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第二天清晨,蔣少龍本以為自己肯定是第一個到達操場晨練的人,沒想到身穿粉紅色運動服的盛卉早已經開始鍛煉了,蔣少龍別提有多麼驚訝了,橫穿草坪跟了上去。

「卉姐,你怎麼起來的那麼早啊?昨天不是四點半多才看見你下樓的嗎?」

盛卉聞言扭過頭來,嘴角彎出一個小小的弧度,露出一個恬淡的笑容。「誰說我四點半才起床的?」

「啊?難道不是嗎?」

「當然,我每天早晨三點準時開始訓練,哪像你,大懶豬一個。」

「不對呀,那為什麼昨天早晨你……」

「我回宿舍樓上個廁所都不行呀?問題真多,要不要給你買本《十萬個為什麼》?」

蔣少龍看著盛卉跑遠的背影,不禁有些垂頭喪氣,幸好昨天休息了一整天,今天應該不會太糗。

結果,兩個小時過去了……

當盛卉在六點鐘準時離開操場的時候,落了蔣少龍足足有十一圈,甚至比昨天還多出三圈。

看著盛卉臉不紅心不跳的離開了操場,蔣少龍那股不服輸的勁頭被徹底點燃,緩了一會之後,蔣少龍繼續咬牙跟著剛來參加晨練的同學又跑了五六圈,幾近虛脫,這才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前往教室。

課堂上,大學教授激情四射的講解著,坐在最後一排的蔣少龍卻在呼呼大睡,幸好四眼跟三胖兩人幫忙打著掩護,不然以蔣少龍此刻的睡姿,足以將笑容滿面的教授徹底激怒!

中午下課之後,蔣少龍仍舊趴在桌子上睡的很香,見狀,三胖和四眼也不忍心吵醒他,便打算給蔣少龍帶份飯回來。

三胖跟四眼剛離開教室,一位穿著淺藍色百褶裙、白色t恤的女孩,便悄悄從後門溜了進來,確定教室里沒人之後,這才挺直腰板,隨手將長發理到耳後,目光定格在蔣少龍身上。

女孩的面容頗為清秀,一雙充滿靈氣的大眼精,精緻白皙的臉龐,兩條修長的大腿暴露在空氣之中,不堪一握的小蠻腰更是徒增幾分氣質。

只見,女孩躡手躡腳來到蔣少龍身邊,俯下身仔細看著熟睡中的蔣少龍,嘴角上揚,露出一個羞澀的微笑。

隨後,女孩從手中的塑料袋裡掏出一盒牛奶,端出一個淺藍色的塑料飯盒,輕輕擺在蔣少龍面前。藍色塑料飯盒正面印著一隻粉紅色的hellokitty,萌萌的小貓樣子煞是可愛,一看就是個女生的飯盒。

不一會兒,蔣少龍的桌子上擺滿了食物、飲料,女孩帶來的東西,看樣子足夠蔣少龍吃上三天了。

最後,女孩從口袋裡摸出一枚摺疊的千紙鶴,心事重重的盯著蔣少龍,似乎在猶豫什麼?

突然,蔣少龍換了個姿勢,碰倒了一盒酸奶,女孩被嚇得六神無主,慌忙中,將手裡的紙鶴扔到蔣少龍的桌子上,趕忙離開了教室。

半個小時后,四眼跟三胖從餐廳買飯回來,望著擺滿桌子的零食,兩人驚訝地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去了。

三胖上前推了推蔣少龍,兩眼放光的問道:「龍哥?有人給你送這麼多好吃的,幹嘛不早說啊?」

「什麼?」蔣少龍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看到桌子上亂七八糟的食物,還以為是四眼跟三胖買回來的呢。

