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窗戶開在離地三米的地方,紅色的鋼筋窗架褪色變形嚴重,有幾扇玻璃都碎了,從外表上看,就是一副陰森恐怖的模樣,如同一棟裝滿犯人怨毒目光的廢舊監獄!

韓子墨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噔噔噔的上了帶紅色護欄的外部臺階,臺階上的水泥塊都翻了起來,縫隙里長着黃色的枯草。

我遲疑了一下,有一瞬間的猶豫,因爲韓子墨這麼做,顯然是爲了引我進去。

然而這猶豫只是一瞬間的,我便跟了上去,因爲在這種情況下,擔憂和不甘強烈的交織,那種心癢的感覺就像貓抓似得,我想不會有人會在這種情況,理智的選擇停下。

推開門進來的那一刻,我便後悔了,因爲整個房間裏不僅彌散着刺鼻的黴味,還帶着一股腐臭,類似於死亡的味道。

此時太陽已經西斜,整個游泳館處於背光的情況下,再加上窗戶開的又小又高,所以房間裏的光線十分昏暗,有種空曠的恐懼感。

游泳館的正中間是漂着各種垃圾的廢棄水池,裏面裝着沒有排掉的髒水,散發着酸酸的腐爛味。

破碎的玻璃窗不斷髮出哐哐的撞擊聲,聽得我渾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奈何紅色的木頭門有點生鏽,只能推開一個小縫,這樣一來,可利用的光線就更少了。

我一直縮在門口,不敢往裏面走半步。

“韓子墨。”我邊叫她的名字,邊朝裏面逡巡了一邊,並沒有看到她在哪。

這時候,我的心裏開始變得惶惶不安,因爲一個大活人是不可能憑空消失,而且一點動靜都沒有。

我往裏面走了一點,打開手機的手電筒,習慣性的往地上照去,只見髒兮兮的水泥地上竟然全是用過的衛生紙,和套套,顯得這裏髒亂又噁心。

這些人腦子有病吧,我腹誹一聲,緊緊的繃住嘴角,踮起腳尖往前走,走了幾步後,提起手機,往前照了一下。

這不照還好,一照我竟然看到了韓子墨那張有點凹陷的臉!

她瞪着有些外凸的死魚眼,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那呆滯又渙散的目光,把我嚇得尖叫一聲,手一抖,只聽得啪嗒一聲清脆的撞擊聲,我的手機摔倒了地上。

頓時,我心裏猶如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地上可全部都是那種東西啊!

手機是背面朝地的掉在了地上,所以光線被蓋住了,四周又再度恢復的黑暗。

“韓子墨,你來這裏幹嘛,把罈子還給我好嗎?”我小心翼翼的問,生怕韓子墨一個不高興,又跟我玩失蹤。

此時我跟韓子墨都是靠牆站的,所以光線尤其暗,只能勉強看到她的身子。

韓子墨看着我沉默了一會,嚇人極了,隨後她終於開口說了一聲好,我欣喜的不行,剛要伸手去接,只見韓子墨竟然舉起罈子,用力的朝水池的中央扔去,撲起一大片水花。

“你幹嘛!”

韓子墨哼了一聲,說:“想要就自己去撿啊。”

“有病吧!”我氣的忍不住罵了一句,然後跳到了水池裏去撈那飄在水面上的罈子。

泳池的水到我膝蓋的位置,由於我跳了進去,靜止的水面被攪動,埋在水裏的臭氣盡數的涌了上來,薰得我死死捏住了鼻子。

有微小的動靜鑽入耳裏,大概是韓子墨跑了出去,在這種陰森的環境下,聽覺會變的尤其敏感,一回頭,果然發現她已經站在了門口。

她藉着光,對我揚起了一個獰笑。

什麼意思?

愣神間,只聽咔噠一聲,竟是上鎖的聲音,韓子墨把我鎖在裏面了!

“韓子墨!你鎖我幹嘛!”

大片光亮消失殆盡,整個游泳館都飄蕩着我的回聲,那種孤零零的感覺,詭異極了!

