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等得是雲家人,你這個誘餌,才能逼的那雲家老匹夫來見我!只要那老匹夫一死!你便再無後顧之憂!”丹神看了一眼林寒,眼底充滿了眷戀和不捨。

他倒是想要好好的活着看着林寒成長起來,但是怕不行了。只要那個老傢伙來了,他們之間,總是有一個人要死的。

雲家身爲神子後代,熟知怎麼獻命於天道來化解無法化解的危機。所以這一戰,他是贏了,也會死!

不過他已經活了這麼久,足矣……

“卿爺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林寒不太明白,爲什麼他從對方的語氣裏聽出了玉石俱焚的決心。

“我活了這把年紀,足夠了。你且好好的等着,最多不過明日,明日,我會再來找你。”不管那個時候,他已經變成什麼樣了!

他可以看得出來,林寒應該是有子嗣的人。有子嗣的話,他的那些孩子身一定也流淌着不滅凰體的血脈,不管林寒跟哪個族類的女人生出孩子,那孩子必定是修爲輕鬆,速度非凡。如若不幫助他突破這個詛咒,他們一族,怕是來了神域要折損一個。

儘管死亡很可怕,但是爲了能夠保住林寒,一切都值得。

林寒還來不及說什麼,丹神消失在了其。

這一天,對林寒而言變得無的漫長。

他不知道外面到底是白天還是黑夜,那樣一直乾等着,等了很久很久,終於在好幾個時辰過後,一個偷偷摸摸的身影從丹樓跑下來,來到了林寒的牢籠面前,拿出了一份東西,放到了林寒的面前。

“古云家的老家主親臨了,將丹神叫到了城外去談判,看來有能夠將你救出去的機會。你且吃點東西,屆時他帶你離開這裏。”方掌事跟林寒說了一句,讓林寒放寬心。

林寒假笑着道謝,心裏希望來的那個,最好是丹神,而不是那個雲家的老家主。

方掌事不敢在此地多逗留,所以趕緊離開了。

他離開約莫過了一個多時辰的功夫,忽然,整個地牢的地面都產生了地動山搖的感覺,所有人都紛紛慘叫着逃走。

林寒大感不妙,試圖想要離開,但是整個地牢開始垮塌了。

“卿老頭!我勸你爲人善良!不要再毒害丹道的天才!”一道憤怒的吼聲傳遍了整片神都,甚至傳到了他的耳。

“當年,你們古云家在滅我不滅凰族全族時,可曾想過,不要折損天才!”丹神的聲音也傳進了耳。

剛纔那場地震想必是這兩位大能搞出來的,林寒感覺太過恐怖了。

神帝強者,強悍如斯!

“你們不滅凰族一家獨大!死有餘辜!”對方的話直接惹怒了丹神。

數千萬年來,他隻身一人生活在這片神域大陸之,何等的淒涼困苦,靠着苟且偷生,一步步的活到了如今的地步,數千萬年的痛苦和孤寂!豈是他們雲家人能夠明白的!

雁過拔毛 自從成爲了丹神之後,他所殺的每一個妖孽天才,都出自雲家。

只要是白家的他殺滅殆盡!

“既然如此,你我之間,沒有什麼可說的!跟這全城的修行者,一起死去吧!”丹神一怒,死雲家老家主一人還算好的。大面積的生靈塗炭纔是真的。

“要死也是你死!”雲家家主怒不可遏,奮起反擊。

沒交戰多久,發現自己敗下了陣來,一下子從天際掉了下去!

“好你個丹神!現在的修爲,已經在我之了!”難道是他已經煉製出了神帝級的丹藥,已經足以到了跟頭的那位進行巔峯一戰的能力?