「我去,老三、老四,你們倆買這麼多零食幹嘛?」 說著,蔣少龍感到嗓子有點冒煙了,隨手拿起一瓶礦泉水,咕嘟咕嘟的喝了兩口。

三胖根本顧不上考慮那麼多,抓起一包薯片吃了起來,四眼奇怪的答道:「龍哥,這些東西不是我們買的。」

蔣少龍聞言心中當即「咯噔」一聲,第013章沒事兒,四眼兒,你抓緊時間研究微型*攝像筆,說不定什麼時候要用。」

「哦,好的!咱們走……」

兄弟三人離開了教室,並沒有留意到躲在教學樓角落裡的王琪琪,見自己送去的飯菜已經被蔣少龍吃光,女孩兒心裡別提有多麼高興了,俏臉微紅的望著蔣少龍的背影。

殊不知,在教學樓的頂層天台上,還有另外一個女人,她就是被全校師生公認的第一美女*教師盛卉。

經過這兩天的訓練,盛卉擔心蔣少龍的身體受不住,便不定時的在遠處觀察。

沒想到,正巧碰到王琪琪暗中偷看蔣少龍的一幕。雖然盛卉自認跟蔣少龍只是偶然的一夜情,並沒有想過今後要有什麼樣的發展,可是,盛卉心中卻不自覺的有些吃醋。

「哎,也不知道這個小男人定力如何?」

自言自語的嘀咕了一句,盛卉這才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急忙離開天台返回教師宿捨去了。

蔣少龍回到寢室之後將用過的飯盒沖洗乾淨,躺在床上,心裡盤算著該如何跟王琪琪解釋?

不知不覺中,蔣少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三胖一整個下午都在打遊戲,四眼則忙著設計草圖,計算各種複雜的公式,為重新製作微型攝像筆做準備。

傍晚時分,蔣少龍醒過來在床上迷糊了一會兒,忽然從床上坐起來,掏出那枚千紙鶴,按照上面的號碼打了過去。

「嘟……」

電話剛剛響了幾聲,便傳出一道甜美女聲。

「喂,你好。」

「是王琪琪嗎?」

一聽是蔣少龍的聲音,王琪琪很是驚喜,壓抑內心的激動,故作平靜的答道:「是我。」

「謝謝你的午飯,非常可口。」

「嘻嘻,是嗎?你喜歡就好。」

蔣少龍聽著王琪琪羞怯的聲音,生怕她再誤會什麼,急忙開口道:「琪琪同學,晚上有空嗎?」

「有啊……」

「呃!那能不能出來一下,我有些話想對你說,晚上九點在圖書館後邊的涼亭上見吧。」

「恩,好的。」

見蔣少龍掛掉電話,三胖立刻停下手上的遊戲,一臉幸災樂禍的笑道:「龍哥晚上要出去泡妞啦?小心被那個美女老師發現,雞飛蛋打,嘎嘎。」 「閉上你的烏鴉嘴,要是這件事沒辦好,回來就把你電腦里的遊戲卸載了,看你還得瑟不?」

只此一句話,便讓三胖噤若寒蟬,坐回原位繼續玩自己的遊戲去了,對於這些標準的宅男來說,遊戲便是他們最為親熱的伴侶。

四眼兒則一直專心致志的研究著微型*攝像筆,蔣少龍無趣的出去洗了把臉,開始在宿舍里做俯卧撐。

通過這兩天的跑步,蔣少龍意識到,所謂的特殊訓練肯定沒有那麼簡單,為了今後能夠從容一點接受特訓,蔣少龍決定主動展開各項最基本的常規項目。

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蔣少龍抹了把汗,跟四眼三胖打了個招呼便往涼亭趕去。

當蔣少龍到達約定的地點之後,卻發現王琪琪早已經等在那裡。

今夜的王琪琪猶如一朵盛開的荷花,一套清涼之極的弔帶露肩裝,把嬌小的身材襯托的玲瓏浮凸,兩條修長白皙的手臂,自然而然的垂在小蠻腰上,盡顯女孩嬌羞的模樣。

「蔣少龍,你來啦!」


「恩,等很久了嗎?喏,你的飯盒,已經刷乾淨了。」


說著,蔣少龍將藍色塑料飯盒遞了過去,王琪琪臉蛋彤紅的接過飯盒,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一對小情侶在濃情蜜意呢。

「嗯,也沒有很久的。對了,那個紙鶴……」

聞言,蔣少龍從褲兜里掏出那枚紙鶴,遞給王琪琪,說道:「琪琪同學,謝謝你這麼看得起我,不過我現在有喜歡的人了,對不起……」

蔣少龍摸著後腦,不知該怎麼說,氣氛頓時有些尷尬。

說實話,如果這件事情早發生那麼幾天,說不定蔣少龍還真的不會拒絕,畢竟王琪琪是個白富美,面對這樣乖巧標緻的萌妹子,相信任何正常男人免疫力都會為零。

「嘻嘻……幹嘛說對不起啊,本來就是我一廂情願的……」王琪琪笑呵呵的說著,看似無所謂的樣子,但是她眼中亮閃閃的淚光已經出賣了她的內心。

蔣少龍看著強顏歡笑的王琪琪,於心不忍的說道:「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謝謝……」說完,王琪琪便轉身往女生宿舍走去。