我通體遍寒,氣的握緊了拳頭,深知韓子墨早就消失的沒影了,不過沒關係,我把小十三撈上來以後,讓他放我出去。

我一邊叫着小十三,一邊快速淌着水朝他跑過去,離他越近,我心跳的感覺就越強烈,最後幾米,我直接就是狂奔過去的,一把把他從臭水裏撈出來,此時我也顧不得什麼氣味不氣味了,只要能保住小十三就夠了。

“小十三,你跟我說說話,你昨天晚上有沒有打過芳百煞,有沒有受傷?我應該早點回來的,要不然也不會讓你差點被韓子墨給摔了,小十三?”

我搖晃了一會兒,面前的罈子仍是靜悄悄的,我想,大概是小十三昨晚受傷了,所以現在不能說話。

我抱着小十三,古怪的感覺卻越來越濃厚,腳底像是粘到了冰冷的池底似得,麻木的無法動彈。

爲什麼……我的手是溼的,而壇壁卻是乾的?

爲什麼……封住罈子的明明是張紅紙,可我手裏的這個罈子上會是一塊紅布?

爲什麼……罈子會浮在水面上!

想到這,我心裏狠狠的咯噔了一下,渾身的汗毛全部樹立了起來。

我立馬脫手,想要甩掉手裏的罈子,可它卻像粘在了我的手上似得,越變越燙,如火球一般……

我目不轉睛的盯着,只見手裏的黑罈子竟然憑空變成了一顆白色的骷髏頭!

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它張開大口,咔的一聲咬上了我的胳膊!

劇烈的疼痛,瞬間蔓延到四肢百骸,幾乎讓我昏厥…… 我痛的使勁掰那骷髏,可它的力氣太大,似乎要生生扯下我一塊肉似得,我疼的渾身往外冒虛汗,卻又無可奈何,最後我實在疼的沒辦法,一拳頭砸向那個骷髏,骨節傳來碎裂的疼痛,慶幸的是,骷髏頭也隨之掉落。

我見終於擺脫了骷髏頭,深知此地不宜久留,因爲這個骷髏,絕對是地獄十八層那個叫煉骷的男人的骷髏權杖上面的骷髏!

我轉身,在廢水池裏面奔跑了起來,臭水濺了我一身,但此時我已無瑕去管,只想一心跑到門口,在危險的情況下,人本能的會往出口跑。

就算……出口已經被鎖死!

我飛速的跑着,感覺身體都不能受自己把控了,只是趨於本能,拼命的往前跑,就在我快要到達邊緣的時候,一隻冰涼刺骨的手摸上了我的腳腕,用力一扯,我整個人面朝地的撲了下去,腥臭的水濺了我一臉,噁心的我直想吐。

那隻手一直拉扯住我的腳腕,將我往後跩了好幾米,池底都是積滿污泥的瓷磚,所以特別滑。

我渾身都被打溼了,衣服緊緊的貼着皮膚,那感覺難受極了!

那雙手把我拖到了池子中間後,便沒了動作,我見狀,支撐着想要站起來,誰知,我剛擡起身體,一隻乾枯的手便從天而降,按住了我的頭!

我的整片頭皮都麻木了,那乾枯皸裂的觸感,就好像放在我頭皮上的是根樹枝一般,他的指甲又長又尖,冒着寒氣,彷彿稍稍一用力,就能把我的頭皮給掀掉!

我整個人都僵住了,不敢動彈半分,渾身的細胞都緊張的收縮了起來,這雙手我太熟悉了,除了地獄十八層的那個煉骷,還能有誰?!

氣氛很微妙,空氣裏遊蕩着絲絲殺氣,就在我僵持的肌肉發酸的時候,那雙手竟然動了,他用力的按着我的頭,在我的鼻孔就要被按到水裏的那一刻,我用胳膊支撐住了,腥臭的水不斷的摩擦着我的鼻尖,緩緩的要淹沒我的鼻孔。

我捏緊拳頭,緊緊的抵在光滑的池底上,脖子暗暗發力,抵擋住煉骷向下的作用力,他輕哼了一聲,像是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

他加大了力氣,卻不是特別的大,他在觀賞,觀賞我在他壓迫下,一點點被這不到膝蓋處的水給淹死,我死死的咬緊牙關,一面忍受的頭頂撕裂般的疼痛,一面堅持不讓自己被臭水淹沒!