“不巧,今兒剛剛煉製出了神帝級的丹藥。”丹神睥睨的看着對方,開口回答。

“你到底想要如何!如何,才能放過神域大陸的丹道天才們?”雲老家主不甘心的問道。

“我的要求很簡單,你去求天道,撤去我不滅凰族的詛咒。否則,帶我擊殺那人,我覆滅神域大陸的丹道!”丹神的話絕對是說到做到。

對方非常忌憚。“數千萬年了,你何苦執着於此事?” “如若是你!全族被滅,身惡毒的詛咒不得不修改自己的血脈!你難道不會恨嗎!你們雲家先祖聽信別人讒言毀我不滅凰族億年基業,我可以原諒。 但是你也想想我,這數千萬年的只爲討取一份真理的想法。”對方的話聽着對方有些鼻酸。

不滅凰族已經死絕了,這片大陸之,再也沒有出現這樣的血脈了。

只是因爲先祖懼怕不滅凰族一家獨大,纔會造成如今的局勢。

“好!我解除詛咒,不過我也希望你,遵守承諾,放過方掌事口的那個孩子。”雲家老家主起身,捂住了自己的胸口,開口對丹神說道。

“哼!那小子我調查過,不是你們雲家的,也不是跟你們雲家親近家族的。我可以放過,只要你撤出對我不滅凰族的詛咒。”丹神將手搭在了後背,高傲的回答。

對的臉色十分的難看,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他起身盤腿坐下,開始施法。

丹神記得這個場景,當年那個雲南山也是用了這樣的方法,將他們的不滅凰族滅殺殆盡的!

數千萬年了!數千萬年他終於爲他們不滅凰族,討回了一個公道。

“天道吾主,雲氏奴家,今日請願,以吾之命,獻於天道,消除咒語,還凰安然。”對方開口說完這句話之後,整片神域大陸糾結了密密層層的雷雲將大陸籠罩。瘋狂的雷電不斷的從天道落下,不少,全部都沒入了雲家家主的身體之。

不僅是雲家的家主,連丹神也捱了不少的天雷。

雷電肆虐了這片大陸足足一天一夜之久。一天一夜過後,兩個身影面對而立,在衆人肉眼可視的目光下,漸漸消散成了灰飛,湮滅在了空氣之。

這一年,神帝巔峯的兩名大能隕落,從原來的十大神帝,變成了八大神帝。

神域大陸的每個城市都是有大陣保護的,避開了這次的天雷圍殺。

衆人說道起今日之事,也皆紛紛感嘆,雖然丹神誅殺了不少的丹道人才,但是他對不滅凰族的一片赤誠,也是天地可鑑的。

畢竟他此時已經不是不滅凰族的人了,卻還在爲不滅凰族做着努力鬥爭。

“小友!小友你可以出來了!”災難過後,方掌事的身影出現在了地牢之,親切的開口呼喚着林寒的名字。

“丹神前輩和雲家家主呢?”林寒不知道外頭髮生了什麼,只是忽然發現自己的空間裏多了許多許多的東西,有不少的丹方卷宗和一些名貴的丹藥。

還要藥材,和堆積如山的靈石。

“他們……”說起這兩個人,方掌事的臉覆了一抹哀傷。

“死了,都死了。丹神前輩,也是一個可憐人,。他爲了匡扶屬於不滅凰族的正義,強迫雲家老家主下咒解除咒語,死在了之前那一天一夜的雷劫之。”說起這件事情,方掌事也是悲慼不已。

他只是想要救林寒,但是沒有想到,丹神前輩一直在計較雲家斷他不滅凰族後嗣的事情。

“死了!”林寒倏然跌倒在地,神色恍惚的看着前方。

【叫我卿爺爺吧!】老人盈盈一笑的和藹模樣。明明親切的好似剛纔還在自己的面前,然而爲了破除天道對不滅凰族的詛咒,竟然選擇玉石俱焚。

“爲什麼?不是說天道只會擊殺許願之人嗎?”林寒不太明白的開口問道。

“因爲解咒,是讓天道出爾反爾的事情,自然不是簡單的一條人命即可,最少,要兩條。雲家老家主其實不全然是爲了你,還是爲了日後雲家的煉丹師,因爲這些年,丹神前輩誅殺最多的是雲家有前程的煉丹師。雲家的修行者也想過跟丹神搏命,但是丹神不僅在丹道的造詣很高,在陣法的造詣也是遠超任何人,若是有人不自量力的去滅殺,是會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場。”方掌事的解釋讓林寒算是明白了。

