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站住!把地靈水晶還來!”韓宇見狀大叫道。

對於韓宇的叫喊,已經上了黑大個背德干巴瘦老頭忍不住大笑了數聲,伸手一拍黑大個的腦門,黑大個立刻一聲大吼。隨着黑大個的吼聲,埋伏在附近的變異黑猩猩紛紛現身,將韓宇給包圍了。韓宇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乾巴瘦老頭將神魂結晶體拿走。只不過韓宇看向乾巴瘦老頭的眼神並不是憤怒,而是幸災樂禍。

乾巴瘦老頭絲毫沒有懷疑手裏的神魂結晶體是假貨,他迫不及待的將神魂結晶體放入了早已準備好的法陣之中,但在剛剛體會到了一股青春的活力之後,仿製的神魂結晶體就如火山怪物所說的那樣,發生了劇烈的大爆炸。韓宇在空中看着一大片石林被夷爲了平地,隨後不再理會四處逃竄的變異黑猩猩,徑自向出口飛去。 帶着希望,韓宇回到了地面。但等待自己的,不是林珂的微笑,只有早已守候多時的機械軍團冰冷的槍管。

身陷重圍的韓宇並沒有慌亂。這些機械人雖多,但對於韓宇來說,並不是無法應付。韓宇現在就是擔心林珂的安危。照理說,在沒有得到神魂結晶體之前,機械皇帝應該不會對自己發難纔是。但現在,機械皇帝的行爲卻超出了韓宇的預料,難道機械皇帝不打算要神魂結晶體了嗎?

韓宇疑惑不解,他想要見到機械皇帝,好跟對方把話說清楚,但很顯然,包圍韓宇的機械人並沒有得到這個命令。它們的任務只有一個,將韓宇這個人類從這個世上抹消。對於韓宇所提出的要求,它們的回覆就是攻擊。

不想要跟這些機械人多做糾纏,韓宇突圍而出,直奔機械皇帝的所在。可讓韓宇失望的是,機械皇帝的宮殿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個巨大的地基還在。見找不到機械皇帝,韓宇只能轉身去林珂的家。雖然韓宇已經想到林珂可能已經被帶走,但韓宇還是忍不住想要去親眼證實一下。

結果很顯然,林珂被帶走,之前所住的房屋裏已經人去屋空。韓宇簡單的檢查了一下屋內的情況,發現屋內有打鬥的痕跡,牆壁上還有血跡留下。機械人是不會流血了,那麼這些血只有可能是人或動物留下的。

韓宇很害怕這些血是林珂的,那樣就說明林珂就算不是凶多吉少,那也至少是受傷了。機械皇帝到底想要做什麼?

就在韓宇心裏擔心林珂安危的時候,那些陰魂不散的機械人再次找上了門。韓宇這次沒有再客氣,心情本來就不爽的韓宇將這些機械人當做了發泄的對象。留下奉命抹消韓宇的機械軍團千人隊全軍覆沒。只是即便將最後一名機械人拆毀,韓宇依然沒有絲毫輕鬆下來的感覺。現在的韓宇,迫切的想要知道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裏,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死心的韓宇再次搜查起了林珂的房間。他不相信林珂會連一點線索都沒有留給自己。這一次終於有了一點發現,在林珂房間的牀下,韓宇找到了一張紙,上面的字跡潦草難辨,韓宇費了好大的工夫才弄清楚紙上寫的是什麼。

這是林珂匆匆寫下的,大致意思是說,她祕密聯絡飛廉等人想要反抗機械皇帝的事情敗露,機械皇帝暴怒之下命人捉拿她。由於事出突然,她來不及逃走,只能留下這張紙條告知回來的韓宇,提醒韓宇不要受了機械皇帝的騙。

紙上的內容就這些,至於林珂被抓到哪去了,韓宇不知道。不過韓宇估計,這回林珂是凶多吉少,不光林珂,飛廉等人恐怕也落不了好。對於林珂想要反抗機械皇帝,韓宇不會去責怪。韓宇現在就想要知道林珂到底是死是活。

收起紙條,韓宇走出了房間。機械皇帝不可能因爲林珂的反叛意圖暴露就離開黑鳳山,能夠讓機械皇帝離開這裏的原因,肯定是比林珂的反叛更加重要的原因。否則機械皇帝大可以在等到韓宇將神魂結晶體交給他以後再翻臉。大可不必這樣急匆匆的離開,只是留下一支千人隊來抹消自己的存在。也就是說,促使機械皇帝離開黑鳳山的事情,比得到韓宇手裏的神魂結晶體更加的重要。

