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空雲長老聽說丁當要留宿,就將明遠的禪房讓給丁當和青青住,

別看這觀音院從外面看挺大,但裡頭的房屋卻寥寥無幾,除了這幾個小殿,就只有這師徒幾人的三間禪房了,空雲一間,明遠一間,兩個徒弟合住一間,

明遠的房間被收拾乾淨了,丁當和青青就從車上拿來了早就準備好的被子等用品,住了進來,

這裡沒有電視,沒有網路,甚至沒有電話,整個寺廟,就是幾個世紀之前的樣子,

唯一的電器,就是電燈和電燒水壺,

兩個人燒了壺水,就面對著面,邊喝水,邊聊了起來,

「丁當,他們就住在這種地方啊,這裡的條件,也太簡陋了吧,」青青看著四周,說道,

「人家這才是真正的寺廟,真正的和尚,」丁當道,「修行,要的就是這種返璞歸真,」

「可我去過的那些廟,那些和尚生活得都很滋潤呢,電視、電腦、冰箱、洗衣機、空調、熱水器,什麼都有,」

「那些廟,就是一些旅遊景點,是要收門票的,懂不懂啊,」丁當笑了,「我覺得這裡才好呢,你難道不知道佛祖當年是在菩提樹下苦修才成佛的,他要是躲在屋裡,吹著空調,那還能叫苦修啊,」

「我知道啊,可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能這樣啊,」青青道,「要是我在這裡做和尚,我肯定要悶死,」

「哈哈,你做不成和尚,你只能做尼姑,」丁當笑道,

「討厭,」青青伸出小拳頭,就在丁當的身上打了起來,

可是,突然,她停了下來,愣愣的,

「青青,你怎麼了,」丁當奇怪地看著她,

「哦,沒,沒什麼,」青青這才緩過神來,

「青青,我發現你怎麼老走神啊,」丁當皺著眉頭,「有時候,我總覺得你特別奇怪,」

「奇怪,有什麼好奇怪的,」青青也不說話了,就鑽進被窩裡,「好了,我要睡覺了,」

元寶山上並不炎熱,即使在這沒有空調的房間里,裡面依然只有二十來度,這睡覺不但不用開空調,而且還要蓋上一層薄薄的被子,

丁當也躺下了,他扯過自己的那一床被子,出神地看著青青,

青青還沒閉上眼,見丁當看到自己,說道:「你幹嗎呢,一直看我幹嗎,」

「青青,你可真漂亮啊,乾脆,我也到你被窩裡來吧,」

說著,丁當撩開青青的被子,就鑽了進來,

「討厭,不要啊,你鑽進來幹嗎呀,」青青勁地打著、踢著丁當,

「我們都是男女朋友了,我幹嗎不能進來啊,人家李醫生都說了,你做的那些噩夢,是性壓抑引起的,今天晚上,乾脆就讓我來幫你把這病給治了吧,」丁當笑著,就抱住了青青,

青青那柔軟的身子,那芳香的氣息,就傳進了丁當的鼻孔里,

青青也不反抗了,愣愣地看著丁當,

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雙唇一貼,就吻到了一起,

溫度,在兩個人的體內不斷升高,

丁當的手,慢慢地解開了青青的衣扣,

可就在這時候,門外似乎有腳步聲響起,

兩個人,馬上停止了動作??????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228章青青是你身邊的卧底,

那腳步聲很快就消失了,

不過,青青和丁當還是都聽到了,在這寂靜的寺院里,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是那麼的明顯,

「丁當,誰在外面,」青青驚恐地說道,

「哦,你等等,我出去看看,」丁當趕忙坐起身,穿好衣服鞋子,就下了床,

「丁當,你要小心一點啊,」青青道,

「沒事,你放心好了,我出去看一下就回來,」丁當朝她擠了擠眼,就打開門,慢慢地走了出去,

走出門后,丁當並沒有碰到什麼人,

他剛想退回去,又突然想到了一點,

這個時候,什麼人會從這裡走過呢,難道,這個人是去上廁所,

丁當向左右看了看,一頭,是空雲大師的禪房,而另一頭,則是通向後院的一條過道,

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丁當竟然走到空雲大師的門前,輕輕地敲了敲房門,

「大師,你睡了嗎,」

可是,裡面並沒有人回答,

丁當又拍了拍門,「大師,你在裡面嗎,」

依然沒有人回答他,

奇怪,空雲大師怎麼不在裡面,不對啊,剛才自己不是明明看見他回到自己的禪房了嗎,

剛才,在幫丁當和青青打掃房間的時候,那多嘴的小和尚了靜告訴他們兩個:自己的師父空雲長老到了晚上,就回禪房打坐,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沒別的事,不要去打擾他,