豈料?由於情緒激動,王琪琪竟然忘記了台階,不小心一腳踩空,整個人摔了下去。

蔣少龍本來就有點擔心,見狀條件反射般伸出右手抓住王琪琪的胳膊,可兩人現在沒有任何支撐,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都與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

在落地的一剎那,蔣少龍下意識的用手臂抱住了王琪琪的腦袋。

「啊!」

倒地的兩人同時發出慘叫聲,蔣少龍急忙低頭查看王琪琪傷勢,問道:「琪琪,疼不疼?」

受到驚嚇的王琪琪,在聽到蔣少龍的聲音之後,這才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的便是一臉緊張與關心的蔣少龍,心中頓時被一種甜蜜的感覺所佔據。

「我沒事的,一點都不疼……」

蔣少龍聞言這才放下心來,輕輕的扶王琪琪起來。

「哎呀……」

還沒等站穩,王琪琪腳部便傳來一陣劇痛,幸好有蔣少龍扶著,否則又要跟堅硬的水泥地來一次kiss了。

蔣少龍低頭查看了下王琪琪的腳,皺著眉頭說道:

「哎,看你的腳踝腫得老高,應該是剛才摔倒的時候不小心崴著腳了。」

「嘻嘻,沒關係,過幾天就好了。」

王琪琪家世顯赫,家人對她更是疼愛有加,平時擦破點皮,都要去醫院看看。可是現在腳踝腫了,王琪琪卻不以為意,看來愛情的力量真的是很偉大。

看著額頭滲出密密麻麻汗珠,卻始終笑顏以對的王琪琪,蔣少龍心中有些愧疚,王琪琪會受傷,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來,我背你!咱們去醫務室。」

「喔……」

行動不便的王琪琪沒有別的選擇,只好勉強點頭同意。

當蔣少龍轉過身去之際,王琪琪不經意間看到了蔣少龍右胳膊上的一片淤青,不禁有些心疼,她知道這是蔣少龍為了保護自己才受傷的。

蔣少龍背起王琪琪,急忙往醫務室趕去。

王琪琪今天的穿著實在是太清涼了,貼到蔣少龍背部之時,少女獨有的氣息撲鼻而來,讓蔣少龍渾身打了個機靈。

蔣少龍只穿了一件短袖t恤,兩層薄薄的布料,根本無法阻擋**的接觸。

這還不算完,王琪琪今天穿了一件百褶裙,最多也就能遮住大腿跟膝蓋中間的位置,蔣少龍不得不用雙手托住王琪琪白皙修長的美腿。

感受著少女細嫩嬌滑的肌膚,蔣少龍不由得心神蕩漾,腦海中更是浮想聯翩。 而此時的王琪琪安靜的趴在蔣少龍結實寬厚的背上,心裡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直覺告訴她這個男人是值得信任的。

帶著一種異樣的情愫,王琪琪雙臂自然的搭在蔣少龍的脖子上,下巴不由自主的倚住左側的肩膀,如此親昵的動作讓蔣少龍心裡有些亂糟糟的。

恰巧此時,王琪琪的右腳踝處再次傳來一陣劇痛,忍不住低哼了一聲。

蔣少龍聽到王琪琪的呻吟聲之後,還以為是自己不小心碰到對方受傷的腳踝了,轉頭詢問:「琪琪同學,你……」

尷尬的一幕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只見,蔣少龍話還沒有說完,嘴唇卻不偏不倚正巧堵在王琪琪那張嬌嫩欲滴的粉唇上,蔣少龍只感到一股電流從王琪琪的嘴裡傳了過來,身體某個部位瞬間就支起了小帳篷。

王琪琪顯然也非常驚訝,瞪大了雙眼,整個人都呆住了,心臟卻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幾秒鐘之後,兩個人同時反映過來急忙分開,蔣少龍加快腳步往醫務室跑去。

整個過程雖然非常短暫,可仍舊被幾名路過的女生瞧見,一傳十、十傳百,到三胖跟四眼這之後,聽到的版本則是蔣少龍與王琪琪在涼亭外激情熱吻,這讓當事人蔣少龍非常無奈,可是又懶得去解釋更多。