然而,就在煉骷停止施力,收縮五指要捏我的頭骨時,我因頭頂的壓力驀然鬆懈,加上池底太滑,導致雙拳向身體兩邊滑去,煉骷手中一空,五指緊緊的攥了起來。

臭水撲了我滿臉,灌了我一耳朵,嘴巴里也灌進去不少,我飛快的從水裏撲騰着站了起來,把嘴巴里有苦又酸的臭水吐個一乾二淨,那感覺別提有多噁心了,就跟喝了別人的尿似得!

這時,我終於看清楚身後的人是誰了,他穿着一個黑色袍子,帽子是帶着的模樣,但看過去卻是黑洞洞的,像沒有臉和頭一般,這次我得以看清了他,他的袍子又寬又長,此時成閉合狀,將他的身子嚴嚴實實的裹了起來,那空蕩蕩的模樣,就像是我們以前買的晴天娃娃一樣,像是沒有身體!

煉骷寒寒的笑了一聲,乾枯的手掌心裏面緩緩的騰昇出一個纏繞着火焰的骷髏頭,他陰冷的聲音彷彿響在耳邊:“還你的罈子!”

他把骷髏甩向了我,那骷髏就跟火球似得,在我身邊飛來飛,像是在挑一個好下口咬的地方。

“你堂堂煉骷,欺負一個手無寸鐵的女人好意思嗎!”我趁亂,說出這麼一句話,話音剛落,骷髏就徑直的停在了我的面前,冒着火球的眼眶,空洞的和我對視,我見狀,趕忙往旁邊撤了一步。

煉骷說:“你知道我是誰?”

我正想拍個馬屁,來使他不要對我下手那麼狠,沒想到他卻沉吟:“上次那個罈子告訴你的,果然不是個簡單的鬼,先殺了你再殺他也不遲。”

“你不能隨便殺人,你有約束!”

元嘉草草by未晏齋 “我可以不殺你,也可以讓你不受皮肉之苦,但只要你乖乖呈獻上你的記憶……”

“不可能!”我立馬出聲拒絕,生怕遲疑一秒就等於跟他簽署了協議!

“那就不怪我了!” 變身冥神少女 煉骷一揮手,骷髏重新運作,一個衝撞,撞到我的胸口處,我被撞的一屁股坐回了水池的裏,只見前胸這塊的衣服竟被灼燒了一大塊,溫度之高,差點把我身上燙出了水泡。

煉骷見狀,悠然出聲:“這都沒事?看來你並不是個手無寸鐵的女人。”

我怕胸前春光乍泄,連忙低頭去看,只見先前陳繁送我的玉佩還穩穩的掛在上面,記得他說要我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拿掉紅布,不管有沒有用,如今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我唰得一下,去掉了脖子上的紅布,煉骷又憑空變出了一個骷髏,只是這次的骷髏沒有火,先前帶有火焰的骷髏也熄滅了,兩隻骷髏受到了煉骷的指使,分別咬住我兩邊的胳膊,將我整個人成十字架狀,提到了半空中,四五米的高度真的不是開玩笑,只消看一眼,就能嚇得暈眩。

煉骷呵呵的笑,說:“掉下來後的你,就不能說廢話了吧。”

我看着胸前不爭氣的玉佩,心急如焚,陳繁給我這個玉佩會不會只是爲了讓我心安,實際上也就只是個普通的玉佩罷了,天色已經變得灰濛濛了,此時的游泳館,光線變得更加稀少,還好我適應了黑暗,能依稀看到一些。

煉骷說:“我倒數三聲,你要是改變注意了,我就放你下來,如果你要是執迷不悟的話,我依然會放你下來,只不過方式有點小小的差別。”

“三。”

農家小媳喜甜田 “二”

……

“我改變注意了!”在他的一還沒有說出口的時候,我快速說了出來,這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就是不死也會落個半身不遂,我可不想自己的後半輩子又是白癡又是殘疾。

