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突然,只聽一聲嬌喝,北如煙久攻不下,忽然使出《九陰白骨爪》第二重,攝魂大法!

這攝魂大法並非攝取對手魂魄,而是出招之時,真元幻化出骷髏殘影,且於青天白日出現,如百鬼夜行,朝葉天呼嘯而至!

「靠!」

葉天嚇了一跳,這妞居然練到第二重了?

忙使出《凌波微步》,險之又險地避了過去。

可北如煙緊追不捨,欺身而上,身形宛如一條毒蛇,一雙白骨爪再次抓了過來!

葉天擰身躲閃,越看越覺得不對。

怎麼這小妞的眼神,變得如此陰毒?甚至泛起了一絲紅光!

與此同時,北如煙的眉眼和嘴唇,也變得微微泛紅,好似著魔了一樣。

「不好!」

葉天愣了一下,瞬間驚醒!

他猛然發現,北如煙這是要走火入魔!

就像《倚天屠龍記》里的周芷若那樣,為能速成殺敵,將明明是上乘武功的《九陰白骨爪》,生生練成了一門邪功!

而北如煙雖然沒那麼嚴重,招式之間隱約可見一絲高明,並非全然狠毒,但也相差無幾了。

再加上她此刻那種眼神,殘暴嗜血,殺意已決,近乎瘋狂!

倘若繼續這麼打下去,不出十招,必要入魔!

於是,葉天心中一動,正想讓系統將她電暈過去。

但立馬就想到,她此時正處於最極端的負面情緒之中,一旦強行終止,很可能會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怎麼辦……怎麼辦……」

葉老闆一邊忙不迭躲閃,一邊心念電轉,思考對策。

「有了!」

很快,一道靈光閃過,瞬間有了主意!

他大喊一聲:「如煙姑娘!住手!」

他決定撒一個謊,而這個謊,可能會讓面前這個女人……從入魔,變成動情。 「如煙姑娘!住手!」

萬眾矚目中,隨著葉天的一聲大喝,正在施展《九陰白骨爪》的北如煙突然愣了一下。

這一聲宛如驚雷,直灌耳門。

「葉天,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她雙眸一凜,冷冷盯了過來。

卻是前者以真元發力,讓她眼中瘋狂之意稍緩。

而圍觀群眾們也是愣了一下,這葉公子要做什麼?

看起來好像有話要說。

「如煙。」

突然,葉老闆莫名喊了一聲,眼神忽然一變。

從剛才爭鬥時的冷峻,變成了莫名的溫柔。

如……煙?

北如煙泛著血紅的雙眼忽然遲疑了一下。

他居然叫她,如煙?

觀眾們則不知怎的,只聽這一聲呼喚,便覺深情飽滿。

一個個心頭一緊,彷彿有個聲音說道:來了來了,好戲要來了。

果然,就見葉老闆抬手一招,將北如煙扔掉的那把劍吸了過來。

「卧槽!隔空取物!?」

人群頓時一驚,立馬被震撼到了,這可是隔空取物啊!難道這小子是飛天境?亦或者修練過隔空取物的功法?

「卧槽!他把劍遞過去了!」

可更令人驚訝的還在後面,只見那葉老闆取來寶劍之後,居然將寶劍塞到了白衣少女手中!

這是要幹什麼?

「卧槽!難不成他是要自刎謝罪?」

緊接著又一聲驚呼,只見葉天將寶劍塞到北如煙手中,而後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冰冷的劍鋒,吹毛斷髮,把他脖子上的汗毛都給切斷了。

一陣刺痛隱隱傳來,只需面前少女稍一用力,這把劍就會割破他的喉嚨,奪走他的性命!

「你幹什麼!?」

被葉老闆握住纖纖玉手,北如煙起初也是一驚,嬌喝道。

可看著對方的動作,意識到了什麼,芳心猛然一驚!

他是要她,殺了他?

雖然她很想這麼做,可是——

「卧槽!葉子,別啊!你這樣會玩出事的!」

一旁的王胖子急得跳腳了,這網吧才剛開業,他才當了半天店長,如果葉天就這麼死了那他還玩個屁啊?

