門外的蔣帥沖簡繁皺緊眉頭,指了指連一帆,他在做什麼?

簡繁瞪了蔣帥一眼,忍著笑,「好吧!下班后我去銀行取!」

「現在就去取可以嗎?我中午就要!老大,以後我就跟著你了!」連一帆扭了扭肩似在撒嬌。

蔣帥見狀也開始扭動身體,一邊指著自己的臉一邊張大嘴巴讓簡繁看他的唇語,『看這裡,看這裡,最帥的人在這裡!』

簡繁被蔣帥的滑稽舉動逗弄得終沒忍住笑,「好吧!」

「老大說話辦事就是痛快,有人跟你說過你笑起來特別好看嗎?」連一帆以為簡繁因他而笑,嘴上抹了蜜,心中卻生不屑。解剖金魚時還真當她是個人物,沒想到幾句話就將她逗笑了,不是輕浮就是白痴。借錢倒是答應的很痛快,頭腦不靈光!

「你回辦公室等我!我去取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