煉骷聞言,揮了一下手,咬住我的那兩個骷髏便快速的自由落體,離地一米的時候,將我整個人甩到了水池裏,再度被臭水撲了一臉。

煉骷朝我飄過來,然後將我從水池子裏拽了起來,讓我站着面對他,我盯着他那黑洞洞‘臉’,渾身發毛。

他乾枯的手指擡起我的下巴,幽幽的說:“現在你只需閉起眼睛,什麼都不要想,放空你的大腦。”

我聽話的閉氣眼睛,他的聲音變得有些靡靡,如同從悠遠的地方傳來的梵音。

不行!我不能聽這個聲音!

在他的手觸摸到我頭皮的那一刻,我驀的睜開了眼睛,冰冷的看着他:“我不會讓你提取我的記憶。”

“找死!”煉骷怒喝一聲,一把攥住了我的脖子,就在我以爲脖子要被掐斷的時候,他卻嘶的吃痛一聲,然後撤開了手。

我擡眼看去,只見他蜷縮着手指,手掌中間有一圈類似火星的痕跡,他緊緊的捏起手掌,把火星給捏滅了。

我看着胸前微微發紅光的玉佩,驀然明白,原來是這個玉佩灼傷了他,我在心裏默默的謝了一聲陳繁,如果不是他給我的玉佩,我可能剛剛就被髮怒的煉骷給拗斷脖子了!

煉骷指着我脖子上的玉佩,語氣有些驚訝:“你怎麼會有它?!”

我沒有開口。

煉骷冷哼一聲,然後揮動了一下黑色袍子,頓時熱浪來襲,灼燒的我睜不開眼睛。

“那就永遠別說話!”

席捲而來的火焰將泳池裏的水迅速沸騰,不到一秒就灼燒到了我的腳邊,我慌張的後退,卻猛然滑到在地,眼見着火海即將要把我吞沒,一道黑影竟從天而降,將我攬了起來。

我整個人都跌在了他的懷抱裏,短暫的寒涼驅走了我身上的滾燙,我擡臉,發現抱我的那人正是一臉嚴肅的孫遇玄。

他一身乾淨的白西裝,渾身縈繞着凜然的氣息,深潭一般沉靜的眼底,此時竟流露出一絲絲邪氣。

那鎮定的模樣,霸氣極了。 孫遇玄來了!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我整顆心都安定了下來,彷彿孫遇玄就是我的定心丸,只要有他在身邊我就不會怕。

妻寶無價,總裁大叔超完美 “門我已經打開了,你先走。”

“不行,你打不過他的,我們一起走。”

煉骷聞言哼笑一聲,說:“別推來推去,你們兩個都走不了!”

他話音一落,火焰瞬間撲面而來,孫遇玄將我推開,然後揮手掀起了水池裏的水,隔斷了火牆,煉骷加大了力氣,竟把水牆給緩緩壓了下來。

水可滅火,可是現在情況卻完全顛倒了過來,水池裏的剩水相較於的煉骷發動的火海,無疑等同於杯水車薪,而且孫遇玄在和他抵抗的過程中,靈力耗費巨大,表情看起來有點吃力,反觀煉骷,卻是一副淡定自若的樣子。

我躲在一旁,心急如焚,奈何自己又不能幫的上忙,如果不是對小十三關心則亂,我也不會上了韓子墨的當。

難道說,連韓子墨也成了煉骷的傀儡麼,可是煉骷似乎不能出來,要不然他早就來找我麻煩了。

既然煉骷不能出來,那他是如何的跟韓子墨她們接頭的呢?一定是通過第三個人,那麼這個第三個人會不會和李瀟婷有關,如果有關的話,他就不只是一個只幫煉骷辦事的第三人了,而是一個帶着自己目的的人。

上次孫書煜說要跟我一起挖出李瀟婷背後的人,這句話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他確實是要挖出那個背後的人,但不是和我一起,那我豈不是可以在孫書煜找出那個人時,得到一個現成的答案。

然而當務之急,是趕緊逃離這裏,可是門已被煉骷封死,無論我怎麼拉扯,都紋絲不動。

對了,煉骷不是不能出去嗎,只要我逃了出去,孫遇玄就可以輕輕鬆鬆的出去了!