難道,空雲大師在裡頭打坐,

丁當剛要離開,卻發現地上有一排腳印,這腳印很淡,卻還是看得很清楚的,

順著腳印,他走過了自己和青青的那個房間門前,又向前走,經過空雲那兩個徒弟的門前,

這腳印在通向後院的地方,消失了,

啊,空雲大師是去後院了,

廁所,就在禪房的旁邊,從腳印的方向上看,空雲不是去了廁所,而是去了後院,

這麼遲了,他去後院做什麼,

丁當的好奇心頓起,於是,他也朝著後院走了過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後院的那地藏王菩薩殿里,竟然有亮光,

有人在那裡點起了蠟燭,還可以聞到香的氣味,這時候了,有人在上香,

丁當躡手躡腳地走過去,可這一看,他卻大吃了一驚,

只見,空雲大師穿著袈裟,正跪在地藏王菩薩像前,

空雲大師在向地藏王菩薩跪拜,他為什麼要在這時候跪拜地藏王菩薩呢,

這時候,丁當聽到了空雲大師的聲音,雖然這聲音很弱小,但他還是清清楚楚地聽到了,

「菩薩在上,弟子空雲在這裡向菩薩叩拜,」空雲大師抬起頭,虔誠地看著面前的那尊地藏王菩薩的神像,「菩薩,弟子今日在你面前,犯了妄語的錯,還請菩薩饒恕,」

「妄語,」丁當愣了,

空雲大師,為什麼說自己「妄語」了,這不妄語,可是出家人一個最基本的要求啊,



「弟子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啊,定魂禪杖,乃是您的法器,怎麼能輕易告訴他人下落呢,那個丁當,雖然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但他身邊的那女子柳青青,卻神秘莫測,我是不敢把這藏寶之處告訴給他們啊,萬一那女子要是那惡魔的人,一旦讓她拿到那寶物,以後這降魔的任務就沒希望了啊,」


「你說什麼呢,」突然,丁當站了出來,「空雲,你怎麼到現在還懷疑青青呢,你明明知道那定魂禪杖在哪裡,卻故意隱瞞我,你是何居心,」

此時的丁當真是惱火了,

「啊,」空雲轉過頭,愣住了,「丁當,你怎麼也出來了,」

「我聽到你的腳步聲,就跟出來了,我真沒想到,大師您竟然對我打妄語,大師,你老實說,那個禪杖,現在在什麼地方,」

「你真想知道,」空雲的眉頭一皺

「當然,我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找到地藏王的轉世之人和他的那根定魂禪杖,本來就是我分內之事,大師,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和來歷,為什麼你不把藏著那禪杖的地點,如實告訴我呢,難道你不信任我嗎,」

「我不是不信任你,我是不信任你身邊的那個女子,」空雲雙手合十,微閉雙眼,說道,「那個柳青青,身上有黑紅二氣,正邪難分,她身上的氣場,如此強烈,甚至引得山上的烏鴉都飛了過來,我怎麼知道,她不是惡魔派來的人呢,要是你說的那個風魔帶走她,不是劫持,而是將魔功傳授給她,讓她成為黑暗魔君的使者,那我把藏寶的地點告訴他,不等於是幫了那個黑暗魔君嗎,」

「不可能,青青不可能是黑魔魔君的使者,」丁當用力地搖著頭,「你這說法,無根無據,是誣陷好人,」

「怎麼不可能,她離開你,跟著風魔走的那些日子,你知道她去哪裡了,又做了什麼,」空雲正色地說道,「丁當,你不要再兒女情長,英雄氣短了,你因為愛著她,所以就會失去理性的判斷,甚至,會把一個魔女當成一個正常人,」