原來這是神域大陸所有人不敢得罪丹神的原因。

“你且耐心在這裏等待幾日,現任的雲家家主應該在不日之後會趕赴這裏。來主持這裏的公道,你先養傷等他來了,自然可以保你安全,算是神女宮的人,也不敢對你做人任何的事情。”林寒還沉迷沉痛的情緒無法自拔,可聽到方掌事的話之後,他簡直要瘋了。

他發現這方掌事不是要救自己,他這是要玩死自己啊!

意識到這一點,林寒起身,搖了搖頭,“我剛剛來這片大陸,我想要出去闖闖,丹樓不是我的最終歸宿。”林寒的話讓方掌事點了點頭。

“小友,你勇氣可嘉是好事,但是去冒險,不是什麼好事。”對方的話說的林寒有種想要掐死他的衝動。

如若不是他自作主張,他也不會弄得這麼狼狽,至少在丹神前輩的保護下還能過幾天好日子。

也不用讓丹神前輩爲了自己,落得一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我心意已決,謝謝方掌事救命之恩,林寒在此,不勝感謝。”看來以後爲了躲避雲家人,要過着逃亡生活了。

天道詛咒是除了,但是雲家的那些人還是會對不滅凰族的人出手。

自己身負不滅凰體,自然是非常的危險的。

“好吧,既然如此,你要收斂氣息,以免神女找到你。”現在最大的問題是神女。

話音剛落,忽然從地牢的樓傳來了異動,方掌事臉色大變,立馬囑咐林寒在地牢不要出去。林寒感覺到了那股熟悉的氣息。

看來,不止是雲家的人會找他的麻煩,神女宮的人也不會放過自己……

這都是做了什麼孽!

林寒真的不願意去招惹,但是怎麼會招惹過來的,他也是很無奈啊。

明白自己在這地牢也藏不久的,林寒焦慮的左顧右盼了一下,不一會兒看到了方掌事提過來的食盒,打開食盒一看,發現裏面有一碗湯。

他立馬鬆了一口氣,連忙運轉化水珠,直接鑽入了湯裏消失不見了。 林寒前腳剛剛離開,後腳神女闖入了地牢之後,然後只看到了一室寂靜的地牢,並沒有尋找到林寒的蹤跡。

再次出現的時候,林寒已經身處在城外的一處小水窪處。

這一次的地域跨度有些大了,讓林寒弄得狼狽不堪,有些精疲力盡。從水窪裏爬了出去之後,他迅速收斂了自己身的氣息,再裝作若無其事的離開了這神都城外。

是有些累,其餘的還好。

到了實在撐不下去了,他閃身進入了空間裏,開始在自己那忽然變得富庶許多的空間裏尋找起了寶貝。

林寒知道,這空間裏的東西怕是丹神前輩在身消道隕之前全部轉移送到自己的空間裏的,只要想起這個,林寒的心裏忍不住的難過。

看着這些東西,再想想丹神之前的音容笑貌,眼淚忍不住滴了下來。

“臭小子,算你有點良心啊。”一道略顯虛弱的聲音傳來,林寒驚詫之際,錯愕的望向聲源,發現一團虛影坐在自己的面前。相貌模樣分明是丹神的樣子。

“卿爺爺!你沒死!”林寒驚訝極了,不是說獻身天道,死了嗎?

“你小子很希望我死啊?”丹神挑眉,盯着林寒問道。

“當然不是!”林寒矢口否認,“不過那方掌事說您身消道隕了,您到底怎麼活下來的?”身消道隕之人不是已經死了嗎?

