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竟然是人靈之力!

怎麼可能!

而且同樣是無邊無際無窮無盡的人靈之力!

「你怎麼可能!」

見此情況,中央老祖徹底震驚了,指著陳落,連話說不清。

他根本無法理解打著打著陳落的力量之中怎麼會擁有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靈力量源泉。

總裁萌妻歸來 ,虛妄之道。

所謂虛妄之道,其根本便是變其本,化其源,也就是說只要陳落願意的話,他可以在一瞬間的功夫變成中央老祖的本源,中央老祖的力量是什麼,他的力量就是什麼,中央老祖會什麼,他同樣會什麼。

逆天嗎?

自然是逆天至極。

因為虛妄之書就是宇宙間號稱最大的原罪,其上記載的虛妄之道,又豈能不逆天!

可惜,中央老祖並不知道。

而陳落更懶得跟他解釋,趁此之際,直接閃身而去,之前單憑八部天龍的力量就能傷到中央老祖,此刻他又藉助虛妄之道化成中央老祖的力量源泉,現在既擁有毀滅死寂的八部天龍,又擁有無窮無盡的浩瀚人靈,力量之強所向匹敵,瞬間而至,快的連中央老祖都根本反應不過來,一拳擊在他的嘴巴上,砰的一聲,嘴巴撕爛!

砰!砰!砰!砰!砰!砰!

陳落連續打出七拳,打在中央老祖的口耳鼻等七竅之上,打的中央老祖嗷嗷慘叫,嘶聲吶喊道:「孽障!老祖乃不死的生命之軀,你封我七竅根本無濟於事!啊」

「雜毛!恐怕你還不知道吧,老子專殺你這種不死之身!」

一瞬間的功夫陳落又打出九千九百九十九萬拳,每一拳都擊在中央老罪肉身的竅穴之上,打的中央老祖只有招架之力,吶喊道:「孽障啊你敢封我的竅穴!!啊不」

「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老子如何屠滅你的不死之身!」

砰砰砰!

陳落一口氣又打出億萬之拳,每一拳都擊在中央老祖的毛孔上,將其身上的億萬毛孔盡數封閉。

「我的竅穴,我的毛孔……我的肉身……啊不!」

顯然,中央老祖怕了,發出驚恐的吶喊,他不知道陳落究竟是如何懂得天人合一這等大神通,也不清楚陳落又是如何擁有媲美自己的生命人靈之力,更不知道陳落是如何知道自己生命之軀的弱點所在。

他不知道。

此時此刻也不想知道了。

只想逃離,逃離這個恐怖之人的魔爪。

發瘋一樣沖向中央之源。

「不不!」

他跑,可陳落豈能如他意,出現之時,摁著中央老祖的頭顱,猛然一拍,砰的一聲,中央老祖的脖子斷裂,整個腦袋凹進身體里。

嗖的一聲,陳落又直衝天際,身體旋轉的同時,迅速下落,八部天龍與生命人靈同時凝聚!

「老子說要殺你,定然讓你死無輪迴!」

… 當陳落的身體旋轉下降之時,無邊無際無窮無盡的代表浩瀚生命的人靈力量伴隨著無聲無息似魔似佛代表恐怖死亡的八部天龍力量滾滾壓下,這一刻宛如天地交合,如陰陽大爆炸,如混沌初開一樣。

轟隆隆咔嚓!