想通了這一點,韓宇飛到了空中,準備檢查一下四周圍的情況。千人隊已經被消滅,韓宇暫時並沒有危險,在空中查探了一下之後韓宇發現,自己的猜測很有可能是真的。機械皇帝走的很匆忙,在沒有被帶走的幾座物資倉庫裏,韓宇發現了大量沒有來得及被運走的物資,這就說明機械皇帝走的很匆忙,也可以說,機械皇帝會有派人回來的可能。只是什麼時候回來,韓宇就說不準了。

唯一可以讓機械皇帝回到黑鳳山的理由,恐怕只有韓宇帶着神魂結晶體回到地面這件事了。韓宇眼下需要做的,就是找到被消滅的千人隊跟機械皇帝聯絡的工具。只有通過聯絡工具,韓宇纔可以知道機械皇帝現在的位置。只是韓宇找了半天,依然一無所獲。心情煩躁的韓宇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找了一處高地坐下,韓宇打算好好的梳理一下自己到達地面以後所發生的事情。

自己到達了地面,遇到了來消滅自己的機械軍團,自己突破包圍,發現機械皇帝連同他的宮殿都已經不在,自己去了林珂家,發現了打鬥的痕跡和牆上的血跡,機械軍團尾隨而至,自己消滅了機械軍團,在林珂的房間裏發現了林珂留給自己的紙條,自己尋找機械軍團跟機械皇帝聯絡的工具卻一無所獲,最後自己現在坐在了這裏……

“韓宇!把神魂結晶體交出來!”就在韓宇準備拿出聯絡器聯絡寧平等人的時候,一聲大吼從身後傳來。韓宇回頭一看,就見先前在地下遇到的乾巴瘦老頭直奔自己衝來,在他的身後,是成百上千的變異黑猩猩。韓宇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被包圍了,所在的高地四周圍,到處都是變異的黑猩猩。

“喲~你還真夠命硬的,那麼大的爆炸都沒有炸死你。”心情不好的韓宇出聲譏諷道。對於這個乾巴瘦老頭,韓宇現在滿心的厭惡。多虧了那個火山怪物的提醒跟幫主,要不然韓宇就將真的神魂結晶體給他。不過現在,這個乾巴瘦老頭看樣子是真的打算跟自己撕破臉了。

爲了神魂結晶體,乾巴瘦老頭撕下了僞善的面具,衝着韓宇惡狠狠的說道:“把神魂結晶體交出來,否則我就把你撕成碎片。”

“你一個早就該死的人現在還鬧騰什麼?你以爲就憑你手下這幫變異的黑猩猩就可以對付得了我嗎?”

“哼!我奉勸你最好不要小瞧我的研究成果。少說廢話,把神魂結晶體交出來。”乾巴瘦老頭冷哼一聲說道。

“我不是已經給過你了嗎?”

“那是假的!我要的是真的神魂結晶體。”乾巴瘦老頭怒吼道。

“真的沒有。火山裏的那位沒說錯,你果然不是個好東西。”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給我上!”乾巴瘦老頭大聲喝令道。

隨着乾巴瘦老頭一聲令下,黑大個一聲大吼,成百上千的變異黑猩猩蜂擁向了韓宇。面對向自己涌來的黑潮,本來心裏就煩的韓宇再也沒有心情陪這些怪物打鬧,乾巴瘦老頭就感到天地突然一變,自己跟手下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這是什麼鬼地方?”乾巴瘦老頭警惕的看了看四周,問韓宇道。

韓宇冷冷的答道:“這是你們喪命的地方。”

話音剛落,乾巴瘦老頭就感到腳下一陣晃動,緊跟着就聽四周圍傳來一陣陣的慘叫聲。就在韓宇說話的工夫,變異黑猩猩所站的地面坍陷,無數變異黑猩猩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紛紛掉進了地面下的岩漿中。看着掉進岩漿中的變異黑猩猩變成一個個火球在不斷的哀嚎,乾巴瘦老頭感到了一陣陣心驚,想要招呼自己身邊的黑大個帶着自己逃離這裏,卻發現黑大個如今自身難保。超過兩米身高的黑大個也中了招,掉進了岩漿之內,雖說仗着身高體壯跳了出來,但雙腳受了重傷的黑大個已經沒有能力再揹着乾巴瘦老頭跳出岩漿了。現如今的黑大個,正躺在一塊還沒有沉入岩漿的地面上苟延殘喘。

“你到底是誰?”乾巴瘦老頭色厲內荏的問韓宇道。

韓宇看了乾巴瘦老頭一眼,淡淡的答道:“我想對於出生在滅神大戰期間的你來說,超能力者這個稱呼對你來說應該很陌生。不過沒關係,你不需要去了解什麼是超能力者,你只需要知道,你今天會死在超能力者的手裏。”