“臨死前將東西和一縷殘魂送到了你的空間裏啊!”丹神回答,“我發現你這裏還不錯,雖然不得外頭,但是還是小有一番天地的。不錯不錯。”丹神拿着一株藥材往嘴裏啃着,看起來有些可愛。

“那您現在的修爲呢?如何?”林寒怎麼發現丹神現在的氣息很弱很弱,弱到好似需要自己來保護一般。

“重新開始,成了真神了……”說起自己的修爲,丹神有些納悶了,“可恨的是我的血脈沒有回來……又要修煉個數千萬年才能達到之前的階品。”丹神惱恨的說道,還不忘啃草,“小子,我做這麼多可都是爲了你,爲了咱們不滅凰族,若是能夠想辦法弄到不滅凰王的內丹好了,那能助我恢復肉身,提升修爲。總這樣半死不活被人欺負了要好。”丹神的話還挺多,或許是人了年紀,話會變得多起來。

“在這裏咱們一族叫不滅凰王嗎?”這名字聽着霸氣許多,總他那下下界的不滅妖凰要好很多了。

“對啊!不過這不滅凰丹都是神帝階品的大神死了才能產生的,不過自從不滅凰族千萬年被滅掉之後,那不滅凰丹也散落在了神域大陸之,沒人找到過。據說只有不滅凰族的傳承者,才能找到。你要不要幫幫你卿爺爺啊?”丹神雖然外表是老人的模樣。但是勝在牙口不錯,一口白牙看着尤爲扎眼。

“不滅凰丹……有幾顆!?”林寒聽了眼睛發亮,他來這裏的初衷是爲自己的妻子們尋找不滅凰丹,聽到對方的話,林寒激動極了。

“當年在不滅凰族階品達到了神帝的總共有六名,應該有六枚不滅凰丹纔是,不過很難找。”繼續吃着藥材,那畫面真是看到一隻山羊吃草一般的美不勝收……

“六枚……不夠啊!我有三個愛人,還有等等,算算我還有幾個孩子。”林寒發現自己的孩子有些多,大致的算了一番,發現有六個孩子。

“你打算爲你的妻子們尋找不滅凰丹?也可以,咱們的種族的確需要壯大,不過你的孩子們不用啊!他們是你的孩子,繼承了你的血脈,你難道沒有發現,他們的修煉速度都有異於常人?”林寒還真不是普通的迷糊啊!

“啊?都繼承了我的血脈?”林寒之前是沒有發現,但是聽對方這麼一說,好像是真的這麼一回事。

“不然你以爲那神域大陸的大家族爲何如此忌憚咱們不滅凰族,自然是因爲咱們這個種族特殊和厲害啊!”丹神雖然早不是不滅凰族了,但還是因爲曾經自己是不滅凰族而沾沾自喜。

“好了好了,你三個妻子,夠用了,不過總共六枚,至於這六枚有沒有被人無意找到,也不知道。反正我費勁了心機打聽了整整數千萬年,都沒有打聽到這個不滅凰丹的下落。”對方的語氣裏聽着有些遺憾。

“那慢慢找,反正咱們有時間。再說,你忙碌了一輩子,這樣待在空間裏也挺好的。”至少能夠消停一段時間。

“臭小子!你可是巴不得我動彈不得了!”丹神衝着林寒吹鬍子瞪眼的。

林寒輕笑一聲,閃身離開了空間。

得知丹神沒死,林寒放鬆了許多,但是同樣,也不太安心。

因爲他們的身份,從此之後,註定要成爲被追殺的對象。

所以時刻要隱瞞自己血脈,林寒倒是好隱瞞,因爲他的身體還有一半是那個火龍的,只要將那個火龍的血脈調出來好了。

但是這方法只是在尋常人面前有用,但是在雲家的人面前,沒有作用。更何況,雲家人也在尋找不滅凰丹,這些都自然是事後從丹神的嘴裏聽到的。

丹神給林寒訂了一個目的地,這是他數千萬年來的推算,可能是因爲他已經沒有不滅凰族血脈的緣故,所以對不滅凰丹的感知力差了一些,但是曾經是,所以要找,還是能夠找到的。大概的位置,還是明白的。其在這大陸宣傳的最傳真的地方是在不滅戈壁的沙漠,有一顆不滅凰丹,幾乎整個大陸的人都知道,但是沒有人知道它的具體方位,怎麼獲得。