在眾目睽睽之下,接受人書之靈溫養萬載之久成就不死不滅號稱生命永恆肉身不朽的中央老祖宛如泡沫一般被陳落的兩種極端力量碾壓的潰散消失。

死了。

就這麼死了。

鏡師驅魔錄 ,連塵埃都沒有形成,就這麼死的乾乾淨淨。

此間,蒼天已消失,虛空之中儘是乳白色無窮無盡浩瀚如江海般的人靈力量。

此間,大地也已不見,有的只是黑色充滿死亡氣息的八部天龍力量。

那陳落站在當空,周身黑白光華交錯閃現,虛空中的人靈力量與大地下的八部天龍力量似若隨著他的呼吸而滾滾涌動著,他佇立而站,似主宰蒼穹的神靈,亦如執掌大地的天魔。

雲端太子和雲飛揚二人此刻就像受到嫉妒驚嚇的鵪鶉一樣死死的守著中央之源,二人怕了,那是真的怕了,怕到了骨子裡,也怕到了靈魂里,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中央老祖的實力是多麼強大,正因為知道,所以親眼目睹陳落碾壓中央老祖之後二人才會這般害怕,也是直至此時,二人才意識到一個可怕的事實,那就是陳落的存在遠遠比他們想象中要強大恐怖詭異神秘的多的多,更清清楚楚的知道如果陳落連中央老祖都能屠滅,那麼屠滅自己也如捏死螞蟻般那麼簡單。

二人想跑。

可是現在整個世界都被陳落的力量籠罩,世界雖大,卻沒有他們的藏身之所。

如果有的話,那麼只剩下中央之源。

不過以二人的身份根本無法隨意進入中央之源,他們瘋狂吶喊著,試圖讓裡面剩餘的五位中央老祖增援自己,奈何,任他們喊破喉嚨也無人理會,二人害怕極了,牢牢守著中央之源,絲毫不顧什麼形象,連身軀都禁不住的顫抖著,一雙眼睛更是死死盯著此間的陳落,唯恐陳落彈指間抹殺他們。

此時此刻,對於雲端太子和雲飛揚來說那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中央人傑、十二中央主宰,雲端皇族所有人都被陳落無情的屠滅,現在他們又無法與中央之源裡面的幾位老祖取得聯繫,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守護中央之源的四象神獸身上。

殊不知四象神獸守護的只是中央之源而不是他們。

陳落揚手一指,指著雲飛揚,厲聲蒼喝:「你!滾過來受死!」他這一聲怒吼,著實了得,堪稱天崩地裂也不為過,如此一聲,蒼天之上的浩瀚人靈與大地之下的八部天龍雙雙爆發,雲飛揚的肉身不受控制的橫飛過來,他瘋狂的祭出力量,使出渾身解數抵擋卻也無濟於事,祭出的力量在頃刻間就被震的煙消雲散。

「不」

當雲飛揚的脖子被陳落掐住時,他像似感受到死亡的逼近,發出最後一聲掙扎的慘叫,只是話音未落,砰的一聲,肉身當場就被陳落拍了個粉碎。

「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雲端太子嘶聲吶喊,害怕上躥下跳。

可惜無用。

因為當陳落抬手指向他時,他的命運就已經註定。

「不」

雲端太子的身軀橫飛過來,他連掙扎都沒有掙扎,早已被嚇的癱瘓掉,眼瞧著就要被陳落一巴掌抹殺,就在這時,一人從天而降,將雲端太子守在身後,那是一個白衣少年,一個容顏俊美,鶴髮童顏的少年,不是別人,正是雲端三皇子,雲起。

「雲起!你敢攔我!」

陳落怒喝之後,看也不看,虛空就是一拳。

「落爺,還請高抬貴手,饒我兄長一命!我願意以」

話音未落,陳落虛空的一拳已然襲來,又是天崩地裂的一拳,亦是生命與死亡交錯的一拳,也如天地交合般如陰陽大爆炸混沌初開的一拳。

雲起護著雲端太子,雙臂伸展之時,天際間赫然出現一個無邊無際的源,正是這方世界的世界本源,不過似若又有不同,之前雲端太子召喚的世界本源是乳白色的,而此刻雲起召喚的世界本源卻是蔚藍色。

雲起雙手合十之際,藍色的世界本源綻放出蔚藍色的光華與陳落的生死兩重力量交錯在雲起,噼里啪啦一陣脆響,雲端本源動蕩之後轉而裂開道道縫隙,雲起更是被陳落這一拳打的面色慘白,口吐鮮血。

雲起很強!