“……我錯了,饒我一命可以嗎?我已經沒有幾天活頭了……”乾巴瘦老頭十分識時務的向韓宇求饒道。

可惜韓宇卻沒有打算放過乾巴瘦老頭。倒不是韓宇鐵石心腸,而是他早就看出了乾巴瘦老頭不是好人,就算自己這次放過了這個乾巴瘦老頭,爲了神魂結晶體,他依然會在躲過這次殺身之禍以後不斷糾纏自己,而且有了這一次的教訓,他不會再像今天這樣光明正大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韓宇沒有工夫也沒有精力去應付乾巴瘦老頭以後無休無止的糾纏,還是除惡務盡吧。

無視乾巴瘦老頭的求饒,韓宇控制着岩漿將乾巴瘦老頭給吞沒,看着乾巴瘦老頭在岩漿中化爲了灰燼,而那些變異的黑猩猩,早在乾巴瘦老頭被幹掉之前就已經先走一步,消失在了岩漿之中。

幹掉了乾巴瘦老頭,韓宇沉悶的心情似乎得到了一絲緩解。從火焰領域出來以後,韓宇感到自己的頭腦清醒了不少。試着跟寧平取得了聯絡,在去地下尋找地靈水晶之前,韓宇讓寧平獨自離開回到勇氣號,吩咐他的事情就是讓勇氣號監視黑鳳山。現如今黑鳳山人去樓空,能不能找到機械皇帝的行蹤,就要看寧平等人的了。

很幸運,韓宇跟寧平聯絡上了。寧平的聲音有一些驚喜,似乎對於韓宇能夠跟他聯絡感到很意外。

“韓宇,你現在在哪?”寧平急聲問道。

“我在黑鳳山,寧平,你們現在在哪?”

“我們現在遇到了一次麻煩。你現在立刻去飛廉的家,他家的地下室裏有一艘小型星船,你趕緊過來幫忙。”

“可我還不知道你們的位置。”

“你先去,我馬上把我們的座標告訴你。”

“好,我馬上就去。對了,飛廉家在哪?”

“房屋頂上有個捲雲標誌的就是飛廉家。”

“明白了。”

韓宇不知道寧平他們遇到了什麼麻煩,不過眼下也顧不上多想。按照寧平所說的,韓宇找到了飛廉的家,用暴力打開了飛廉家的地下室,果然有一艘小型星船停在裏面。韓宇坐進了小型星船的駕駛室,按照寧平所發來的座標,飛快的向寧平等人的所在飛去。

……

當韓宇趕到寧平所說的地點的時候,發現勇氣號迫降在了一顆無名星球上,大隊全副武裝的機械人正在圍攻。韓宇二話不說,駕駛着小型星船直奔這支機械軍團的戰艦飛去,一頭撞進了戰艦的肚子裏。

韓宇的突然殺入讓機械軍團出現了慌亂,尤其是韓宇沒有去救援勇氣號,而是直奔機械軍團的戰艦,機械軍團的指揮系統立刻打亂。正在圍攻勇氣號的機械人立刻就收到了回援的消息,勇氣號上正在苦苦支撐的寧平等人頓時壓力大減。一直憋在勇氣號內沒有出去的寧平立刻殺出了勇氣號,尾隨着撤退的機械人殺向它們的戰艦。

一頭衝進戰艦的韓宇早就開始大鬧,擁有火焰能力的韓宇簡直就是一個破壞狂,他不需要做太多的事情,只需要一路跑一路放火,就夠這幫機械人喝一壺的了。韓宇很清楚,想要讓這些機械人停下來的最好辦法就是攻擊這些機械人的指揮中心。至於如何找到指揮中心,機械人重重的防衛已經爲韓宇指明瞭道路。

韓宇一路衝殺,機械人手中的武器根本就無法傷到已經將身體化爲火焰的韓宇,只能無奈的看着韓宇突破它們的防守,一步步的逼近指揮中心。

一道厚重的艙門攔住了韓宇的去路,只是還沒等機械人鬆口氣,就見厚重的艙門中央開始變得通紅,緊跟着融化成鐵水滴落在了地上,韓宇那張令人恐懼的臉再次出現在了機械人的面前。

這次負責追殺勇氣號衆人的鐵甲大將是被機械皇帝賦予了自我思考能力的機械大將之一,在擁有更高的隨機應變能力的同時,鐵甲大將同時也擁有了一些人類的負面感情。比如,恐懼。