「你胡說,她怎麼會是魔女,剛才也是你說的,她要是個惡魔,她身上應該有惡魔的標記,對了,就是惡魔的雲霧,我見過風魔身上的雲霧,但青青並沒有,我可是有天眼的,分辨得出誰是人誰是魔,」

「不錯,她身上確實沒有魔族的那種雲霧,可她即便不是魔,難道不可能是魔派到你身邊的卧底嗎,」

「卧底,」丁當愣了,「這個卧底,整天就被人家追殺,這個卧底,幾次都要被人殺死了,有這樣的卧底嗎,」

「要殺她的人,並不是魔族,而是把除魔作為目標的邪教分子,相反,身為魔族的風魔不但沒殺她,反而還把她送回到你的身邊,你不覺得奇怪嗎,難道,你就一點都不懷疑嗎,」

「啊,」這下,丁當愣住了,

他能說,這空雲大師的懷疑錯了嗎,

風魔是魔,卻並沒有害青青,反而將她完好無損地送回自己的身邊,要麼,青青就是跟風魔一夥的,也是個魔;要麼,風魔留著青青並將她送回,是另有目的,

青青與風魔在一起的那段時間,他們究竟在哪裡,做了什麼,為什麼青青什麼都想不起來了,她是真的想不起來了,還是不願意提起,

猜疑,如雜草一樣,在丁當的心裡萌發著,生長著,

沒有什麼,比猜疑更具有殺傷力,因為猜疑,奧賽羅殺死了自己的妻子,(註:奧賽羅,莎士比亞經典悲劇《奧賽羅》的主人公,因為被人挑唆而懷疑妻子有外遇並殺死了她,當他知道真相后也自殺而死),

猜疑,發生在最親密的兩個人之間,就更加可怕,

「如果你一定要去尋找定魂禪杖,那也可以,不過,你答應我,你只能自己一個人去,不能帶上你的女朋友,你的此行,必須嚴格保密,」空雲大師很認真地說道,「藏有那禪杖的地方,兇險無比,有眾多的妖魔鬼怪把守著,而且,裡面還有迷宮和機關暗道,弄不好,你進去了,恐怕就再也出不來了,」

「大師,無論如何,我一定要過去,我一定要要找到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並和他一起聯手,打敗黑暗魔君,」丁當握緊了雙拳,「不管有什麼樣的危險,我都會過去,」

「你真的決定這麼做了,」空雲看了一下丁當,「你做這件事,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只是為了拯救蒼生,你就沒有別的目的,我希望,你也不要對我打妄語,「

「沒錯,我當然還有自己的私心,」丁當笑了笑,「我希望在打敗黑暗魔君之後,青青能夠從噩夢中徹底解脫出來,從此,再也不受到那些噩夢的困擾,」

「哎,說來說去,你心裡頭,還是放不下她啊,」空雲長嘆了一口氣,「這也正是我最擔心的一點啊,」

「啊,」?????? 第229章一個人去找尋寶物

空雲大師鄭重地看著丁當,慢慢地,但堅定有力地說道:「丁當,你是陰陽王的轉世之人,從出生的那一天,你就肩負著對抗惡魔,拯救蒼生的任務,所謂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你現在就是俠,你的心中,除了蒼生,就不能再有其他的私心雜念了,」

丁當不說話了,他低下了頭,

「英雄氣短、兒女情長,丁當,如果你的心裡只挂念著這個女子,恐怕,你早晚有一天,會因為這情字而犯下答錯,」空雲大師繼續說道,「你的任務很艱巨,這個叫青青的女子是敵是友,還不得而知,你卻因為對她的情感而影響自己的判斷,誠可嘆啊,可嘆啊,」

丁當還是一言不發,

「我勸你,還是斷了與她的情份吧,」空雲大師最後說出了與那雲鶴道人一樣的話,

「不,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要反對我和青青在一起呢,」丁當激動地說道,「我愛青青,青青也愛我,可是,無論是你,還是雲鶴道長,都要讓我離開青青,這是為什麼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