要知道剛才陳落可是動用了浩瀚人靈和八部天龍的力量打出的一拳,這一拳打出來,連號稱不死不滅永恆不朽的中央老祖都被當場屠滅,而現在雲起雖然受傷了,但只是口鼻噴血,憑此,足以證明雲起的強大,至少要比中央老祖強的多。

雲起剛開口,又哇的一聲噴出大量鮮血,他抬起頭,面如死灰,虛弱的說道:「落……落爺,我不是你的敵人,絕對不是……如果……如果你肯饒我兄長一命,我可以將世界本源的秘密告訴你……你……你應該能感受到世界本源……咳咳……和人書之間的關係……」

說完,雲起單膝跪在當空,低頭誠然而道:「我兄長痴迷人書的力量又受中央學府的蠱惑,迷失了本性,這才與你敵,在此我替他向您賠罪,還望落爺高抬貴手……」

對面。


陳落負手而站,孤傲的神情尤為冷酷,眉宇之間似

若蘊含滔天之怒,一雙黑白眼眸綻放著代表生命與死亡的奧妙色彩,他望著雲起,卻也只是看了一眼,突然間,不遠處的中央之源發生劇烈變化。

原本被四象神獸守護的中央之源不知為何莫名其妙的顫抖起來,轉而不規則的扭曲變化,彷彿隨時都會被什麼東西給撐爆一樣。

果然!

砰的一聲巨響,中央之源竟然爆開了一個窟窿,從窟窿中綻放出耀眼的紫色光華,旋即一道人影從裡面竄了出來。

「小小中央本源豈能奈何得了我莫問天!」

衝出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人王莫問天。

就在莫問天衝出來的同時,中央之源再次爆開一個窟窿,隨著龍吟聲傳來,諸葛天邊伴隨著九條黃金聖龍沖了出來:「以人書之靈創造的世界本源也不過如此,中央老祖,這次看你們還有什麼法寶!」

砰砰!

很快,又有兩人沖了出來,不是別人,正是秦奮和傲風,緊接著,席若塵、天邪也都沖了出來,沒過多久,葬花、古悠然、御娘、薛裳菀、黃泉、夏沫也都盡數衝出。

「你們二人怎麼樣!」

在秦奮傲風二人衝出來的時候,陳落第一時間就將他們接了過來,二人的情況看起來很糟糕,臉色一個一個慘白,肉身一個比一個虛弱,傲風嘴角還淌著血,沒有猶豫,陳落立即施展生命之力幫助二人恢復。

緊接著,陳落又閃身來到葬花那邊,幾女的情況比起秦奮傲風來也都是有過之而不及,雖說表面沒有挂彩,但所有人看起來都非常狼狽,也極其虛弱,虛弱的連話都說不出來,衝出來的第一時間立即盤膝而坐進行恢復,沒有怠慢,陳落出手也為她們施展生命光華。

不止秦奮傲風和眾女神是如此,一同衝出來的席若塵、天邪也都在第一時間盤膝恢復,唯獨莫問天和諸葛天邊二人依舊傲然無我的站在當空,二人雖說看起來也頗顯狼狽,但他們身上的力量卻是尤為強盛,仍然是那般光彩奪目,盡顯帝王本色。

要說這莫問天和諸葛天邊還真是強悍的不得了,陳落之前以虛妄求真仔細探查過中央學府創造的這個世界本源,可以說非常強大,連他都沒有絕對把握強行突破,而這二人在中央學府幾位老祖以世界本源施展的生命凈化之下還能第一個強行衝破中央本源,這不得不讓陳落驚嘆。

再對中央世界本源仔細一探查,更令陳落吃驚不已,中央本源非但嚴重破損,法則更是完全混亂,差不多就等於徹底廢了,可以想象剛才在裡面一定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

嗖嗖嗖嗖嗖

五道光影從中央本源裡面沖了出來,是乃五位老者,應該是中央學府剩下的五位老祖,五位老祖的情況看起來也不樂觀,有的手中拂塵斷裂,有的衣衫破碎,有的蓬頭垢面,不過這五位中央老祖只是表面比較狼狽而已,其一身浩瀚的生命靈力同樣是非常強盛。

