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等他痛苦的轉身要爬起來時,卻看到一條腿高高揚起,然後化作一道殘影,重重的朝他面門砸下。玄氣閃耀的腿上蘊含的強大力量,他絲毫不懷疑要是被砸中,他的腦袋會變成一個爛西瓜。

他嚇得渾身戰慄起來,連腳上的疼痛都忘記了,只是本能的張嘴大叫起來:「救命…」

那條腿突兀的在他面門上停了下來,鞋底都幾乎貼著蕭野的鼻樑了,因為高速劈下帶來的狂風,把蕭野的髮絲吹得凌亂不堪,也把他的臉嚇得完全沒有半點血色。

咻!

極動到極靜,沒有半點顫抖的那條腿,突兀的再次閃動,化作殘影朝左邊掃去,剛剛奔過來的蕭瑾,輕鬆被掃飛出去。

蕭浪收腿站立,面無表情的朝遠處的蕭青虎淡淡說道:「長老,以後的實戰訓練我就免了吧,抱歉…我先回去了!」 蕭浪朝蕭青虎行禮之後,徑直朝後院走去,臉上沒有任何錶情,只是眸子內閃過了一絲無趣的意味。

太弱了,蕭野和蕭瑾的戰力讓他提不起半點興趣,就感覺在和兩個小孩過家家般…

蕭青虎沒有說什麼,的確…以蕭浪的戰力和這群孩子對戰沒有半點意思。他目光在滿臉唏噓的蕭家子弟臉上掃過,暗道看來今年的野外歷練要加強了啊。

左腿隱隱作痛的蕭野滿臉陰沉的站了起來,雙拳緊緊握住,滿臉鐵青,他偷偷掃了一眼眾人目光,羞愧難耐。心內無比惱怒起來,剛才那句「救命」丟臉丟大了…

遠處的蕭瑾也艱難的站了起來,目光鎖定那個朝後院走去的背影,眸子內都是怨毒,被人藐視的感覺真的不好受!

無數蕭家子弟卻眼睛亮了起來,原來戰鬥還可以這麼輕鬆,原來境界高不代表戰力強,戰鬥本能和戰鬥意識竟然那麼重要!

「看什麼?想擁有蕭浪的戰鬥力嗎?那就拚命修鍊吧?我宣布今年野外歷練增加一倍,要想成為強者,就得在一次次實戰中,鍛煉自己的戰鬥能力,開始!」

蕭青虎沉喝一聲,廣場上立即開始兩兩分組對戰起來。一片熱火朝天,比以往的實戰訓練火爆了數倍,不知道是不是被蕭浪刺激了。

蕭浪回到了青衣閣,沒有休息直接去了後院,和小刀一起繼續開始修鍊。

對於他來說,去演武堂修鍊只不過是讓蕭不死和蕭青衣開心點,僅此而已。

咻!

院子內一道身子的在裡面閃爍,速度快得蕭浪和小刀都看不清,那兩名護衛也看得一陣眼花。

千尋突破了戰尊境,立即開始修鍊家族賜予的高階秘籍,還是身法類的。千尋修鍊的很刻苦,幾乎和蕭浪小刀一樣拚命,他很清楚這樣的機會可遇不可求,如果下次蕭浪還因為他保護不周遇險,他將永遠被打入蕭家底層,沒有機會翻身。

兩名護衛觀看一陣,被三人影響,也開始盤坐在角落內修鍊玄氣起來。院子角落內,幻魔獸小白卻眨著大眼睛好奇的看著眾人修鍊。

除了吃飯,五人一直都在修鍊,等到快入夜時分,蕭浪才停止修鍊和小刀兩人朝沐浴室走去。

兩人沖洗一番,開始泡葯澡。

「舒服!」

蕭浪眯著眼睛仰頭躺在木桶內,小刀也舒服的閉上眼睛。每次修鍊完畢,身體都幾乎達到了極限,全身肌肉高強度的運動,此刻被藥草一泡,就感覺大雪天突然泡在溫泉內般,從頭到腳的舒坦。

蕭浪也很清楚,這樣高強度修鍊之後,這些藥草內的藥力才能最好的吸收,身體素質也會變得更加強。裝酒的瓶子大了結實了,也就能更快的裝更多的酒,玄氣修鍊也會更快。

最重要的是…他和小刀身上的這些年受了無數傷,身體內也有無數的暗傷隱患,而這些藥草能將這些暗傷慢慢治癒,否則一旦暗傷發作,如果正是戰鬥之中,那可是會要了他們小命的。

泡了一個時辰,兩人同時睜開眼睛,裝上袍子朝大廳走去。

「浪少爺,有你的請柬!」

剛才走到大廳門口,禪老卻笑著遞給蕭浪一張紫金色的請柬。蕭浪錯愕的結果,打開一看,入目的是一首秀氣的字。

「蕭浪公子在上,十天後月滿西樓,本殿下在若水閣召開詩宴,詩宴會邀請全帝都有名的美女和才子哦。如果敢不來,不給本殿下面子的話,我會讓父皇下旨把你五花大綁抓來的,哼哼!雲紫衫敬上。」

蕭浪一看苦笑起來,這紫衫公主是不是蛋疼了?