看到被自己視爲最後一道屏障的厚重鐵門被韓宇輕而易舉的突破,鐵甲大將的心中萌生了一股退意。在鐵甲大將看來,想要阻止韓宇破壞指揮中心已經是不可能了,一旦指揮中心被毀,那自己就有淪爲階下囚的可能。自己知道了太多有關機械皇帝的事情,落到了韓宇的手裏,那絕對不是好事。

“攔住他!”鐵甲大將大聲命令身邊的手下道。

知道武器對韓宇無效,這些機械人便組成人牆,希望可以阻擋韓宇的前進。只是這幫機械人不知道,在它們去阻擋韓宇的時候,鐵甲大將悄悄的退走,直奔戰艦內存放救生艙的艦室而去。

不過機械人不知道,不代表韓宇不知道。見一個外形特殊的機械人想跑,韓宇當即就打算攔住對方。只是這幫不知死活的機械人一層一層,前赴後繼,想要打通它們組成的人牆,還需要浪費一點時間,可要是這樣,等韓宇突破這道越來越厚的人牆時,那個外形特殊的機械人早就跑得沒影了。

正在焦急的工夫,韓宇就聽背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不用回頭都知道,來人是寧平。韓宇顧不上跟寧平說廢話,一指快要跑沒影的鐵甲大將對寧平說道:“寧平,快去抓住那個外形特殊的機械人,我感覺那傢伙一定知道許多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明白。”寧平一聽這話,立刻答應一聲,扭身向着另一條路跑去。韓宇則出手將試圖攔住寧平的機械人給圈了過來,保證寧平道路通暢。

寧平一眼就看出了鐵甲大將打算逃走。雖然不認識鐵甲大將,但看那與衆不同的外形就知道,這個機械人一定是這支機械軍團內首腦級的人物。只要抓住了這個傢伙,把它交給喬嫣兒,那一定可以得到許多自己這些人不知道的事情,說不定找到機械皇帝的下落也不是什麼問題。

感覺有負韓宇所託的寧平這回是說什麼也不會放過準備逃走的鐵甲大將。而鐵甲大將回頭一看,追趕自己的竟然不是那個令它感到恐懼的人類,頓時勇氣大增,也不逃跑了,回身準備先解決了追來的寧平,然後再考慮撤退的問題。

只是就是這麼一念之差,鐵甲大將就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只是一次擦身而過,鐵甲大將的腦袋就跟身體分了家。寧平手中的青雲劍鋒利異常,鐵甲大將的金屬身體根本就擋不住青雲劍的劍鋒。

鐵甲大將的腦袋掉落在地上,眼睜睜的看着寧平用青雲劍將自己的身體大卸八塊,隨後就見寧平緩緩的走向自己。

“不要殺我,我對你們很有用。”看着寧平高高舉起的青雲劍,鐵甲大將大聲叫道。寧平本來也就是打算嚇唬一下鐵甲大將,卻沒想到這個造型特殊的機械人是如此的沒有骨氣。也就在寧平收起了青雲劍的同時,就聽到戰艦內傳來一聲巨響。鐵甲大將明白,指揮中心被毀,自己手底下這支機械軍團算是被廢了。

由於韓宇的突然加入,形勢發生逆轉,圍攻勇氣號的機械軍團落敗,除了被毀的機械人外,還有大約三分之一的機械人成爲了韓宇的俘虜。不過韓宇對這些機械人的興趣不大,在將這些失去行動能力的機械人轉交喬嫣兒以後,自己便找到了被寧平捕獲的那個造型與衆不同的機械人跟前。

鐵甲大將不虧是擁有自我思維能力的機械人,十分之識時務。它很清楚如果不合作的下場會是什麼。雖然只剩下一個腦袋,但鐵甲大將並不是人類,身體的替換對它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反之讓它保持現在的樣子,也不是什麼難事。

爲了不讓自己成爲別人手中的收藏品,鐵甲大將唯一的出路就是跟韓宇等人合作,換句話說,就是韓宇等人問什麼,鐵甲大將就說什麼。機械皇帝出於對手下的信任,並沒有對機械大將要求保守祕密,結果現在全便宜了韓宇等人。從鐵甲大將的口中,韓宇等人知曉了許多有關機械皇帝的祕密。至於這次機械皇帝突然翻臉,通過鐵甲大將的交待,韓宇等人也有了一個清晰的認識。

韓宇先前獲得的林珂留下的信息只是機械皇帝突然翻臉的一個原因,更大的原因,卻是現如今的人類世界充滿了火藥味,聯盟指揮的政府軍與馬克西領導的革命軍的和平談判正式宣告破裂,雙方現如今劍拔弩張,隨時有可能開戰。或許是不願意失去大義的名分,不管是聯盟一方還是馬克西一方,誰都不願意開第一槍。