五位老祖衝出來后,四處張望,像似沒有找到自己人而感到疑惑。

「飛揚可在?」


「老祖!老祖!雲飛揚被陳落給殺了啊!所有人都被陳落屠滅了啊!所有人……我們雲端皇族只剩下我一個了啊!」雲端太子見到五位中央老祖時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樣哭喊著就要衝過去,不過他的手臂卻被雲起死死的拽住。

聽聞雲飛揚被殺,五位老祖對視一眼,大驚失色,其中一人立即追問:「那未雲子老祖呢?」

「未雲子老祖也被陳落殺了啊!都死了……都被陳落屠滅了啊!所有人……所有人!都死了……老祖快救我……快啊……」

雲端太子似若對人書還抱有幻想,乞求著五位老祖,只不過這次雲起再也沒有跟他客氣,直接一捏脖子,雲端太子當場昏死過去。


… 聽聞未雲子被陳落屠滅的消息,全場所有人無不震驚,莫問天和諸葛天邊驕縱狂傲的神情之中都流露出驚駭愕然之色,他們先前在中央本源裡面和五位中央老祖交過手,深知這五人的力量深不可測,當然,不管是莫問天還是諸葛天邊或許都沒有將中央老祖放在眼裡,但有一個事實他們不得不承認,那就是想要徹底將中央老祖抹殺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至少,二人內心都很清楚,如若不動用自己的秘密奧義恐怕很難殺死中央老祖,這五人畢竟是接受人書之靈長達萬載的時間,在盤古族人的指點下更是成就了永恆的不朽生命之軀。

連莫問天和諸葛天邊都如此認為,更莫說其他人,而剩餘的五位中央老祖更是滿臉的震驚與擔憂,震驚是因為他們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未雲子就這麼死了,擔憂是因為如果陳落可以屠滅未雲子的話,也就可以屠滅他們,五人對視一眼誰也沒有輕舉妄動,很冷靜的分析著目前的情況,因為現在發生的一切和他們原計劃實在相差太大。

本來按照原計劃利用中央本源將所有爭奪人書的傢伙全部困在其內,而後施展生命凈化全部抹殺,即便最後剩下一兩個無法抹殺,盤古族人也會出手。

原計劃是這樣的,可是不曾想到當計劃實施的時候,所有爭奪人書的主兒都被吞噬了,唯獨落下一個陳落,落下就落下吧,這也無可厚非,先將其他爭奪人書的主兒幹掉再抹殺陳落也不遲,可是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當施展生命凈化的時候還是出現了意外,他們低估了莫問天也低估了諸葛天邊,這二人當真擁有神助一般力量之大無法想象。

本來這對於五位中央老祖來說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雖說低估了二人的實力,但他們也並非沒有準備,按照原計劃如若生命凈化無法抹殺這些人的話,那位中央學府幕後真正的主宰者神秘的盤古族人將會出手,可也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隱藏在幕後的那位盤古族人卻遲遲也不見出手,最後直接導致凈化失敗,非但如此,連他們引以為傲的中央本源也被莫問天和諸葛天邊二人打的完全混亂,徹底成了擺設。

先前藉助中央本源都未能奈何得了莫問天和諸葛天邊,現在失去了中央本源,五位中央老祖不得不小心行事,如若只是僅此,還不至於讓五位中央老祖這般忌憚,實則是那邊還站著一個連未雲子都能抹殺的陳落,如果莫問天和諸葛天邊只是讓他們簡單的話,那麼陳落的存在便已經讓他們心生恐懼了,因為他們五位任何一個都非常清楚,如果陳落可以抹殺未雲子的話,那麼同樣可以抹殺他們。