沒事舉辦什麼詩宴?你說你舉辦就舉辦吧?請自己幹什麼?自己一個大老粗,只會拿刀剁玄獸,要他去參加什麼宴會都頭疼,更別說這種文縐縐的詩宴了!

「哥,是什麼東西?」小刀好奇的看過來。

蕭浪撇了撇嘴,嘆氣道:「狗屁詩宴,不外是什麼吟詩作對,賣弄風雅附庸風雅,要不小刀你去?」

「吟詩作對?不,不去,打死我都不去!」

小刀一聽立即頭搖得撥浪鼓般,而後立即朝大廳內走去,生怕蕭浪強迫他去般。

「有人邀請你參加宴會?」

蕭浪一進大廳,蕭青衣立即含笑說道,眸子中都是溺愛之色。蕭浪把請柬遞給蕭青衣,點了點頭苦笑道:「是雲紫衫,那個瘋丫頭,說我不去就讓皇帝下旨抓我去,姑姑,這狗屁詩宴有什麼意思? 魂武至尊 ?什麼時候開始文縐縐的做詩了?」

「不許說髒話!」

蕭青衣責怪了一句,掃了一眼請柬,而後若有所思起來,片刻之後才望著窗外說道:「上古時期,其實傳言這塊大陸上文風極盛,反而沒什麼人修武,留下不少美麗的詩歌。後來據說經過一場莫名的巨變,大陸才盛行武風,人們在無數廢墟遺迹中找到一些上古文篇,近些年開始慢慢盛行文風。你別小看帝都豪門公子小姐,不少可都是文采橫溢,當年你父親就是文武雙修,帝都那一代當之無愧的第一公子!」

「不就是做詩嗎?有什麼難的!」

蕭浪小聲嘀咕起來,他雖然不會作詩,但是腦海內可有大把詩仙詩聖的絕妙詩句。不過他可不屑去抄上幾首千古絕句冒充什麼鳥才子。對於他來說才子和公子一樣,都是很噁心的存在。

蕭青衣突然話語一轉,很認真的說道:「呵呵,我家浪兒很槍手啊,紫衫那丫頭傳聞長得國色天香,才十七歲居然就達到高階戰將,據說人高傲的很,沒有想到居然下請柬給你,浪兒你見過她的人,覺得怎麼樣?要不姑姑請你爺爺,幫你把這親事訂了?」

「訂親…」

蕭浪一陣無語,他不明白蕭青衣怎麼對這事這麼熱心?蕭狂他們二十多歲的人了,也沒見家族給他們訂親什麼的,他才十七歲,姑姑為何這麼急?

蕭青衣看著蕭浪的臉色,猜到了他的想法,無奈一嘆道:「行了,你不開心,姑姑就不說了,吃飯吧。十天後好好打扮下,去玩玩吧,整天憋在青衣閣會悶壞的!」

蕭浪應了一聲,那邊小刀早就餓壞了,立即憨笑著坐下,埋頭大口大口的扒飯起來。

蕭浪沉默的吃飯,暗道到時候隨便去轉轉就閃人吧,反正是詩宴,又不會搞什麼決鬥之內的,去皇宮內轉轉見識一下也好。


第二天,蕭浪照例早早起來打坐修鍊了一個時辰玄氣,接著又去了演武堂和蕭家子弟們一起修鍊,之後去廣場跑了一百多圈,最後實戰訓練沒有參加直接閃人回到青衣閣和小刀千尋他們一起修鍊。

日子在忙碌充實間度過,蕭浪和小刀每日累得和狗一樣,基本晚上一回房間,直接倒頭就睡,鼾聲如雷。 「轟!」

十天之後,青衣閣後院內,一壯一瘦兩個身子快速對衝起來,玄氣環繞的拳頭猛然相撞,而後兩人同時倒飛出去。

「哈哈!」

蕭浪大笑聲響起:「九十多虎之力,小刀你進步神速啊!繼續努力,神魂節前一定能突破戰將境的!」

那邊的小刀抓了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和哥比起來我還差遠了!哥,你現在達到多少虎之力了?」