再說,多年朋友,也不想看到這小子死於非命。

倒是同在台階上的江少顯得很淡定,他一臉自信地瞅了王胖子:「王兄,這你就不懂了,葉兄這叫欲擒故縱!看著吧,接下來他肯定要說些什麼,而那小美人兒聽完之後,一定會愛上他!」

「還有這種玩法?江少——」

王胖子一腦袋霧水,覺得江少是在蒙他。

可馬上又傳來一聲「如煙」,立刻便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

眾人只看到,場中的葉老闆忽然間雙眼泛光,同時微微抬起下巴,仰頭望天。

喊了一聲:「如煙。」

語調悲戚,似乎又飽含深情!

緊接著下一句傳來:「你應該這麼做,我也應該死!」

語氣一頓,令眾人都是一懵。

這是發生了什麼啊……居然應該死?

「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沒有珍惜。直到我失去的時候,我才後悔莫及。」

葉老闆的聲音繼續響起,當這一句話說出的時候,眼睛里甚至流下兩行清淚,充滿了懊悔之意!

「人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他突然閉上了眼睛:

「你的劍~在我的咽喉上割下去吧,不要再猶豫了。如果上天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那個女孩子說三個字。」

「……我愛你。」

他緩緩說著,似乎陷入了極度的悔恨之中,卻令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北如煙,都是心中一顫。

觀眾們眼神迷離,說三個字,是哪三個字?

是愛情嗎?

是仇恨嗎?

果然……是愛情。

當「我愛你」三個字落下的時候,在場觀眾們第一次覺得,這簡簡單單的三個字,是如此的深情!

但這還沒有結束。

只見場中的葉天突然低下了頭,盯著北如煙,用前所未有的認真的眼神說道:

「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個期限,我希望是。」

「……一萬年。」

北如煙直接愣住了。

這個傢伙,居然是在,對她表白?

可是自己為什麼從來不知道,他喜歡自己?

儘管如此,北如煙還是被感動了,看著眼前這人迷離的眼神,深情的告白,還有那滿含悔恨的淚水。

她居然真的感覺到了……

對方的愛意。

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我愛你。

更沒有人對她說過要愛她一萬年。

於是,在觀眾們愕然又帶著感動的眼神中。

「當!」

北如煙閉上眼睛,倒吸了一口氣,手中寶劍再也握不住了,一鬆手掉在了地上。

隨後,她睜開眼睛,清淚的眸子裡帶著一絲疑惑和認真。

她盯著葉天問道:「那……那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從一開始我就喜歡上你了!」

葉老闆答得很快,幾乎不假思索。

不過……一開始是什麼時候?

北如煙正自疑惑,立馬便聽到一句:「從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已經喜歡上你了!」

原來……是從那個時候就開始了嗎?

北如煙俏臉一怔,隱約回想起十六年前,倆人都還是襁褓里的——

哦不,那或許,不能算第一次見面。

第一次正式的相見,應該是在十年前的那場春雨里。

在北家後院,湖心亭中,那個小男童隨父親一起來到北府。

當時她正在湖心小亭里學古琴,那個小男童打著傘來,突然用稚氣未脫的聲音問她:「你就是北伯伯的女兒?你長的好漂亮呀!」

可是,我當時卻不喜歡他呢……

又丑又矮。

我可以無限升級 回過神來,北如煙又問:「你……你當時還那麼小,怎麼知道人世間的情愛?」

可葉天突然激動起來了:「正因為不懂!我才會錯過!如果不是喜歡你,我當初又怎麼會冒著被打斷腿的風險,去偷看你沐浴?你接受我對你的這份愛吧!」

「嘶——」

聽到「沐浴」二字,全場觀眾的眼睛突然一亮!

這個畜生!居然偷看一個大美女洗澡!?

還讓他看到了?

禽獸,簡直是禽獸!

不過應該……很好看吧?

北如煙則是俏臉一紅,心中頓時慌了:「你——你在胡說什麼!?再敢亂說,我殺了你!」

彷彿是被拒絕一樣,葉天的眼神頓時就低落下去了。

他表情一片絕望,突然又單手一吸,將掉落的寶劍撿了起來。

隨後看著北如煙:「既然你這麼希望我死,那我就自己來吧,我不希望看到……我最心愛的女人為難。」

一邊說著,其實一邊盯著北如煙眼睛里的血色,已然消減了許多。

只剩最後一點,就能徹底恢復神智。

看來,還需要繼續轉移一下。

當下把心一橫,將劍再次橫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見此一幕,觀眾們心中立馬又是一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