機械皇帝很顯然想要去做一回漁翁,但在行動開始之前,機械皇帝需要清理一下自己內部不穩定的因素。也就是以林珂爲首的這些人造人。這些人造人對於機械皇帝解開封印起到了極爲重要的作用。現如今機械皇帝想要過河拆橋,實力不如對方的人造人也只能嚥下了這枚苦果。

林珂、飛廉等頭領級的人造人首先遭到了機械皇帝的突襲,毫無防備的林珂等人只堅持了一會就被機械人生擒活捉。也不知道機械皇帝是因爲什麼,反正並沒有傷害林珂等人的性命,只是命人將所有人造人暫時關押,或許是打算等做完了漁翁之後再考慮如何處置林珂等人吧?

聽到林珂暫時沒事,韓宇不由鬆了口氣,只要人活着,那就沒事。大不了去救唄,這又不是不能做到的事情。

“難道機械皇帝忘了跟我的約定?”韓宇不解的問道。

鐵甲大將聞言瞧了韓宇一眼,訕訕的說道:“這個,我說了你不要生氣,其實皇帝陛下壓根就不相信你可以將地靈水晶從地下給取出來。”

“是嗎?那你看看這是什麼?”韓宇說着拿出仿製的神魂結晶體。

璀璨的光芒差點晃花了鐵甲大將的眼,鐵甲大將死死的盯着韓宇手裏的神魂結晶體,恨不得將其據爲己有。只是這個想法也就是想想,失去了身體的鐵甲大將現在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擺佈。

韓宇收起神魂結晶體,對鐵甲大將說道:“老實說,我對機械皇帝擅自毀約這種事很惱火,但爲了林珂,我願意不計較機械皇帝這次的毀約行爲。如果你願意替我帶話,我可以考慮放你回去。”

一聽有機會回去,鐵甲大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望着韓宇問道:“真的?”

“我不是那個言而無信的機械皇帝,我的保證一向很堅挺。只是你願意替我帶話嗎?”韓宇盯着鐵甲大將問道。

鐵甲大將毫不猶豫的答道:“沒問題,我願意。”

“呵呵……你願意那就好辦了。回頭我會給你找副身體,你先湊合着用,等你回去以後,我相信機械皇帝在聽到你帶回的消息以後,他是不會計較你這次戰敗的罪過了。”

聽到韓宇的話,鐵甲大將這纔想起了自己的麻煩,如果沒有韓宇所提出的要求,那自己回去必定會受到機械皇帝的懲罰,可現在這樣,就算不能免於處罰,相信處罰也會減輕許多。

“那些機械人……”

“那是我跟我同伴的戰利品,你就不要癡心妄想了。”韓宇半點商量都沒有的直接拒絕了鐵甲大將得寸進尺的要求。

鐵甲大將也就是試試,對於那些被俘的機械人,鐵甲大將從來都不認爲那是自己的同類,在鐵甲大將眼裏,除了機械皇帝跟與自己同級甚至更加高級的機械大將是同類外,那些機械士兵不過是工具,屬於消耗品。既然韓宇不願意歸還,那就算了,只要自己可以回去,這比什麼都重要。

問出自己想知道的,也說了自己需要說的。韓宇不想繼續搭理鐵甲大將,便將審問鐵甲大將的事情交給了柳輕眉跟石八方,自己則帶着寧平去見吳夢。

對於柳輕眉跟石八方,韓宇一直有些歉疚,如果不是他的請求,柳輕眉跟石天寶早就帶着吳夢迴聯盟請功去了,可現在,爲了幫助自己,柳輕眉跟石天寶不惜違反軍紀,隨同韓宇一起來到了黑鳳山,只爲了找回離開隊伍的林珂。只是這件事一波三折,林珂雖然找到了,但卻轉眼間又被抓走,這讓韓宇覺得有些虧欠柳輕眉跟石天寶。將鐵甲大將交給他們審問,也是韓宇想要藉此補償一下二人。相信柳石二人可以依靠從鐵甲大將那裏得到的情報獲得上官的原諒。

“對不起,韓宇。”跟着韓宇一起去見吳夢的寧平在路上忽然對韓宇歉意的說道。

韓宇聞言不解的看着寧平問道:“好好的幹嘛道歉?這件事怪不了你,誰能想到機械皇帝會突然變卦呢。就像那個鐵甲大將說的,機械皇帝翻臉是臨時起意,這件事你我事先都沒有料到。”

“可之後我們也沒有救出林珂……”