我罵了一聲自己,差點又因爲焦急而亂了陣腳!

孫遇玄見自己抵擋不過煉骷,如同一道白色閃電一般向上躍去,火海徒然撲上牆面,將白色的磚牆燒的焦黑,孫遇玄躍到了煉骷的身後,趁煉骷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箍住了他脖子。

煉骷左右甩都沒能把孫遇玄甩掉,最後怒喝一聲,伸出樹枝一般的枯手,一把抓住了孫遇玄的頭,像扔鏈球似得,在原地飛速旋轉幾圈,然後把孫遇玄甩到了對面的牆上,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厚實的牆壁浮現出巨大的裂紋,簌簌的往下落着碎石。

孫遇玄像是被嵌在了牆上,緩緩地下滑倒在了地上。

我害怕的屏住了呼吸,五臟六腑都被用力的攥了起來,只聽煉骷說道:“能死在我煉骷手下,也不枉你今世做了一回鬼。”

煉骷話落,便開始哈哈大笑,笑着笑着,他的笑聲卻驀然停了下來,我與門做鬥爭的手也猛然停了下來。

只見,孫遇玄躺着的地方竟然肆意騰昇起翻滾的黑氣,很快,如同一個暴風中心般,掀起周圍的雜物,隨着黑氣的流動,而飛速旋轉。

煉骷沒有出聲,我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突然!

黑氣像四周炸裂開,如同一朵綻放的黑色罌粟花般招搖,孫遇玄從巨大的罌粟花中飛身而出,穩穩的停在了煉骷的面前。

他周身縈繞着的黑氣,與身上的白西裝呈現出強烈的反差,美好與邪惡卻又完美的柔和,他的頭髮凌亂,眼珠純黑,整個人一副邪氣凜然的模樣!

他邪勾起嘴角,俯瞰着煉骷,滿不在乎的哼笑一聲:“恐怕讓你失望了。”

話音剛落,孫遇玄朝煉骷揮過去一拳,拳頭由黑氣組成,脫離孫遇玄的身體,直直的朝煉骷砸去,煉骷朝後飛速移動的瞬間,手中拿出拿出了骷髏權杖,他快速旋轉權杖,朝孫遇玄揮來的黑色拳頭狠狠砸去——

兩物相撞,震感強烈,拳頭被砸成了碎片,破碎成柳絮一般的東西,飄飄蕩蕩的落到我身邊些許,我用手接着,輕輕一挫,竟然遺留下煤灰一樣的痕跡。

煉骷的本事我是見過的,孫遇玄絕對不是他的對手,於是我拼命的搖晃着木板門,想要逃出去!

煉骷悠閒自若的說:“看來芳百煞也找過你們,還被你偷走了一點法力,只不過,在還沒有消化這股力量的時候,就貿然使用,只怕到時候你會得不償失。”

“少廢話。”孫遇玄話音乾脆的落下,又連續對煉骷進行了幾番攻擊,但全被煉骷一一擋下。

煉骷可惜的說:“好久都沒跟人打了,本來想陪你多玩一會,但現在,我已被你越來越弱的力量消磨的沒有耐心了。”

我聞言,背部立馬出了一層白毛汗。

煉骷瞬間向孫遇玄甩出了骷髏權杖,如果前面都是小兒科的話,足以見得這招有多麼兇悍,孫遇玄一般躲閃,一邊朝骷髏權杖發力,誠如煉骷所說,孫遇玄現在的力量少的不止一星半點!

我拼命的拉門,門上的鐵把手幾乎要被我給拉斷,煉獄確實沒有耐心了,他想早點結束這場戰鬥!

他伸出來乾枯的手指,猛的張開,只見追着孫遇玄跑到骷髏權杖的頂端,瞬間生出九個骷髏,如同九頭蛇一般呈扇形打開,全部虎視眈眈的盯着孫遇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