而盛卉則忙於新生入學晚會綵排的事兒,雖然對蔣少龍跟王琪琪的事兒有所耳聞,可是卻並沒有放在心上,像往常一樣,每天早晨的長跑仍舊在繼續著,蔣少龍也曾打算解釋一下,但都被盛卉有意無意的給搪塞過去了,搞得蔣少龍好生鬱悶。

長跑訓練第八天凌晨四時,盛卉出現在操場上之後,手中握著十幾根黑色的長方形金屬,遞到蔣少龍面前。

「喏,這是我以前負重訓練時所用的高密度鉛塊,以後就綁著這些鉛塊進行鍛煉吧。」

說完,盛卉冷冷的轉過身去,像往常一樣在前面領跑,蔣少龍掂量著手中的鉛塊,一共十六根,大概每根都在半斤左右,總體算起來不過才八斤的重量而已,小菜一碟。

三天後,盛卉通過敏銳的觀察,發現蔣少龍似乎已經完全習慣了負重訓練,不禁有些吃驚。

想當初,盛卉手底下的士兵,基礎負重訓練的平均成績也不過如此,看來,蔣少龍的先天條件不錯。

於是,在蔣少龍負重訓練的第四天,盛卉不知從哪裡又搗鼓出來十六根鉛塊,重量一下子翻倍,一切基礎訓練照常進行。

緊接著,鉛塊變成了四十八根,此時此刻,蔣少龍的腰部前後各別著十二根鉛塊,左右手臂各四根,雙腿也各八根,如果不是後來特地換了一套長袖的衣服,被同學們看到了恐怕還會以為蔣少龍是神經病呢。


自此,蔣少龍雖然身在校園,卻開始使用特種兵的模式來訓練自己。對於盛卉作出的高強度訓練計劃,蔣少龍沒有任何異議,反而心裡有種非常充實的感覺。

因為蔣少龍明白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那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強大,有能力保護自己關心的人,有能力找到親生父母的下落,這也是今後蔣少龍的人生目標。

無論是訓練、吃飯、上課,還是睡覺? 暖婚如初︰禁欲老公,寵上癮

這一切,都被盛卉看在眼裡,見蔣少龍如此努力,盛卉心中也十分欣慰。

時間飛逝,轉眼間,蔣少龍已經堅持訓練了一個月,胳膊、小腹、大腿等部位也開始出現了小面積的肌肉塊。

如果說一個月前的蔣少龍,是個帥氣陽光的大男孩兒,那麼,如今的蔣少龍成為一位魅力四射的男人。

走在校園裡,蔣少龍總是會被一些女孩所關注,四眼跟三胖也因此而認識了不少美女。

這天晚上,蔣少龍等人剛吃完飯走出餐廳,便看到站在前方不遠處的盛卉,似乎等了好久。四眼跟三胖見狀上前客氣的打了個招呼,便借口有事兒匆忙離開了。

盛卉二話不說轉身便走,蔣少龍滿頭霧水的跟在後面。

兩人來到一處角落裡,盛卉這才轉過身來,臉上露出一個恬淡的微笑:

「最近訓練壓力大嗎?」

「恩,還好,現在慢慢適應了。」

「那就好,少龍,明天我要帶領學校舞蹈隊去參加省里的一個文藝匯演,接下來的訓練你要一個人進行了。」

得知這個消息后,蔣少龍顯然有點難以接受,一臉急切的問道:「需要去多久?」

「這個……我也不清楚,多則十天半個月,少則一個星期吧,怎麼?不捨得我?」盛卉一臉玩味的笑問道。 蔣少龍低聲嘟囔道:「嗯!習慣了跟你在一起,你不在我身邊,總會覺得缺點什麼,心裡空落落的。」

這平淡樸實的一句真心話,讓盛卉的心裡一暖,看著有些悶悶不樂的蔣少龍,盛卉輕輕抱住對方,伏在蔣少龍的胸口上,聽著真實有力的心跳聲,緩緩的說道:「放心,我很快就回來。」

兩人在經過那一夜的瘋狂返回學校之後,還從未有過如此親密的接觸,見盛卉主動抱住自己,蔣少龍一臉的興奮難耐,順勢攬住盛卉的小蠻腰,撫摸著柔順芳香的長發,輕聲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