“換我我也救不了啊。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以至於我們一點準備也沒有。而且就憑勇氣號這一艘星船,想要攔截機械皇帝的機械大軍,實在是有點強人所難。所以寧平你不用對我道歉,我沒有理由怪你,也不會怪你。”

“寧平,謝謝。”

“呵呵……接下來我們要去救林珂,那還需要你們幫忙呢。”

“你放心,我們幫你。”

韓宇伸手拍了拍寧平的肩膀,笑道:“好兄弟,我就不跟你說謝了,那樣顯得咱們有點生分。走,陪我去見見那個吳夢,看能不能從他嘴裏問出一點情報。”

寧平聞言點點頭,隨着韓宇來到了關押吳夢的船艙。對於吳夢,韓宇等人並沒有太過限制吳夢的自由,因爲沒有那個必要。吳夢也很清楚就憑自己一個想要逃走實在是不太可能,所以一直表現的很低調。平時也就待在船艙內不出來,只是偶爾出來放放風。

“喲,你這個大忙人怎麼有空來找我?這是打算放我離開了嗎?”吳夢見韓宇來了,當即出聲問道。

韓宇聞言答道:“想讓我放你走不是不可以,但你還需要幫我一個忙。”

“呵呵……不是又在哄我吧?”

“您是老前輩,吃的鹽比我吃的飯都多,我哪能騙得到你呀。這次來就是想要尋求你的幫助,當然你要是不願意幫,那我只好繼續請求,直到你答應幫忙爲止。”

吳夢聞言撇撇嘴說道:“我還以爲你會說放我離開呢。”

“嘿嘿……我又不傻。”韓宇笑着說道。

對於韓宇的坦誠,吳夢也沒有多抱怨什麼,因爲吳夢明白,沒有那個必要,與其跟韓宇扯皮浪費時間,倒不如趁早辦到韓宇所提出的要求,那樣自己離開這裏的機會反而更大一些。

“說吧,想要讓我幫你什麼?”吳夢開口問韓宇道。

韓宇微微一笑,對吳夢說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聽說您老是位很有能量的人,只是不知道你對於機械皇帝打算做一次漁翁這件事有什麼想法?”

“哼!想要當漁翁,他有那個能力嗎?一個機械腦袋也敢學人玩計謀?韓宇你不用試探我,你就直接說我想讓我做什麼吧?”吳夢冷笑一聲,對韓宇開門見山的問道。

韓宇要得就是吳夢這種態度。對於機械皇帝的毀約,韓宇當然心中是充滿了不滿,但眼下林珂在機械皇帝的手裏,在將林珂救出來之前,韓宇不能輕舉妄動。但韓宇不動,卻不代表別人不能動。讓柳輕眉跟石天寶將鐵甲大將的口供帶回聯盟只是一方面。相信在知道除了自己跟馬克西之外還有一股勢力正在磨刀霍霍以後,聯盟會做出一個明智的選擇。但光靠聯盟或者馬克西還不夠,韓宇還想要繼續給機械皇帝添點賭,相信以吳夢的能力,即便不能讓機械皇帝損失重大,至於也可以讓他雞飛狗跳,永無寧日。到那時,自己去救林珂也就會容易許多。

拿神魂結晶體跟機械皇帝交換林珂,這只是保證林珂不會受到傷害的一個方法,既然韓宇被機械皇帝放了回鴿子,韓宇自然要把這個場子找回來。更何況真的神魂結晶體韓宇可沒打算交給機械皇帝,仿製的地靈水晶總是需要使用了纔不枉費將它製造出來。

韓宇跟吳夢的談話很愉快,雙方談的很投機,那損主意是一個接着一個,聽得一旁的寧平忍不住流下了冷汗。如果把吳夢比作一個老毒物,那韓宇就是一個小毒物,而且比吳夢這個老毒物更加的狡猾。可想而知,被這對大小毒物同時盯上的機械皇帝,那以後的日子會變得異常難過。

吳夢希望藉此機會返回自己的勢力,韓宇希望藉助吳夢的力量對付機械皇帝,二人處於相互利用的關係,所以彼此之間並不存在太大的矛盾。唯一需要解決的,恐怕就是柳輕眉跟石天寶那裏。不過韓宇的心裏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想法,並不是無法解開的死結。

得到了韓宇的保證,吳夢的心情似乎變好了許多。韓宇沒有打擾吳夢思考對付機械皇帝的方法,帶着寧平離開了船艙。離開了吳夢的房間,寧平忍不住詢問韓宇打算用什麼方法說服柳輕眉跟石天寶。韓宇回答的很簡單,直說。

對於韓宇的打算,寧平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雖說柳輕眉跟石天寶容易被說服,但跟着柳石二人的那些聯盟士兵也會答應嗎?如果他們反對,或者心存不滿,等回去一說,那柳輕眉跟石天寶可能就要倒黴了。

聽了寧平的擔心,韓宇不以爲然的答道:“誰說要放柳輕眉他們離開了?”