神魂大陸武者境界,最好的判斷方式,就是不動用任何武技,直接運轉玄氣測試力量。戰師境擁有十虎到九十九虎之力,戰將境則擁有百虎到千虎之力。

剛才蕭浪用了九十虎之力,和小刀對撞,結果倒飛出去比小刀遠了一米多,顯然小刀的力氣已經達到了九十多虎,只要突破百虎之力,就可以達到戰將境了。

旁邊的千尋也好奇的問道:「是啊公子,來蕭家快一個月了,天天這麼刻苦修鍊,你應該進步很大吧?」

蕭浪摸了摸鼻子道:「呵呵,略有進步吧,估計神魂節前,達到戰將中階應該沒問題,現在快兩百多虎之力了,嘿嘿!」

「兩百多虎…」

千尋和兩名護衛都抽了抽嘴巴,小刀則開心的咧嘴笑了。這位爺修鍊速度果然變態,在藥王城的時候才一百虎之力,這回來還不到一個月時間啊,就快要達到三百虎之力,也就是中階戰將的水平了。

當然,千尋他們都知道,蕭浪要是繼續留在藥王城,修鍊速度肯定沒有這麼快,蕭家給他們溫養身體的那些藥草,可是價值連城之物啊。

蕭浪沒有糾纏這事,反而朝千尋問道:「千尋,你有沒有辦法傳訊給八爺?」

千尋立即說道:「這個簡單,公子請吩咐。」

「嗯,你傳訊問問柳雅的情況,順便讓八爺帶句話給柳雅,神魂節后我會去藥王城一趟!」

說話間,蕭浪腦海浮現出那個渾身都是媚的妖魅女子。對於柳雅,他並沒有太深的感情。不是因為她以前是藥王城最有名的蕩婦,也不是她可憐可悲的故事。他選擇了接受她,或許是某一刻的心靈觸動。

既然接受了她,蕭浪內心已經把她當成自己女人,下意識就要對她負責。回到蕭家一直事情和麻煩不斷,蕭浪也沒時間去顧及她,只能等到神魂節,自己覺醒一個強大神魂,在家族徹底站穩腳再說了。

千尋立即去辦事了,蕭浪準備繼續修鍊,禪老卻走過來,微笑提醒道:「公子,等會你要參加宴會,還是先去梳洗一下吧。」

「宴會?」

十天來,蕭浪每日瘋狂修鍊,都忘記這事了,此刻禪老一提醒,才知道今夜是紫衫公主召開的詩宴。

「嗯,小刀,你繼續修鍊,和姑姑說一聲,我不回來吃飯了!」

蕭浪跟著禪老離去,沐浴一番,禪老就帶著幾名侍女進來給蕭浪打扮起來。

「又來這個…禪老我就穿平時的衣裳不行嗎?」

看著禪老手中華麗的錦袍,蕭浪臉都綠了,這種袍子他穿過一次,就是陪蕭不死參加皇宮宴會,穿得他渾身不舒服。就感覺前世穿牛仔t恤慣了的人,突然要給你穿西裝打領帶般…

禪老也苦笑起來:「這是比較高級的宴會,公子你現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的是蕭家臉面,所以…」

「好吧!」

蕭浪苦笑,任憑兩名姿色中等的侍女給自己忙活起來,穿上華麗的袍子,靴子,還要束腰,吊上玉石香囊。後面開始給蕭浪結髮,這樣一輪上來,就花費了大半個時辰,最後要給蕭浪臉上抹粉描眉的時候,蕭浪直接暴走了…

「行了,行了,以後公子參加宴會打扮成這樣就行!」

禪老連忙圓場,他知道要是繼續下去,蕭浪以後絕對不會再配合了。看了看蕭浪打扮,還算滿意的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公子,你打扮起來可就英俊多了,晚上肯定會讓無數小姐心動的,哈哈!」

蕭浪額頭上一排黑線,男人要那麼帥幹什麼?

煙雨山莊跑馬場內的漢子,個個帥得一塌糊塗,有用嗎?還不是淪為貴婦的玩物。 盤龍之蓋茨 ,比如蕭浮屠,比如獨孤行,那樣的男子才有魅力。

坐上豪華的馬車,千尋和兩名護衛騎馬隨行。這次是單獨出行,蕭浪的心情也變得無比輕鬆起來,一路上直接掀開帘子,欣賞起帝都的夜色起來。

作為千年古城,神魂大陸最大城市之一,帝都很是蒼老也無比繁華,寬闊的街道,整齊的青石建築,川流不息的人群車馬,無不見證著這座古城的滄桑。

「公子這是雨妃大道,是王朝第六代皇帝為了紀念一個妃子所命名的。這條大道直接通往皇宮,前面那個大府邸是十大家族何家宅院…」

一路上一名護衛不斷的隔著馬車為蕭浪介紹起來,蕭浪也對這個帝都也有了初步了解。

帝都真的很大,雨妃大道長數十里貫穿帝都南北,帝都六條這樣的大道,其餘的街道,小巷的不算最少也有數百條。城內擁有大小建築數十萬處,皇宮在帝都中央,城內還有十大家族,每一個都比火家大上數倍。


四大超級世家則全部不在城內,蕭家在北城之外,左家在西城,東方家在南城,最神秘的逆家則在東城之外。四大世家宛如四位最忠誠的護衛,保護著這座古城千年。

皇宮到了!