所以林寒要去的第一站,是不滅戈壁。

但是神域大陸很大很大!甚至他之前待過的星域都大成千萬倍,依照林寒此時的修爲,怕是需要花兩三年的時間,才能從神都城外,去到不滅戈壁。

而且這神域大陸,除了一些厲害的神帝會使用龍車,其餘的人都是靠着飛行坐騎行走的。所以在丹神的建議下,他最好是前往神都城外的神獸森林找到一隻可以飛行的坐騎再去,這樣可以縮減去往不滅戈壁的時間。 “您老人家能靠譜點嗎!啊!”林寒一邊狂奔在神獸森林,一邊吐槽在自己空間裏不斷跟自己溝通的丹神。簡直恨不得分分鐘滅了他。

有這麼坑人的?

“這神獸森林的神獸平時都不太抓人的,估計是你身藥香讓他們將你當成了藥靈了也不一定。”丹神沒心沒肺的繼續在林寒的空間裏吃藥材,完全沒心沒肺。

“所以呢?我會被它們吃了!吃了我還怎麼找到屬於我自己的飛行系神獸啊?!”丹神說,神獸森林裏的神獸都是有着各自命定的主人的,覺得依照林寒的修爲,不過只能弄到外圍低階一些的飛行神獸作爲用途,但是林寒在神獸森林的外圍逛了一圈,碰到了十幾只的飛行系伸手,那都是要把他活活弄死!沒有一隻想要做自己的飛行神獸。嚇得林寒拔腿跑,然後……那十幾只神獸在後面一個勁兒的追。林寒感覺自己命都快要跑沒掉的時候,忽然想到了自己還會遁地術,立馬鑽入了地底。

心有餘悸的吐槽了丹神一句,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氣。吸了一嘴的泥。

“要不你考慮考慮,再深入一點?”丹神弱弱的開口問了林寒一句,林寒扶額。

“外圍的都要把我弄死了,我去裏頭,不是找死嗎?”林寒連忙搖頭,打死也不去!他想好了!寧可步行!也絕對不要死在這些神獸的嘴裏。

“不可能的!每個修行者都有命定的飛行系神獸。你聽我的,再去裏頭找找,真的!”丹神覺得匪夷所思,他之前養在空間裏的那隻飛行系神獸因爲自己肉身隕滅,跟着一起撞死在了自己之前的空間裏,同他一起死了。神獸認主,一旦知道主子死了,會跟着死的。絕對不會被第二個人給收服掉的。

可惜的是,他的那隻可是白晶獅王啊!

是八階的超級神獸……

想想都肉疼!

自己可是把屎把尿的將它從一隻一階的小白獅拉扯長大的,沒想到,這麼死了……

“再……再聽你一點,不行我遁地。”林寒聽丹神如此執着,有些服軟,沒辦法,他無法拒絕丹神的意思。畢竟丹神前輩都是爲了自己好。

感覺地面神獸的氣息消散之後,林寒小心翼翼的鑽出了地面,環顧了一下四周,聽到丹神讓他收斂身的藥香氣息的聲音。

林寒扯了扯嘴巴,只能聽話用靈力收斂起了身的藥香氣息。

再朝着神獸森林的內部走去。

“哇塞!我感覺到了五階飛狼的氣息!好傢伙!你運氣不錯哦!”丹神很快有所發現,興奮的開口。

林寒滿頭冷汗,“你確定那玩意不是過來吃我的?”五階飛狼! 女配拒絕當炮灰 那是什麼概念……神王級的神獸!

“額……凡事往開了想,興許是你的命定神獸呢?”丹神話音剛落,一聲狼嚎聲傳來,然後,一隻人還要大的紫色毛髮的巨狼出現在了林寒的面前。衝着林寒發出了嘶吼聲。

林寒的腦子立馬當機,心裏早已將丹神咒罵了千萬次。

他爲何要聽丹神的話?

飛行系神獸沒有沒有算了,也不能爲了這個搭自己的命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