那位神秘的盤古族人莫名其妙的消失等於讓他們失去了靠山。

強大無邊的中央本源徹底混亂等於讓他們失去了守護。

在沒有靠山又失去守護的情況下,面對正在逐漸恢復的眾女神,面對可以突破中央本源的莫問天和諸葛天邊,還有一個抹殺未雲子的陳落,這讓五位中央老祖如何不懼。

「雲起,你身為雲端三皇子,應該與我們中央學府同仇敵愾才是!」

也許是孤立無助,也許是真的害怕了,中央老祖其中一人試圖拉攏雲起。

殊不知,雲起從一開始就反對雲端和中央學府聯手,這個時候又怎會答應,鶴髮童顏的他安安靜靜的佇立在當空之中,只是淡淡的望著,仿若沒有聽見般沉默不語。

「雲起,我們中央學府早已與你們雲端太子有協議在先,現在吾祖正在主宰人書,用不了多久將會完成,到時你們雲端便有資格與我等共享人書。」

見雲起沒有說話,幾位中央老祖再次勸說,只可惜,雲起依舊是靜靜的站著,連理都沒有理會。

「雲起,我勸你不要再有任何猶豫,你恐怕還不知道吧,雲端太子早已將世界本源的主宰權傳承給老夫,只要老夫願意的話,可以隨時剝奪你的主宰資格。」

沒有用,雲起仍舊沒有說話。

「哼!」

其中一位中央老祖冷哼一聲,手中拂塵一甩,霎時,天際間那無邊無際的世界本源橫空出世。

世界本源的存在就像這個世界的靈魂一樣,主宰著這方世界的法則,而法則主宰著這方世界的萬物一切,在五位中央老祖想來,雖說現在中央學府創造的世界本源混亂了,但他們手中還擁有這方世界的本源,憑此亦可以立於不敗之地,只要小心守護,等盤古族人完成融合之後,那麼一切將成定局。

「嗯?」

其中一位從雲端太子那裡得到主宰權的中央老祖正欲藉助世界本源為自己等人施展守護,可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兒,世界本源似乎變得和以前大為不同,至於哪裡不同,他一時間也說不上來,那就像一種既真實又陌生的感覺。

不止是他有這種感覺,陳落、莫問天、諸葛天邊也都有這種感覺,在他們的印象中,世界本源一直都是虛無縹緲的,猶如看得見卻摸不著的感覺,誰都能感應到世界本源,不過除了主宰之人誰也無法觸及,但是現在出現的這個世界本源不再虛無,也不再縹緲,變得真真切切,真切的所有人都能清晰感應到它的存在,但凡位於這方世界的所有人都能感應到一種被籠罩的感覺,這種感覺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安,因為那種被籠罩被主宰的感覺,仿若隨時都會危機他們的生命安全。

那位中央老祖試圖藉助世界本源召喚一道審判,卻是無用,無論他如何召喚,世界本源都無動於衷,沒有任何回應。

「怎麼會這樣!」

五位中央老祖大為震驚,其中一位老祖站出來,質問道:「雲起,你對世界本源動了什麼手腳,老夫明明從雲端太子那裡繼承了主宰權為何無法主宰。」

這個時候,一直沉默不語的雲起終於開口說話:「原來是

你從我兄長那裡繼承了世界本源的主宰權!」

「你到底對世界本源動了什麼手腳!」

「你很想知道是嗎?」雲起突然揚起手臂,指向蒼穹之上蔚藍色的世界本源,淡淡的說道:「如果你真的想知道,那麼就自己感受吧。」話音落下,蔚藍色的世界本源就像一日般照亮世界,轉而折射出一道蔚藍色的光華將那位中央老祖籠罩住,要說這老祖反應也是極快,在第一時間便祭出力量欲抵擋,只是浩瀚的無邊的人靈之力剛祭出,頃刻間便煙消雲散,其他四位老祖也嚇的不輕,立即出手制止,只是當他們觸及那道蔚藍色光華的時候,砰砰砰!四人皆被震的橫飛出去,而被籠罩的那位中央老祖發齣劇烈的慘叫聲,隨之,所有人都看到令人驚悚的一幕。

被籠罩的中央老祖幾乎是在瞬間的時間,整個人就像被焚燒了一樣變成一縷青煙隨風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