沒有蕭不死帶路,馬車只能停下,接受檢查。

蕭浪讓千尋把雲紫衫的請柬遞過去,自己卻隔著窗戶,望著外面擁有數十米高的巍峨宮牆。

護衛驗過請柬和蕭浪的令牌,朝蕭浪拱手行禮:「拜見浪公子,請!」

蕭浪打開前面帘子淡淡點頭,馬車緩緩前行,進入這座王朝權利最大的宮殿。

一如宮門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

蕭浪望著窗外的富麗堂皇莊嚴霸氣深深庭院,感嘆著世事之無常,前不久自己還是一個被司徒戰天那種小城公子逼得滿山逃命的主,今日卻光明正大獨自走進皇宮。

他沒有因為身份地位的改變而自傲,反而更加堅定了成為強者的決心。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個世界比前世更加殘酷,要想得到更多,那就必須付出更多。 恍惚之間,馬車停了下來,停在了一座紫色的宮殿門口。

「公子,紫衫閣到了!」

千尋低聲的提醒道,像他們這種護衛,是沒資格進去的,只能透過宮門好奇的朝裡面瞅了幾眼,卻只看到滿院的紫色花朵,和無數進出的宮女們。

「嗯…」

蕭浪掀簾而出,走了下來,宮殿外站著數名宮女,見了蕭浪立即低身行禮道:「見過浪公子!」

跟隨宮女朝裡面走去,千尋他們則被一名宮女帶到旁邊偏殿安頓下來。

蕭浪一邊打量著紫杉閣內漂亮的景色,一邊和帶路的宮女問道:「詩宴開始了嗎?」

帶路的宮女姿色上佳,她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這位橫空出世的蕭家公子,恭敬的回答道:「時辰還早,怕是要半個時辰后才開始,很多公子小姐已經來了,浪公子可以進去先和他們聊聊,殿下很快就會出來了!」

「半個時辰…」

蕭浪頓住腳步,讓他陪著一群公子小姐們坐上半個時辰,他肯定會無聊得蛋疼,沉吟片刻他問道:「紫杉閣內有沒有好景點,我先去參觀下,等會再去正殿!」

小宮女愣了一下,指著左邊說道:「這邊的聽潮亭不錯,要不公子去那裡坐坐吧?」


「好!」

蕭浪大步朝左邊走去,小宮女立即隨行而來。一路都是紫色的花園,想來雲紫衫特別喜歡紫色,不僅名字有個紫,喜歡穿紫色裙子,連住的宮殿內都是一片紫色。

步行沒多遠,蕭浪來到一個小池子邊,果然旁邊有座亭子,上面寫著「聽潮亭」三字。

「景色果然不錯!」

蕭浪站在亭子內,借著朦朧的月色,望著池子內依稀可見的無數錦鯉,吹著涼爽的夜風,心曠神怡。

他轉過頭來,看著滿臉好奇望著自己的宮女,擺了擺手道:「行了,你先下去吧,我在這坐坐,等下自己去正殿!」

宮女很聽話,低身行禮離去,蕭浪坐在亭子內,開始無聊的發獃起來。

「咕嚕咕嚕!」

肚子餓得呱呱叫,一下午高強度的修鍊到現在還沒吃。蕭浪有些懊惱,早知道叫宮女弄點食物來就好了。還有半個時辰,這日子怎麼過啊…

正殿蕭浪是不想去,不用猜,裡面肯定有一群道貌岸然的公子和小姐,正在相互吹捧,彼此勾搭。蕭浪最煩這種毫無營養的交際,在亭子里轉了幾圈,他目光鎖定正殿旁邊的一座小偏殿。

「嗯,去找點食物,不行就找個宮女要點食物!」

蕭浪悄然朝那座小偏殿走去,遠遠看到偏殿門口站著一個宮女,想找這個宮女要點糕點什麼的,先應付一下。

「好,奴婢馬上去!」

走在彎彎曲曲的小徑上,剛邁過一顆大樹,蕭浪就要朝宮女招手,卻發現這宮女朝偏殿里應了一聲,居然匆匆忙忙的走開了!

蕭浪抬在半空的手無奈放下,撇了撇嘴大步朝偏殿內走去,想看看裡面還有沒有其他的宮女。

偏殿不大,裡面點著禪香,沁人心魄。蕭浪大大咧咧的朝裡面走去,卻發現裡面什麼也沒有。沒有人,沒有食物,只是一些簡單擺設,旁邊一道門,被帘子隔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