“可不放他們回去,你打算怎麼讓聯盟知道機械皇帝已經準備玩漁翁得利那套了?”寧平不解的問道。

韓宇輕咳一聲,笑嘻嘻的對寧平說道:“嗯咳……自我介紹一下,在下是順豐快遞的VIP會員,我想以我的身份送一份快遞回去,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寧平一拍腦門,怎麼偏偏就把這點忘了,以韓宇在順豐快遞的身份,想要送一份特快專遞還真是一點問題也沒有。而且這份特快專遞一定可以引起聯盟的主意。倒不是韓宇這個人說的話令人信服,而是韓宇順豐快遞的身份讓人信服。相信沒有人會認爲一名順豐快遞內的VIP會員會拿這種事關人類未來的大事跟聯盟開玩笑。

見寧平明白了,韓宇便沒有再多說什麼。眼下趁着沒什麼大事,韓宇打算去喬嫣兒那裏看看有沒有需要自己幫忙的。而寧平則是去找韓夢馨。兩個人就此分手,各自行動。韓宇很快就找到了正在忙碌的喬嫣兒。被俘虜的機械人對韓宇來說沒多大用處,但對於喬嫣兒來說,這些機械人卻是用處很大。倒不是喬嫣兒打算將這些被俘的機械人據爲己有,而是看上了這些機械人身上的某些零部件。

想要將這些機械人據爲己有是有風險的。據鐵甲大將的交待,這些機械人的身上都被設置了暗碼,只要行動中的機械人被啓動了體內的暗碼,控制權就會被知曉暗碼的機械皇帝奪回。這些機械人就是隨時可能倒戈的定時炸彈,所以還是拆散了比較好。

韓宇建設不行,但拆除卻很拿手。按照喬嫣兒的指揮,韓宇很快就將那些完整的機械人拆成了一堆堆零件,然後再交由來幫忙的聯盟士兵分門別類,搬進勇氣號的倉庫儲藏起來備用。

期間菲爾德也在忙碌,只不過他並不是來幫忙的,而是來搶東西的。這個菲爾德如今已經有了一絲走火入魔的徵兆。自打蘇婉讓喬嫣兒轉交了一份神裝機甲的完整資料給了菲爾德以後,韓宇就很少看到菲爾德。即便偶爾遇到了,菲爾德也是神神叨叨,對於韓宇的招呼視而不見。

“菲爾德,把你手上的東西放下!”韓宇有些忍無可忍的衝再次準備離開的菲爾德叫道。只是菲爾德卻在看清楚對自己叫喊的人是韓宇以後說道:“你喊什麼喊?不就是一點零部件嗎?這有什麼不捨得的?”

“我不是不捨得這些東西,我是希望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身體。你看看你現在……”說到這裏,韓宇捂住了鼻子問道:“你有多久沒洗澡?”

“唔?我身上的味道很重嗎?”

“都餿了。”

“哦……你別在這種時候打擾我,我有一種預感,我馬上就可以成功了,下次再遇上那個叫蘇婉的女人,我一定不會再輸。”菲爾德一臉自信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搖了搖頭,對菲爾德說道:“在你碰到蘇婉之前,我覺得你會掛掉的可能性更大一些。現在我命令你,休息。放下手頭所有的事情。”

“不行,現在不能休息,我對神裝機甲的研究已經進入了關鍵時期,韓宇,是兄弟的就不要打擾我。” 鳳凰男狹路相逢 說完菲爾德不等韓宇再說什麼,抱着自己需要用到的零件扭頭就跑,一副唯恐被韓宇逮着的樣子。

還別說,韓宇還真有強制命令菲爾德休息的打算。只因爲韓夢馨告訴自己,菲爾德這樣廢寢忘食的研究,對他自身的健康會造成一個極大的傷害。韓宇不想菲爾德因爲一個神裝機甲就把小命搭上,這纔會在剛纔打算勸勸菲爾德,結果還沒勸上兩句,這傢伙竟然跑了。

韓宇剛準備去追,卻被喬嫣兒給攔住了。

“不要去試圖阻止菲爾德。韓宇,我知道你擔心菲爾德身體健康,可如果你現在強行制止菲爾德的研究,對菲爾德造成的傷害可能更大。”

對於喬嫣兒的言論,韓宇表示不解,問道:“爲什麼?我明明是爲他好呀。夢馨告訴我了,如果菲爾德再不好好休息,那他很有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

“我知道,夢馨也跟我說過,希望我提醒一下菲爾德。只是韓宇,你不瞭解一個機械研究者的心聲,對於現在的菲爾德來說,早日將神裝機甲完善才是最主要,其他的都只不過是次要的。這個時候阻止他研究完善神裝機甲,那無異於殺了菲爾德。”

“可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菲爾德出事吧?”

“如果你真的拿他當好兄弟,那就不要阻止他,默默的支持他就好了。我相信這也是菲爾德希望你做的。”

韓宇:“……” 門斗星

隨着梅辛帶着和談使者團的返回,馬克西當即下令開始備戰。聯盟既然選擇了拒絕,那就意味着聯盟並沒有意識到以馬克西的實力已經能夠跟聯盟進行平等對話,在聯盟的眼裏,馬克西是叛亂,必須清剿。

對於梅辛的失敗,馬克西說實話並沒有往心裏去。不光馬克西沒往心裏去,內米斯也沒有把這次和談當真。之所以派出梅辛,目的只有兩個,一個是讓公衆明白馬克西一方革命軍的態度,另一個則是拖延時間,至於和談的結果,馬克西並不看重。只是梅辛卻不是這麼認爲,跟聯盟派出的談判使者交鋒數月,結果卻連一點好處都沒有撈着,要不是暗中有人接應,自己這次能不能回來都是一個未知數,這種挫折對梅辛的打擊有點大,讓梅辛回來以後顯得有些悶悶不樂。

直到聽說聯盟開始調兵遣將,準備第二次討伐,梅辛這才恢復了精神,摩拳擦掌的準備讓這一次的討伐軍有來無回。既然聯盟認爲革命軍只是叛亂,那就讓他們意識到想要憑藉手裏的政府軍清剿革命軍所付出的代價,是他們聯盟無法承受的這個事實。只有這樣,聯盟纔會乖乖的重新回到談判桌,讓他們認真聽取革命軍的要求。

“這一次的戰鬥必須要打贏,而且還必須贏得漂亮。”梅辛在軍事會議上一開始就聲明瞭這次針對討伐軍來襲所需要達到的目標。

對於梅辛的要求,漢斯、霍夫曼等革命軍中的暴力分子感到很興奮,上一次的戰鬥雖然由於出其不意而獲得了勝利,但對於那種勝利,革命軍裏的暴力分子,尤其是漢斯、霍夫曼的手下,都感到有些勝之不武。他們嚮往的是真刀真槍的在戰場上正面擊敗對手,而不是通過陰謀詭計取得勝利。

對於漢斯、霍夫曼的這種想法,梅辛一向是不贊同的。殺敵一千,自傷八百,這麼賠本的買賣雖然打起來很過癮,但以現如今革命軍的家當,卻打不起這種仗。不過這回不同,通過這一次的和談,梅辛已經意識到了聯盟並沒有將革命軍放在對等的位置上。如何讓聯盟睜開眼睛正視革命軍的存在,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場血戰。

上次討伐軍來襲的時候,革命軍得到消息實在是太晚,大部分軍隊都散在各地,沒有時間集結,爲此只能兵行險招,萬幸最後贏了。但這回不同,藉着和談拖延了數月,革命軍的大部分兵力已經集結完畢,衆將齊聚一堂,都憋着一口氣準備跟聯盟的討伐軍再次交鋒。

“好啦,鼓舞士氣的事情一會再做,梅辛開始通報吧。”馬克西開口對梅辛說道。梅辛聞言點頭道:“明白。”說完梅辛打開隨身攜帶的文件夾,開始念起了有關這些討伐軍的情報。

“這次討伐軍的總兵力是上一回的兩倍,達到了三十萬,大小戰艦合計超過兩千餘艘,看樣子聯盟是打算一口氣解決我們革命軍。 冷帝寵溺的復仇皇妃 領軍主帥是聯盟內被稱爲軍神的鄭虎子……”

……

隨着梅辛的通報,衆將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三十萬的兵力並不算什麼,雖然革命軍砸鍋賣鐵也湊不出十萬雄兵,但衆將有信心跟三十萬討伐軍一較高下。可領軍主帥竟然是早已閒賦在家的鄭虎子,這就讓衆將感到頭疼了。

但凡是在聯盟參軍的人,那就沒有不知道鄭虎子大名的,用如雷貫耳來形容也不過分。鄭虎子的個人實力雖然無法跟馬克西或者內米斯相提並論,但他的指揮能力,卻是在場衆將無人可比的。嚴格來說,包括馬克西在內,聯盟內的將領基本上都是鄭虎子的學生。如今要跟自己心目中的老師對陣,衆人的心裏不由有點發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